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来生,我还是你的女儿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文/柳苏白

十月怀胎,呱呱落地。所有人都期待着新生命的到来,可是谁又能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奶奶重男轻女,可你不是。

最了解她的人是我,从小到大,一把屎一把尿,直到我成人,我的喜怒哀乐,她都参与。别人不理解她,没关系,因为她曾说过:只要你理解我就行。

自从我去了外省上学,你总会送我去车站,每一次离别前的叮嘱,都像是在交代‘后事’,碎碎念,叨个不停。这一刻突然想起以前学过朱自清《背影》课文,印象最深刻的是,父亲替他买橘子时再月台上爬上攀下的背影。

我拖着行李箱上了大巴,向你挥手,示意你赶紧回去。你没懂我的意思,站在原地好久,直到车子消失在你的视线,你才舍得离开。这样的离别,持续了好几年。

没有人知道,你对我的爱是溺爱,每当我做错事了,你会说我,但不会很大声的骂我。又或者是有时通电话,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吼你几句,你就沉默一会,再温柔地和我说:什么?心想啊,你有时候装傻的样子很可爱。

前几天和外婆通电话,外婆说你瘦了,也黑了。为人父母,谁的心里不是无时无刻装着孩子,操心一辈子呢?你心里装着我,我懂,你也要为自己考虑啊,我长大了,会照顾好自己。答应我,以后别总为我的事情操心。

我想给你最好的生活,但不是现在。只希望,你过得开心,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我也无所谓。

现在,你就是我奋斗的目标,我也只为你而活。

记得是前年2月份,我提前去佛山,因为买电脑的事,不接你电话,只要看到是你打来,我立马挂断。

刚上楼,你又开始打电话。推开门一看,小姨正接电话,我一猜就知道是你。

“我妈打来的吧,我不接”。转身就回房间。

“梓檬刚回来,你等一下。”

“梓檬,你还是接电话吧,听你妈妈怎么说?”小姨敲着门。

犹豫好几秒,最后接了电话。

“妈妈不是说你,而是怕你没钱吃饭,电脑什么时候买都行”。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是委屈了,明明说好到小姨这里就买电脑带去学校的,现在却这么说。

“嗯,我知道了”。任由我妈在那头说,我只管应一声就行。

没了多久,电话挂断。

这是我第一次敢挂我妈电话,所有的事在她看来,都不比我吃饱喝足重要。 是叛逆期吗?不对。是任性吧,我是这么认为的。爱哭的我,改不了一个毛病,不管遇到什么事,眼泪总会掉。

在每个父母的眼里,自己的孩子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孩。

天气预报,也只看你所在的城市。每到天气预报时间,你会提前调台,生怕错过每一次播报的消息。

我不懂你的苦心,就像你不懂我的任性。

寒假放假回家这天,我内心是激动的。看到她的时候,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怎么又瘦了?”她抚摸我的脸颊。

“特地减肥啊”,我反握她的双手,瞥眼看见头上有两根白头发静静地躺在黑发之间。

瞬间,我觉得她老了几十岁,不再是以前那个容光焕发的女人。

“减什么肥,又不胖”,哈哈哈,她笑了。

是啊,减什么肥,我又不胖,我只是在塑造自己的身形罢了。

女生一生中有两个梦想,一个是怎么吃也不胖的身材,另一个是永远和爱的人在一起。我呢,是前者。至于后者,应该是没遇到,所以暂时不考虑。

同样的错可以再犯,我就是这样。

这次的事情很严重,我妈决定退了现在的这份工作,然后把钱给我。

亏欠我妈的太多,但她也不会怪我。谁一生中不犯错?这就奇怪了。

那个陪伴我成长了多年的妈妈,想离开这个家,听到这消息,我并不意外。

一个完整的家庭,被我弄得鸡飞狗跳,谁还愿意待。如果她离开了,我也会跟着离开。

待在这小镇,只会让自己心酸。

她曾因为我的事情在夜里哭了好多回,红肿的双眼,是我不敢想象的画面。

换个地方重新开始,真心不容易。究竟何处,才是落脚之处?未来的路,又怎么前行?各种烦心的问题涌上心头,再看看自己目前的生活,糟糕透了。

太多的话语,都不比一个拥抱来的真诚。

在我最无助的时候,需要的是关心,偏偏这个时候,好像被世界遗忘了。常常联系的那些人,也都忙着自己的事。从不觉得,有个人会一直陪着我,遇到任何问题,都和我一起面对,看来是我想多了。

有的路,有些人没办法陪你一辈子,包括我妈。

没关系,被遗忘也是件好事。

人总要长大,说不会离开的人,最后都离开了。

岁月蹉跎,她也会老去,死去,唯有自己变得坚强,真的就不想去指望别人。

耳机放的歌是毛阿敏唱的《烛光里的妈妈》,字里行间,戳中泪点。

待我为人父母之时,也许才能体会你那时的一片苦心。

妈,我欠你一句话:对不起,亏欠你这么多年。感谢你的包容体贴,如果有来生,我还是你的女儿。
上一篇:我们终归会走向平凡 下一篇:诺远旗下小诺理财千万大标泛滥 为关联方三胞集团旗下公司输血3亿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诺远旗下小诺理财千万大标泛滥 为关联方三胞集团旗下公司输血3亿
    诺远旗下小诺理财千万大标泛滥 为关联方三胞集团旗下公司输血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发布已4个多月,网贷行业整改期上半场已接近尾声。 在网贷新规的紧箍咒下,2
  • 如果有来生,我还是你的女儿
    如果有来生,我还是你的女儿
    文/柳苏白 十月怀胎,呱呱落地。所有人都期待着新生命的到来,可是谁又能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奶奶重男轻女,可你不是。 最了解她的人是我,从小
  • 我们终归会走向平凡
    我们终归会走向平凡
    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自带光芒、活的自由而坦荡,小时候我们看电视剧,高大上的写字楼,优越的办公环境,一群有思想的人在一起为理想而打拼,我们
  • 有缘客栈
    有缘客栈
    壹 8岁的时候,是我第一次遇见那个杀手,那日,天发起大风,呼呼地像鬼在哭喊,风沙拍打着大门,仿佛有几十个人在撞着。那个时候,我正躲在被
  • 想念你时,城市已黄昏
    想念你时,城市已黄昏
    这不是清晨了,橘黄色的夕阳悄悄的藏了起来,时间在残存的余晖里令人回味。许意不慌不忙的和时光约了会,碰个妙不可言的机遇。 他只是像往常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