我单身,到底惹了谁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手机突然响了,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赶紧去接,当然脸上的表情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喂?哪位?晶晶啊,好啊,那我现在就赶回家,你等我啊!”我装模作样地对着话筒自言自语,然后满脸抱歉地对着对面的帅哥说:“真不好意思,我这儿有点急事,舍友忘拿钥匙了,等我回家开门呢。那我就先走了,真抱歉啊!”

“我开车了,我送你啊。”帅哥马上也跟着我起身,殷勤地一路小跑。

“别别,您留步,我是这家会员,已经付完账了,您要是没事可以再坐会儿。”我这句话一出口,帅哥彻底泄了气,双手插兜,看着我逃似的出了门。

外面的冷风一吹,感觉整个人都舒坦了,里面好闷。

刚才那位帅哥是我这个周见的第三位了,我老妈给我报了个线下的相亲活动。怕我不理,还特意留了我单位座机,搞得我躲都躲不开。

“晶晶,谢谢你啊!”我掏出手机回拨了回去。

“哎,你这什么是个头呢?”

“姐?能不能别跟着你姨起哄啊,我妈这样你就别来教育我了。”

晶晶是我大表姐,大我八岁,36了,名副其实的黄金圣斗士。逢年过节,我俩就是全家人的攻击对象。所以,在家里,只有我俩惺惺相惜。

回到家,掏出钥匙小心翼翼地开了门,我家小饼干跟摊鸡蛋饼一样趴在客厅,连瞅都没瞅我。我妈肯定没出门,不然就带它出去玩了,我赶紧换了鞋想往我自己屋里跑。

“过来!”我妈158cm的小个儿,平时说话柔声细语的,但每次吼我的时候声音都格外嘹亮。

我跟一只灰头土脸的老鼠一样,溜着沙发边儿站着。

“又黄了?”

“嗯......”我把手背后面,一点点撕着沙发上的蕾丝边。

“你看看你,穿得这是什么?你是去相亲的,还是去跳广场舞的,穿得这什么?灯笼裤?”说着就揪我的裤子。

“妈,这是哈伦裤,你干嘛,你扯我裤子干嘛。”我妈差点就把我裤子扯下来了,我家小饼干在我和我妈之间冷漠地转悠。

“你太不让我省心了,快三十的人了,天天不着调,还说姑娘贴心,哪贴心了,还不如小饼干。”一边说着一边哭起来了,小饼干立刻狗腿子得往我妈腿上扑,“你看看,你都不如一条狗。”

“我……”

晚上我本来想出去吃,结果我妈炖了排骨,嘴馋,腿就实在挪不动了,刚坐下吃了一碗饭,想起来盛第二碗呢。

我爸突然发话:“少吃点吧,你看你都胖成什么样了。”

“爸?我还不到一百斤呢!”我真委屈。

“哦,那你为什么老是嫁不出去?”

这有关系吗?神逻辑?这样一弄,我也没心情吃饭了,随便叼了几块排骨也算吃饱了。去厨房送碗筷,老妈蹲在角落里给小饼干拌食。

“妈,这还剩了点汤一起给它吧?”

“我单独给它炖了一锅,谁吃剩的啊。”

我一探头,果然我妈还真拿以前给我煲汤用的小砂锅给它炖了份。

“你这浪费了吧?也不见你对我这么好。”

老妈端着食盆一边搅和一边站起来一脸鄙夷地冲着我说:“你多大了,跟它比?它不能吃盐,不然就流眼泪。这么大了不懂事,它平时天天在家陪我,你呢?狼窜还有理了。哼!”

我狠狠地拿着钢丝球刷着碗,小饼干在我脚边呱唧呱唧吃它的独家饭食,一人一狗,差距咋就这么大。

 


单身狗

公司来了一批新人,签的第三方合同,但是培训归我们管。代理商的意思是用他们的会议室给这批人培训一下基本的终端服务系统的知识。结果翻了一个周的会议室安排,都没找到合适的时间。没办法,着急,只能晚上了。

这件事和我没有直接关系,助理只需要提前通知我们区域的新人时间、地点和注意事项就可以。

马上五点,我关了电脑,揣着包包准备一鼓作气打卡挤电梯,姿势都摆好了。桌上的办公电话突然响了。这点肯定不可能是相亲的,估计是我妈。

“喂?”

“你好,YOYO,我是Lily,你晚上要跟一下培训啊。”负责此次培训的人事打来的。

“为什么!”我错愕了。

“数你们区域的人多呢。”

“搞错没有,二十二个人,只有五个是我的。”

“其他区域人数也比你多不了很多啊,而且你看A品牌的Kate要回家哺乳的,B品牌的Delia今天出差了,C品牌的Shirley今天要送孩子去学游泳,......"

"好好!"我觉得我不打断她,她能给我普及一下整个公司的人事安排,“你什么意思吧?非我不可?”

“不是啊,真的,我觉得你最合适啊。”

我忍着怒气,看着手机屏幕上的16:59,有点生气地问:“我怎么合适了?”

“你单身啊,你没事啊,你有空啊,你觉得呢?”

隔着两层楼,我都能从电话线那头感受到她浓浓的泛着无辜的嘲讽。

我双手抱胸一脸怒气地冲着讲台,Lily全当看不见,叽里哇啦的说起来没完。有员工回头偷看我,被我用眼睛瞪回去。好好的一个晚上,我陪着一群陌生人听我倒背如流的知识,心里这个苦啊!

员工散尽了,我还是在最后面冷眼瞧着。Lily和IT部门一个我不认识的小男孩在收拾会议室。

“走啦!一起去宵夜。”Lily抱着笔记本背着包冲着我说,后面跟着一脸傻笑的小男孩。

“不吃,养生。”我说完提起手包昂首挺胸地从Lily面前妖娆走过,高跟鞋特意嗑得哒哒响——就这点小恩小惠还想化解我心里的怒气,谁瞧得上啊。

出了电梯间才发现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雨大得地上都冒起了一层白烟。

有几个刚才下来的员工还在门口徘徊。

“怎么就你们几个了?其他人怎么走的?”

“有男朋友来接的,顺路的也有帮忙捎走的。我们几个没合适能带我们的。”

“张经理,你怎么走啊?”

“打车软件不行吗?”说着我开始掏手机。

“叫了,没有接单的。”

我打开APP试着发送了请求,果然没人应单。

“YOYO!”突然有人叫我,我抬头,Lily在离我五米左右的从一辆车上叫我,“快来啊!”

这样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我扫了身边的四个人,说:“咱们一起上车,到了个车多的地方你们再下来打车怎么样?”

得到肯定,我们五个人百米冲刺地钻进了Lily的车。万幸大家都苗条,五个人虽然挤得动弹不得,也比在那黑漆漆地干等强。到了地铁口陆续有人下了车,直到最后只剩开车的小男孩、Lily和我。

“走吧,一起吃宵夜去。”

“好吧。”我只得答应了。

中国人最兴吃啥,小龙虾呗,三个人要了大份,几只龙虾一杯扎啤下肚,话都多了起来。

“我也不是故意非拉上你的,其他人都拒绝我了,理由严肃又悲催,我只能找你啦。”

“以前培训不也你们人事自己搞嘛,干嘛叫上我们?”

“今年绩效改了啊,我们讲完课,不只是员工,管理层也要写报告的,没有的话,我就要被扣分。”

“好嘛,鸿门宴啊,还要写报告?”我手里动作准备摘手套呢,Lily伸出油手赶忙来按我。

“哎呀,谢谢你啦,帮帮嘛,好嘛好嘛!”被她花枝乱颤地一求,反倒我不好意思起来,算了,课也听了,不差篇报告,自己想通了也没那么烦了,刚想张嘴说话,旁边一直傻呵呵笑着的IT小男孩突然帮腔。

“姐,你看我都陪你俩加班又当司机的,帮忙一下,反正全公司都知道你最近相亲都黄了,你也没事。”

第二天,IT小男孩请假没来,呵呵,我不会告诉你们我最后让他把那盆龙虾的底料都喝了的。

 


爱自己

终于周末了,这个周可是过得糟心,我前几天赶着相完亲想就是为了周末睡个懒觉。

结果还不到十点琳琳就给我打电话,哭哭啼啼只说要让我去给她搬家。我睡眼惺忪脑子也懵懵的,哭得我好烦,好歹提着精神劝了一会还是在哭,干脆让她直接先来我家。

小饼干开路带着琳琳来叫醒我的时候,我还在做梦欧洲十日游呢。我妈也来拍我。临近中午肯定要留琳琳吃饭,中国人嘛,没有什么事不能在饭桌上解决的。

果然一开吃琳琳就不哭了,左手掐着地瓜,右手夹着筷子,嘴巴里塞得鼓鼓的。

“吃货。”我轻笑一声。

“琳啊,跟阿姨说说怎么了,看看小脸哭得,多心疼人儿。”

琳琳抽了下鼻子,放下筷子,想了下又拿起来,说:“阿姨,没法过了,我们才结婚,他就骂我,他骂我!”

她说着话,特别激动,我能感觉酱油点子都喷我脸上了。

“乖乖,琳琳,慢点说,来喝口汤。”我妈忙着舀了碗汤。

我耐心的听完琳琳的长篇大论,其实就是一件小事,琳琳每晚最后一个洗澡,洗完也不收拾,没把地漏上的长头发收干净,结果浴室堵了两回,她老公就火了,嫌琳琳不记事。吵架嘛,难免是恶言相向,琳琳受不了了。

我非常公平的表示:琳琳没做好,不是女人该干家务,只是她最后一个洗完应该收拾一下的;当然她老公说话也欠考虑,不该出口伤人,都有责任。琳琳听完就变了脸,我和琳琳是朋友,说话自然直言不讳,可是我妈胳膊肘捣了我一下,还是一个劲儿安慰琳琳,还说什么床头吵架床尾和的老调。

晚上琳琳老公来我家接琳琳的时候,她还是一脸嫌弃。我和她老公不熟,说不上什么话,但是看脸色也能看出来对方也有情绪。僵持了一会,琳琳还是同意跟她老公回去,两只脚都跨出门去了,我都已经拉着门把手准备关门了,她突然回头说了句:“他要再欺负我,你可要为我做主。”

然后,这两口子就在我家单元门那里暴吵了一个加时赛。期间,小饼干摇头晃脑地在门口逛了一圈,我爸端着茶杯瞅了一眼,我妈火急火燎地左右拉架,我陪着笑脸跟同楼层开门出来抱怨的邻居致歉。

临睡前,琳琳眼泪婆娑地准备跟我痛哭一场,我直接做了个STOP的手势。

“婚姻就是一些鸡零狗碎的事情,你要没想好,干嘛要结婚?”

“因为我爱他啊!”琳琳已经哭得声嘶力竭了。

“我没看出来你爱他,我就看见你俩吵架了,吵得......你自己有没有错,你自己想想吧。”我把被子蒙上头,好隔绝她的哭声。

早晨吃饭的时候,琳琳她老公又来了,这个昨晚风度全无的男子,此时垂头丧气地跟在他妈身后。

琳琳的婆婆还真是个好阿姨,上来先道歉,宽慰琳琳,然后揪着自己儿子好一顿说,最后委婉地提了小两口关于家务可以分工协作的建议。我一个外人冷眼瞧着都不由得佩服。

最后肯定是握手言和了,琳琳老公提出要送琳琳上班,两口子和好如初地出门了。

“阿姨,去哪,我送你。”

“不不,麻烦你了孩子,我楼下自己打车回去。”

“不麻烦,我反正已经晚了,顺道送送你。阿姨,别客气。”

路上跟阿姨随意聊了几句,就拐到我身上了,中老年妇女特有的那种媒婆上身气质隐隐地在我和她之间出现,我本能地转了话题,结果还是中招。

阿姨在我把个人喜好和经历扒拉了一遍后,我还以为她要放大招给我介绍对象了,没想到她半天说了句:“还是不成熟啊,和一个人相处一辈子,你得有足够的耐心和智慧,不然彼此都累。”

我的心一紧,如果不是在开车,我一定拉着阿姨的手好好握一会儿。

目送阿姨上楼的时候,我有种伯牙送子期的悲壮,为啥这不是我的妈?

 

单身依旧着,还是没遇到那个他,不过,我在学习,只为了遇见他的时候,都不那么累。

上一篇:宿敌 下一篇:我心里有过你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我心里有过你
    我心里有过你
    文 | 墨书 图 | 来源于网络 冬日阳光温和的暖,轻柔柔淌在苏顾的眉间发上,刚落了雪,天地间入眼一片白茫,零星挂在秃树上的红色枯叶,染了她的眼。
  • 我单身,到底惹了谁
    我单身,到底惹了谁
    手机突然响了,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赶紧去接,当然脸上的表情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喂?哪位?晶晶啊,好啊,那我现在就赶回家,你等我啊!我装模作
  • 宿敌
    宿敌
    藤蔓,爬满了荒山的一角。踩过枯枝落叶,静寂的环境放大了那破败的声响。 我轻撩起挡在面前的树藤,弯腰进了洞穴。里面很暗,若不是借着透过缝隙射
  • 很想和你谈恋爱
    很想和你谈恋爱
    193club门口,外号老狼的吴俊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手握着门的把手,捏紧又放开,捏紧又放开,来来回回不下二十次。 就在几个小时前,吴俊的一帮狗友来
  • 有张敬业福,变成了我告白的套路
    有张敬业福,变成了我告白的套路
    要说最近朋友圈最热门的字眼是什么,非支付宝五福莫属。 就在昨天下午,我的五福合成成功,用时3个小时,2015欠下的敬业福终于有人还给我了。 在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