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树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从小以为长大后会当老师,拿着教鞭站三尺讲台,写下一些漂亮的粉笔字,育桃李满天下。然而,那一方天地太高,我的脚步没曾迈进去,如今我天涯浪迹,不曾育人,却颇爱栽树。

今年春节,我从上海拔了几颗枇杷树,带回老家,准备栽在老屋前。在上海,这种树随处可见,而老家,却难觅踪影。

枇杷果与叶对咳嗽,支气管炎有一定的疗效,我还指望它迅速长大,结果,一饱口腹之余,还能疗疗小疾,将生命的长度向前拉出一些距离,减少一些遗憾。

我在老屋大门前用锹没铲几下,竟铲不动了,用力拨几下,发出沉闷的声响,没发现石头,再仔细一瞧,里面埋着一截树蔸,尚没完全腐烂。

我想起来了,这是一颗枣树的蔸子,这次不偏不倚,竟正好挖到它,莫非有天意,让我对它的一些念想,要大白于天下。

二十多年了,它不曾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只是现在,哪怕碰到它的一些触须,一些已然化成泥土的皮,它就像一个伙伴,呼地一声扑入我的怀里。


院子里有一颗枣树,正对着大门,有碗口那么粗,不管是我放学回来一脚踏进院子里,还是清晨背着书包,打开大门,最先落入眼帘的,就是院子里有一颗枣树,碗口那么粗。

听父亲讲过,它是父母离开大家庭,省吃俭用攒些钱盖了老屋后,从后山移栽过来的。

当时只有麻杆那么大,一米多高,父亲当初还真指望它结果,既可让院子里不那么空荡,抬眼处,有一些绿意,还可以解我们的馋,减少口腹之饥。

我在成长时,它也在成长,我没有成长时,它早已在成长,等到我记事时,它已有碗口那么粗了,枝繁叶密,果实累累。

春天,枝头会绽出一些绿芽,随着微风渐起,芽儿慢慢睁开眼睛,探开身子,看着父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在下面也睁着眼睛,数着它究竟会有多少片叶子,今天数这几截枝桠,明天数那几截枝桠,数来数去,数到梦里去了,还皱着眉头放不下。

叶子长齐了,一些小花不声不响地来了,青色的,雪花般大小,羞涩地藏在叶子后面,静悄悄地打量着这个世界,看它有些什么变化,树下的娃儿有没有长大。

一些蜜蜂来了,在枝叶间穿梭,偶尔一只蝴蝶落在上面,将翅膀合着,像刀片一样篏在那儿。

夜里倘有一场风雨,清晨地上便铺着一些残花,惹得少年一阵心伤,算计着有多少枣子不能成熟,多少花儿失去了妈妈。

父亲会搭着少年的肩膀,说这是自然现像,有些东西注定只会作陪衬,有缺憾才会有更多的希望,留下的总归是精华。

少年似懂非懂,只知道一定要努力成长,争取做那朵傲立枝头永不凋零的花。

果然,哪怕以后的风雨更猛烈,落下的花却越来越少,甚至没有,一枚枚青色的小果倔强地挂上了枝头。

结枣子了,我们在树底下欢呼,绕着树转圈圈,父亲叼着旱烟蹲在门口,看着他的娃一天天长大,像枣子一样逐渐成熟,他的眉头上也开起了花。

有阳光,有雨露,有我殷殷的牵挂,枣子不负韵华,越来越大。

这是一种蜜枣,只有指头般大小,岁月将它的身子由青转向白,由白转向一头浅红,然后全身都披上了红袍,并慢慢变幻成深红,像一个个小灯笼。随着风儿的撩拨,它们在叶子间时而晃一下,时而沉一下,让人分不清彼时的它是不是此时的它。

它们浑身亮着光泽,像镀了一些釉,果肉密实,核儿小,丢一枚在嘴里,嘎嘣一声咬开,脆而甜。

此时,我家院子便热闹了。

风雨过后,一些小伙伴总会在枣树底下逗留,直着眼睛四处探寻,偶尔有幸觅得一颗红枣,匆匆捡起,用袖子揩揩泥土,一下丢进嘴里。倘若一阵风来,众人便一齐抬起头,不顾树上洒下的雨滴,只盼着哪一颗枣子熟透了,经不起风的摇曳,一头栽在自己面前。

平日里,大家都聚在枣树底下,听父亲讲过去的艰辛与努力,眼里满是惊奇与恭维,只盼着他一时兴起,用竹竿敲下一些枣儿分给大家,众人含着枣欢欣地离去。

枣儿全部成熟了,就会拿竹杆打下它们,别看树不大,年年倒可以下大半脸盆。父亲敲着,我们在地上捡,脑壳上,背上像雨水落在池塘里,不停地响起蓬蓬声,我们没有痛只有快乐。

只是,当我手捧着枣儿往嘴里塞时,看见一地零乱的落叶,心里还是有些紧。枣树它痛吗,会不会明年就不再成长,会不会明年少开一些花少挂一些果,会不会因为一年一年的摧残,像父亲一样突然老去,不再矫健?

待到秋天,树叶在秋风的撕扯下,慢慢坠落,树枝上光秃起来,也会有一两颗枣遗留在上面,孤独地摇摆,冷眼等着冬天到来。

冬天说来就来了,它并不与我们商量什么,树枝在寒风中呜呜作响,枝上的刺一颗颗挺着,仿佛诉说岁月的狰狞,格外显眼。

枣树经风历雨,树身漆黑,浑身上下疙疙瘩瘩,沧桑中愈发成熟,它承受着风霜雨雪却愈发坚强,它准备用一年一年的丰硕迎接美好的明天。

少年在风雨中走过,在阳光下成长,越来越挺拔,已不需踮脚,便可摘一片枣叶,吹出心中的憧憬和对未来的向往。

岁月不只有温情,更多的是残酷,它饶过了小孩并不会饶过老人。父亲是老人了,脸庞像枣树一样藜黑,手上像树身一样疙疙瘩瘩,腰板却已弯了,与少年说话尚须仰脸。

父亲忍得了岁月的残酷却熬不过岁月的残酷,他能保持对少年的爱却无法再给予少年更多的爱。

他曾迎着风雨努力地奔跑,一路洒下对少年浓浓的爱,而今却只能逆着风雨躺下,一路藏着无尽的爱不能释怀。他像枣树一样无言,却不能再像枣树一样开出繁盛的花,结出甜密的果,馈赠给少年。

他终日躺在床上,形容枯槁,无力再瞄一眼那一开门即可见的枣树。他的世界经历着冬天,承受着冰寒,下一个春天离他越来越远。

顶梁柱坍塌,家里一下陷入绝境,我们恐慌不已。人穷怨屋瘠,马瘦嫌毛长,母亲请来风水先生看看运数。那先生鼠须一拈,目露精光,像发现什么妖魔鬼怪一般,二指戟张,指向枣树,此树正当门,乃恶树,乃鬼魅托身,恩将仇报,会伤害当初栽培抚养之人,当砍。

如此,逢凶自化吉,吉运当永远。

于是,在那个冬天,寒风呼啸的冬天,碗口粗的枣树被齐根锯断,它的枝桠被肢解,塞进灶膛,化作青烟,它的树蔸被覆上泥土,不见天日。

自此,我家门前没有枣树,没有枣花,没有蜜蜂飞舞,没有蝴蝶停栖,没有顽童仰望,没有枯叶坠落,老屋的春天已经成为过去。

我再也没吃过那么甜的枣子。

父亲并没有站起,他也被覆上泥土,消失在我们的眼里。


而今,二十多年了,老屋衰败不堪,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它吹起。大门早已不知所踪,与大门相对的,只是我铲起的一个坑,坑里埋藏的是儿时满满的爱和难忘的记忆。它终于被我翻出来了,并没有腐败的气息,依然是那么熟悉。

原来,虽然有些爱没有一直将我围绕,但却一直都在。

不知父亲是否在那边,年年与他的枣树相依。

我小心地铲着泥土,尽量不再破坏树蔸,我要将它完整地掘起,让它再次走进我的生命,好好珍惜,就像与父亲一起,奢求着再来一世。

在这个坑里,我将栽下一颗枇杷,让破败的院子重新增添绿意,就像父亲当初栽下枣树,留给我果实,我也将留下果实和深深的爱,一代一代传递。



 
上一篇:你的答案掉了 下一篇:银票网发虚假融资新闻 中国华宇出澄清公告否认投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银票网发虚假融资新闻 中国华宇出澄清公告否认投资
    银票网发虚假融资新闻 中国华宇出澄清公告否认投资
    【摘要】近日,星火记者联盟圈内小伙伴记者无意中发现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文中简称中国华宇)发布的一条澄清公告,内容直指上海鸿翔银票网互
  • 枣树
    枣树
    我从小以为长大后会当老师,拿着教鞭站三尺讲台,写下一些漂亮的粉笔字,育桃李满天下。然而,那一方天地太高,我的脚步没曾迈进去,如今我天涯浪
  • 你的答案掉了
    你的答案掉了
    有时走着走着你不知是被外界的声音推着走到了这里还是自己走到了这里,所以走着走着会迷茫,会停下来三步一回首,心里面有个声音奇怪了 我怎么在这
  • 十八大以后顶风作案 黑心山西交口县电力公司4年烟酒花费700万元
    十八大以后顶风作案 黑心山西交口县电力公司4年烟酒花费700万
    从2012年至今花销烟酒款项700万,一个县级电力公司4年时间消费烟酒700万元也够可观了,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如此挥霍正属于十八大以后 近日央视《经济半
  • 麦城诡事
    麦城诡事
    麦城是个小地方。 小到近年来整个城里就出了一个博士后。 博士姓贾,名叫贾平。 三天前,贾平死在了苏美美的身上。 苏美美是平阳路上一家名叫好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