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丢了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把孩子看紧,商场人多,一不注意,都有可能被人推着车就走了。”

正低头看手机的安诺听见声音,心里一紧,抬头看着,坐在旁边朝着她说话的女人,五十多岁,不胖不瘦,穿着一件黑色短款羽绒服,短头发,坐在小凳子上,没有微笑,也并不严厉,但是安诺明显感到那位阿姨有点嗔怒她带孩子时的不专心。

安诺感激似的点了点头。

“注意点,丢小孩的多。”阿姨看见安诺点头,又追加了一句。

安诺下意识的赶紧把小推车往身边拉了拉,车里躺着她一岁多的儿子,儿子睡着了。她看了看旁边的女儿欣欣,正在玩钓鱼游戏,女儿今年五岁,她挪了挪椅子朝女儿的位置靠近了一步。坐定,看了看熟睡的儿子,心里略过的那丝不安又被幸福代替。

“妈妈,你看我钓了多少鱼?有蓝色的,有粉色的。”,女儿正在玩的是一种游戏设备,中间有个大转盘,里面有些各色颜色的假鱼,转盘转动时,鱼会张嘴,每人用手上的塑料钓鱼竿,把鱼钩放进张来的嘴里,就可以钓上鱼来,放进篮筐里。

安诺看了一眼脚底下的篮筐,女儿已经钓满了整整一筐,她欣喜地夸赞女儿,说她好棒,女儿也快乐地,眉飞色舞的给她描述怎么钓上来的。

安诺看着转盘周围围了一圈家长和孩子,每个孩子手上都有个鱼钩,还有满满的鱼筐,而显然转盘里的鱼已经所剩无几,安诺提示女儿把鱼倒进去,再重新钓。刚一开始,欣欣对于妈妈的提议并不赞同,仿佛觉得自己的战利品,倒回去又都是别人的了,但是看着转盘里已经只剩下三四个,而其他的小孩子还在努力钓却钓不上来的时候,欣欣眉毛一挑,嘴角上扬对安诺说“妈妈,那我放回去了。”

“嗯,好宝贝,真乖。”,安诺愉悦的回应女儿。

“那也是你的孩子呀?”,刚才的那位阿姨看见安诺母女二人,便挪了挪自己的小凳子,凑过来,与安诺攀谈起来。

因为有了刚才阿姨的提醒,安诺也乐意与她聊天,就点了点头说“嗯,我有两个孩子,那个是大的。”,她向阿姨示意了一下女儿欣欣。

“真好,一儿一女。命好。”

“什么好不好的,男孩女孩都行,两个有个伴。”。

“嗯?!肯定是有儿子有女儿好,不像我儿子家,两个女儿。我想有个孙子来。”,说完阿姨也觉得不好意思呵呵的笑了。

“现在什么都好,阿姨,女孩还更孝顺。”安诺也有心安慰阿姨。

“那是,还是女儿孝顺,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部分的衣服鞋子,都是我那女儿给买的,大儿子和女儿都成家了,小儿子大学毕业还没结婚,”,阿姨在说到上大学的小儿子时,明显声调变高,骄傲的深情也溢于言表。

“阿姨才是有福,儿女双全,有三个孩子,”安诺看着一脸自豪的阿姨,接着她的话,也有意夸赞。看着阿姨更为灿笑的面容,自己似乎也高兴了不少。

本来那天周末他们一家四口,去商场逛街,爱人却在突然接了个电话,说是要赶去公司,处理紧急事务。安诺有点不情愿,但是无奈是老公的领导亲自打开的,便没好气的让老公回去了。因为商场离老公的单位并不太远,临走时,她老公说处理完有时间还会再来商场,让她先逛着。但是在他走了之后,安诺心情低落,带着两个孩子也累,便在商场的三楼儿童游玩区停了下来,一来女儿有个事做不会乱跑,二来她和睡着的儿子也可以休息下,有可能还会等到老公处理完事情返回。

阿姨显然是热情满满的,她欢快的与安诺聊着天,说安诺的女儿如何如何,自家的两个孙女如何如何,甚至还有她小妹家的外孙女,等等,安诺也不想扫了阿姨的兴,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仿佛听的很认真似的,一直连连点头。欣欣又转过身来,兴奋的对着安诺说“妈妈,我又钓了一大筐”。

“哦,宝宝真棒。长的真漂亮,大眼睛。”,安诺还没来的及回应女儿的兴奋,阿姨就抢先说道。

安诺没有多想,就对女儿说“快叫奶奶!”

欣欣看着这个并不认识的女人,停顿了一会,不太情愿的叫了声“奶奶”。

“哎,真乖。”,那个阿姨赶紧的答应,还从包里掏出了一个棒棒糖,递给欣欣。

“这是我孙女的,吃吧。”

欣欣看了看安诺,并未接,愣在那里,安诺赶紧说“不用,不用,阿姨,留给你孙女吃吧。”。

“我这还有。”,阿姨指了指包说。

正在这时,“哇”,的一声,躺在推车里的儿子轩轩醒来,安诺赶紧抱起儿子,在他背上,拍了几下,伴着“嗷嗷嗷”的轻微声。

欣欣也转身继续钓鱼,阿姨停在空中的拿棒棒糖的手收了回去。

安诺看了下手机的时间,遂拿起推车里的包,打开保温杯,却发现水几乎已经见底了,而已经到了儿子喝奶的时间,轩轩不时的发出的哭声,也表明了肚子已经饿了。

阿姨看出了安诺的尴尬,对她说,“去找点水吧,孩子不能饿着。”

安诺点了点头,“欣欣,先别钓了,走去给弟弟接点热水。”。

女儿扭了扭身体,撅着小嘴,明显不愿意随妈妈离开。

阿姨见状,说“让她在这玩吧,我帮你看着。”

安诺迟疑了片刻,看着满脸和善的阿姨,也觉得自己多虑,“人家一片好心。”,而且她还想起,刚进商场门的地方,有个服务台,离这不远,马上就回来了。

她把儿子放回推车,一路小跑地到了服务台,询问工作人员,却被告知没有,让她到隔壁的楼道口去接,说那里有个开水间。

安诺又飞快的按照工作人员给的指示,去到了楼道口,却发现并没有,她又询问了正在打扫卫生的保洁,保洁告诉她,这里的开水桶坏了,拿去维修了,要接的话得到另外一个楼道口。

安诺这时想回去找女儿了,但是她看着哇哇大哭的儿子,心一横,心想不会有什么事的,就又到了另一个楼道口,

接了热水,来不及充奶,推着推车就又到了刚才玩的地方。

可是,当安诺到了钓鱼的转盘前,环顾一周都不见女儿欣欣了,而那个阿姨也不在了,那个小板凳空空的,安诺的心猛地像被谁剜去了一块似的,顿时疼痛不已。一时间也觉得天旋地转,慌乱不堪。

她赶紧问钓鱼的老板,是个小女生,十七八岁的样子,她说“看着她奶奶和她一起走了。”

“奶奶”,安诺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忽然觉得眼前黑,差点晕过去。

“什么奶奶,我们不认识她。”安诺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

“我刚才还看你们聊天呢,我还听见你家女儿喊她奶奶呢。”,工作人员显然很单纯的样子。

周围的大人都被安诺大声的吼叫和因紧张变形的神情吸引了,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们。

安诺这时方才意识过来,各种镜头在她脑海里瞬间闪现。

“那个女人先是搭讪,赢得信任后,然后趁机拐走孩子。”,“棒棒糖,随身携带棒棒糖引诱孩子”,“她是惯犯,专门来偷孩子的。”“要不她一个那么大年纪的女人,怎么会独自一人逛商场”“她偷了欣欣,然后卖到大城市,卖器官,或是敲断腿乞讨。”

安诺脑海里的思想瞬间略过了许多种可能,她在极力猜测着,眼泪也哗哗的往下流。

工作人员显然是被安诺的眼泪吓住了,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紧的问“你确定不认识她?”。

安诺这时已经嚎啕大哭起来,拿在手里的水杯也早已掉落在地,儿子也吓的一直在哭,周围的人大概也弄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开始七嘴八舌起来。当安诺听到有人说了句“赶紧报警。”

安诺这时方才醒悟,赶紧掏出手机,整个人哆嗦着,一双手也颤抖着,拿在手里的手机也似乎要掉落下来。

眼泪依然流满了整个脸庞,只是由嚎啕大哭转为了低声痛苦,安诺看到通讯录里第一位的爱人,有那么一瞬间想直接打给他。却又惧怕着什么,于是打出了110的数字。

几十秒钟的电话接通声,却像几个世纪一般的漫长,当确认电话那头有人接听时,安诺几乎是从喉咙里发出的呐喊声一般。

“我的孩子被人偷了。”说完安诺瘫坐在身边的小凳子上。

当电话那头喂喂的询问位置地点时,安诺才赶紧的报了所在商场的名字,并说了在的具体位置。

挂了电话立即,安诺赶紧打给了老公,又是大哭着说完了那句话。

“我们的欣欣被人偷了。”说完已泣不成声。

电话那头的老公显然是被这句话惊住了,忙询问是怎么回事,完了安诺就听到老公甩出的一句话“你们就是让我这么不放心。”说完挂了电话就赶紧出了办公室,开起车往商场赶。

这里人群里已经出现了骚动,大家都以同情的目光看着泪水中的安诺,有人提议,去看商场监控。还主动提出和工作人员带着安诺一起去。安诺连连点头,推起推车紧张的跟着二人后面。

一路沿着走廊快步向电梯口走去,当他们几个刚到走廊的尽头,正要左转坐电梯时,安诺听到一声“妈妈”。

是女儿的声音,她不敢相信似的四处张望,正从二楼到三楼的电梯上下来的女儿欣欣,还有刚才的那个阿姨,她赶紧过去抱住了女儿,紧紧的抱在怀里,眼泪也还一直在流。

欣欣显然是被妈妈的动作吓住了,想要挣脱掉妈妈的怀抱,可是安诺抱得更紧了。那个阿姨显然是有点明白了,她赶紧语无伦次的对安诺说“小姑娘要去上厕所,我带着她一直找,三楼是男厕,又跑到二楼,她又解了大便……”,后面阿姨还在不停的解释着,可是安诺已经听不清她说的什么话,只是把头埋在女儿的胸口,看着还在哇哇哭的儿子,一手抱着女儿,另外一只手推起推车,又转身沿着走廊准备回到刚才的地方,工作人员和另外一个人也跟着她,工作人员还慌帮着安诺推婴儿车。留下那个阿姨不知所措的站在电梯口,看着快走远的她们,也赶紧跟了上来。

安诺重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掏出手机,又重新拨了110的号码,接线的却是另外一个人,安诺想告诉她们不用过来时,却被告知有可能已经出发。

她挂了电话又拨给了老公,哽咽着说完了一句完整的话“欣欣找到了,欣欣找到了,”,说完眼泪又如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了下来。

周围的人无不为之动容,虽看到她找到了女儿,却也无不七嘴八舌的说着孩子可要看好,可不能交给陌生人看的话,随后跟来的那个阿姨,听到大家的议论,和安诺落的泪,浑身不安的站在那里。

上一篇:回乡 下一篇:想念你时,城市已黄昏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想念你时,城市已黄昏
    想念你时,城市已黄昏
    这不是清晨了,橘黄色的夕阳悄悄的藏了起来,时间在残存的余晖里令人回味。许意不慌不忙的和时光约了会,碰个妙不可言的机遇。 他只是像往常一
  • 孩子丢了
    孩子丢了
    把孩子看紧,商场人多,一不注意,都有可能被人推着车就走了。 正低头看手机的安诺听见声音,心里一紧,抬头看着,坐在旁边朝着她说话的女人,五十
  • 回乡
    回乡
    在老家的十几年就是一个不断离开的过程,有的是生离,而有的是死别。 先是堂哥堂妹举家迁到县城。再是最小的堂妹去金山石化念书。只留下我和弟弟
  • “约标送宝马”货融贷预警 疑嫌涉自融
    “约标送宝马”货融贷预警 疑嫌涉自融
    小伙伴们还记得上次约标送宝马车的货融贷么?今天咱来点技术活儿,再深扒一点,同时提醒已上车的小伙伴,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首先来看这个【企
  • 规距林林总总
    规距林林总总
    文/添一抹岚 晚饭后我在厨房洗碗,女儿拿着她的小碗走了进来,妈妈,我吃饱刨白碗啦,你洗碗。 刨白碗是我们的家乡话,意为碗里的饭是一颗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