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租个女友,回家过年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每逢佳节倍惆怅,夺命连环机炮轰。”尤其又到年关,都说逃得掉大城市的雾霾,逃不掉七大姑八大姨的关怀,各种催婚活动愈发激烈,而三十岁的陈浩正是其中一个被催婚的对象。

都说“二十弱冠、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三十岁的陈浩在而立之年不仅有而立之年的成熟英姿,最关键的是陈浩还是个真诚的男人,他的真诚如同王小波在《三十而立》一书上写到的:“以后我要真诚地做一切事情,我要像笛卡尔一样思辨,像唐吉可德一样攻击风车。无论是写诗还是做爱,都要以极大的真诚完成。”

如此一来,陈浩的在工作和生活上的真诚和努力与执着让他在那年跻身成为IT行业的精英。28岁那年,他在上海买了车子,房子,也有了一定的积蓄。可以说,他什么都不缺,唯独缺的是一个女朋友。

可是,一谈到女朋友,陈浩就头疼。虽然有很多人向他抛出橄榄枝。但他觉得女人并非善茬,在偌大的上海城,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很多女人不是看上他的相貌就是看上他的钱财,真正想跟他谈恋爱的没有几个。而他看上的,不是已经为人妻,就是已为人母,至少已经名花有主。如此一来,几番挑捡之后,时间来到了2017年,陈浩即将31岁,依旧单身的他孤单并快乐着。

其实,陈浩已经放低了很多条件。他觉得,女人不需要太漂亮,善良、温柔、大方、不假,领得出去领得回来就好。然而,他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如此一来,陈浩的单身顺利成章地成为了浩妈的心头大事。

某次,浩妈来电说,臭小子,你打算啥时候结婚啊?

陈浩瞬间石化,蒙楞5秒后,跟往常一样继续装傻:“妈,你说的啥?我没听懂。”

浩妈大发雷霆,少跟老娘装疯卖傻,我郑重地问你,你啥时候结婚。

陈浩说,我这不是还单身吗?上哪儿结婚去。

浩妈又问,那你什么时候找女朋友,谈多久结婚。

陈浩回答,找到谈一两年就结婚吧。

浩妈再问,结婚多久生孩子?

陈浩小心翼翼地应话,结婚后再看吧,可能要两年吧,还说不定。

陈浩这么一说,浩妈火气更大了。你过完年就31岁了,谈个女朋友要两年才结婚,结婚后要两年才生小孩,到时候你是想让你孩子叫你爷爷?

陈浩无语。浩妈又说,不是妈说你,妈是着急,你懂的,你懂的。今天去买菜,遇到三姑六婆什么的,他们问我,你那小子多大。我说马上31岁了。他们又问,结婚没?我说没。那谈女朋友没?我说没。结果人家来了一句,你没带他去医院看呀?他是不是哪里有毛病?

儿子,你说我该怎么说?我能怎么说,我只好落荒而逃。反正我不管,你赶紧给我找个女朋友,今年过年回家不带个姑娘回来,你就别回来了。

陈浩哑口无言。我的妈呀,你让我找个女朋友难道就是为了让你有面子?

······

经过一番对峙,电话的最后,浩妈说,儿子,你说要不你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老这样下去怎么行,反正今年春节你不带个女朋友回来,你就别回了。

陈浩彻底崩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电话那头嘟的一声,挂断了。陈浩心想,他虽然三十岁了,但三十岁没有女朋友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有问题。他绝对是一个超级正常的男人,而且身体素质各方面都很不错,不然研究生那一年,他也不会被学医的一个博士师兄看上,并答应了他的邀请,把自己的种子献给了人类生殖实验,献给了伟大的科研。

他还记得捐精那天,他足足被抽了五管血,用于全方位的检查,结果经过抽血做染色体、性传播疾病、血型等检查合格后,在撸管过程,他在实验室里的角落里边看A片,边打飞机,竟打到手酸了那些小祖宗才出来,出来后经过一系列的鉴定后自然是又浓又稠的A级“蝌蚪”,再次证明了陈浩没问题,不需要上医院,他不过缺一个女朋友而已。

 

02

电话那头,浩妈真的生气了,这样一来,作为大龄剩男的他原本不急,但实在忍不住老妈子和三姑六婆的一番狂轰乱炸,尤其是浩妈的最后通牒,思来想去,他决定租个女友回家。

但租个女友是个头疼的事,首先你得看对方的演技,演技一流的那是明星价,演技不好的那是二线价格,没有演技的还得看有没有其他特殊的要求,比如是否有床戏。如果有,那就要参考其他行业的价格了。

这样一来,在网上租个女友似乎不靠谱儿,先不说演技,万一被缠上了那也是件麻烦的事儿,再万一一不小心没把持住,而刚好对方有病,那自己岂不是自己挖坑自己埋?

于是,陈浩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身边的同事和朋友。但她们要不是已经结婚生孩,要不就是已经谈了男朋友,谁会愿意给自己租呢?几番寻觅后,在元旦的高中同学聚会里,陈浩看到了张丽丽。

“脸若银盘,眼同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张丽丽长得美,大家都说她有几分《红楼梦》里薛宝钗的妩媚风流的神韵。最关键的是,张丽丽有才,不但作得了一首好诗,弹得了一手好琴,写得一手好字,还画得一手好画,29岁那年,学服装设计的她还当上了公司的高层。

都说美女养眼,才女养心。这样一来,才貌双全的张丽丽成为了众多男人的追求对象。但是,张丽丽觉得大多数男人是虚伪的,她明白,在这个看脸的时代里,很多时候男人喜欢女人都是始于颜值,然后才会陷于才华,进而忠于人品。

其实,张丽丽碰到过不少的男人,他们喜欢她,不外乎是她长得美。接触一小段时间后发现,对方不过只想跟她啪啪啪,于是,每一段感情还刚萌芽,对方就被她毅然决然地PASS掉。结果,挑挑拣拣后,所剩下的优质资源也没几个。

都说岁月是女人的一把无情的刻刀,到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张丽丽的胜算也越来越小。而每次张丽丽跟别人说她没有男朋友,很多人自然是不信的。大家都觉得张丽丽长得美,没有男朋友是不可能的,但只有张丽丽知道,单身的滋味孤单并快乐着。

其实,张丽丽的要求也很简单。韶华岁月,她不过想要一个能把她所有的心思和心愿都记挂在心底,为了给她更好的生活一直努力的真诚而勇敢的男人。虽然还没找到,但张丽丽不算太急,爱情里还是宁缺毋滥的好,她相信每一杆秤都有一个砣,就像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归宿一样,她始终坚信在岁月的灯火阑珊处,一定有一个人在等着她。

张丽丽是女神,而对于女神,陈浩从来都是只敢瞻仰,不敢有所念想。但同窗三载,两个人又是当时的班委,陈浩是副班长,张丽丽是学习委员,所以一个班子搭班干活,自然而然成为了比较熟悉的朋友。

但高中毕业后,由于两个人的大学一个在最南,一个在最北,隔着整整一个中国的距离,张丽丽的名字渐渐变为女神的符号,留在陈浩的心里。直到那一次的同学聚会,两人才又从熟悉变成陌生又到熟悉。

同学聚会,久别重逢,分外亲热,KTV里,三三俩俩微醉之后,就开始团抱起来,各种叙旧的话题滔滔不绝。像这种同学聚会,大家喝的大多数都是啤酒,各种敬酒方式狂野豪放。唯独张丽丽素手中持着一支高脚杯,浅酌慢饮,霓虹灯光透过血红的酒液映射出来,慢慢地晃动,投在桌子上,拉长了淡淡的斑驳,就像张丽丽眸子里的一泓醉意。

跟男同学各种敬酒后,不胜酒力的陈浩已经喝得差不多了,畅聊一番之后,得知身边的同学大都已经为人妻为人夫,甚至有人已经二胎了,还在单身的他除了羡慕还是羡慕,在酒精的作用下,陈浩的内心一股寂寞感油然而升。人有时候也很奇怪,越是热闹的地方,反而更显孤独。

他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休息,张丽丽就站在他对面的吧台上安静地喝着红酒,听其他同学唱歌,远看上去的张丽丽就像一幅绝美的画像,别有一种撩人情怀的凄楚之美。

于是,陈浩换上了高脚杯,绅士地走到张丽丽的身边。



 

03

嗨!张丽丽,别来无恙。张丽丽抬起头,看到陈浩恰到好处的微笑。陈浩,好久不见,张丽丽说。

人在孤独的时候,最希望的就是有个人能与他有精神的契合,用这种精神的契合填补心灵的空虚。两个人在一番寒暄之后,从熟悉到陌生又变回了熟悉。陈浩也因此得知张丽丽还是单身一人,而且他们两个人工作的城市隔着并不太远。

几杯小酒下肚后,微醉的张丽丽话匣子也打开了。在谈到个人终身大事的时候,张丽丽说,陈浩,我不过是想要一个懂我的人,怎么就那么难呢?陈浩说,那我不也是吗?单身苦啊,年关将至,各种催婚,老妈子下了最后通牒,今年若不带个女友回家,她就不给我进家门。

张丽丽说,这有何难。你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要温度有温度,要风度有风度,身边不缺女人吧。陈浩哑口无言,怎么别人这么认为,你也这么认为呢?说真的,还真没有,要有的话我就不用愁着想租个女友回家了。

张丽丽问,你要租女朋友啊?网上一大把。陈浩说,这网上的能找啊,万一被坑了怎么办?一点都不了解,不熟悉,到时候惹得一身骚,我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不然你帮我物色物色?价格不是问题。

张丽丽沉思了一下,她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很多个对象,于是拍了拍胸脯,好吧,念在同学一场,帮你个忙,我先帮你物色物色,实在找不到的话,就我上了。

陈浩没想到这码事,张丽丽竟然答应得那么爽快。而她那句“就我上了”,让陈浩甚至感动。陈浩想,最好找不到,这样他就可以顺利成章地把张丽丽顺利地租回去了。

不过张丽丽一说完,倒有几分后悔,因为这女朋友租起来并不好找,但既然答应了,那就得说到做到。按照他俩的约定,年关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是眼看期限就要到了,张丽丽也没物色到个称心如意的,身边的友女不是上有老下有小,就是已经名花有主,唯有苏菲光棍一条,倒是个好的对象。

面对高额的租金,苏菲二话没说。成,这事没问题。只要不是天大的事情,我就跟他回去,。

陈浩来电,张丽丽,那事你帮哥找得咋样了?这马上就要过年了,你是不是先得发点对方的个人资料和信息让我先了解了解啊,不然五天的租期,万一露馅了可就浪费表情了。再说了,我也得提前帮对方定好机票什么的吧。

张丽丽说,我办事你放心,人家那姑娘叫苏菲,跟我同事,美女来着,保证让你领回去脸上有光。

陈浩说,那太好了,张丽丽,你对我这事那么用心,事成之后哥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张丽丽想,还好苏菲答应了,不然这事还不知道怎么收尾了。也算是帮了陈浩个大忙吧,万一他俩假戏真做了,也促成了一对鸳鸯了。

只是,事与愿违,按照约定,交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交货的那天,苏菲爽约了,而且这个理由天经地义,她的老奶奶去世了,她必须要赶回去送她一程。

苏菲说,张丽丽实在对不起,也帮我跟你那同学说声抱歉,讲真,这忙我挺想帮,你们连机票都帮我定好了,但出了这档事情,我不得不爽约。张丽丽说,没事,那你赶紧去吧,节哀顺便。陈浩那边我会跟他解释的。

苏菲去不成,张丽丽抱歉把这个消息通知了陈浩,陈浩感觉当头一棒。浩妈这两天又连环夺命call,而他已经答应浩妈春节就带女友回去,老人家对未来儿媳的到来早就开始张罗了,就连当晚叫七大姑八大姨来家吃饭的事情都通知好了。

陈浩想,这事严重了。于是,他说,张丽丽,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求你了,不然委屈你跟哥回去一趟,事后你想要多少好处都行,就租你五天,五天后还你自由,反正你也是孤身一人,回不回家过年也无所谓吧。

被陈浩这么一磨,张丽丽说,那好吧,虽然我演技不怎么好。卖演技不卖身,不过说好了,我帮你可是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咱俩没戏,不要打我足意,小心本姑娘翻脸。

陈浩连声答应,是是是,遵命,我的姑奶奶。

 

04

大年三十,陈浩领着张丽丽回家。工作上,张丽丽经验十足,感情上,张丽丽也不乏经验,然而被“租”是第一次,跟男人回家也是头一次,最关键的是,这个男人只是她的同学,顶多是男闺蜜。这谈恋爱啊,要的是感觉,两个人不来电,怎么也成不了,两个人一来电,一切都顺理成章。

浩妈听说儿子回来,还没下飞机的时候已经做好了一桌好菜,家里的三姑六婆也都过来了。大伙儿一边戳着麻将,一边等着陈浩,都想目睹陈浩女友的芳容。

到了家门口,陈浩要拉张丽丽的手,张丽丽本能地缩了回去。陈浩说,连手都不能拉,还算女朋友吗?他这一说,张丽丽才又腼腆地把手伸了过去。

陈浩的手很有温度,张丽丽被冷风吹冻的小身躯瞬间温暖了起来。陈浩说,妈我回来了。陈浩这一喊,在屋里张罗的浩妈立马放下手中的事,出来迎接。

见到浩妈,张丽丽礼貌地说,阿姨好,来给您添麻烦了。浩妈一听,脸上笑开了花。浩妈说,哎,这姑娘多有礼貌啊,哪里添什么麻烦,一家人,快快进来。

张丽丽想,这才刚见面,怎么立马就一家人了。不过浩妈热情,又是帮忙接过东西,又是帮拿拖鞋,张丽丽心里暖暖的。看到浩妈,张丽丽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虽然跟陈浩不是那种关系,但如今以他女友的身份出现,眼前的这个暂时的婆婆倒是挺不错的。

五十多岁的她,长年的辛劳,给她的眼角留下深深的印记。不过她那头刚染过的浓密油亮的短发配上银盘脸蛋,加上秀气明亮的双眼以及高高的鼻梁下时不时有力地抿着的嘴唇,显示着青春零星的活力。

最关键的是,陈浩是单亲家庭,单亲母亲理应对儿媳妇百般挑剔,生怕她抢走了自己的儿子,但这个临时的婆婆却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还特别开放。

吃饭的时候,对她百般地细心,连鱼骨头都替她用筷子挑好了才夹到她的碗里,而先喝汤后吃饭,怕汤水太烫,她又找来了扇子帮她扇凉到刚刚好,才放到她的面前。对此,张丽丽多少有点感动。相比起自己那个大大咧咧的亲妈来说,这个临时婆婆要细心多了。

张丽丽喜欢浩妈,同时浩妈也喜欢张丽丽。都说儿媳妇给家婆的第一印象很重要。那天,张丽丽穿着红色大衣,高跟长靴,一脸精致的素色韩妆,长发飘飘,显得喜庆又纯情。张丽丽长得美,浩妈第一眼看到张丽丽就很喜欢。张丽丽有礼貌,浩妈更是啧啧夸赞。

不仅浩妈喜欢,来家吃饭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夸陈浩眼光不错。浩妈听了倍有面子。饭桌上,大家东聊西侃,不外乎就是八卦陈浩跟张丽丽的事。比如,他俩什么时候认识,什么时候开始谈的恋爱,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为了不露馅,按照先前的约定,凡是一些细节的问题都由陈浩自编自答,所以浩妈问话的时候,张丽丽不是笑笑,就是点头嗯啊几句,陈浩就在一边解释。这样一来,总算糊弄过去。直到送走三姑六婆,又洗碗收桌后,才开始棘手的事情。

首先自然是洗澡的事。浩妈说,儿子,你看你跟丽丽也都是要结婚的,小两口最讲究的是情调,有了情调后后面的事情才好办,你呢也趁这个机会抓紧点,给我抱个大胖孙子出来,好吗?妈可求你了。

陈浩说,妈这也行?你也太操心了吧,我这才跟丽丽谈没多久,你就那么着急?不太好吧。再说了,什么情调嘛,搞得神神秘秘的。

哎呀,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你张阿姨不是开了个花店吗?我呢问她要来了好几包玫瑰花瓣,都是新鲜的,你来之前才刚送来的,要不我现在就去给你俩放水,洗个花瓣鸳鸯浴?我保证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你俩就当我不存在,把我当空气哈。

陈浩一听有点犯难,妈,我倒是想啊,不过我没洗过鸳鸯浴,我俩也刚谈,怕丽丽会不好意思,要不就下次了。

这话音刚落,浩妈开始板着脸,不行,年轻人有啥不好意思的,快刀斩乱麻,不说那么多了,我去放水,真是的婆婆妈妈的,还像个男人吗?

陈浩拗不过浩妈,只好让她去放了水。他趁机把张丽丽拉到一旁说道,丽丽,我妈让咱俩洗鸳鸯浴。张丽丽一听,想都没想,立马就给回绝了。

张丽丽说,陈浩,你想得美,咱们可说好了,我是卖演技不卖身,我答应帮你,可是看在咱俩是同班同学的面子上,你可别得寸进尺。

陈浩说,那怎么办?我妈对你这么好,你忍心让她失望吗?再说了,我坚决不碰你行吧,碰你我是小狗。

两人商量无果,浴室里放好水的浩妈大嗓门又喊开了。水放好了,可以洗了。你俩赶紧拿衣服进来吧,一会儿水该凉了。

被浩妈这么一催促,两人在慌乱之中,随便拿了衣服就进去了。


 

05

为了让浩妈不怀疑,陈浩把门锁上了。两人挤在窄小得几乎只能放下一个浴缸的浴室里,浴缸里无论水温还是水位都恰到好处,红红的玫瑰花瓣漂浮在水上,暖黄色的浴灯无形中增添了几分浪漫。

浴室虽小,但隔音还不错,浩妈在大厅里看电视,里面却一点声音都听不见,两人只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张丽丽红着脸,说你转过去,我不会跟你一起洗的。

陈浩说,咱俩都站在这里那么久了,总得有点动作吧,不然等下我老妈该怀疑了。你不洗,我可洗了,再不洗水都该凉了。

说完陈浩快速地把上衣脱掉了。话说陈浩身材不错,肤色古铜,八块腹肌清晰可见。张丽丽脸更红了,虽说追过她的男人不少,但都没有发展到这种地步的。于是,她赶紧用手把眼睛捂住,把脸转了过去。

陈浩没有用浴缸里的水,他用旁边的淋浴喷头,随便淋了几下,简单地洗了个头,内裤都没脱掉,洗完后用浴巾包好才把湿内裤脱掉的,换上新内裤,整个过程麻利又迅速。

张丽丽还在用手蒙住双眼,陈浩觉得她可爱至极,想不到外表看似时尚前卫的她竟然如此保守,陈浩的内心突然颤动了一下,一股想要呵护张丽丽的冲动油然升起。

别捂了,累不累啊,浴缸里的水我没动,留着给你慢慢地泡澡,今天你也辛苦了,我先出去,随便你什么时候出来,慢慢洗,我等你。

见陈浩出来,浩妈赶紧迎了上去。怎么样,儿子,这玫瑰花瓣鸳鸯浴有没有点情调,陈浩不语,只是笑笑。

浩妈追问,你倒是说话啊,笑笑是几个意思啊?到底有没有啊?

哎呀,妈你就不要问那么细好不?回头你就知道了,你儿子都这么大了,这种事情不用你老人家操心,我可以无师自通的,相信你儿子,我可是遗传你的聪明伶俐呢,所以拜托你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

被陈浩这么一夸,浩妈乐得合不拢嘴。两人又有说有笑地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张丽丽出来。

话说张丽丽,刚刚沐浴更衣的她,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刚洗过头凌乱的发型,淡粉色的浴袍裹身,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在柔和的灯光下更增添了几分妩媚。

阿姨,我洗好了,玫瑰花很香,谢谢阿姨这么用心,阿姨辛苦了。张丽丽礼貌地说道。

瞧着小嘴甜的,阿姨甚是喜欢。陈浩,我可告诉你,今后你得对丽丽百般好,知道没?这么温柔美丽,又知情达理的姑娘可是可遇不可求,如今你小子走了狗屎运,你就得给我好好珍惜,知道吗?

陈浩说,妈我知道了。好了,你也赶紧洗澡休息吧,今天你张罗了这么多饭菜,也很辛苦了,早点休息。

哦,对了,丽丽,今晚你俩就睡这间大房,我都给重新整过了,陈浩平时比较邋遢,东西又多又乱,怕你不习惯,我又重新弄了一下。

大红床、蚊帐和柜子上都挂着大红挂饰,这不就是个婚房吗?再说了,之前跟陈浩说好了,卖演技不卖身,他俩现在是租赁关系,刚才两个人挤在一个浴室里,虽然谁也没看谁洗澡,但那么近,已经很过分了,此刻还要睡在一个房间里,陈浩这坑挖的可够深了。

张丽丽心里多数有点不乐意,但是看到浩妈这番热心,以及充满希望的眼神,张丽丽不忍心当面回绝。只好跟着陈浩来到房间,两人把门一关,开始各种谈判。

张丽丽说,陈浩,你得寸进尺,咱俩之前可是说好的,你睡一个房我睡一个房的吗。 陈浩说,我知道,原先我也是这样计划的,可本来三房一厅的,谁知道现在除了这个房间和我妈的房间外,另外一个客房被她当成杂物房了,连床都给撤了。不如,咱俩凑合着睡好了。

张丽丽说,那可不行,谁要跟你睡。我说了,我帮你是看在咱俩同学的情面上,你撑死只能做我的男闺蜜,可别得寸进尺。你睡床上,我打地铺好了。说完,她把被子往地上一铺,这才想到,只有一床被子,怎么打地铺,这么冷的天,就算有空调,光睡地板也顶不住啊。

陈浩说,别折腾了,我去找床被子,我打地铺,你睡床上还不行吗?于是,陈浩开始各种翻箱倒柜,但出奇意料的是,之前柜子里那么多被子,一张都没找见。冷静一想,陈浩明白这是浩妈的诡计。难怪刚才进来的时候,她又在那里神神秘秘地提醒他要照顾好她,别让人家姑娘冷到。

我妈把被子拿走了,她的意思很明显,这个时候我出去找被子,肯定得露馅,不然你睡床上好了,我玩电脑。

陈浩这一说,张丽丽觉得他还算个正人君子。果真,那天晚上,陈浩就一直在电脑桌旁玩电脑,然则,张丽丽虽然是睡下了,但却一直睡不着。她时不时瞄着陈浩,今天折腾了一路,还要他通宵玩电脑,而且这不是办法,他能熬得过今晚,可熬不过五天四晚的租期啊。


上一篇:谁偷了我的脸? 下一篇:梦之私奔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梦之私奔
    梦之私奔
    这是她今年去的第几个国家?她都有点混乱。时间,季节,语言,货币,交通工具,住宿场所无时无刻地变换。其实旅行已经成为一种任务,她只是不
  • 2017,租个女友,回家过年
    2017,租个女友,回家过年
    每逢佳节倍惆怅,夺命连环机炮轰。尤其又到年关,都说逃得掉大城市的雾霾,逃不掉七大姑八大姨的关怀,各种催婚活动愈发激烈,而三十岁的陈浩正是其
  • 谁偷了我的脸?
    谁偷了我的脸?
    叮铃铃,叮铃铃床头的闹钟像往常一样在六点钟准时响起,凌云让它响了一会儿,缓解睡意后果断按掉,起床! 来到洗手间,照例照了下镜子,凌云却,,
  • 银票网发虚假融资新闻 中国华宇出澄清公告否认投资
    银票网发虚假融资新闻 中国华宇出澄清公告否认投资
    【摘要】近日,星火记者联盟圈内小伙伴记者无意中发现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文中简称中国华宇)发布的一条澄清公告,内容直指上海鸿翔银票网互
  • 枣树
    枣树
    我从小以为长大后会当老师,拿着教鞭站三尺讲台,写下一些漂亮的粉笔字,育桃李满天下。然而,那一方天地太高,我的脚步没曾迈进去,如今我天涯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