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你时,城市已黄昏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这不是清晨了,橘黄色的夕阳悄悄的藏了起来,时间在残存的余晖里令人回味。许意不慌不忙的和时光约了会,碰个妙不可言的机遇。

他只是像往常一样给街边的流浪猫送些猫粮,看着可爱的小奶猫们大口大口的吃完。

却发现今天遇到个姑娘,目光瞬间转移到了他的身上,那眼神好像要杀死抢了男人的小三一样,然后大步流星的走到他面前。

许意上下打量着沈恩初,嫩粉色的蕾丝小裙随风飘扬,大长腿一览无余,皮肤白皙的能掐出水来,鉴赏过很多美女,在寒冬腊月,她还是很惹眼的,真是火辣。

还没等他意淫完,沈恩初便抬起了美腿,一招致命,许意捂着自己的命根子惨叫不已。

看着栽在地上的许意,她气势汹汹的问:“就是你这个无良小人,虐待了我的小奶猫吧,快还我阿媚,它离开我不吃东西会死的。”

“阿媚是谁?年芳几何,有你漂亮吗?”许意调侃着,他自己都没想过会和一个胡搅蛮缠的丫头较起了劲。

“我的阿媚啊!你再不交出来我就打到你妈都不认识你!”暴跳如雷的沈恩初明显没了理智和她的淑女风范,还举着小粉拳示意着一脸懵逼的许意。

许意这才意识到无趣,一手扒拉开她的小拳头:“别无理取闹了,我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

刚迈出了一步,许意就被什么阻挡住了,挪不动步子。

沈恩初跪在地上,抱住了许意的大腿,泪水横流,咿咿呀呀的哭了起来。

他突然不知如何是好了,第一次有女孩子当着他面哭,心里多了几分柔软。

转身扶了她起来,沈恩初魔性的说:“哥哥,求你了……”

那晚他在沈恩初没有头绪的话语中得知,她丢了一只小奶猫,宿舍是和室友合租的,有的人对猫毛过敏就把阿媚丢了出去,结果再也没有回来,她也开始发疯的找,对她很重要,一只乳黄色掺杂着白条纹的,脸上还有两块对称的白斑点的小奶猫。

室友张口闭口的说是阿媚自己跑出去的,被小区里一个文艺青年抱走了,而沈恩初正好看到了他,觉得他眉宇间文艺气息浓重,就认定了他。

许意真是有些措手不及,文艺青年多了,怎么就把我撞上了。

沈恩初冷静片刻,许意才有了些头绪,突然想到昨天在棚户区看过这样的一只小奶猫,可能就是阿媚了。

于是那个晚上,路灯摇曳下,一个疯男人带着一个傻女人狂奔,最后傻女人怀里多了只奶猫。

阿媚找到了,许意拍打着沈恩初的肩膀说:“下次别这么随意把谁都看成文艺青年,可能是变态大叔哦,傻姑娘。”

“谢谢你。”

“阿媚,我们回家了,以后你再也别离开我了。”

沈恩初抱着阿媚头也不回的走了,路灯照射下的身影越拉越长。


2.

大概每个女生这辈子都会遇到渣男,可能碰上一个算是幸运的了,沈恩初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一样,在这一个人手里来回翻腾。

沈恩初想起某渣男就想把他碎尸万段。

“沈恩初,今晚需要加夜班,这是你需要重新更改的文案。”邵曦南一脸冷酷的把资料甩到她的办公桌上。

她一声不吭,小心翼翼的收拾着散落的资料。这个月是她第二十一天加夜班了,真是一点人道都没有,难道邵曦南是要二十一天把她培养出一个能干的习惯嘛?

沈恩初拿起手机,镜面的手机外壳晃在她脸上:“我靠,眼袋都要出来了,这明天又是擦多厚的粉也遮不住了,邵曦南你这个白眼狼,我真是受够你了。”

说起邵曦南,沈恩初是最有话说的人,他们相识三年了,一直是朋友关系。

但沈恩初就是觉得他们之间有戏,而且这场戏若是拉开帷幕肯定很有趣。可以这么说他们的关系就是朋友至上,恋人未满,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玻璃纸。

毕业后说巧不巧的和邵曦南进了同一家公司,面试的时候刚好看到他,沈恩初心都快跳出来了,真好,一定要成功,这样才会和他在一起。

沈恩初信心满满的去面试了,结果是让她满意的,被录取聘用了。

次日,沈恩初就踏进了公司,被安排作为一名科长的助理,而她的上司就是邵曦南。

邵曦南很讲朋友义气,待人平和。背地里对沈恩初照顾有佳,自然得到了雨露般的滋润。

永远不要低估单身妹子的侦察能力,甚至当初福尔摩斯都该收这样的女徒弟。她能把一个人的朋友圈,微博评论,回复之类的从今年去年的翻到前年,没有她不知道的,只有她不想知道的。

各种迹象表明,邵曦南还是只单身的贵族汪,公司里的妹子都特别嫌弃沈恩初每天从早到晚的跟在他身后,这就是女人的嫉妒吧。

沈恩初根本不顾及他人的诋毁,反正自己单身,随她们说去吧。幻想着和室友邵曦南往后的每一天,她就开心的咯咯笑,把周围的同事都笑毛了她才不想入非非。

时间久了,沈恩初也按捺不住寂寞的少女心了,她决定找邵曦南告白,死猪不怕开水烫,就豁出去这一次了,万一说出来正合他心意呢,岂不是赚大了。

那天,沈恩初陈述了以上观点,他调笑着说:“我们只是朋友啊,怎么,还要升华革命的友谊吗,别开玩笑了。”

即便这样,沈恩初还是抱着不抛弃不放弃的想法,日日追,周周追,追啊追,追到邵曦南不敢坐地铁怕遇到她,不敢上网看到沈恩初的头像亮着他就下线,甚至请假好几天不去上班。

为此,沈恩初一个人浪荡在街上嚎啕大哭,街角的灯光曼妙,听到她的哭声柔和的灯光都变得犀利起来,瘆人的发亮。

她在大街上乱叫:“啊……我失恋了啊,不想活了。”突然撞到了一个人怀里,温暖极了。

“鬼哭什么,谁没失过恋啊,没男人了来找我,我当你男朋友。”许意又遇到了这个傻姑娘。

沈恩初一看是他,捂着脸就跑了,跑远了,路灯的光也柔和起来。

“好一个磨人的小妖精。”许意嘟囔着回了家。

世界真小,每次她出丑,他都会不偏不倚的出现,被他尽收眼底。沈恩初是怀揣着一只乱蹦的小鹿逃跑的,一口气跑回了家,躲进了房间。


3.

每颗受伤的心都是渴望被救赎的。

沈恩初在淡粉色的床上躺了一夜没合眼,脑海里许意和邵曦南在决斗,几个回合下来也未分胜负。

第二天早上,沈恩初为自己化个美美的淡妆,在衣柜里挑了一件藕荷色的大衣,心里美滋滋的去找许意。

见到许意时,他正被一个女人围攻,沈恩初上去就一拳头把女人打倒在地上。

女人妖艳的浓妆,低胸露背短裙,惹眼的黑丝,身材火辣。此时龇牙咧嘴的横躺在地上,被打了还不忘骂咧咧的说:“许意你个王八蛋,背着我勾搭小妖精!”

女人一瘸一拐的跑了出去,留下了满脸抓痕的许意。

沈恩初错愕的看着他,觉得自己可能来错了时候,这之间还有误会。

“你怎么不去追啊,她错怪你了吧,是我不好,以为有人欺负你。”沈恩初一副可怜相,乞求原谅。

“不用管,那个疯女人,我早该和她分手的。”许意看起来是个风骚的文艺青年,夺得了很多清纯少女的喜爱。

沈恩初赶紧在他家里翻腾,像是在找什么,终于提出了一个医药箱。

她温柔的用酒精棉擦拭着许意破了相的脸颊,处理好伤口贴上了创可贴。

“这女人真是心狠,自己男友都不放过。”

“注意言辞,前男友,OK? 我俩已经没关系了,让她拜拜吧。”

许意吼起人的样子霸道又不失温柔,眼神中又多了几分疑问。

“你这个没长脑子的姑娘怎么又来了,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走,我请你吃大排档去。”

许意这个吃货被毁了容也不忘记吃,他自认为吃才可以解决一切忧愁。

街边的大排档,烟雾缭绕,但香气扑鼻。

“沈恩初,咱俩喝点吧。”

许意示意服务员要了一打啤酒。

“喝点就喝点呗,谁怕谁,我可是千杯不倒。”

结果酒上来了,沈恩初逞能自己先灌了一杯,接着又敬了许意一杯,说谢谢总在她落魄的时候出现。

仅仅才两杯,还不到一瓶啤酒,沈恩初就迷糊了,脸上泛起了红晕,粉嘟嘟的脸颊,还嚷嚷着要喝酒。

“啊,我一代才女竟然失恋了,他邵曦南这个浑球竟然看不上我,没开始就结束了。”

沈恩初嚎啕大哭起来,好像丢了宝贝一样伤心。

许意摇晃着酒杯,噗嗤的笑了。

“这个傻姑娘,竟然那么喜欢一个人。”

“许意,你知不知道,阿媚之前就是一只流浪猫,我每天都能在巷口看到他去喂猫,和它嘀咕嘀咕的。后来啊,我就把那只猫抱养了,取名阿媚。”

“我就是想熟悉他身边的每个事物,我有错嘛,他竟然感受不到,还拒绝我,为什么啊……”

这个醉酒姑娘就开始胡诌八扯,一说到邵曦南,泪水就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肆意横流。

许意不免有些对沈恩初多了几分了解。

“她很傻,是真的傻啊,因为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哭的稀里哗啦。”

周围的服务员以为许意把她怎么着了呐,来了就开始哭。确切的说,沈恩初刚到大排档就醉了,酒量是真的不怎么样啊,还瞎扯自己千杯不倒。

许意上前把她拽到了怀里,吻着她泛红的脸。

“傻姑娘,你怎么这么笨。”

那会儿,沈恩初可能清醒了,但她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许意怀里,总之那晚她只记得许意把她送回了家。

黑夜笼罩了整个城市,只有几颗不太亮的星星陪伴着许意,他今天很开心,又很忧愁。

这些情绪大概埋在云层下的星星能够猜到吧。


4.

就是喜欢他啊,才会厚着脸皮求他别离开。

沈恩初已经着魔了,大概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喜欢邵曦南。

虽然她是单相思,而且这个病症非常严重,需要及时对症下药,而药引子就是邵曦南。

作为一个德才兼备的男人,邵曦南并不是没看好沈恩初的各方面能力,就是对她不来电。

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好感不是来源于这个女人有多优秀,就是不喜欢啊,没那么多理由。

邵曦南的一次次拒绝好像是给沈恩初泼了一盆又一盆冰水,渗入骨髓,冰凉的直让她打寒颤。

她甚至有些害怕自己深深喜欢的男人,完全变了性质,她现在知道了,邵曦南不喜欢她,甚至压根就没把她列为能当女友的列表里。

那日,天气比往日都好,天空湛蓝湛蓝的,阳光温暖的洒落在街角的每一处,街边站岗的路灯都很少感受到这般温暖柔和。

“恩初,明天要去南昌开个会,你安排一下这几天的行程,可能这次出差需要一周的时间。”

邵曦南命令的口吻吩咐沈恩初放下手中的工作,赶紧着手准备出差的事儿。

她甚至有些兴奋,这次终于有机会和邵曦南进一步独处了,好久没和他在一起,这种感觉有些久违呐。

临走前,沈恩初给许意打了一通电话,兴高采烈的告诉他要和邵曦南去出差了,过几天才能回来,还说她的梦想可能很快就实现了。

许意当然知道她的梦想是什么,但是他在意更多的是这小妮子要和另一个男人走了,而且是好几天,他心里竟然有了奇怪的感觉,又难过又气。

机场,人流攒动。

晚上八点的航班,沈恩初和邵曦南足足提前来了三个小时。

沈恩初那天格外的漂亮,主要心情很好,比中了五百万都高兴。

她要是中了五百万,说不定会包养个比邵曦南还优秀的男人呢。

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沈恩初在上飞机前收到了许意的短信。

“傻姑娘,一路顺风,玩的开心。”

沈恩初草草的看了一眼也没回复就和邵曦南登机了。

一路还算顺利,很快到达了南昌。

沈恩初提前在网上订好了酒店,只开了一间房。

“你这工作怎么处理的,竟然就开一间房!”

“那个,这不是为公司节约资金嘛。”

“平时没看你少吃公司的盒饭。”

“这能和吃盒饭比嘛,我们出门在外,在一起也有个照应。”

“胡闹!坐了一天的飞机,我还得睡地板。”

“喏,那就睡床,咱俩一人一半。”

“你也好意思说,真是小看你了。”

于是这样的场景就出现在了我们眼前,前半夜,沈恩初和邵曦南一人拽一个被角各睡一半床,后半夜,邵曦南被沈恩初踹到了床底下。

说实话,沈恩初并不是一个有心计的女孩,许意以为她和邵曦南会发生什么,结果并没有什么让人激动的。

沈恩初好端端的回来了,邵曦南还是邵曦南,终究不会被傻姑娘征服。

那一刻,沈恩初才真正的明白,强扭的瓜不甜。


5.

许意是个青年作家,偶尔会去酒吧驻唱,惹来了很多女生喜欢,但是对其他女生不在意了,他好像喜欢上了沈恩初。

他觉得恩初是个明媚的姑娘,虽然有点儿傻,但是她身上那股执着的劲儿真让人心疼。

是啊,沈恩初喜欢邵曦南很久了,久到楼下小区那棵柳树都抽出了好几次嫩芽。

沈恩初回来就去找许意了,又是嚎啕大哭一场,嫌弃自己太没用,在另一个城市孤男寡女的都没把邵曦南搞定。

不得不说,真有点心疼沈恩初了,一个姑娘拼命的喜欢上了一个人,像是在演绎一场青春浪漫偶像剧,没想到变成了伦理喜剧,剧中的因下属太过迷恋领导,把下属给开除了。

沈恩初被炒鱿鱼了,卷铺盖要走人了,收拾好东西,偷偷去邵曦南办公室看了一眼,算是离别前最后一面。

沈恩初走了,像微风拂柳一样,什么也没留下,她喜欢的人还在那里,带不走了。

讲真,单恋真的会扰人心神啊,就像沈恩初一样,不明不白的丢了工作。

“还好只是丢了工作,并不丢人。”

许意一直安慰她,心中却默默念,“真好,终于离开了那个烂人渣。”

“沈恩初,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时光吧,我觉得你很像我下一任女友哦,你就和我回家过年吧。”

“为什么?”沈恩初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以为在说笑。

“因为我吻了你,我就要对你负责啊,你别想着你那个狗屁男神了,我当你男人吧。”

许意又是霸道的搂住了沈恩初,两个人还很搭,有说有笑的穿梭在大街小巷。

可是时光若不贱,爱情就不甜。

人生路还那么远,有什么担心不会再拥有的。虽然有过坎坷,但是自己还是会遇到坚毅的爱情。

“沈恩初,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她抬头甜甜的说,“我好像有点儿……喜欢你了。”

夕阳的余晖洒在街道上,慢慢的消散开来,可天空像是有人点缀过一般,瑰丽色的云彩徐徐逶迤散去,很美很美。


你好,我是傲娇哇。我要努力点,变得更优秀才会遇见更好的自己。一个只会走心的姑娘,走近我才会温暖你。
上一篇:孩子丢了 下一篇:有缘客栈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有缘客栈
    有缘客栈
    壹 8岁的时候,是我第一次遇见那个杀手,那日,天发起大风,呼呼地像鬼在哭喊,风沙拍打着大门,仿佛有几十个人在撞着。那个时候,我正躲在被
  • 想念你时,城市已黄昏
    想念你时,城市已黄昏
    这不是清晨了,橘黄色的夕阳悄悄的藏了起来,时间在残存的余晖里令人回味。许意不慌不忙的和时光约了会,碰个妙不可言的机遇。 他只是像往常一
  • 孩子丢了
    孩子丢了
    把孩子看紧,商场人多,一不注意,都有可能被人推着车就走了。 正低头看手机的安诺听见声音,心里一紧,抬头看着,坐在旁边朝着她说话的女人,五十
  • 回乡
    回乡
    在老家的十几年就是一个不断离开的过程,有的是生离,而有的是死别。 先是堂哥堂妹举家迁到县城。再是最小的堂妹去金山石化念书。只留下我和弟弟
  • “约标送宝马”货融贷预警 疑嫌涉自融
    “约标送宝马”货融贷预警 疑嫌涉自融
    小伙伴们还记得上次约标送宝马车的货融贷么?今天咱来点技术活儿,再深扒一点,同时提醒已上车的小伙伴,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首先来看这个【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