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润:晚晴四大买办中的悲情富商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所有的历史都指向现实,又明明不是现实。

东方古老历史和西方modern 交汇,成就了不一样的中国,不一样的上海。喜欢在这奇妙里沉浸,穿梭于他们的喜怒情仇,并因此找到了愉悦。

回到今天的主人翁徐润,他也是和郑观应一样同属于晚清三大商帮的广东帮,都是香山(今中山)人,都做到了晚清的四大买办之一。作为地产商,徐润在上海给自己建了个宅院,起名叫“愚园”。今天上海的愚园路,就得名于此。刚开始只知道他是一个地产商,后来发现他是叱咤风云的人物, 他是当时最大的茶叶出口商、最大的房地产商、最早的股份制企业创始人;他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保险公司、第一家机器印刷厂 ,他还参与创建与经营了中国第一家机械化的大型煤矿……他头上的光环如此光鲜,几乎无人企及,晚年的他却又如此悲情。


1838年,徐润出生在香山县,这里也是孙中山、郑观应、唐廷枢的老家。15岁时,少年徐润随叔父徐荣村到上海,进入英商宝顺洋行当学徒。他极其勤奋好学,又有悟性,深得洋行上下看重,19岁已获准入上堂帮账,24岁升任主账。不久,接任副买办,相当于现在的副总经理。


徐润

茶叶大王

早在宝顺洋行上堂帮账时,徐润就自己经营茶叶等生意。他与人合作开过一家“绍祥”商号,从内地收购茶叶、生丝等,转卖给上海各洋行,这既为宝顺洋行提供了合适的货源,又为自己赚取了差价。

1868年,徐润脱离宝顺洋行后,在上海开设了一家宝源祥茶栈,随后又在湖南、湖北产茶区增设了多处茶栈,并选用一批得力商友管理,从而形成一个茶业网络。由此,他可以清楚地了解各茶区的收成,掌握多条供货渠道,并针对英、美、俄等国消费者的不同喜好,源源不断地向各国洋行提供合适的出口货源,而且根据行情随时调整茶价,谋取高额利润。徐润和唐廷枢等人一起创办了上海茶业公所,对上海及其周围广大地区的茶叶贸易进行控制。(交易所的思维并非现代,一百多年以前徐润就开始运用在茶叶上,如今贵金属、文交所、期货交易所。。。茶交所也慢慢有人开始做起来了)。

茶叶是当时中国的四大出口产品之一,1886年输出量达268万担,创茶叶出口的历史最高纪录。这个纪录直到整整100年后的1986年才被突破。当时上海的茶叶出口量占全国出口总量的2/3以上,而宝源祥茶栈又是上海最大的经营出口茶叶的茶栈。因此,有人将徐润称为“近代中国的茶王”。


地产大王

英雄不在年少,有志不在年高。1863年,年仅26岁的徐润,听从宝顺洋行股东爱德华-韦伯及继任大班投资地产的建议,在扬子江路至十六铺地场,南京、河南、福州、四川等路可以接通新老北门直北至美租界各段地基,买进土地2960余亩,造屋2064间,由此成为风云一时的房地产巨商。

19世纪70年代,徐润又敏锐地看到上海百业振兴,万商咸集,地价将日益昂贵。于是,他在经营茶业的同时,放手投资房地产业。

经营房地产业需要投入巨额资本,头脑灵活的徐润将已有房地产作抵押,从钱庄和银行贷得资金,购置新产,再将新产作抵押借贷,以层层抵押的办法获得资金,投资房地产业。他洞悉上海租界的拓展趋向,就在未来的交通要区以低价买进土地,待经营至半开发状态便以高价售出,然后再从其他地方购置更多的土地。至1883年,徐润在房地产上投入的资本已达200多万两银子,从而拥有地产2900多亩,其中300多亩已建房子,共建有洋房50多所、其他类型房屋2000多间,每年可收租银12万余两。他先后和华商、外商合创了上海地丰公司、宝源祥房产公司、业广房产公司、广益房产公司、先农房产公司等。无论从投资总额,还是物业拥有量,抑或是增值程度,徐润都算是晚清上海的“地产大王”。

从一败涂地到东山再起

1883年,中法交恶。法国舰队封锁上海港,盘查进出船只,并扬言要炮轰江南制造总局。两江总督曾国荃则制订了沉船锁江的防御计划。双方剑拔弩张,局势异常凶险。

港口封锁,外贸停滞,直接导致银根趋紧。许多钱庄票号因收不回贷款,被迫破产;许多企业因货款不能及时结算,无力偿还贷款。人心惶惶,大量居民外逃,上海本埠的消费和投资额锐减,加之国内水旱灾害导致的购买力下降,致使百业凋敝。这一颓势很快就蔓延到了房地产业。(或许战争是最直接可以让房地产瞬间变成一钱不值的,比如1851年的太平天国运动、1930年代日本入侵的上海、1997年的香港。)

22家钱庄一同上门要债,令徐润难以招架,他恳请众钱庄将欠债转为宝源祥房产公司的股份。而此时钱庄老板们最需要的不是房子,而是周转资金。金融危机导致价格虚高的上海房地产市场从热络瞬间变得冷清,宝源祥房产公司的投资价值荡然无存。无奈之下,双方只得各让一步,议定在两年之内清偿欠款。

为了还债,徐润别无选择,只有贱价出让所持有的资产。他先后低价变卖了多处房产,按时价计,亏损达八九十万两。此外,还卖掉了全部尚未建房的土地。由于当初拒绝合股经营,他成了投资风险的唯一承担者。而那些钱庄、存户,在拿到徐润归还的欠款后,几乎毫发未损。

钱庄的集体撤资,导致宝源祥房产公司的破产。此前徐润抵押轮船招商局股票贷款、挪用公款16万两的事被曝光,与其素有利益纠葛的招商局监督盛宣怀借机发难。最终,盛宣怀不仅迫使徐润贱价出售房产来抵债,还趁机将徐润赶出了招商局。

中法战争的影响、债权人的催逼、嫉妒者的倾轧,不仅使他看似天文数字的资产瞬间化为乌有,而且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包袱。随后老母和妻子相继病故,留下年仅8岁和6岁的一对儿女。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让他一时间尝尽。

同年,“红顶商人”胡雪岩也遭遇了同样问题。然而与胡雪岩的一蹶不振不同,徐润没有气馁,而是改弦更张,东山再起。只是胡雪岩在人们那里得到了宽容,而徐润则在百年之后没有那么幸运。

卖掉了上海的大多数房产后,徐润离沪北上,全力投入开平煤矿的经营。但他仍在关注房地产市场的起伏。危机过后,沿海城市的房地产业复苏。鉴于上海投资的教训,他放弃了借贷投资的方式,而是以变卖金银首饰、古玩字画所得作为资本金,步步为营,稳健发展。他以6万两银子低价购进天津、滦州、北戴河等一千八九百亩土地,炒高后卖掉其中一部分,获利二三十万两,另一部分建房出租,利润颇丰。


轮船大王

奠定中国近代航运业轮船招商局是中国近代洋务运动中最大的经济实体,总局设在上海,徐润为会办,其实后来主要是其在掌管。

 


轮船招商局大楼(从旗昌洋行购得,现外滩9号)

开办轮船招商局,成败的关键在于资金筹集,但到1873年,招商局资金尚不足20万两银。李鸿章只得将招商局由官办改为官督商办,委任唐廷枢为总办,徐润为会办。随后,招商局开始进行新一轮招股,拟定首期招股100万两银,徐润本人首先附股24万两,又广招亲友入股,这在商界和社会上引起普遍反响,入股者踊跃,100万两很快招齐。之后,招商局决定再招100万两。徐润又认股24万两,另外招徕亲友继续入股。这样,由徐润经手招集的股金占招商局全部资本一半以上,使招商局资本充实,运作自如。

因总办唐廷枢兼办开平煤矿等其他诸务,一年中有大半年不在局里,招商局实际上由徐润主持。在主持局务期间,徐润采用先进的经营管理方法,明确规定招商局的经营以揽载为主,漕运为次;并开办保险公司,承担营运风险。连太古、怡和,收购美商旗昌轮船公司,使招商局的规模和实力大增,从而控制了长江航运、沿海航运的大部分经营权,奠定了中国近代航运业的基础。


中国保险之父

首创中国保险业1875年以前,招商局的船货只能向外商设在中国的保险公司投保,不仅保险业利润被外商赚去,外商还恃此联手排挤打击招商局。

徐润于1875年仿照外国保险公司的做法,开办了中国自己的第一家保险公司——仁和水险公司,集股50万两。水险公司不仅为招商局的轮船和货物作保险,而且还承保外商的轮船和货物,生意兴旺,获利丰厚。1878年,徐润又成立了济和水火险公司,集股50万两,扩大了承保能力和覆盖面。1886年,徐润又将这两家保险公司合并为仁济和保险有限公司。他借鉴西方先进的经营模式,创办自己的保险公司,以推动民族经济的发展。“仁和”、“济和”这两家保险公司,实为中国保险事业之滥觞。


关注文卫事业

开发近代文化事业徐润在推动中国文化事业走向近代化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诸如创办格致书院、仁济医院、中国红十字会等等,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当数选派中国幼童官费赴美留学和创办同文书局。

选派幼童赴美留学,是中国最早的留美毕业生容闳向清政府提出的建议。容闳是徐润的同乡与宝顺洋行的同事。1871年曾国藩请容闳和徐润“办理挑选幼童出洋肄业”,拟选120名中国幼童,分4年赴美留学,每年30人。从1872到1875年,容闳、徐润所选定的4批幼童,分期分批先到上海考试、预习,然后由徐润等人作担保送到美国留学。

这些幼童,易于学习外语和接受西方技术,绝大部分选自沿海开放口岸,其中香山县籍共40人,占了1/3。这说明香山县在近代西风东渐中,确实领风气之先。1881年清廷中止留学计划,将尚在留美的学生全部召回。被迫回国的学生一度受到冷落,后由徐润出资并担保,留学生陆续被分派到政府部门和电报、铁路、轮船、矿务等近代企业服务。其中知名人物有铁路工程师詹天佑、矿冶专家吴仰曾、民国政府首任总理唐绍仪、北洋大学校长蔡绍基、清华大学首任校长唐国安、民初外交部长梁如浩等等。他们在推动中国走向近代化的过程中,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创办同文书局

1882年,徐润见英国出版商采用影印工艺来印刷图书,不仅字迹清晰,亦可随意缩小放大,甚为先进。于是,他从国外引进12台轮转印刷机,雇工人500名,在上海创办了同文书局。该书局搜罗善本,陆续影印了《二十四史》、《古今图书集成》、《资治通鉴》、《佩文韵府》、《全唐诗》、《康熙字典》等中国典籍,发掘和保存了祖国的文化遗产。

 


同文书局印制的乾隆《钦定二十四史》

 

1891年同文书局因承接清廷传旨,影印了《古今图书集成》而声誉日隆。书局还出版了大量西学图书,广为发行传播。李鸿章赞其“掺罗海外奇书,彰阐中西新学”。


晚年徐润

晚年的徐润派人回故乡北岭村修建村道、祠堂,捐资办义学,只是后来投资失败,这些建设大多变成了空头支票,这有可能是造成徐润如今评价的一个原因。1911年,辛亥革命这一年,徐润在沪逝世,终年73岁,其灵柩从上海运回广东省珠海市北岭村安葬,虽然这里的人们对他有些许的不待见。

 


徐润捐资兴建的徐氏宗祠

他创造数个近代中国的第一,但是却在晚年的时候饱受诟病;而胡雪岩作为旧式商人虽然一败涂地却又如此的幸运被人们当成民族英雄一般的纪念,他的权谋、处事方式变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甚至课堂上的谈资乃至案例。

这不免显得有些不公平,但却是真实的历史。

在没有商人成长的土壤里,再大的参天大树或者一时胜者(比如吴晓波《大败局》里的人物)都将面临雨打风吹去的宿命,只是一直在轮回里罢了。而那些后人的评价,无论悲情还是荣耀,只能比谁比谁更幸运了,除此以外,没有其他。

上一篇:友融财富被曝涉嫌自融、非法集资 曾因虚假宣传遭罚! 下一篇:大学毕业后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