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偷了我的脸?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叮铃铃,叮铃铃……”床头的闹钟像往常一样在六点钟准时响起,凌云让它响了一会儿,缓解睡意后果断按掉,起床!

来到洗手间,照例照了下镜子,凌云却,,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得跌坐在地上,屁股与地板碰撞传来的疼痛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凌云还是不肯相信!刚才她一定是看错了,一定是的!尽管心里充满了恐惧,她还是撞着胆子慢慢起身,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慢慢的把眼睛转向镜子。

“啊!”一声凄厉而带着满满恐惧的女声仿佛要刺破人的耳膜,却消失在钢筋水泥的墙壁中。

凌云再次狠狠的掐了一把大腿,真他妈的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切又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自己毫无知觉?

难道这只是一场梦中梦?对,说不定就是这样的!只要我再去睡一觉,等醒来的时候一切就能恢复原样了!

凌云连厕所也顾不得上了,立马跑回床上继续睡觉,可是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眼看就要上班迟到了,她只好拿起手机打电话向公司请了一天假。

请完假的凌云慢慢的回想着昨天的事情,并没有哪里不对劲啊,再仔细回忆了最近,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吖。

百思不得其解的凌云好想冲出家门找个人来问问这到底什么情况,可是她又不敢,她怕自己的样子吓到别人,万一个别心脏不好的被她吓死了怎么办?她可不想背负一条人命。

冷静下来的凌云去网上搜了下她的情况,没有结果!只出现一些穿越、悬疑小说什么的。

难道说自己穿越了?不可能啊,这屋子还是她熟悉的屋子,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也是今天的时间。

又或者她走进了别人的小说里?以前她也看过一些小说,小说里的人物来到现实与作者发生各种各样的故事。可是她是相信科学的人,这个结论也可以推翻。

凌云又搜索了可以遮住脸的办法,在出来的结果里细细查看。

头发,自己的头发太少了,根本遮不住。

围巾,大热天的谁还戴围巾,神经病吧。

口罩,这个貌似可以,家里刚好有用来防雾霾的。

面具,这个好像也不错,只不过还要买。

说干就干,凌云立马打开常用的购物网站,输入“面具”两个字,天!面具什么时候这么火了,搜出来第一家销量竟然有几十万!平时买个衣服最多的销量也就一万多。真是厉害了我的面具!

点击进去,款式也是各种各样,帅哥美女动物野兽,应有尽有,让人挑花了眼。

凌云选择了一款狐狸造型的面具,点击付款,不出意外,今天就能送到了。

果然下午四点的时候,门铃响了。凌云让快递员把快递放在门外,等他走了才偷偷摸摸的把门打开,像做贼一样飞快的把包裹拿进屋里。

有了面具和口罩,明天至少可以出门了。

第二天早上,凌云来到镜子前把口罩和面具戴上,看着镜子里那张丑陋的恶心的诡异的脸,不禁还是打了个冷战。

那是一张没有皮的脸,鲜红的肉凹凸不平的向外翻着,还夹杂着森森白骨,但是眼睛鼻子嘴巴部分的皮却完好无损,这不是让人恶心的怪物又是什么?

凌云鼓足勇气走出了家门,本以为会遭遇许多怪异的目光,可是她惊讶的发现,大多数人都是和她一样戴着面具。

凌云心里更加诧异了,却也微微松了口气,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但是也有部分人什么都没有戴,他们的皮肤也好好的在脸上,完全是个正常人。大多数是小孩和老人,也有少数像她一样的年轻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真的有某种魔法在控制着人类?

算了,先不想了,快要迟到了,还是先去上班要紧。

出了电梯,来到公司门口,前台小美热情的跟她打招呼,还问候她身体有没有好些。小美没有戴面具,脸上是满满的胶原蛋白,让此时此刻的凌云羡慕嫉妒恨。

小美是一个经理的表妹,当初她得到这个工作还是靠经理把原来的前台找理由辞退了,所以凌云特别不喜欢像小美这种靠关系工作的人,凌云自己是从一个小员工辛辛苦苦的打拼才有了今天的成绩。

但是又碍于大家是一个公司的同事,面子还是要给的,所以即使内心多么讨厌,自己还是会笑眯眯的感谢小美的关心。不过要是从工作方面来说,小美工作倒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默默的走到自己的办公位置,发现大家也是一样戴着面具,只是款式不同而已。

为了忘掉自己的脸,凌云逼自己投入到工作中去,果然忙碌起来就会什么都忘了。不过最近不怎么忙,她也就花了两三个小时就把所有的事情做完了。

无聊的她观察起别人的面具。

老板的面具是一只凶猛的老虎,这倒是很符合他的形象,稍有不满意就大发雷霆。

同事张帅的是古风美男子,面具的眼尾处细长上翘,与他的丹凤眼完美贴合,像极了他的风流成性。

赵信的是一张秀气的白里透红的男人面具,说白了就是小白脸,公司里谁不知道他被客户里一位单身女富婆包养着,都不知道他还来这里工作有什么意义。

暮雪的是一只绵羊,她是今年刚招的新人,现在还在试用期,对谁都恭恭敬敬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通知卷铺盖走人。

吴燕竟然也没有戴!凌云工作上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平时为人清高,从不趋炎附势,从来只用能力证明自己。

再看看自己,狐狸。为什么自己要选择狐狸?难道我跟狐狸也很像?美丽?聪明?狡猾?

每天化着精致的妆,每个月一半的钱用来购置有品味的衣服,外人看来确实很美,自己也是满意的。

饭局上,吴燕不愿陪客户喝酒,自己自告奋勇的干了一杯,项目就是自己的了,这算是聪明吧。

至于狡猾,不如说是虚伪,圆滑世故。明明老板秃了半个顶,顶着个啤酒肚,自己还夸他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明明对张帅这种花心大萝卜厌恶得要死,却还说什么“不多试几个怎么知道哪个才是适合自己”这样的话。

这不是她曾经最讨厌的人吗?她什么时候也变成这个样子了?

或许是从工作后她总是说真话以至于大家都孤立了她开始,或许是自己辛辛苦苦谈来的项目却被长得漂亮的前辈在领导面前三言两语就把功劳全抢去了开始,或许……凌云自己也不记得了。

她只记得她变了以后大家都对她友好了许多,工作也比以前更顺利了,就连现在的男朋友也是因为她年轻漂亮和她在一起。

他会戴什么面具呢?一个35岁离异黄金单身汉,当然她知道他不只她一个女朋友。

凌云迫切的想要知道他那所谓的男朋友会戴什么样的面具,下了班就匆匆的往他常住的别墅赶。

来得有点早,他不会回来那么早的,凌云找了个隐蔽的墙角坐着。

等了两个小时,才看到他那辆宝马缓缓的停在门口。跟他一同下车的还有一位美女,凌云终于看清他戴的面具了,竟然是一只赖蛤蟆。

真恶心,自己当初会竟然答应做他女朋友。

此刻,凌云好像突然释然了。

第二天,凌云义无反顾的交了辞职信,尽管老板用加薪来挽留她。临走前,她告诉老板,其实你一点儿都不帅,千万别侮辱了帅这个词。

看到老板气得说不出话来,凌云觉得特别解气。

什么鬼工作,什么鬼同事,还有什么鬼男朋友,你们都见鬼去吧!

从现在开始,她要做回曾经的凌云,那个真实的,只想开一家小店,寻一个平凡的不在乎他是不是有钱的人度过余生。

把东西搬回家,凌云又把屋子里里外外的收拾了一遍,劳累却又轻松的一天过去了,晚上她踏踏实实的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一大早,凌云就打算开始找店面,然后开个咖啡馆,闲暇时在悠扬的音乐声中品品咖啡读读书,或许还能邂逅意中人也说不定。

凌云照例来到镜子前,想要给自己一个微笑打打气,却发现她的脸已经恢复如初,虽不再是满满的胶原蛋白,却也白皙细腻,充满光彩。

她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吧。


上一篇:银票网发虚假融资新闻 中国华宇出澄清公告否认投资 下一篇:2017,租个女友,回家过年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2017,租个女友,回家过年
    2017,租个女友,回家过年
    每逢佳节倍惆怅,夺命连环机炮轰。尤其又到年关,都说逃得掉大城市的雾霾,逃不掉七大姑八大姨的关怀,各种催婚活动愈发激烈,而三十岁的陈浩正是其
  • 谁偷了我的脸?
    谁偷了我的脸?
    叮铃铃,叮铃铃床头的闹钟像往常一样在六点钟准时响起,凌云让它响了一会儿,缓解睡意后果断按掉,起床! 来到洗手间,照例照了下镜子,凌云却,,
  • 银票网发虚假融资新闻 中国华宇出澄清公告否认投资
    银票网发虚假融资新闻 中国华宇出澄清公告否认投资
    【摘要】近日,星火记者联盟圈内小伙伴记者无意中发现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文中简称中国华宇)发布的一条澄清公告,内容直指上海鸿翔银票网互
  • 枣树
    枣树
    我从小以为长大后会当老师,拿着教鞭站三尺讲台,写下一些漂亮的粉笔字,育桃李满天下。然而,那一方天地太高,我的脚步没曾迈进去,如今我天涯浪
  • 你的答案掉了
    你的答案掉了
    有时走着走着你不知是被外界的声音推着走到了这里还是自己走到了这里,所以走着走着会迷茫,会停下来三步一回首,心里面有个声音奇怪了 我怎么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