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一次,我被惊醒。

在不知多少次的惊吓过后,这次我的反应反而显得很平静。

又是那个梦,梦中的那条小巷。

我看了看时间——凌晨4点17分。

我闭上双眼——意料之中,同样的梦,同样被惊醒的时间。

连续三天。

倘若是普通人,也许会被如此诡异而荒谬的事吓得不知所措。但这不是对我而言——我不是普通人。

是的,我是一名悬疑小说家。

我写过的书不多,唯一卖的好的一本也销量也不过四万,但这不是我停滞不前的理由。

正当我苦思冥想着下一部作品时,噩梦,第一次发生。

开始我以为这只是因为压力过重而导致的精神疲劳,但接下来的两天,当我的梦境中再次出现同样的那条巷子时,职业素养告诉我——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有些兴奋地搓搓手——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

2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梦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创作灵感。我开始以梦中的小巷这个素材创作一篇新的小说。

梦的内容,无需太多叙述——在我的梦中,没有任何内容,只有一条小巷。那是深夜的一条巷子,没有人、没有光,什么也没有。

而突如其来的一阵恐惧感,是我醒来的原因。

整个梦就是这样,但由此展开的联想让我片刻不想停歇。仅仅三天没日没夜的赶工,我就完成了小说的初稿。我把稿子发给我的编辑,没多久得到他的回复——他称赞说这是我有史以来最好的一篇作品,希望我再充实一下内容,然后马上安排出版。

一周后,这篇关于巷子的小说出版了。受到的追捧和称赞果真是史无前例的。而连载这篇小说的杂志卖到了六十万册!出版社趁热打铁又发行了小说的单行本,结果又卖了十万册!

对于我的成功,我曾无数次地感激幸运女神的眷顾。我总感觉自己是上帝的宠儿,自己的第五篇作品就好评如潮,因此得到的金钱够我十年不工作的开销。

更奇怪的是,自从小说出版之后,噩梦便再也没有过。

渐渐的,我也淡忘了这件事。

而其实,幸运女神也仅仅是路过。

3

那天,我正在网络上查询着马尔代夫的天气及机票时,电话突然响了。

我心不在焉地接起来:“喂您好?”

“您好,钱宇文先生。”

对方的语气让我觉得很奇怪。我看了一眼电话——是个陌生号码。我继续答道:“您好,有什么事吗?”

“钱作家,有幸我拜读了您的最新作品。冒昧的问一下,小说中的主人公,以及他所做的这个梦,是您的亲身经历吗?”

我的脑子一下子“嗡”的一声炸了开来。没错,看过这篇小说的人是不少,但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能一下子就把我与小说一下子联系起来的!

我立马意识到,这个人肯定不简单。

他又继续说道:“我知道您一定很奇怪我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有些话电话里讲不明白,我希望我们能面谈,可以吗?”

我没有立马反应过来,只是麻木地答道:“行,好的。可以。”

他说了时间——明天中午10点,地址——是一家普通的咖啡厅,我记了下来,然后他挂断了电话。

我无暇再顾及马尔代夫之旅。我深呼吸了一口,理了一下思绪。目前至少有这么几个问题——

1.打电话的人究竟是谁?他为什么会猜到我与小说的关联?

2.他联系我的目的是什么?

3.我是否应该与他会面?

这些问题,没有一个能得出答案。深思熟虑后,我最终决定,还是与他会面。最坏又能怎么样?他把我绑了然后撕了?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哪个绑匪会约在咖啡厅?更何况,听他的口气,好像是真的有事。

不论如何,到第二天十点时,我已经披着衣服出门了。

4

10:13,étoile cafe.

我坐在最靠近门的一个位子,等待着。

电话又突然响了。

我接起来:“您好?是的,我已经到了。”

门口走进来一名穿着黑色大风衣的男子,手里提着电话。看到我,他朝我挥了挥手,然后坐在了我对面的位子。

我们相互握了握手。待我们点的咖啡都上桌之后,我开门见山:“这位先生,您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他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眼睛忽然透出一股很黯淡的色彩:“钱作家,您知道吗?我觉得,我好像死过一次。”

我眯起双眼:“此话怎讲?”

他缄口不语。过了一会,他开口道:“您知道我为什么认为您的作品是您的真实经历吗?那是因为,这个梦,我也做过。”

听到这话,口中的咖啡突然变得烫口。我足足花了十几秒才缓过来,说道:“您是说,您每晚的梦中,都会有一条小巷,而巷子里的恐惧感会让你每晚醒过来。醒来以后,你发现时间都是4点17分??”

他点了点头,然后就是沉默。

过了会儿,他也意识到气氛不对,于是便主动开口道:“好吧,钱先生,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找您的原因。是想探讨一下这个梦背后的含义及原因?我也不知道。也许,我只是单纯地认为,两个拥有同样经历的人会有新的发现吧。”

我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梦代表这什么。一开始,我还以为这只是单纯的心理压力。而且后来小说出版后我的梦就不再有了,我也就没在意。”

他的两眼突然放出光芒:“你是说,你的小说出版后你就不再做这个梦了?!”

我被他突然的激动吓到了,但还是点了点头。

“天哪,”他摇摇头,“我也是。那段时间,那个梦也突然消失了,直到现在。您是悬疑作家,这种事自然不会太放心上,但我不一样,所以我一直在搜索关于这类灵异事件的资料,我甚至还请了算命大师,但最后都未果。那天,我突然看到了您的小说,既然与我的经历惊人地相似!于是我就联系了您的出版社,然后找到了您。”

“原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过了一会,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道:“对了,您之前说到,您好像死过一次,是怎么回事?”

他顿了一顿,然后迟疑地说道:“…难道,您真的没梦到?”

我不解地问:“什么,梦到什么?”

没想到他也变得疑惑起来:“不对啊,按理说您与我不该是一样的吗,难道我们之间还有不同?”

我正疑惑着,突然就明白了,道:“对了!我在小说出版的前十天从来没有正常睡过觉,最多只是在白天补个觉,自然就不会做梦——或者说这个梦。”

他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我就说吧,在我最后一次做这个梦时,据我的家人说,半夜里,我突然爬起来,然后就往阳台走去!要不是他们听到动静,拦着我,我恐怕就……”

听他的讲述,我也不免打了个冷颤:“…是梦游吗?”

他摇摇头:“我以前从未梦游过。而真正可怕的地方,要和我的梦联系起来——以往,梦里都只有一条巷子,就和您小说中的一样。可那天,梦里还出现了我,我自己,不受控制地,就往巷子里走,越往里走,我越感觉到一股刺入内心的恐惧感。那种阴森凄凉的怪异的感觉,就像背后有人在盯着你……”

他的讲述太过于逼真,我禁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

“打那之后,我就没做过这个梦。”

天哪,我不禁想,万一我的作息是正常的,那么如他所说,那天晚上,我也会梦游,然后走向阳台…我是一个人住的,根本不会有人看着我。想到这里,我感到一阵后怕,除了惊悸之余,我更加明白,这个梦,远没有我当初所认为的那么简单。

短暂的思考过后,我向服务员要来纸笔,把目前心中的疑惑都写了下来:

1.梦背后的含义

2.为什么梦会在我们俩身上发生

3.小巷的含义

4.梦为什么会在发生十三天后停止了

写完后,我把它拿给那位先生看。他眉头紧蹙,显然也在思索。半晌,他开口道:“这的确是目前我们需要弄清楚的。不过第二点,你能确定吗?真的只有我们两人做了这个梦吗?也许还有其他人做了梦,只是他们没有联系你而已。”

我耸了耸肩:“不管如何,只要找到我们之间的原因,几个人无所谓了。”

他点点头,然后看了看自己的表,这才拍大腿道:“时间不早了,要不,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

我起身道:“好的,明天再见。对了,还请问先生您…?”

他拍拍脑门,不好意思道:“真抱歉,忘了介绍自己。鄙人姓唐,单名一个镜,是一名报社的文字编辑。”

“好的。”我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走出了咖啡厅。

我望着阴暗的天空,长吁一口气。

5

我承认,到目前为止似乎与其他的悬疑小说套路相同,没有任何亮点。现实毕竟不如小说那么重口。

言归正传。那天晚上我回到家,按部就班地就寝休息。

夜晚是宁静的。我正处在熟睡中,本来意识一片模糊。突然,我来到了一条巷子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我的双脚情不自禁地往前走去,而越往里去,我越感觉到一股沁入肌肤的恐惧感。原谅我无法用语言描述那种恐惧感,就好像是你的背后,站着你最害怕的东西……

我隐约觉得,这场面似曾相识。突然,我想了起来:这就是那个梦!那个唐镜和我说过的梦!如果我正在做梦,那么现实中的我应该……

想到这里,我猛地掐了自己一把。而当我的意识终于回到现实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正站在家里的阳台上!再往前一步,就是楼下车水马龙的街道!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哪,如果我刚刚晚些醒来,后果将不堪设想!带着后怕,我走回房间。我努力使自己恢复正常的思考能力,然后思索着:为什么这个梦会在消失一段时间后又继续出现?它是否是在向我暗示着什么?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时间:凌晨4点19分。

如果现在是这个时间,那么两分钟前,差不多就是我醒来的时候。原来我刚才能醒来,并不是自己掐醒的自己,而只是梦的时限到了罢了!只能说,这次真的太侥幸了。

我还是决定先联系唐镜一下。他是否也和我一样?可万一他没有做梦,这时候打电话过去岂不是影响了他的休息?斟酌过后,我还是决定明天见面后再说。

到第二天的会面还有很长时间,但我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6

10:30,étoile cafe.

听完我的讲述,唐镜缓缓放下咖啡杯,脸上却没有太过惊诧的表情,嘴里只是呢喃道:“果真是这样,果真是这样……”

我轻轻喊了一声:“唐先生!您……还好吧?”

“啊?”听到我的呼喊,唐镜方才缓过神。他擦了擦自己的汗,说道:“不好意思,钱先生,刚才有些失态。您是说,昨天晚上,发生了与我所讲述的一模一样的事情?”

我点点头,又问道:“对了,您方才说'果真是这样',是什么意思?”

唐镜喝了口咖啡,掏出手机,道:“您看看,今天的日期。”

2月23日。

我有些不解:“怎么了?”

唐镜道:“十三天前,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这话,我才恍然大悟:“对,十三天前是我那篇小说出版的日子。”

唐镜点点头:“对你而言,的确是小说出版的日子。可对我而言,那确是噩梦停止的日子。梦发生了十三天,又消失了十三天,继而又开始了……”

“十三!”我拍案而起,“这个数字,一定是在暗示着什么!”

唐镜放下手机,又道:“'13'这个数字,在西方,象征着不幸与死亡——相信关于这点,钱先生一定比我清楚吧?”

我说道:“您的意思是,这个梦是在暗示我们,某个人的死亡?也许,就是我们两个……”说到这里,我不敢再往下说,而唐镜脸上的神色也明显不对劲。过了一会,唐镜率先打破沉默:“即使,真的是这样,那我们也得弄清楚,为什么是我们俩,而不是其他人……”

“等等,”我打断道,“首先,我很想知道,这个梦是怎么产生的?难道,这世上真的有灵异事件?”

唐镜道:“这点,恐怕您比我更清楚。”

我们俩缄口不语。这时,唐镜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唐镜接起来,只听他答应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不好意思,钱先生,家里有些急事。我们的讨论明天继续吧。”唐镜匆匆起身道。

此时我心中已充满着无限的惊悸,脑中正不断思索着,实在无暇顾及,只是点头道:“好的,您慢走。”

我端起咖啡,慢慢呷了一口,无意间往窗外看了一眼,正巧看到唐镜匆匆忙忙过马路。看不到他的神情,但他走路速度非常快,相信家里一定有什么很要紧的事。

突然,一辆车飞驰而过。速度太快,以至于我根本无法看清它的外形特征。它只是那么呼啸而过,然后撞飞了正在过马路的唐镜。唐镜飞起足足有几米高,然后重重地摔倒地上,血肉模糊,连人样都没有了。

街上的人立刻躁动起来,有尖叫的妇女,有哭喊的儿童,还有现场充当维持秩序的和事佬。有人叫了救护车,从车上跑下来几名救护人员,看了看唐镜,并没有把他抬上担架,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又拿起电话。不一会警车也来了,警察把唐镜的尸体装入塑封袋里,抬上警车开走了。

我早已惊吓到无以复加,脑子里“嗡嗡”作响,只觉得自己魂不守舍,丧失了任何思考能力。

天哪,我的上帝,天哪。

7

我疯了。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警方最终将唐镜一案定性为意外,而奇怪的是,肇事车辆却从来没找到过。

据当时在场的人说,那好像是一辆殡仪车。

但我却深知是怎么一回事。

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那个梦,就是死神前来索命的前奏。

唐镜已经死了,接下来就是我了。

我将死去,虽然我压根不知道为什么,但显然这位死神是不太好讲道理的。

我已经在家里待了十几天。每天晚上梦都会照常出现。最后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折磨,硬是忍着几个晚上没睡,然后早上补觉。

尽管这样,避免了梦的产生,却始终无法避免唐镜的死带给我的冲击和阴影。

他就这么死了,死在我的面前。被车撞飞,血肉模糊。

我会怎么死?会比这好看一些么?不管怎么样,总是难逃一死。

尽管我是个悬疑小说作家,但也难免会害怕死亡,更何况将是以如此灵异、古怪的方式,死得不明不白。

我切断了其他人能与我联系到的所有方式,无数人曾找到我的家门口,都被我拒之门外了。

这样也好,我想任何人看到我这幅模样,都会尖叫着把我拉去医院,但我却知道——只要我离开这个家门,我就难逃一死。

我无暇去探索梦境背后的含义。我就这么苟活着,邋遢,但至少还能活。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下午的某一时刻,我终于抵不住疲倦,沉沉睡去。

恍惚中,我什么也不知道。待我再次睁开双眼,周围又是一片漆黑。

看来我一觉睡到了晚上啊。我爬起来,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

不对,这里好像不是我家。

我环顾四周。这种黑好像不是平常黑夜的黑。周围的环境总在无形中对我形成一股压抑感,除了感到自己有些透不过气,我还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恐惧感。

这种感觉很熟悉。

我想起来了。

梦中的那条小巷,给我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8

我顿时吓得有些不知所措。怎么会这样?我不是已经错开了梦发生的时间吗?

正当我慌乱之余,我的双腿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往巷子里面走去。越是往里,恐惧就越深一层。但在那一刻,我突然表现得很平静。

好吧,反正都要死了,随便了吧。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我的双腿突然停了下来。

周围的环境还是一样,我伸手碰了碰旁边的墙。这条巷子很窄,也就两个我这么宽。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巷子前面,传来一阵富有节奏性的脚步声。声音一阵阵传来,就像死神一次次叩响死亡的门。

原谅我这个造作的比喻,可我就是这么想的。我的头上一层一层地出着冷汗,相比周围的环境,这个脚步声更瘆人。

终于,脚步声停了下来。我正想松一口气,前方传来的声音又使我差点心跳骤停。

那声音再熟悉不过,他说道:“钱先生,您好。”

是唐镜。

9

我在心中不断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梦,这只是个梦。”这才稍微平静下来一些。

唐镜走了出来。很奇怪,在这漆黑的环境中,我却能清晰地看到他:还是死前的那套装束,不同的是,这次他脸上挂着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

我生硬地向他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

他还是那么笑着,说道:“这几天,过的挺开心吧?”

我感觉这个说话带着讽刺意味的人不像是唐镜,可他又确确实实站在我眼前。

他又继续说:“你是不是很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接下来他的这句话,使我的整个内心,瞬间崩溃了。

他说:“其实,你的梦才是真实世界;而你所以为的真实世界,只是你的幻觉。”

10

惊悸、怀疑、害怕。

我不知道自己怀着什么感情。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连疑问都想不出来。

半晌,我才能开口:“那……你是谁?我为什么相信你?”

他仍挂着那一丝笑容:“我是你的潜意识所制造出来的一个BUG。这么说吧,在真实世界的你,正处于濒死状态。濒死状态中,你的显意识不会希望你死去,所以它制造出了一个幻觉,并且把这个幻觉不断拉长、拉长,好让你一直处于幻觉,继而你就不会死去。而你的潜意识希望你醒过来,脱离幻觉,于是,你的梦就出现了。再然后,我就出现了。至于你为什么相信我,我也没办法说服你,你看着办吧。”

我问道:“那…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一开始直接告诉我这些?”

他说:“如果我把意思表现的太过明显,你的显意识就会知道,然后会想尽一切办法来遏制住潜意识。你看,我刚让你探索到一些眉目,显意识就'杀'了我。”

“也就是说,我的梦,还有你,都是我的潜意识给我的提示?”

“不错。”他微笑着点点头。

“那……你现在是怎么能告诉我这些的呢?显意识不会遏制你吗?”

“那是因为你的求胜欲望已经无比强烈,而你如果再幻想下去就会死去,所以,你的梦和我又出现了。

“现实世界中的你,正处于濒死状态,躺在这条小巷里;而现在的时间,正是凌晨4点17分。”

“那我怎么样才能醒来?”

“你记得那一次你做'梦'时往阳台下跳吗?那时是因为你的求胜欲望已无比强烈,只差一点你就能苏醒。但最后还是被显意识抑制了。也就是说,从高处坠落,你就能苏醒。”

说完这些,他的身影渐渐迷糊起来,声音也变得飘忽不定:“你记住,当你醒来后,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求救。若你把握不了时机,你就会死去,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快醒来吧……”

突然,他的声音变得无比刺耳:“快!”

“哇”的一声,我猛然从床上跳起。我在我的家中。

是的,我醒了。或者说,我又睡着了。

11

我的内心正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我应不应该相信这个梦?若这只是个梦,我又为什么要去相信它?

我看了一眼阳台。从那里跳下去,可是一点生还的可能都没有;但若我不相信这个梦,仍旧这么苟活着,那我还是一点生还的可能都没有。

无论如何,都是一死。更何况如果梦真的是真的,我还有生还的可能。长痛不如短痛。我宁愿相信梦中的唐镜。

豁出去了,我打算从阳台上跳下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阳台上。

我往下看了一眼。街上车来车往往,繁华而喧闹。看久了,一股恐惧感又涌上心头。我有些害怕,又往后退了几步。

跳,还是不跳?

我始终下不去这个决定。

不管了!我咬紧牙关,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往前一阵奔跑,纵身一跃,跳出了阳台。

片刻后,我感觉身体正快速地往下坠落。耳边都是“呼呼”的风声。气流快速地刮过我的脸颊。我双目紧闭,心中默默数着。

1、2、3、4、6、7

我睁开双眼。街道上的车已近在咫尺。过不了一秒,我将迎面撞上去。

我做好了准备。

1、2、3、4、5

五秒过去了,没有任何的疼痛感。

我睁开双眼。周围一片漆黑,我的身子靠在一堵墙上。

我的腹部不断流着血,全身感到十分乏力,感觉下一秒,我就会死去。

我明白了!唐镜说的是真的!

我不用死了!

想到这里,我不知哪里来的动力。我硬是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警察的电话,然后耐心等到了他们的到来。

后来我被送进了医院,医生说,我还能够活下来,是一个奇迹。

而后来,我也渐渐回忆起了关于我的一切:

我叫钱宇文,是一名职业悬疑小说作家。有一天,编辑给了我一个稿子,让我照着稿子完成一部作品。我知道一定是一个无名的网络写手被黑了,他一定是投稿给了我们出版社,结果出版社的人看中了稿子,却看不中他的人,觉得他缺乏影响力,就把稿子交给了我,让我写这部作品。

毫无疑问,这种缺乏良知的事我绝对不会去做。于是,出版社取消了与我的合约,并且以防我泄漏出去这件事,暗中安排了人想要把我“做掉”。但他们没想到,我既然还能活过来。

想起了这一切,我便告知于公众。很快,出版社的签约作者一个接一个地取消合约,而他们出版的书也再也卖不出去了。

那天晚上,终于,我睡上了一个安稳觉。

尾声

恍惚中,我又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

我看到周围又是一片漆黑,那种感觉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

这感觉好熟悉。

我猛地跳起来。这不就是那条小巷?!而这,不就是我在幻想中做的那个梦?!

我吓坏了,完全不知所措。而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个人。待他走近时,我才终于看清他的脸。

是唐镜。

我已完全发不出声音。

他突然开始哈哈大笑,说道——

“你呀,终究只是我创作的一个角色罢了。”

上一篇:我梦中的花园 下一篇:“友融财富”不守规 债权转让暗藏玄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友融财富”不守规 债权转让暗藏玄机
    “友融财富”不守规 债权转让暗藏玄机
    2016年12月上、中旬,号称是中国领先的专业的P2P金融信息中介服务平台――友融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简称友融财富)仍然被曝在违规向社会不特定人群公
  • 小巷
    小巷
    一次,我被惊醒。 在不知多少次的惊吓过后,这次我的反应反而显得很平静。 又是那个梦,梦中的那条小巷。 我看了看时间凌晨4点
  • 我梦中的花园
    我梦中的花园
    在我心里,有一个梦想,就是亲自动手,打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花园。花园不用太大,有一小片能拥抱阳光的土地足矣。 我会亲自挑选一些历经风雨,
  • 不是因为你没钱,而是因为你太胖
    不是因为你没钱,而是因为你太胖
    2016马上就要结束了,也快要回家过年了。昨天给家人打电话,刚跟老妈说没几句,就听见电话那头老爸的大嗓门。 问问他,是不是又吃胖啦? 我听了特别
  • 两处西湖,一个朝云
    两处西湖,一个朝云
    南宋诗人杨万里深爱西湖,曾留下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的千古名句。 翻开杨万里的诗集《诚斋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