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处西湖,一个朝云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南宋诗人杨万里深爱西湖,曾留下“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千古名句。

翻开杨万里的诗集《诚斋集》,会发现,他不仅仅写过杭州的西湖。他有一首《游丰湖》诗里,曾这样写到:“三处西湖一色秋,钱塘颍水与罗浮。”其中提到了两个不在杭州但也叫作“西湖”的西湖,广东惠州西湖安徽阜阳颍州西湖

在古代,华夏大地共有西湖三十六处,杨万里所提到的,以杭州西湖为首的三处西湖,也被并称为“中国三大西湖”。其中,广东惠州西湖,因为一位杭州女子的缘故,与杭州西湖共同书写了一段生死相随不离不弃的爱情。


距离杭州西湖1182公里之外,惠州西湖的孤山东麓,有一座六如亭。六如亭下,葬着一缕香魂。

公元1074年,北宋熙宁七年,时任杭州通判的苏东坡即将调任密州太守。朋友们给苏东坡安排了一场践行的宴席。为生性浪漫的大文豪苏学士践行,席间自然少不了诗词唱和、纵酒欢歌,也少不了红衫翠袖。就在这个席间,苏学士见到了王朝云

朝云本是杭州人,因为家境贫寒而流落风尘,在歌舞班中卖艺。当年方12岁的朝云洗尽浓妆,清淡素丽地坐在苏学士身旁时,我们很难想象,那一刻地苏学士究竟心中有何感慨,也不知道究竟泛起了怎样的涟漪。我们只知道,不久之后,王朝云到苏家做了侍女,随后,纤纤身影跟随着苏学士宦海沉浮,从密州,到徐州,到彭城,到湖州,到黄州。

在密州的时间,苏大学士应该是身心舒畅、肝胆雄豪的,所以才能写下“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老夫聊发少年狂”。然而,被王朝云评论为“学士一肚子不合时宜”的苏东坡,终究在仕途上四处碰壁,浮浮沉沉,许多不得志。

其中,尤其是因为“乌台诗案”被贬黄州期间,生活颇为困顿。在被称为“天下第三行书”的《黄州寒食帖》里,苏东坡如此写道: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
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

满纸都是说不尽的苍凉惆怅。


但苏东坡并不孤独。

18岁成为苏东坡妾侍的王朝云,此时布衣荆钗,辛苦照料郁郁不得志的大学士。冰雪聪明的她已能识文断字,又兼通琴棋书画,称得上是一代文豪的红颜知己。而且,还为大学士生下了儿子苏遁

元丰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生仅十个月的苏遁中暑不治,夭折在朝云的怀抱里。

四十九岁的苏东坡悲痛欲绝,甚至一度自责苏遁的夭折是因为被自己所连累,而原本希望能够母凭子贵的朝云,更是人生希望彻底崩塌。多情细腻的大学士,用二十个字,写出了朝云的哀伤:我泪犹可拭,日远当日忘。母哭不可闻,欲与汝俱亡。


几年后,历经艰辛的苏东坡再次回到杭州,出任杭州太守。十五岁离开杭州的杭州姑娘王朝云,重回故乡已是三十岁。

东坡太守一直是杭州人的骄傲,东坡太守留下了闻名海内外的苏堤,苏堤春晓更是西湖十景之首。而在杭州湖边有两条繁华的街道,一条叫东坡路,一条叫学士路

柳绿桃红的西湖边,让朝云很是依恋,可是,仅短短两年之后,她又要随着苏学士告别钱塘风月,继续流离。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此次一别,竟是永诀。

苏学士仕途不顺,越贬越偏,最后竟然垂老投荒,一路贬到了岭南的惠州。当时的岭南一带,自然不是今天经济繁华富庶的岭南,而是瘴雾重重的边荒之地。

58岁的苏东坡知道这一去,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危途厄运,将家中姬妾尽皆遣散。

只有王朝云,坚决不走

跟随着落魄的东坡来到惠州,本来就身体很弱的朝云水土不服,常常生病,色艺双全也被困苦的生活磨得人比黄花瘦。但她从未想过离开,也是因为有她,让已到人生垂暮之年的苏学士豪气不减,乐观常在。

直到公元1092年。这位杭州姑娘终于燃尽了人生最后一点烛灯,口里念着《金刚经》里的“如梦如幻如泡影,如露如雾亦如电”,一缕香魂飘然散去。

从她见到苏轼那一天起,也许,她早已在心底许下了生死相随的诺言,做好了为这个男人守到天荒地老灯枯油尽的一天。

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沧海桑田,杭州姑娘王朝云用短暂的34年,留下了一段人间佳话,也为距离杭州千里之外的惠州西湖留下了和她家乡一样的孤山和苏堤。

她在惠州的六如亭里,是否也会回望杭州的西湖,是否还会想起在杭州凤凰山下与苏东坡的第一次见面?



 
上一篇:兰花开在烟雨中 下一篇:不是因为你没钱,而是因为你太胖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不是因为你没钱,而是因为你太胖
    不是因为你没钱,而是因为你太胖
    2016马上就要结束了,也快要回家过年了。昨天给家人打电话,刚跟老妈说没几句,就听见电话那头老爸的大嗓门。 问问他,是不是又吃胖啦? 我听了特别
  • 两处西湖,一个朝云
    两处西湖,一个朝云
    南宋诗人杨万里深爱西湖,曾留下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的千古名句。 翻开杨万里的诗集《诚斋集》,会
  • 兰花开在烟雨中
    兰花开在烟雨中
    文/杜痕远 1.兰花 刚毕业的罗云在城市角落租了房子,是即将拆掉的一栋木楼,一场雨后,藤蔓疯狂生长,与楼融为一体,像是两个永不分离的恋
  • 没能败给时间和距离
    没能败给时间和距离
    姚默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居然没出息的隔着屏幕掉了眼泪,默默吐出一句:妈的。陆君你真狠! 我承认,我向来不是什么温柔女生,遇见气愤的人和
  • 这夜家里进了贼
    这夜家里进了贼
    周末的早上总是特别好睡,一觉醒来已经半上午了。客厅里老妈开着电视机,隐约听见正在播报新闻。 近日来本市多数小区遭偷窃,嫌疑人尚未落网,请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