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夜家里进了贼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周末的早上总是特别好睡,一觉醒来已经半上午了。客厅里老妈开着电视机,隐约听见正在播报新闻。

“近日来本市多数小区遭偷窃,嫌疑人尚未落网,请各位市民晚间提高警惕。目前已遭偷窃的小区有……”

播音员毫无感情的播报似有魔力,叶子又陷入了睡眠。

“Banana,Banana,Banana……”

小黄人魔性的歌声再次把她叫醒,阳光透过未拉严实的窗帘透进来,已经中午,叶子终于挺尸般从床上坐了起来。

接起电话,好友的大嗓门透过手机直冲进她耳膜。

“就知道你还在睡,大周末的睡啥睡,快出来嗨。”

“起了。我今天得大扫除,晚上再陪你出去嗨呀。”

“那说好了,老地方见。”

叶子宛如多年瘫痪患者般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行动迟缓如受重击的丧尸。

“叶子,快出来吃午饭啦。”

“诶,马上来。”

正说着,她已经飞速换好衣服,如多年瘫痪患者终遇福音一朝康复,敏捷得像只兔子般冲出了卧室。

“好香啊,肚子好饿。”叶子腆着脸准备从碗里捞出块排骨啃,被老妈一把打了回去。

“去,快去洗漱,还讲不讲卫生了。”

“诶,好。”叶子笑着应了,趁着老妈回头端菜,终于成功地从碗里捞出了块排骨塞进嘴里。嗯,美味,老妈做的菜就是这么好吃,吃多少顿都不腻。

叶子享受地吃着老妈做的菜,满心都是满足,单位食堂的饭菜吃得多了,总感觉嘴里没味,这毛病也只有老妈做的菜能治。

“下午我们把家里好好收拾下,还有你那屋里,一些旧了用不到的东西就扔了吧。”

“是,得令。”

一下午的劳动成果是可观的,屋子到处都变得亮堂堂。

不过叶子此时有点犯难,眼前的这个大熊该怎么处理呢?这个大熊是她从屋里放置一堆旧物的角落里扒出来的。据老妈讲,小时候她特别喜欢娃娃,看到娃娃就走不动路。可是那时家里条件不好,只能偶尔才能给她买上一件。

那么这件玩具呢?是什么时候买的呢?是老爸还在的时候买的吗?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呢?

把它扔了吗?这个念头一起,意然会有点舍不得:这个大熊或许是她漫长的童年岁月里温暖的陪伴,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忘记了。

叶子把大熊在身前立起来,大熊个头很高,到了叶子的肩膀。放在角落积了太久灰,毛的颜色已经看不清,有的甚至打了结,纠结成一团一块的,看起来很脏。大熊睁着大眼睛看着叶子,眼神呆萌,竟让叶子感觉那眼神里透出几分可怜兮兮的劲儿来。尽管身上那么脏,它的眼睛却依然明亮,泛着琥珀色的光,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

叶子正纠结着要不要把它扔了,好友的催命电话又打了过来。

“马上到。”叶子接了电话,暂时把熊放到一边,收拾了一番准备出门。

“我今天上晚班,最近小区不太平,你一个人在家小心点,不要熬夜,把门锁好。”

见她出门,老妈叮嘱道。叶子应了,急冲冲地下楼去。那帮二货,就知道出去浪,把她催得跟什么似的。

到了地方,果然平常一起混的那几个都在。几人一起吃着饭闲聊着,不知道怎么就谈到偷窃案了。

“那个贼也真是厉害了,偷了那么多小区都还没被抓到。”

“对啊,我听新闻讲好几个小区都被偷了。诶,叶子,你家不是住怡馨花园吗?我今天看新闻就有说到你们小区也被偷了,你家里就母女两个,可要小心点。”

“你们这些损友,能不能说点好的。这贼傻的,偷过的小区还来?”

叶子不以为意。吃完饭,再去看了场电影,回到家已经很晚,便洗洗睡了。关了灯,房间陷入黑暗。黑暗里,有东西在闪着微弱的光。

叶子睡眠一向很浅,不知什么时候,她被一阵细小的悉悉索索声吵醒了。迷迷糊糊中,她突然想起了好友们说的偷窃案,一时间汗毛直竖马上清醒了。

真来小偷了?

叶子悄声爬起床,光着脚慢慢往门那边靠近。她竖起耳朵听了会儿,那个贼好像正在翻找着什么。老房子隔音不好,那个贼尽管动静很轻,但她基本都能听到。

她的脑子急速运转着,这个时候该做什么?找件工具,对对,该找件反抗的工具。她马上又沮丧起来。房间里根本没有可以称得上武器的工具,客厅里倒是有几副球拍,不过那个小偷好像正在客厅里。

对了,报警!关键时候怎么把这给忘了。叶子拿着手机,结果太紧张手一抖,手机竟然掉到了地上。

完了!叶子飞快捡起手机,她已经听到那个贼往这边走的脚步声了。

叶子往后退,该死,这屋里怎么一个躲的地方都没有。

“砰”地一声,门被大力踢开,一道手电的光射过来。

见只是一个穿着家居服的女孩,那小偷大胆地把门口的灯打开。

“老实点,不然有你好看。”

小偷把手中的刀朝叶子晃了晃。

小偷戴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脸。他长得很高,足有一米八,又高又壮。

叶子看了年小偷的高壮身子,又想了想自己的小身板。这武力值根本不能比嘛,更何况他手里还有刀。

完了,完了,完了,该怎么办?

她在脑子里飞速回忆着以前看的那些应对小偷的指南,先顺他的意稳住他,然后再趁他不备打电话报警。

“你家银行卡放哪了?”小偷拿刀对着她,粗声问道。

“在,在书房。”叶子作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天哪,钱财什么的其实都在老妈房里,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老天啊,佛祖啊,各路神仙保佑保佑我吧。叶子在心里祈祷着。

“你带我去。”小偷一把扯过叶子,把刀放在叶子的脖子边。叶子心一颤。

“别耍花招,不然喂你吃刀子。”

心里已泪流成河,叶子只得屈从于刀子,慢慢地挪动脚步。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身影扑了过来。力道很大,把小偷带离开了叶子身边。叶子赶紧跑到一边拿起手机报警,一边看过去,却被眼前诡异的景象给惊得目瞪口呆。

白天找出的那只熊,此时正扑在小偷身上,好像有生命力一样,正对着小偷拳打脚踢。小偷的帽子和口罩都被熊给掀掉了。他大概也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呆了,胡乱挥舞了几下刀子,挣脱出熊的桎棝,嘴里喊着“妖怪啊”,脚步不稳地跑了。

熊被掀得面朝地躺着,它笨拙地转动着胖胖的身子,朝叶子看过来。

天啦,这家伙是什么?眼前的情景已经超出她的认知范围,她呆站在原地,看着熊,不敢动。

熊也睁着大眼睛看着她,呆萌的大眼睛放出琥珀色的光。

“主人。”

谁,谁出的声。叶子吓得一哆嗦,手机又掉到了地上。

“主人,是我。”

叶子这才意识到,这叫声竟然是对面的熊叫起来的。和它庞大的身躯不同,它的声音如孩童般,低低的、糯糯的,它一字一顿地说着话,有种诡异的萌感。

意识到它应该是无害的,叶子这才敢朝它走近。

“谢谢你刚刚救了我,你是……”

“主人,我是你的小熊,你不记得我了吗?”

从这句话里,叶棠竟然听出了几分委屈,她的心里也莫名生出了负罪感。

“主人,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的小熊……”

见叶棠没说话,熊又重复道。

“小熊……”

叶子喃喃念着,某些久远的回忆终于冲破时光的距离回到了她脑海中。


那一年,她七岁。那一天,是爸爸的葬礼。

妈妈牵着她从墓地回家。经过某个街角时,突然看到了一只躺在地上的大熊。大概是被主人抛弃了,它孤零零地躺在地上,白色的毛已经沾染了灰尘,脖子上的蝴蝶结也歪了。

叶子跑到它面前,不顾妈妈的反对把它抱起来,拍掉它身上的灰尘。

“小熊,你叫什么名字,叫你小熊好不好?”

小熊软软的,白白的,胖胖的,抱起来很舒服。叶子一直把它抱回了家。一路上还不停和它说着话。

“小熊,爸爸走了,你代替他陪我,保护我,好不好?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啦。”

就这样,叶子把小熊抱回了家,当作很好的伙伴。直到家里条件越来越好,她有了更多昂贵的、漂亮的娃娃,把小熊遗忘在了角落里。


“谢谢你!小熊。对不起!”叶子把小熊抱在了怀里。

“主人,你长得好高,以前你只到我腰间。”

听到小熊用呆呆的语气说着这仿佛感叹般的话语,叶子莫名想笑。她仔细端详着小熊。刚刚和小偷搏斗,它身上好几处都被刀扎了,被扎的地方毛都掉了,蝴蝶结也被划裂得不成样子。

“小熊,我先帮你梳理梳理毛,等会再帮你做个新的蝴蝶结,好不好?”

“好。主人你也帮我洗个澡吧,我好像有点脏。”

叶子忍不住笑出来。

“好!”她说道。

我的小熊,对不起,我曾经把你忘了。谢谢你,谢谢你一直信守着承诺,陪伴我,保护我。

上一篇:看见另一个自己 下一篇:没能败给时间和距离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没能败给时间和距离
    没能败给时间和距离
    姚默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居然没出息的隔着屏幕掉了眼泪,默默吐出一句:妈的。陆君你真狠! 我承认,我向来不是什么温柔女生,遇见气愤的人和
  • 这夜家里进了贼
    这夜家里进了贼
    周末的早上总是特别好睡,一觉醒来已经半上午了。客厅里老妈开着电视机,隐约听见正在播报新闻。 近日来本市多数小区遭偷窃,嫌疑人尚未落网,请各
  • 看见另一个自己
    看见另一个自己
    凌晨两点,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安眠药在杯子底部慢慢的化开,彻底溶解掉,我拿起床边的杯子,微微皱了皱眉,一饮而尽。  重复的梦。
  • 媒体曝中鸿财富疑似踩红线设资金池 或涉嫌欺诈
    媒体曝中鸿财富疑似踩红线设资金池 或涉嫌欺诈
    筑梦企业,圆梦家庭,实现了投资额百分百及时兑付,投资者投资损失为零的中鸿财富,该企业在全国拥有120多家分支机构,超300个营业点,其工作人员介
  • 寤寐
    寤寐
    楠生遇见之应的时候他跟苏沁已经同居了一年,可他仍不能自己爱上了之应。 明知道最好别见面,可他和之应在一块就什么也不顾了,他一边沉浸在之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