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姻后果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那一日,奈何桥畔,彼岸花娇艳欲滴,红得瘆人,她一身红嫁衣,朝着奈何桥缓缓而来,望乡台边的孟婆看着她,不停地摇头,“执念,执念太深,终究难逃一个情字……”

她,夜昕宿,前世嫁给了一个醉鬼,日日遭其殴打,原以为她会死在他的折磨下,却没想到那一日,他喝着酒,竟然就这么睡过去,没有再醒来,她不知道他为何死了,她终于离开了他的魔爪,是幸运还是老天眷顾?她成了一个寡妇,将丈夫埋好,日日便守着那间清冷的屋子,身上的伤口渐渐愈合,她第一次坐在梳妆台前,镜中的自己,竟然也是如花的面容,梳着长发,一梳梳到尾……

用头巾将头发扎了起来,多久没有打扮自己了,只是,如今打扮来给谁看呢?站立于门口,望着远处,打小就被送给他做了童养媳,他死后,她倒也洁身自好,可是好景不长,那夜,几个乞丐闯入了她的屋子,玷污了她,为了自己的一时之快,其中一人不小心误杀了她,她睁着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几个人,到死也没有闭上眼睛……

他们扒光了她的衣衫,将她扔在荒郊野外,夜昕宿的命运如此凄惨,以为那一世她便是曝尸荒野了,可,终究还是有好人存在,那一天,她的魂魄在她的尸体上方徘徊着,她看到一个男子背着一个篓子经过那里,以为世间男子都是好色之徒,却没想到他放下背篓,解开自己的衣衫,别过头,走过去将衣服盖在她的身上,然后轻轻抱起她,寻了一处地,将她安葬好,虽然没有墓碑,但是她很感动,是他给了她衣衫遮身,是他给了她一个安身处……

“姑娘,望来世寻户好人家……”他轻轻拜了拜,然后背起篓子离开,他的容貌,她一直记在心间,她定要寻到他,报答他的恩情。

“孟婆。”她轻轻唤道。

“诶,姑娘,你终于来了。”

“是的,孟婆,我来了。”她轻轻走到孟婆跟前,“我要去找他,报恩。”

孟婆静静地递过来两杯孟婆茶,“姑娘,他的前世是一个书生,然,下一世他却是一位少爷,他也不记得前世的你,你,当真要去寻他?”

她点点头。

“是否能够寻到他,就看这两杯茶了,选一杯吧,喝下它,如真有缘分,它自然会带你去他的世界……如真没有缘分,前世的恩,就此结束。”

夜昕宿看着这两杯茶,颤抖的双手,不知道该接哪杯……犹豫片刻之后,她选择了右边那杯,这恩,无论如何都要报答。

一饮而尽,两行泪水滴下,慢慢走向轮回的入口,是见,还是再见?

她还是去了他的世界,只是,她的记忆被抹去了,这恩能否报答,看他们能否有缘千里来相会了……

孟婆叹息着:如果能够得到他的一句这辈子只爱你一人,你便会记得你的恩。

2.树下青衣少年,坊间磨坊女

天吴王朝315年,国泰民安,王府正忙着王老爷的寿辰,王老爷是天吴王朝当朝元老,在315年,他终于衣锦还乡,这一年,正值他六十大寿,所以王府上下正忙活着王老爷的寿辰呢,王老爷膝下有三儿一女,王桐桐和大儿子王穆言是正室所生,二儿子王穆年和三儿子王穆影妾侍所生,但王老爷最爱的儿子却是三儿子王穆影,王穆言和王穆年已成婚,娃儿也已满地跑,唯独这三儿子王穆影,如今依旧一人,王老爷在大寿之日,有意想撮合他和丁大人的女儿丁香。

“哥哥。”桐桐走到穆影身边,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爹爹有意要在今日撮合你和丁香姐姐呢,哥哥,你难道没有心意之人吗?”

穆影没想到平日这个调皮捣蛋的妹妹竟然此时是如此严肃,他笑了笑,“爹爹老了,婚姻大事全凭爹爹做主。”

桐桐扯着穆影的衣角,“哥哥,这你就不对了,虽说婚姻大事由父母做主,可如果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子,又谈何幸福?哥哥,难道你就这么过一生吗?”

王穆影本来还想说什么,娘亲走了过来,“穆影啊,你和桐桐去街头那个磨坊,买些豆腐来,你爹爹说想吃那间磨坊做的豆腐。”

“好,我去买。”

王桐桐和穆影两个人往街头那家磨坊走去,一路上,桐桐本来还想劝劝哥哥要想清楚,毕竟婚姻大事不是儿戏,可是看到哥哥那眼神也就作罢了,她怎会不知道哥哥的心里,其实一直住着一个女孩……

“桐桐,你去买吧,我在树下等你。”

“哥哥,你……不去了?不想看看昕宿姐姐吗?”

“不了,你去吧。”

桐桐转身,叹了一口气,这又是何苦,明明恋着她,明明喜欢着人家,为何要躲避,难道是因为今日爹爹要给哥哥配婚吗?

“昕宿姐姐,我来买豆腐了,今日爹爹大寿,他想吃你做的豆腐呢。”

“桐桐,你哥哥没有来吗?”昕宿看了看外面,没有看到穆影,平时,穆影总会找诸多借口来看他,唯独今日没有来,她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姐姐,你喜欢我哥哥吗?”

“嗯?”被桐桐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到了。

“爹爹今日要趁着大寿给哥哥婚配了,是丁家女儿丁香,姐姐,我希望你能嫁给哥哥,做我的嫂子,我不想别人踏进王府,在我眼里,只承认你是我嫂子,可哥哥这个怂包,你看,他今天本是来的,但是却不知道如何面对你,这婚事还没定下来,我哥哥就先怂了,看他,一个人站在树下,多孤单。”桐桐指着远处树下的青衣少年。

那个少年,确实不善言谈,平日来,也只是看看她,递给她一包东西就跑开了,那时年少,爱情懵懂,只当年少爱意起,却道无缘再续。

看着远处那树下的身影,忽然觉得有些熟悉,可是却想不起来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许久才反应过来,笑着将豆腐递给了桐桐。

“姐姐,你喜欢我哥哥对不对?”

夜昕宿始终没有回答,桐桐实在是受不了两个人如此,“姐姐,你等着,我会告诉爹爹。”

转身离去,她是心疼,她是着急,难道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要因为如此而分开吗?那太不值了,桐桐将豆腐递给哥哥之后,跑开了,“诶,桐桐你……”

再一回头,远处磨坊间,她倚在门口,看着这边,两个人的视线对在了一起,昕宿连连回头,他要娶妻了呢。想着,便回了屋子。

穆影站在树下,看着进屋的女子,“要幸福。”然后转身离开。

3.大寿婚配,桐桐言明哥哥心意

回到王府的桐桐憋着一口闷气,坐在院子内,猛喝了一口水,娘亲刚好见她回来,便走了过去,“桐桐,你这是怎么了?豆腐呢?”

“在哥哥手里呢,娘,爹爹今日真的要为哥哥婚配吗?”

“对啊,怎么了?你这小丫头片子,过不了多久,老爷也会为你婚配!”

“我不要,我才不要嫁给自己不爱的人,娘亲,哥哥他其实是有心意的人的!”

“桐桐,婚姻大事,自是父母做主,那你倒是说说穆影心意的女子是哪家姑娘呀?”

“是……”桐桐一时语塞,她忽然明白了,也许在他们看来,门当户对才最重要吧,“反正哥哥是有心上人了,我可不想哥哥娶一个不爱的女子。”

“好了,桐桐,你爹爹的寿宴快开始了,你去准备准备吧!待会休要胡言。”

桐桐看着娘亲离去,她心里自是不舒服的,小时候他的三个哥哥中,只有三个穆影对自己最好,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第一时间给她吃,她知道哥哥和昕宿姐姐的事情也是在不久之前,她很喜欢这个昕宿姐姐,她可是街头的豆腐西施呢,只是想到刚才娘亲的话语,她似乎又明白了昕宿姐姐和哥哥之间的差距。

门当户对是自古以来的习俗,她这才明白哥哥为什么一直不说,原来他只是想静静地看着昕宿姐姐,默默地观望便足矣。

不一会,丫鬟小翠来喊她,说是丁家老爷夫人和小姐都来了,大夫人要她前去陪陪丁小姐。

“知道了啦,要是昕宿姐姐在就好了。”桐桐嘟囔着嘴巴。

来到前厅看见丁家小姐丁香安静地坐在那里,爹爹和丁伯伯正在聊天,不用猜都知道聊什么,桐桐走到丁香前面,看了她一眼,然后走到爹爹和丁伯伯面前问了个好,“丁伯伯好。”

“王大人啊,这就您的女儿桐桐?”

“是啊,都这么大了,还总是孩子脾气,桐桐,带丁香去转转吧,顺便叫上穆影。”

桐桐哦了一声后,来到丁香跟前,“丁香姐姐,我带你去院子里逛逛吧。”

丁香嗯了一声,起身随着桐桐一起到了后院。

穆影正在院内习武,“哥哥。”桐桐叫了一声,丁香瞥见那英俊少年,自是红了脸,低了头,桐桐却不以为然,拉着哥哥走了过来,“哥哥,她是丁香,你要娶的人。”桐桐特意将娶字说得特别重。

穆影一时间不好意思了起来,虽然眼前之人美若天仙,可妹妹却如此,他能不说话吗?走过去,介绍自己,“丁姑娘好,我是王穆影。”

“王公子好。”

桐桐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哥哥,你陪丁香姐姐吧,我出去透透气。”

“桐……”

留下穆影和丁香在院内,穆影尴尬至极,不温不火地陪着丁小姐,然,丁小姐却十分中意这个男子,听闻爹爹说他饱腹诗书,能文能武,这不就是她内心所追求的情意么,可是似乎他不怎么多看自己一眼呢。

“王公子?”

“嗯?”穆影的思绪早就飘到那间磨坊了。

“听闻公子饱腹诗书,能否为小女献上一首?”许久她才寻了一个话题。

只是穆影似乎不给力,他微笑着拒绝了,“改日有空再为姑娘献上一首,姑娘请自便,我先去看看妹妹。”终于找了个借口出了去,丁香就站在那里看着他离开,有点小小的嫉妒。“他是有心属的人了么?”

寿宴上,王老爷宣布和丁家结为亲家,丁家小女丁香嫁给王穆影,那一刻,丁香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就算得不到心,能够得到他的人也值得,婚姻大事,父母之命,他还能不答应么?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桐桐站了出来,同样作为女子,她就不喜欢这个丁香,虽然小家碧玉,甚有礼貌,但是就是不喜欢,如果这个时候不替哥哥争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爹爹,桐桐有话要说。”桐桐站了出来,穆影上前拉住她,示意她不要多事。

桐桐甩开哥哥的手,就这么站在那里,“哥哥,你明明有喜欢的人,为何还要听命于爹爹呢?婚姻大事,父母之命,确实没错,但是娶一个你不爱的女子,只会徒增伤悲,又何苦呢?爹爹,哥哥其实有心上人,他和昕宿姐姐两情相悦,我希望爹爹对哥哥的婚事郑重考虑。”桐桐一口气说了出来,也不管在场的人怎么看。

王老爷一时间面子拉不下来,甩了一个巴掌过去,“来人,将小姐带下去,不准出门,丁家小姐和吾儿的婚事三日后举行!”王老爷看了一眼一旁的穆影,甩手离了开。

“哥哥,桐桐只希望你和昕宿姐姐能够白头到老,而不是一辈子活在悲伤之中!”这便是桐桐被带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4.婚期如约,思念如佳期难归

大夫人也是气得晕了过去,这个桐桐啊,何时才能长大……

桐桐被关了起来,谁也不得见,穆言和穆年看到妹妹如此为三弟着想,也是担忧,他们都知道那昕宿姑娘,豆腐西施,可他们的爹爹就是个老古董,在乎门当户对,不在乎真心相爱,他们的娘就是如此。

他们两个找到穆影,“三弟,妹妹说的是真的?你和昕宿姑娘真的是两情相悦吗?”

事情到如今,只能点头,但就算点头,就算相爱,又如何,三日后就要娶妻。

“那好办,我去说服爹爹,昕宿姑娘一并娶了,这样不是更好?既然不能改变爹爹的主意,那我们可以要求爹爹为你再娶一房妾侍,三弟你看如何?”大哥穆言说道。

“万万不可,大哥,我不想辜负任何一个女子……”穆影答道。

“那么,你娶丁香就不辜负昕宿了吗?三弟,门当户对固然重要,但也要真心相爱啊!”二哥穆年说道。

“爹爹决定的谁也改变不了……”穆影看着远处。

“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了,三弟,桐桐都能为你着想,不惜得罪爹爹,难道你就这辈子活在一个人的悲伤中了吗?”

穆影没有说话,两位哥哥说得没错,他确实爱昕宿,桐桐都能为他站出来说出自己的心意,而他却如此懦弱……

夜深了,终难眠,翻来覆去,他坐了起来,实在是没了睡意,不行,桐桐说的对,他要去找昕宿,他爱昕宿,他要告诉昕宿,这辈子他只爱夜昕宿。

他翻了墙,一口气跑到街头那家磨坊,磨坊的灯还亮着,从窗口看去,那灯光下的女子,正在缝补着衣服,那一刻,乱了他的心跳,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昕宿。”他叫着。

昕宿抬起头,看到门外的穆影,笑着哭了,开了门,两个人儿终于拥抱在一起,此时无声胜有声。“昕宿,我不想娶她,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

昕宿抱着他,泪水一滴一滴落下来,是他,是他,她的恩人,她记起来了。

“昕宿,我们现在就去求我爹爹,我要娶你。”

昕宿将眼泪擦干,笑着说道,“穆影,谢谢你的爱,足够了,穆影,这间衣服是我亲手缝制的,希望你会喜欢,也希望你会幸福。”说完,把新嫁衣塞到穆影手里,将穆影推到了门外,“穆影,别来找我了。”她慢慢地靠着门坐了下来,大哭了起来。

记起来了,都记起来了,前世多亏了他,今生能够得到他的这句话,足够了,她不能破坏他的婚姻……

“昕宿,你开门,你开门啊,我王穆影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你不开门我就不走。”

那一幕,王老爷和大夫人都看到了,他们是跟着穆影出来的……没想到儿子爱她爱得如此深,难道自己错了吗?

两个人,门内门外,就这样到天明,昕宿开了门,穆影连忙站了起来,“昕宿,我带你去见我爹爹,我要娶你。”

昕宿的泪水早已擦干了,笑着对他说,“穆影,昕宿只是一介贫女,你万不能为了我而伤了王家和丁家的和气,回去吧,两日后,我会来王府,祝福你。”

穆影愣在那里,拿着昕宿亲手缝制的新嫁衣,他不能娶丁香,一旦娶了就没有再回旋的余地了,他跌跌撞撞地回了家,第一次拿着酒瓶子坐在院内喝着闷酒,被关着的桐桐也一直出不去,她很担心三个,听大哥二哥说三个一个人在院子内喝着闷酒,她就知道哥哥不会放下昕宿姐姐的。

两日后,婚期如约,新嫁娘在喜娘的搀扶下,走了进来,穆影穿着昕宿亲手为他缝制的衣衫,站在那里,等着新娘的到来,他想通了,与其去求爹爹,不如,趁着今日,说清楚,他笑着,看着门口,那个人影一直没有出现,这一天,桐桐也获了自由,却被大夫人一直拉着,深怕她又闯出什么祸端来。

待到新年来到穆影跟前,王老爷和丁老爷以及夫人在高堂处,准备拜高堂的时候,穆影却往下面走去,因为他看到昕宿来了,人群中的昕宿一身青衫,那件青衫正是前世他的青衣……

“爹爹,丁伯伯,我不能娶丁香姑娘,晚辈不想冷落了丁姑娘一辈子,晚辈这辈子只爱昕宿,除了她,谁也不娶。”

桐桐在一旁简直开心得要跳起来,她没想到这个笨哥哥竟然会想通,这些天她没有白关。

他以为爹爹会大发雷霆,没想到出奇得安静,只是丁香掀开了红盖头,看着下面两个人,她终于知道什么叫两情相悦了,前一日晚,王伯伯亲自来找爹爹说明了缘由,想取消婚约,连爹爹都被感动了,而她只是想亲眼看到他说出口,虽然,她也喜欢他,但是爱得不深……也许,成全一对璧人也是一件美事,之前确实是她嫉妒心泛滥,以为得到了人就能得到心,现在想来,她错了……

什么叫两情相悦,含情脉脉,她算是明白了,她看了一眼爹爹,爹爹笑着,示意她亲手将红盖头交给昕宿姑娘。

她走了下去,“昕宿妹妹,我很开心穆影能够亲口说出对你的爱,我……祝福你们!”她将红盖头盖在了昕宿的头上,昕宿一时间,红了脸,原以为最后一次来这里,只是祝福她,却成了被祝福的人……她不敢上前,最后还是王夫人来扶她,她才走了上去,王老爷走到她身边,“是爹爹思想太亘古了,差点破坏了你和吾儿的情意,从今往后,你便是我们王家的媳妇,夫人啊,以后,我可以日日吃到新鲜的豆腐酿成的豆浆了。”王老爷笑着说道,一旁的丁老爷也被那一幕感动了,好在女儿懂事,爱情这个东西确实不能强人所难啊……

穆影牵着昕宿的手,“多谢爹爹,丁伯伯成全。”那一刻,穆影和昕宿都落了泪。

5.前世的姻,今生的缘

随着一拜高堂,二拜天地,送入洞房……下面的丁香早已哭成了泪人,这一次,不是嫉妒,是庆幸自己没有破坏他们的幸福……

桐桐最开心,因为哥哥终于可以和相爱的人相守到老了……

那一夜缠绵,那一夜温情,那一夜呢喃之语,她说,“相公,你相信前世吗?”

“不知道呢,或许有前世吧。”

“听人说,今生嫁的人便是前世埋你的人呢。”说这句话的时候,昕宿的泪水便滴了下来,她的前世太心酸了,这一世,终于寻到了恩人,终于嫁给了他,这恩,终于报了……

“傻瓜,我只知道,我爱你,一生一世。”

上一篇:所有对婚姻的不满,都是我们必修的功课 下一篇:善林金融曾因虚假宣传数次被罚 如今怎样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善林金融曾因虚假宣传数次被罚 如今怎样了?
    善林金融曾因虚假宣传数次被罚 如今怎样了?
    2016年12月30日,新长征新突破新起点 暨善林金融三周年庆典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来自全国各地600余位善林精英欢聚一堂,纪念长征,同庆华诞,凝心
  • 前姻后果
    前姻后果
    那一日,奈何桥畔,彼岸花娇艳欲滴,红得瘆人,她一身红嫁衣,朝着奈何桥缓缓而来,望乡台边的孟婆看着她,不停地摇头,执念,执念太深,终究难逃
  • 所有对婚姻的不满,都是我们必修的功课
    所有对婚姻的不满,都是我们必修的功课
    我上班背奶,工作期间会抽时间到临时哺乳室挤奶。每次我去,都有一个小同事坐在里面。一开始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熟悉了,也就不在意了。我一边
  • 因为长得丑,所以我感冒了
    因为长得丑,所以我感冒了
    近日,寒风吹我骨,严霜切我肌,未得预防,不慎感冒。 精神欠佳,食欲不振,喉咙痛得跟吞沙子似的,鼻子更是堵得不知肉味。有时,憋得难受,就想把
  • 阴阳当铺之焚心入酒
    阴阳当铺之焚心入酒
    顾暮近日生意不好,多了一个爱好看面相。 他没事儿的时候老抓着我或者雪尘、南清的手在那儿嘀嘀咕咕半天我们听不懂的东西,雪尘很认真的和我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