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你,我不再看世间任何姑娘的大长腿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要问含香乡谁的消息最灵通,当然首推茶馆老板包打听。

茶馆就叫茶馆,巴掌大的地方,就这么一间茶馆,犯不着起什么轩什么斋那般文雅的名字。包打听当然不叫包打听,他姓包是没错,但名字不叫打听,再心大的爹妈,也不会给自己儿子起‘打听’这样的名字吧?但大伙儿都乐意管他叫包打听,至于包打听的真名是什么,谁在乎一个茶馆老板的真名?

所以包打听就成了包打听了,后来,他自个儿也叫自个儿包打听。

这天早上,包打听刚卸下店门板,就进来了韩今天。

韩今天有心事。

韩今天是姑娘,很美的姑娘,19岁,正是最好的年纪,也正是满腹心思的年纪。她进了茶馆,开口就问,包叔,你知道我的未来在哪里吗?

包打听正在柜台上看账册,听到声音抬头看,认识,看着长大的,就笑说,哟,今天呐,出来买菜?你那赌鬼老爹回家没?

韩今天皱着眉头,说,包叔,都管你叫包打听,都说没你不知道的事儿,我来问问你,你知道我的未来在哪儿吗?

包打听停下拨算盘的手指,乐了,说,我是叫包打听没错儿,说这含香乡没我不知道的事儿也不是吹,可我知道的是‘事’,不是命。算命,我不懂,你得去找孙瞎子。

韩今天当然也知道孙瞎子,问,孙叔能知道我的未来在哪里?

包打听说,我不知道的事儿,他都知道。

 

2

孙瞎子是在某年的某个交流会的时候来的含香乡,来的时候穿一袭灰色长袍,黑面白底布鞋,短发,鼻梁上架一副圆墨镜,腰挺背直,看着精神。孙瞎子在飞虹桥的西头支了个摊,一张小木桌,桌上铺着一块红布,红布上画着黑白阴阳鱼。桌后一把太师椅,太师椅的背后树杆旗,旗上写的不是常见的“铁口直断、孙半仙、神机妙算、麻衣神相”什么的,连测字问卦什么的都没写,就一杆红色的无字旗。

孙瞎子在太师椅上坐下,不吆喝,事实上他坐在桥头的这21年里,从来就没有吆喝过一句生意。只静静地坐在那儿看书,哦,对,也不是看书,是摸书,摸盲人专用的书。静静地摸着,早上七点来,摸到下午六点走。过年过节的时候也来,下雨下雪的时候也来,撑着不知哪儿弄来的广告伞,静静地坐在那儿摸书。有时候坐累了摸累了也起身四处走走,瞎走,走完继续坐那里摸书。

起初没生意,不可能有生意。看上去太年轻了,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虽然架着副墨镜,算命需要的行头置办得也齐全,但终归是太年轻,没有发髻没有一部长须,总归是不靠谱儿,没人信。

没生意孙瞎子也不急,自顾自摸着书。有好心人指点过他,说你这样不行,生意生意,叫卖叫卖,不叫怎么卖?你得这样这样。孙瞎子听了,只是笑笑,只管自个儿坐那里摸书,书很多很杂,有《天眼书》,有《易经》,有《五行大义》《八卦详解》《素问》《灵枢阴阳》《黄帝内经》什么的。也有《江湖金口诀》《英耀篇》 《扎飞篇》《阿宝篇》《军马篇》 等等等等......

 

孙瞎子成名是在他枯坐桥头的第11个年头,那之前简直连糊口都很艰难,常常要靠大伙儿接济。

那天是一个农妇,在街道上边走边哭,边哭边骂,走到桥上的时候兴许是累了,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嚎。没多久围观的人就听明白了,是丢了牛。这妇人牵了牛想来集市上卖,在路边遇见便宜货,蹲下翻了一会儿统统15块的高档棉拖鞋,转头牛没了。

妇人拍着腿哭喊着,这日子可怎么过哟,这么大的牛被挨千刀的偷了,我家那口子非打死我,非休了我不可啊。哭到悲处,起身攀上桥栏杆就要往下跳。众人连忙给拉住。拉住也不下来,骑在栏杆上哭。

就是那时候,孙瞎子分开众人,左手一撩长袍踏上一级台阶,对那妇人说,你说一个字,我还你一头牛。刚开始妇人没反应,大伙儿也没反应。孙瞎子大家都认识,说的话声音也大,也都听清了。可都没反应过来,妇人还骑在栏杆上哭,众人还手忙脚乱在劝。

孙瞎子就举起右手中的竹竿子,在桥栏杆上使劲敲了敲,皱着眉头说,赶紧说个字,我还你一头牛。要不就去别处哭去,别吵到我看书。

这会儿妇人听清了,大伙儿也听清了,都愣愣地盯着孙瞎子看。

妇人说,你......真能帮我找到我的牛?孙瞎子不耐烦地说,赶紧的,识字就写一个字,不识字说一个字也行,无非是难点。妇人抖抖索索说,我不会写字,我就说一个'牛'字,行不?孙瞎子没理她,嘴里喃喃有声,拇指伸屈点节,在四根手指上翻飞如蝶。卖菜的庄大婶也在一旁看热闹呢,揉着眼睛问旁边的人,我是不是老花眼了,我怎么看不清孙瞎子的手指头呢,怎么都是一片片的残影呢。旁边的人也忙着揉着眼睛,说,对对对,我的头也有点晕。

孙瞎子收住手指,点点头,说,沿河往北走,走2355步,稻草堆后边儿,牛就在那儿吃草。妇人说,真在那儿?孙瞎子已经走回摊子,在太师椅上分腿坐下,一摆手说,赶紧滚,别吵我看书。

一群人拥着妇人沿河北上,一步一步数着,数到2299步的时候,人群中涌起哄叫声:牛,牛,快看,真的有牛!

已经能看到自家的牛了,妇人也不急了,盯着脚面一步一步接着数,2300,2301,2302......等走到稻草堆旁边的时候,不多不少,正好2355步。妇人一跺脚一拍大腿,说,这是活神仙呐。众人也心服口服地嚷着,活神仙呐。

从那天起,孙瞎子的生意才好了起来,时不常的总有人找他算个卦测个字什么的。有了收入,孙瞎子还是那个孙瞎子,跟勉强糊口的时候一个样,依旧静静地坐在桥头,摸着他的书。孙瞎子的名声鹊起,也不是谁都高兴的。清凉观里的周道长就颇为不服,曾在茶馆里公开扬言,说孙瞎子是假道学,侮辱道学正统,是封建迷信,是骗人钱财,要跟他摆坛斗法,揭穿他的虚伪的丑陋真面目。话传到孙瞎子耳朵里,孙瞎子听了,只是勾起嘴角笑笑,继续安静地摸着他的书,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摸着。

很多人都曾问过孙瞎子,头一个问的是郑图夫,说孙瞎子,你眼睛是怎么瞎的?是从小就瞎呢,还是后来害了病瞎掉的?你别介意啊,我这人心直口快,就是随便问问,不方便你就不说,别往心里去。孙瞎子笑笑说,嗨,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就是我21岁那年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嘛,都是命,都是牢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牢笼。郑图夫一个屠夫,哪里听得懂这些,也就哦一声没再细问,转而问起财运来。孙瞎子也给细细摸了骨,又问了生辰八字,天干地支子丑寅卯甲乙丙丁的算了一会儿,说,您呐,大财没有,小财不断,这一辈子呐,福气着呢。郑图夫就裂开嘴,说,嘿,够了够了,知道没发大财的命。有福气就好。孙瞎子说,可不是嘛,知足常乐。

 

3

韩今天走到桥头的时候,孙瞎子刚送走一位客人。听到脚步声,就笑了,说,今天你今天是上哪儿去?去菜园子里割菜?韩今天说,孙叔,我这是专门找你来的。孙瞎子笑着说,好好好,坐下说,怎么回事儿?韩今天皱着鼻子,闷声说,我想去京城看看,可我爹不让。孙瞎子点点头说,这些年可辛苦你喽,摊上这么个赌鬼爹,不过这事儿吧,你爹也不算错,京城可不好混啊,你一小姑娘,那边无亲无故的,难喽。韩今天就嚷嚷道,瞧瞧,你也这么说,跟我爹一个口气。你们一辈子窝在这种小地方,不代表我也得这样过一辈子。外面的世界那么大,我必须得去看看,我非要去看看。

孙瞎子依旧笑眯眯地,说,哎呀,瞧把你给急的。没有过不去的事儿,说说吧,今天来找你孙叔是干什么?韩今天就闷声说,叔你给我算算,我有没有成为国际名模的命。孙瞎子说,什么馍馍?韩今天起身一跺脚,说,国际名模,模特,不是馍馍!孙瞎子说,哦,模特啊,我知道,穿着几片布走来走去给人看光光的那个怎么你想当那个?小心被你爹打。韩今天嚷道,那是艺术!什么几片布,真是一群乡巴佬。我昏了头才来找你给算。说着转身欲走。孙瞎子摇摇头笑眯眯地说,小姑娘急了。行行行,叔给你算,算前程嘛,不难,生辰八字知道不?韩今天坐回去,给报了生辰八字。孙瞎子点点头,拇指头在四个枝头上飞速地移着,点点头,说你再写个字。韩今天说,写什么字?孙瞎子说,想到哪个写哪个,用桌子上那支朱笔,沾着朱砂写,写厚点儿。韩今天就提着毛笔写了,写的是一个‘飞’字。

孙瞎子伸出细长的食指去摸,顺着笔画慢慢地移着,边摸边点头,说这个‘飞’字是个好字啊,说的是飞在远方,忘却往事,往事如烟,世事如棋......然后就愣在那里。韩今天说,叔,然后呢。问了好几声,孙瞎子还是呆呆地愣在那里,眼中似有聚散变幻的云雾。韩今天说,孙叔,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吗?孙瞎子转身问,今天是几号了?韩今天说,10月15号,孙瞎子说,不是,阴历初几?韩今天说,九月十五,怎么了?孙瞎子说,现在几点了?韩今天看看表,说快中午了,9点45分。孙瞎子就哦了声,站起来,将布袋子跨上,拿了那根竹杖,一路敲敲点点,走了。韩今天还在摊子前坐着,举着字喊,孙叔,你干嘛去啊,我这还测着字呢,我的未来在哪里你还没说呢......

孙瞎子已经走远了。

去的却不是惯常回家的方向,他先是坐643到了婺城汽车东站,下车过十字路口右拐,沿着胜利北路走了两站,左拐进了长春街,沿着长春街走了一会儿,上了K901,摇摇晃晃半个多小时,下车往西南继续走,走出3551步,停了下来。

前面是被公路隔开的两个村子,左手边是金村,右手边是故里。

孙瞎子在路中间站了一会儿,深吸了几口气,进了右手边的故里村,沿着迷宫一样的小路绕来绕去,绕到了村后头,站在独门独户的三进白墙黑瓦房子前,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太太,说你找谁?孙瞎子就笑着问,您好,陈阿姨吧?请问李春芳在家吗?老太太上下打量了一下说,咦,你是老孙家那谁吧?有些年不见,还真认不出了,你这眼睛怎么了?孙瞎子笑着说,对,是我。请问春芳在家吗?老太太说,春芳?不逢年过节的,她哪里会回来,在她婆婆家呢。孙瞎子哦了声说,在婆家呀......沉默一刻说,也对,那能不能麻烦你告诉我下,她婆家在哪里?老太太瞅瞅他说,你找她干什么?孙瞎子说,没什么,就问她点事儿。老奶奶说,离得倒是不远,就在刘下徐。你认得路吧?孙瞎子说,认得,当然认得,小时候常去那边玩儿,谢谢您嘞。

 

4

刘下徐确实不远,孙瞎子走到的时候是下午的2点23分。他在村口的小卖部里打听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李春芳的婆家。是一栋四层的小洋房,外墙没有粉刷,裸露着红砖。孙瞎子在楼外停下,将竹竿子靠在腿上,双手微颤着摘下了墨镜,眼球在眼睑下犹豫不定地转动着,闭着的眼睛极缓慢地裂开一条缝,慢慢地慢慢地让光线渗进眼中,终于完全睁开。他仰着脸盯着天空深处的那朵云发了会儿呆,才走向前去。

屋子门没关,但见不到人影。孙瞎子就站在门口轻轻地喊,李春芳在家吗?一连喊了三声,才出来个妇人,四十附近的年纪,穿着深蓝色的外套,黑色长裤,汲着拖鞋,头发挽着,看模样,年轻时候是个标致的姑娘。

妇人边走边嘀咕着,我说你喊人能不能大点声喊,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呢,你找谁?孙瞎子面色有些潮红,身子有些发软,微微侧身说,春芳?李春芳说,对,我是,你是?咦,你不是那谁吗,孙......天刚?孙天刚!天哪,多少年没见了?怎么找这儿来了?

孙瞎子抬手挠挠头,垂着头笑着说,对,是我。那啥,我找你是有点事儿。李春芳说,啥事儿?孙瞎子说,其实也没啥大事,我就是想问问你,咱们的赌约还算数不?李春芳说,赌约?什么赌约?我跟你赌?赌什么?为什么赌?

孙瞎子说,就是1996年九月十五那天,我21岁生日,那时候咱俩不是处对象嘛,你就陪我去婺城逛庙会过生日,刚开始挺开心的,后来你就不开心了,说我老是盯着别的女人看,看人家胸,看人家大长腿,你就闹了点别扭,要分手,我求你原谅,你说不可能了,咱俩之间没戏了,除非我闭上眼睛再也不看其他女人才考虑原谅我。然后你就跑了,我追到你家拍门问你,我闭多久你才原谅我?你让我死了这份心,说除非我再21年都不看别人的大长腿,你才会跟我接着过,你还说我肯定做不到吧?好聚好散吧。我说行,那我21年后再来娶你,你等我。

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到今天刚好是满21年,21年里我没看过一个女人,不止没看过女人,我连男人也没看过,太阳啊,花啊,草啊什么的,我一样都没看过,从那天开始我就没睁开过眼,一次都没有。我今儿个来也没其他意思,就是来问问你,你肯原谅我了不?

李春芳静静地听了,皱了眉头想了一会儿说,还有这事儿?我怎么不记得?不会吧?我让你21年不睁眼?我哪会那么无聊啊,是不是你记错了?又上前一步压低声音说,咱俩是谈过没错,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再说这个不合适,我孩子都上小学啦。

孙瞎子长长地哦了声,然后垂着头说,是是是,还真可能是我记错了也不一定,毕竟上年纪了嘛,不好意思,打搅你了。你忙你的,我先走了。

李春芳抚掌笑着说,理解理解,我也常常忘记东西,岁月不饶人呐。不喝口水?吃了饭再走吧,都是老同学了,别客气。

孙瞎子说,不了不了,我还得去做生意呢,生意太忙了,离不开人,一分钟几百块流水,改天改天。边说边掏出墨镜戴上,眼睛闭上,捏着竹竿子敲敲点点往村外走。他走过小路,走过大路,走过城里的路,走过乡间的路,一直走回了含香乡。

孙瞎子回到含香乡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13分,桥头路面一个人都没有,孙瞎子在摊子边的太师椅上坐下。晨露微湿的椅面将寒意送往他的全身。他将竹竿搁在一旁,双手抱住膝盖,头埋在膝间,伴着漫天的星光,沉寂。

 

5

结局A:

那天之后,孙瞎子并没什么变化,依旧是早上七点来,下午六点走。有生意的时候认真做生意,没人光顾的时候就静静地坐在桥头摸书。一直到今天,假如你从西边路过含香乡,第一个遇见的人,还是他。

结局B:

第二天早上七点,孙瞎子从椅子上放下曲了一宿的腿,原地活动了一下,重新坐下,继续摸那本《易经详解》,下山置办香烛的周道长路过摊子,斜着眼重重哼了一声,不轻不重地说:封建毒瘤。一向不理尘世纷扰的孙瞎子第一次爆了粗口,他说,傻逼,滚你妈的。


上一篇:王后 下一篇:宝象金融涉嫌自融,项目造假,请停止犯罪!e租宝悲剧不要重演!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宝象金融涉嫌自融,项目造假,请停止犯罪!e租宝悲剧不要重演!
    宝象金融涉嫌自融,项目造假,请停止犯罪!e租宝悲剧不要重演!
    探长一直提倡:投资前,请务必对平台及其借款项目进行深入了解,不要盲目投资。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本文将以宝象金融为例,做一些分析,供
  • 为了你,我不再看世间任何姑娘的大长腿
    为了你,我不再看世间任何姑娘的大长腿
    要问含香乡谁的消息最灵通,当然首推茶馆老板包打听。 茶馆就叫茶馆,巴掌大的地方,就这么一间茶馆,犯不着起什么轩什么斋那般文雅的名字。包打听
  • 王后
    王后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平常人家里,诞生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婴,那女婴长着一张娇俏动人的鹅蛋脸,双眼炯炯有神,还未长大就看得出是一个实打实
  • 记忆银行
    记忆银行
    文/牧逸 0. 我在银行工作。 但这家银行所存储的不是金钱,而是记忆。 记忆是生命的一部分,是不可分割的过去。 1. 窗口的风铃随着大门被推开而发出清
  • “友融财富”不守规 债权转让暗藏玄机
    “友融财富”不守规 债权转让暗藏玄机
    2016年12月上、中旬,号称是中国领先的专业的P2P金融信息中介服务平台――友融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简称友融财富)仍然被曝在违规向社会不特定人群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