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汉与负心郎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阎王爷俯视着殿下的小灰兔,一脸的不解,说,真不明白,做兔子有什么好?一连做了八世,给人做都不做?

殿下的小灰兔子给阎王爷磕了个头,说,谢谢阎王爷,我做小兔子,是因为我老婆,我和我老婆有个约定,世世都做夫妻。如果我做了人,就不能和他做夫妻了。

阎王爷说,原来如此。可是你们并没有在一起呀?你这八世都是打的光棍儿。

小灰兔说,也许她已经变了心,但我愿意等她。我想也许终有一天,她会被我的诚心所感动的。

阎王爷很感动,说,真是痴情啊!可是你想过没有,也许你们的缘分已尽?或许她已经转世为别的生物了?比如猪、牛、羊或者人,如果你还是小兔子,怎么能和他做夫妻呢?

小灰兔子愣了一下,说,这……这个我倒没有想过。

阎王爷说,这样吧,你说你的老婆叫什么名字?我给你查一查,看他现在转世为什么?

小灰兔说,她叫阿玉,是个小白兔。

阎王爷翻了翻厚厚的卷宗,说,她现在已转世为人,我现在也让你转世为人,希望你的真诚能打动她,能改变天意。

王二狗从梦中醒来,屋外簌簌作响,下雪了,风在树梢屋顶呼啸。

王二狗往紧里裹了裹被子。心想,原来我是兔子转世,怪不得村长从小到大老喊我兔崽子呢!可是,阿玉是谁呢?

王二狗又进入梦乡,门被推开,吹进一股寒风,一个窈窕的女子走进屋中。

那人说,小灰灰……

王二狗说,你是阿玉。

王二狗一下子抱住进来的女子,这就是他的九世前的老婆一一阿玉。

俗话说,久别胜新婚,何况他们分别了九世,这一见面,做什么都不过分了吧?

王二狗又从梦中醒来,窗外已经微明,天亮了。

邻居响起开堂屋门的声音;又有咯吱咯吱的脚步声音,那是脚踩在雪中的声音;又有开大门的声音。那些声音都是村长老婆阿玉发出的声音。王二狗觉得,那就是天籁之音。王二狗想了起来,昨夜梦中的那个女子,就是阿玉。原来村长的老婆阿玉就是他九世前的老婆。

雪下了一夜。阿玉打开大门,看见一片银色天地,芳心一下子飞了起来,仿佛一下子回到了童年,进入了童话世界。

阿玉拿起一把木锨,除门前的雪。

忽然,一个人抓住了他的木锨。阿玉回头看,原来是邻居王二狗。王二狗深情地说,阿玉,我来帮你除……

阿玉一激灵,躲开两步。觉得莫名其妙,这家伙破天荒的要帮自己干活,随即她便明白了,她想,可能是陈二狗想巴结村长,可是巴结有这么巴结的吗?又叫自己的小名,她不禁一阵头皮发麻。

阿玉说,是二狗兄弟呀?不用了……

王二狗说,没事的,我来……

王二狗笑,咧开黑乎乎的嘴巴,露出黄焦焦的牙齿。

阿玉觉得一阵恶心,走回院里,咣地关上大门,好心情一下子没了。

阿玉关上了门。王二狗心里一寒,他想起了阎王爷的话:你们的缘分已尽!他想,她已经忘却了前世的情分,不过没关系,他不在乎,一世夫妻百世恩,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哪怕他不知道。这样想着,他的心又暖起来,但是鼻子却止不住的发酸。

大门又开了,村长束着裤腰带走出来,他要去上厕所。

村长看见王二狗在除雪,说,二狗在除雪呢?

村长一贯爱教育人,又说,这就对了,你年轻力壮的,如果一早就这么勤快,何至于过的这么窝囊?何至于非要吃低保?

说到低保,又把王二狗从梦幻中拉到了现实。王二狗说,村长,明年有没有我的低保?

村长说,没有。

王二狗说,为啥又没有?

村长说,三条:第一,你年轻力壮,第二,你游手好闲,第三,你沉迷于赌博。

村长说完转身便走,他不愿意再搭理王二狗。这些道理给王二狗说不止一次了,可是他就是不听,还老到上面告他的状。

王二狗急了说,你站住!

村长摆摆手,说,你愿意到哪告就到哪告,就凭这三条,你就是告到北京我也不怕。

王二狗说,我是要告你,不用到北京,到冯镇长那里去就行了。你睡我老婆那么多年,连个低保都不给,你也太心黑了吧!

村长身子一激灵,脸顿时煞白下来,忙左右看看,还好街上没有人。他推了王二狗一把,说,你不要胡说八道,小心我告你诽谤!

王二狗扬起了脸,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说,随便你去告,我全都知道了!

村长盯着王二狗的脸看,王二狗两眼含怒,一脸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不像是诈他。

村长忙把王二狗拉进茅厕,喘着粗气说,好,好,明年就给你低保。不过,这事儿你不要到处说去,否则我找人打断你的腿。

王二狗哼了一声,说,这还差不多,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只要跟我应得的,我也不想计较。……说罢,他也转身就走。

村长望着王二狗的背影,有些迷惑。他还不能确定有没有睡过王二狗的老婆,因为他睡的女人太多了。

忽然,他心里忽悠的一下,他忙冲出去,一把抓住王二狗,朝他脸上扇了两巴掌,骂道,你个兔崽子,敢炸我?我想起来了,你是光棍,根本就没有老婆!

上一篇:诺远旗下小诺理财千万大标泛滥 为关联方三胞集团旗下公司输血3亿 下一篇:男人与女人的故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男人与女人的故事
    男人与女人的故事
    男人和女人结婚十多年时,波澜不惊的生活起了点波澜。十多年的磨合、十多年的相处早已平淡如水,日子也得过且过。彼此不多说话,除了孩子没什么交
  • 痴情汉与负心郎
    痴情汉与负心郎
    阎王爷俯视着殿下的小灰兔,一脸的不解,说,真不明白,做兔子有什么好?一连做了八世,给人做都不做? 殿下的小灰兔子给阎王爷磕了个头,说,谢
  • 诺远旗下小诺理财千万大标泛滥 为关联方三胞集团旗下公司输血3亿
    诺远旗下小诺理财千万大标泛滥 为关联方三胞集团旗下公司输血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发布已4个多月,网贷行业整改期上半场已接近尾声。 在网贷新规的紧箍咒下,2
  • 如果有来生,我还是你的女儿
    如果有来生,我还是你的女儿
    文/柳苏白 十月怀胎,呱呱落地。所有人都期待着新生命的到来,可是谁又能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奶奶重男轻女,可你不是。 最了解她的人是我,从小
  • 我们终归会走向平凡
    我们终归会走向平凡
    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自带光芒、活的自由而坦荡,小时候我们看电视剧,高大上的写字楼,优越的办公环境,一群有思想的人在一起为理想而打拼,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