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花开在烟雨中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文/杜痕远

1.兰花

刚毕业的罗云在城市角落租了房子,是即将拆掉的一栋木楼,一场雨后,藤蔓疯狂生长,与楼融为一体,像是两个永不分离的恋人,爱得遮天蔽日。他从睡梦中醒过来,只听见“咚咚”的敲门声。衣服也来不及穿上,便光着身子开了门。

先是兰花的清香扑鼻而来,然后才看见面前的女子,她将手中的一盆兰花递过来,沙哑着声音说,我种了很多,这盆送给你吧。她看见他裸露的身体,脸微微地红了。

罗云知道她是新来的房客,没有推辞,说了声谢谢,便接过花。她的身子瘦而高,走路的动作像是风雨中的一朵美人蕉。她转身下楼时不经意又看见他,脸庞迎着光,远远地一朵笑绽放。

女友简凌回家时,看见窗口的兰花,好奇地问是谁送的,罗云只说是路边买的,简凌便不再多问,只是不经意地提及楼下新来的房客,是一个叫宋青兰的女人,也是卖兰花的,拖着一个残疾的男人。她的语气淡淡的,罗云却觉得心里像是被藤蔓猛烈勒紧、牵扯。

晚上,罗云听着窗外细雨的声音,突然想起白天遇见宋青兰的样子,她一双手捧着兰花,深V领露出若隐若现的胸,脸庞清秀。

也许是出于同情,每次下班路过她的屋子,罗云总会停下来装作不经意地往窗户里瞧瞧,他听见她给男人擦洗身子的声音,隐约闻到屋子里传来兰花的香味,与她说话的声音一起混着空气,吸入肺,渗入心脏。

2.白夜

简凌离开前,给兰花浇了很多水,不动声色地将戒指取下来放在一旁。罗云坐在床上,看见窗外暗蓝的天空,是黑夜来袭前的寂静。他终于懂得,对于一些人,遇见与分别都是时间的组成,并没有什么不同,与其爱恋只是消耗时间的一种形式。

他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来接近宋青兰,那段时日,他与宋青兰并没有过多攀谈,心里却隐约多了一点什么,他帮她把没卖完的花一盆盆搬进屋子里,将用完的煤气罐用自行车拖去更换,这些力气活之于罗云,只是举手之劳,却解除了她莫大的艰难。

她靠着兰花的生意养活自己和男人,她说男人是他的哥哥,与人打架不幸受了重伤,嫂子卷走了钱后人间蒸发,父母年迈,只有她承担起照顾他的责任。

在他的屋子里,他听到这话的时候,走到窗前,取出烟燃了一根,对着兰花吐出一圈烟雾,然后笑着说,你看又开了一朵,多美。窗外的藤蔓植物的叶子在风中轻轻摇曳,月亮悄然爬上了屋顶。

那是他第一次带她进自己的房间,屋子自简凌走后就再也没有整理过,内衣、烟头和空的啤酒瓶,随处散放,灯光忽明忽暗。她帮他清理,足足用去两个小时。途中与他聊起生活的艰难,十五岁来到城市,并没有读过什么书,一个人打拼,被人鄙夷,却仍旧努力地活着。

她挽起袖子,那朵兰花的刺青盛开在手臂上,栩栩如生,又像是开到荼靡,罗云熄灭了烟,定定地看着她。他问她,你有这么喜欢兰花吗?她说是的,因为它们高洁,神圣且不可侵犯。

3.绽放

一个月后的晚上,罗云被一阵急促敲门声吵醒,他慌忙起身开门,发现是宋青兰。

她只穿了一件蕾丝的胸衣,头发凌乱,语气急切,她说让我进来躲躲,求求你。罗云楞了一会儿,宋青兰的一双唇便迎了上来,抚摸着他裸露的身体,眼神充满祈求,他终于忍不住抱着她进了屋子,关了门。

他将她放在床上,解了她的胸衣,低下头亲吻她的颈项,耳垂,以及她手臂的兰花,她的身子虽瘦,胸部却极为饱满,他用牙齿轻咬着她的乳头,环抱着她纤细的腰身,动作猛烈而不失温柔,听见她轻轻的呻吟,他像是精心侍弄着一朵含苞待放的兰花,直等到她吸收水分,旁若无人地绽放开来。

漆黑的屋子里,只听见楼下一群人闹嚷着,听声音是来讨债的,然后是摔东西的声音,人似乎越来越多,之后许是有人报了警,有警车的声音,一直闹腾到凌晨三点,方才渐渐归于平息。

在简陋的双人床上,宋青兰躺在罗云身边,整个过程中,她一直发抖,他紧紧地抱着她,在她耳边呢喃着,轻轻抚摸着她光滑的身体,安慰她直到她沉沉睡去。凌晨五点,窗外的天空渐渐透出微光,他听见她的呼吸声,重重的,如同潮汐。

她在清晨六点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与他再次欢爱,她坐在他的身体上,情欲像是海啸般涌来,他感觉到她的脆弱、激烈、与无尽的渴求。她说罗云,你知道吗,我已经很久没有和男人做爱了。她用舌头亲吻他的身体,一遍遍的,像是一头小兽,又像是藤蔓缠绕着他的身体,激烈得仿佛要吸干他体内的最后一滴水分,使自己得到燃烧的养料。

罗云问宋青兰那群人跟她什么关系,她并不回答,借了他的衣服穿上,坐在镜子前梳理头发,然后扣上胸衣,接过他手中的烟抽起来。昏暗中的宋青兰带着风尘,脸庞如同一朵即将衰败的兰花。

4.春宴

关于那晚的事,之后罗云问及宋青兰,她对所有的询问缄口不语,因此最终不了了之。直到遇见林若。

林若说,宋青兰是我的女人,我要带她离开。他说这话时带着不容置喙的语气。男人终于开了口,他说你可以杀了我,但是请你放过宋青兰。

罗云是听到楼下传来的激烈打斗声才匆忙赶下来的,之前与宋青兰见面是瞒着宋青兰的哥哥,即使他不确定那个男人是否真的是她哥哥。

这是罗云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见床上的男人,他失去了双腿,整个人躺在床上像是丑陋的爬虫,身上却收拾得极为干净,这是宋青兰的功劳。

林若是有备而来的,他身后的年轻男人掏出一把长长的刀,狠狠地像男人砍去,只听见一阵凄厉的喊声,宋青兰冲过去夺刀,她瘦弱的身躯像是风雨中的兰花,并不是他的对手。

罗云捡起门后的铁棒劈头挥去,被持刀的年轻男人一闪而过,刀子转而向罗云刺来。他只感到体内一阵温热,拔出的刀子瞬间变成红色,罗云感到一阵猛烈地晕眩,随即失去重心,沉沉地睡了下去,模糊中看见宋青兰哭泣的脸。

混沌中感觉到被人拖上了车子,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时已是两天后,罗云躺在医院里,守在身边的人是简凌、毕竟是爱过的男人,她得知他的消息,立即从另外一个城市赶来,日夜守候,两人似乎都对之前的事只字不提,终于决定重新开始。

三个月后,罗云的伤势渐渐好转,简凌将一封信递给罗云,信上写的是宋青兰。

她说罗云,如果你能醒来,请为我好好活着。

……

简凌说,这封信是我在你衬衣里发现的,还有一张一百万的支票。

罗云泪眼模糊,转过头的时候,看见桌子上一盆兰草,他瞬间想起第一次遇见宋青兰的情景。他将信递给简凌,简凌心知肚明,并不说什么,对于从前,他们各自决定遗忘。

5.废墟

罗云伤好后,去了那栋木楼,他不曾想到早已是一片废墟,城市旧城改造中,木楼已被拆除,政府在这里规划了一个公园,一切都是崭新的,旧事早已随风。罗云在废墟中发现了摔碎的花盆,他想起那个叫宋青兰的女孩儿。

与简凌的婚事定在三个月以后,结婚那天,简凌着白色婚纱的样子,妩媚而娇羞,罗云从人群中牵起简凌的手,他终于懂得,爱有很多种,有些爱只适合藏在内心深处,只用来怀念,一点点地侵蚀掉,连痛都要很小心。

他确定他在人群中看见了宋青兰,她挽着林若的手,从豪华汽车上下来,去往对面的高级会所,他的背影像是风中摇曳的一朵兰花,高贵的,不可侵犯的,无法拥有的。

他想起她在信中给他说的话,是她的一段情事,她说,罗云,我十六岁步入风尘,遇见的第一个男人是沈沧海,他是靠赌博起家的小富豪,却在一次出千中被林若发现,砍成重伤,还欠了几百万的债,我跟着他躲在城市角落,想就此过着平常生活,不问世事,却不想会遇见你。

可是我们还是逃不过林若,他势力强大,我别无抉择。

想起这些的时候,罗云牵着简凌的手,人群喧嚣中,听见隐约的结婚进行曲,罗云觉得自己泪如雨下。

他永远记得那条黑暗的幽长通道,他第一次看见宋青兰,她像是从一副画中走来,长裙及地更显得风姿绰约,如同民国的婉约女子,身影淡去在画中,化作烟雨中的一朵兰花。


上一篇:没能败给时间和距离 下一篇:两处西湖,一个朝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两处西湖,一个朝云
    两处西湖,一个朝云
    南宋诗人杨万里深爱西湖,曾留下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的千古名句。 翻开杨万里的诗集《诚斋集》,会
  • 兰花开在烟雨中
    兰花开在烟雨中
    文/杜痕远 1.兰花 刚毕业的罗云在城市角落租了房子,是即将拆掉的一栋木楼,一场雨后,藤蔓疯狂生长,与楼融为一体,像是两个永不分离的恋
  • 没能败给时间和距离
    没能败给时间和距离
    姚默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居然没出息的隔着屏幕掉了眼泪,默默吐出一句:妈的。陆君你真狠! 我承认,我向来不是什么温柔女生,遇见气愤的人和
  • 这夜家里进了贼
    这夜家里进了贼
    周末的早上总是特别好睡,一觉醒来已经半上午了。客厅里老妈开着电视机,隐约听见正在播报新闻。 近日来本市多数小区遭偷窃,嫌疑人尚未落网,请各
  • 看见另一个自己
    看见另一个自己
    凌晨两点,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安眠药在杯子底部慢慢的化开,彻底溶解掉,我拿起床边的杯子,微微皱了皱眉,一饮而尽。  重复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