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城诡事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麦城是个小地方。

小到近年来整个城里就出了一个博士后。

博士姓贾,名叫贾平。 三天前,贾平死在了苏美美的身上。

苏美美是平阳路上一家名叫“好再来”理发店的老板娘,副业是洗头,主业是做大保健。

平阳路一带都是这种规模很小,环境极遭的理发店,也是麦城人民心照不宣的红灯区。

于是,小城沸腾了。

第一个爆出这个消息的是麦城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周昌鸿,他说他冲进好再来店里的时候,贾平光着身子四仰八叉的躺在里间的一张床上,胯间只盖了一条黑色的女士丁字裤,小小的一团黑色遮挡不住他两腿之间的羞物。

苏美美已吓的瑟瑟躲在床角不敢动弹,身上的衣服都忘了穿。

周昌鸿骂咧咧吐了一口老痰,“这他妈的怎么定义死亡原因,才能不丢咱贾大博士的脸啊”

警员小刘连忙补充,“姑且就说他……舒服死的吧!”

贾博士之死让麦城人民如烧开的油锅里溅了水,炸了! 特别是被老爸逼着背三字经,百家姓,中庸大学,易筋经的贾明明,他扔了书爬到桌子上朝他老爹吼:“读书顶个屁用!你看人家贾博士,从幼儿园一直读到博士后,还不是跟隔壁家小学没毕业的曹二牛一样,跑去逛窑子嫖娼去了,还逛着逛着命就没了!”

“毛孩子你懂个屁嫖娼啊!皮痒了是不!”

“嫖娼就是找小姐睡觉,找小姐睡觉就是嫖娼!”

“他妈的!哪个王八蛋告诉你的?”

“爸!大毛就是个赌鬼,不是王八蛋!”

隆冬时节的麦城,在晚上像个冰窖,特别是江边的冷风灌进了这条城边的偏僻巷子里,吹得路边的柳树枝晃晃荡荡,像极了影视剧里半夜出没的鬼魂,远处的临江马路上时不时的传来轰鸣的大货车的声音,给这浑厚粘稠的黑夜平添了几缕生气。

大毛不由的打了个寒颤的,拉上了羽绒衣的链条,轻步行在这条幽暗的巷子里,心里暗暗骂着老搭档马可:“该死的猢狲,笨到姥姥家了。明明让你打八万,你妈非要甩六条,娘希匹的!点了炮不说,还带上老子赔了最后翻本的机会!草他妈的!”

大毛边想边走边把马可的祖宗八辈儿翻出来挨个问候了一遍,一个没注意,突然被地上的一坨黑东西给绊了个狗吃屎!一头撞在前面的障碍物上,眼前一片金星,他刚想大骂哪个没长眼的把车停在这里,又突然想了起来,今儿晚上是出来“工作”的,不摸点东西回去,家里的败家娘儿们非把他大卸八块。

大毛揉着膝盖站起来,绕着那车转了一圈儿,还是辆日产的丰田卡罗拉,竟然没有牌照,铁灰色的车身上落满了厚厚的灰,看表面像好长时间没开过了,但是发动机却有余热,像是车主今天才开吧,大毛在心里转了两圈,有了主意。

他拉开上衣拉链,取出一个小起子模样的工具,朝着车门鼓捣了一会儿,对于这项技术,他要是称第二,麦城没人敢称第一。 很快的,车门被打开,大毛的小心脏跟着缠了一颤,这辆车要是出手了,那他今年的赌债可就门儿清了。 接线,打火,启动,毫不费力气的,大毛摸着黑,把那个大家伙开上了路,一溜烟儿的奔到了马可在麦城郊区的农家院里。

马可看见那车像单身汉看到了丰乳肥臀的女人,口水要打湿了下巴,拿起电筒就朝车里看。 后座有个很大的黑色塑料袋,占据了大半的位置,马可心生好奇,拉开车门手进一只手摸了一模,一坨软乎乎的衣服,还有一只鞋,鞋子里有只腿。 马可和大毛扯出袋子一看,一张白色的床单,里头包裹着两只人腿,一个人头,头上两只眼睛睁的浑圆,瞪着前面已经呆若木鸡的马可和大毛!

“我草!!”

马可被吓的一屁股跌到了地上。

“真特么日了狗了!”

“怎么办?”马可问。

“我他妈晓得怎么办?’

“ “送回去?”

“不行,我们刚刚没戴手套,留下指纹,警察会直接找到我们的!”

“哎……咱们也是有案底的人。这死贵碰上我们也算是倒霉了!”

“挖个坑,埋了干脆。”大毛打定主意。

“车呢?”

“洗干净,开到宾城卖了!”

马可大着胆子又看了一眼那颗圆溜溜的人头! “妈呀!这不是麦城西郊科威水泥厂的厂花张丽丽吗?”

科威水泥厂是麦城里最大的厂房企业!养活了一大批麦城人,水泥厂的老板李威不是本地人,但却有着很多麦城人的特色。

比如,他每天都要去昌西路上的老张馆儿去吃一碗勾魂面。

最喜欢的娱乐活动就是节假日组织家庭聚会打打麻将。

最喜欢没事儿在大街上晃荡,碰上乞丐给几个钱。碰上老奶奶过马路扶一下。

每年必办一次慈善募捐大会。

最喜欢逢年过节的给下属发福利发奖金。

所以李老板是麦城人民心中的好老板,大善人!财神爷!

张丽丽是老张面馆儿的老板张华的独生女儿。

贾博士死的前一天是星期六,这天通常是科威水泥厂老板李威组织麻将大会的日子,那天聚会不同往日的热闹规模,牌局就设在李威的旷山别墅里,牌友到个个有头有脸,第一位人物便是麦城税务局局长,再是税务局新进财务调查员贾博士,而陪客,有科威水泥厂的财务经理张丽丽,还有李的总经理助理,王发。

税务局局长姓李名三阳,比李威小一岁三个月,按照李姓族谱,李威喊他李三爷爷。

李三爷爷带着贾博士来侄孙子家打牌,顺带搞搞这地方企业与国家机关的友好关系。

贾博士一心放在学业深造上,麻将还码的不怎么顺当,但是今晚运气不错,连李局都没他赢的多。

差不多打了两个小时,他一次都没输过,一堆红色的票子像剪了喜字的纸屑,七仰八叉的堆在贾博士的面前,煞是好看。

“贾博士是财政管理精英中的精英,怎么会回到麦城这个小地方屈尊呢?”李威向张丽丽扔出一个幺鸡,

贾博士笑的有点局促;“我本是麦城人,理应回来为家乡出一份力嘛。”

“那是,我们这个小地方的税务管理,还真是需要贾博士这样顶尖的人才呢。”

“李局说笑了,我到突然发现,学麻将比读书还有天份,你看,两个小时,我竟然赢了一个月的工资。”

“哈哈!下个周末李总这儿还有牌局,贾博士还要赏光哟?”

“一定一定!”

那天的牌局打到了晚上十点,看着桌上三人的赌资一叠一叠的都跑到了自己的面前,他倒不介意,反正此次就是来化布施的,明白人何必装做糊涂事。

贾博士是个见好就收的人,或者说,别人在抛砖引玉,光捡人家的砖头,倒实在没意思,真正的好玉还在后面呢。

牌局结束之后,李威拿了两瓶91年的茅台出来, 李局长不爱喝洋酒,看到这茅台,倒有点挪不开脚步。

张丽丽攀着贾博士的肩膀,今天非要不醉不归。

酒过三寻,贾博士不胜酒力,已歪歪斜斜躺在沙发上小穗,眯着眼睛看李局长一手捏着酒杯,一手搂着张丽丽,油腻腻的眼神儿黏在张丽丽的胸前白衬衣下若影若现的丰满上,荡荡悠悠,似乎想一眼穿过衣服,把里面的东西吸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贾博士又侧过脸看张丽丽,她侧身的线条真是美,白衬衣下面的黑色包裙紧紧收着腰际,前凸后翘,丰乳肥臀,他心里微微泛起一骨子酸涩,一直在他心里纯净的儿时初恋,自己怎么突然会想到用这么浓艳轻浮的词来形容她。

那晚牌局颇尽兴,李威,李局,贾平三人皆有所得,王发送贾博士归,张丽丽扶着李局而去,李威在门口欢送,车子远去,李厂长摊在沙发上拍拍后脑勺兀自长叹,“谁说书生百无一用?辛苦读书求的学,回头吸的是我们这些人的心头血啊!”

李威一翻身,身下压着个鼓鼓的袋子,打开一看,是贾博士的公文包忘了拿了。

大毛和马可乘着寒夜,把那黑色塑料袋里的人头和人腿埋在后院山后的荒地里。

“你说,张丽丽的身子哪去了呢?”马可边刨坑边问。

“我怎么晓得,该问问宰她的人呢!”

“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竟然大卸八块,妈的!也下的去手!”

“老张知道了,指不定会怎样!”

“呸,杀害张丽丽的人比咱俩还畜生呢。”

埋好了人,还有个车没处理。大毛马可二人将车前后里外洗刷干净,连夜送到宾城。

宾城有个二手车市场,大毛以前的黑货全部都销在这里, 接头人江湖人称王三手,不是因为他喜好和大毛一样,而是三手人脉忒广,心思忒深,此行皆服他。

“兄弟,六成新,好货,你看着给吧!”

“货是好货,车是好车,不过怎么觉着,有点……’那个啥呢!”

“三哥别说笑,一辆普通车而已,不期高价,能脱手就好。”

王三手默默的伸出了三个指头。

大毛眼里略过一波血丝,和马可对视了一眼,满脸不爽的点点头。

王三手脸上的精瘦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没再犹豫,立刻掏出三千块数给了大毛。

麦城说小也不小,从城西到城东,一个小时半的公交车程,说小也小,看似毫不相连的阶层人物,里面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比如,好再来的老板娘苏美美的两个长期顾客,一个是地痞流氓的大毛,还一个是李威面前的红人,科威水泥厂的总经理助理王发。

王发是李威的心腹,自然想李威之所想,急李威之所急。

那晚,他刚把醉得歪倒在后座小穗的贾博士送到家门口,就接到李厂长的信息 李威说:“我想让他死!”

王发问:“怎么死法?“

李威说:“作死最好!”

于是王法打昏了贾平,把他送到了相好儿苏美美的理发店里。 王发说:“给你50万,拿出你的手段,让他死在你床上,不,死在你身上。”

苏美美今年25岁,8年前,她毕业于医疗护士专科,虽然不懂怎么治人,但她懂得怎么杀人。

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种死法,也有千千万万种谋杀,哪一种死法能让舆论大于死亡本身呢!

张丽丽送了李局长回家。 李局想今日重温旧梦,携手美人共赴云雨。

今日的张丽丽已不是往日的张丽丽。

她不再是李威用来取乐他李三爷的礼物。

因为贾平回到了麦城。

贾平和张丽丽相识于微时,自小青梅竹马。但是高考后,竹马落榜,青梅上了一本的某财经大学,张丽丽开始嫌弃仍在复读高三的贾平,决绝的分手,傍上了李威这个大款。 除了张丽丽的父亲,没有人知道青梅竹马的一段渊源。包括李威。

一晃多年过去,贾平成了麦城唯一的博士生,状元及第,全城欢颂。

张丽丽一边是李威的财政经理,一边是隐在黑夜里的第三者,暗无天日。

贾平学成之后立刻又回到麦城,在麦城税务局当起了一个不咸不淡的财政调查员,麦城的老老小小都觉得贾博士似乎很屈尊。

当然这里头的原因大概就是张丽丽知悉内情,男子汉大丈夫立业是重要,可重要不过守护自己儿时的青梅。 一个郎还有情,一个妾亦有意。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张丽丽为李威打理了多年的财产经济,自然知道李威所有的黑手段,及这些年科威水泥厂的税务漏洞,和李威暗地转移挪用公司股权资产的种种犯罪情况。

贾博士是个理性的人,他要的不光是儿女情长,还有科威水泥厂属于李威的一资产。

张丽丽重拾旧时爱情,甜蜜之余自然对贾平心中有愧,当然是不遗余力的帮助老情人。贾平一个专业的财经博士,有了张丽丽的内幕,搞清李威的黑账不是办不到的事情。

那晚,贾博士忘在李威处的公文包,是他自己故意的。

他想让李威看到里面的账目资料,然后主动来跟他讲和交涉。 未成想李威比他想的要毒要狠,首先想的不是如何舍财,以求自保,而是杀人灭口,从源头解决根本问题。

于是,当天午夜,还在醉生梦死中做发财大梦的贾大博士,死在了麦城按摩女苏美美的身上,赤条条而去,正如他生时赤条条而来。

留下的,只是第二日全国的头版头条。

“某城知名财经博士因酒后嫖娼猝死于风月场!”

张丽丽送完李局长准备离去,但是李三阳色欲上脑,把她扔在床上就开始撕扯衣服。

张丽丽起身反抗,一脚把李三阳踹到了床下。

她已不是旧时的张丽丽,为了向贾平表衷心,怎会在关键的时候爬上李局长的床?

“今儿干嘛这么凶?宝贝”

“不想跟你厮混,快放我回去。”

“回去?有男人等着?”李三阳显然已面色温怒。

“没,不要乱说。”

“李威?还是别的相好?”

李三阳伸手过来环住张丽丽的腰肢凑上来,“留下来陪我,少不了你的好。”

张丽丽一拳挥上凑在她胸口的肥脸,再次把他掀到了床下。

李三阳蹦起来两巴掌甩在张丽丽的脸上,口中骂她:“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都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婊子了还想洗白?”

张丽丽嘴角已沁出了丝丝的血迹,她操起床边的台灯就朝李三阳扔过去,啪啦一声,台灯在男人的脑门上开了花儿,碎玻璃落了一满地,李三阳一摸脑袋,满手的鲜血在掌中蔓延。

李三阳大怒,像头凶残的狮子窜到张丽丽的面前,一手捏着她的脖子,一手啪啪几个巴掌扇在在她的脸上。

“真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啊!敢打老子!”

张丽丽拼命挣扎,对着李局长发了疯似的又打又抓。 李三阳暴怒,下了狠手掐她的脖子,她越挣扎,他就掐的越紧…… 后来张丽丽渐渐不动了,李三阳松了手, 张丽丽再也没有醒来,她死在了李三阳的手上。

李三阳给李威打电话,他知道这个事请必须李威帮忙。

李威显得淡定极了,“三爷爷别怕,我给你想办法。”此时的他在贾博士之死中没缓过劲儿来,张丽丽之死和这件事几乎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勾起了谁都能拨出萝卜带出泥,他别无选择,只能义气的帮他三爷爷解这个围。

一夜之间他和他爷爷干掉了两个人,李家儿孙颇威猛!

一整具尸体不好搬运,李威带了工具,碎尸,打包,一气呵成。扔到哪儿,怎么扔却是个问题。 李三阳突然想起了宾城做二手车买卖的王三手,为了替他哥哥求李三阳办事,曾送给局长太太一辆用来练车的二手卡罗拉,没有牌照的黑车,撞了破了也不心疼。

然局长太太是个享福享惯了的人,拿着这辆车练了没几天,学车太难,不如在家搓麻将舒适,于是车就被搁置,一直放在李三阳老家院子里没动过,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月黑风高夜,杀人抛尸时。 李局长把张丽丽分成两半,用袋子装了准备抛尸江里,他开着那辆很久没用的卡罗拉一路摇晃到离江边最近的巷子里,两个袋子里的张丽丽确实很重,他一个人没办法同时转移到江边,于是他把车停在黑暗里藏好,拧起张丽丽的上半身,往江边去了。

但是等李三阳扔了第一个装尸袋回来时,车子居然不见了,连带着张丽丽的脑袋和双腿。

贾博士刚刚下葬,麦城人民沸腾起来的血液却迟迟不能冷却。

好再来店里的苏美美匆匆关了小店,离开了麦城,大家都说,这女人晦气,克人。

大毛和马可拿了卖车的3000块去豪赌了一宿,一分钱没剩下。

宾城的王二手看着再次回到他手里的卡罗拉发愣,总觉得车里有股若隐若现的血腥味,他打开车门仔仔细细的翻看了一遍,在后排的座位下找到了几粒细碎的骨头渣,还有几缕女人的长头发……


上一篇:选择你,无悔 下一篇:十八大以后顶风作案 黑心山西交口县电力公司4年烟酒花费700万元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十八大以后顶风作案 黑心山西交口县电力公司4年烟酒花费700万元
    十八大以后顶风作案 黑心山西交口县电力公司4年烟酒花费700万
    从2012年至今花销烟酒款项700万,一个县级电力公司4年时间消费烟酒700万元也够可观了,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如此挥霍正属于十八大以后 近日央视《经济半
  • 麦城诡事
    麦城诡事
    麦城是个小地方。 小到近年来整个城里就出了一个博士后。 博士姓贾,名叫贾平。 三天前,贾平死在了苏美美的身上。 苏美美是平阳路上一家名叫好再来
  • 选择你,无悔
    选择你,无悔
    其实对你,也算一见钟情吧。因为在动心之前,只见过你一次。 我是一个爱玩的女孩,QQ微信加着几十个聊天群,认识你,是在2016年2月某一天的某一个聊
  • 交口县电力公司4年间烟酒花费700万不得民心
    交口县电力公司4年间烟酒花费700万不得民心
    从2012年至今花销烟酒款项700万,一个县级电力公司4年时间消费烟酒700万元也够可观了,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如此挥霍正属于十八大以后 近日央视《经济半
  • 故乡的名片
    故乡的名片
    现在很多大城市,人们只要一提起它,就会想起一些地标性的建筑,就像它的名片一样,人们口口相传,那儿必定会留下很多人的回忆。 我的童年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