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看见你眼里阳光普照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遇见你是我生命的藩篱,在此之前,我从未爱过自己。

                                                                              ——题记

那年的秋天还不像现在这般凉爽,闷闷的空气中夹杂着汗味、汽油味、以及烟草的味道。卢小照背着背包,艰难地走出拥挤的火车站,两天一夜,27个小时,2526.4公里,她从东北辗转来到了西北的这座城市。站在陌生的街道上,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卢小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陈暮歌,我终于和你踏在同一片土地上。

陈暮歌和卢小照是彼此的初恋,高一那年两人相识,高二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和所有普通的高中小情侣一样,他们一起牵手逛过公园,一起走在校园的林荫路上,一起畅想未来,一起度过17岁的浪漫时光。但年少的情感纯净却脆弱,多大的风都能摧毁它,动摇它,甚至连根拔起。比卢小照大一届的陈暮歌很快迎来高考,卢小照到现在还记得,高考前陈暮歌对她说:“小照,我不想去太远的地方,你愿意和我一起留下来么?”

   彼时卢小照还有一个“西湖梦”,她很想去那个烟雨朦胧的南方城市,陈暮歌自然是知道的,他还曾对她说:“就算你以后老的走不动,我也会背着你去西湖……”卢小照记得陈暮歌眼里的宠溺,几乎要把她吞没……此时的她看着眼前的陈暮歌,傍晚的霞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睛很黑,神色认真又带着些不知所措,隐隐地透着期待,沉默半晌,卢小照突然笑了,“你在哪,我就随你在哪。”声音很轻,却带着坚定,是的,我从来不是一个要强的女生,既然我爱你,那么此生,我就愿追随你……你看,卢小照就是这么没出息。

那年六月,陈暮歌走进了高考考场,七月,陈暮歌高考失利,选择复读,做了这一决定后,他也说不清自己心中的味道,他怪卢小照,更怪自己,为什么要将时间浪费在早恋中?这样怎么对得起父母?不知不觉起,他看卢小照的眼神渐渐带着疏离。卢小照也感觉到了什么,她找到陈暮歌,顶着浓重的黑眼圈静静地看着他,四周的空气凝固了,良久,陈暮歌开口:“小照,我们暂时分开一年吧。”卢小照忍了好久的的眼泪刷的一下冲出眼眶,“凭什么,陈暮歌你觉得我耽误你了是不是!”她带着哭腔近乎声嘶力竭,陈暮歌慌了,一边用衣袖为卢小照擦眼泪一边说:“你别这样,让别人看见多不好,其实……哎我也难受啊,这次考得这么差,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爸妈,你知道的,他们全部的希望都在我的身上,我……”他叹了一口气,“和你分开难道我心里就好受么,我没有未来,拿什么养你。”“未来……”卢小照喃喃着,“我们还有未来么?”不等陈暮歌回答,她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紧紧握着拳头,抬头用红肿的眼睛看了一眼陈暮歌,“好,一年,我等你。”我说过了,卢小照就是个没出息的姑娘。

一年似乎很漫长,卢小照再没联系过陈暮歌,陈暮歌也没有再出现在卢小照的视线里过。人前,卢小照还是嘻嘻哈哈,朋友们都以为她已经走出那段悲伤的感情,有的甚至打趣她,“小照,够强大的啊,哭都不哭,够爷们。”她听了,灿烂一笑,不说什么,晚上躺在床上得时候,卢小照抱着手机无声地落泪,手机屏幕上赫然是那串熟悉的号码,那个人,却已经好久不见了……有时打着字,卢小照会猛然一震,一动不动看着屏幕上“暮歌”两个字,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的人你已经忘了,输入法还记得。

高考结束那天,卢小照接到了一年以来陈暮歌的第一个电话,“下来,我在你家楼下。”撂下电话,卢小照有片刻的呆愣,她飞奔下楼,喘着气走出那道门,一步,两步,陈暮歌的脸在卢小照的视线里越来越清晰,他还是那样,短短的头发调皮地翘着,眼睛很黑,身上还穿着卢小照买的条纹衬衫,卢小照鼻子酸了,似是定住了一般再也没有动,陈暮歌也看着她,半晌,他淡淡开口道:“我想去西北,你愿意跟我走么?”没有问候,没有欣喜,也听不出什么感情,和那一年差不多的问句,却让卢小照犹如掉进冰窖,我等了一年,只换来这样一句话么?她低着头苦笑了一下,慢慢抬起头,直直地看向陈暮歌的眼睛,“你凭什么觉得我必须永远跟着你,你知道这一年发生了什么?除了这里,我哪也不能去,我也不想去,更不想和你去。”陈暮歌皱着眉,看着眼前的女孩,“哦,我知道了。”他转身想走,卢小照上前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陈暮歌,你说过的,你不想去太远的地方,你说过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你说过我们有未来的,你答应过我的……为什么你说过的话会变得这么快?你告诉我为什么……”卢小照再也忍不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着,陈暮歌没有动,也没有看她,好像过了很久,卢小照才听到一句话,“因为……我的未来啊……”

你的未来么?卢小照低头发呆,那我现在站在你的土地上了,是不是,我可以进入你的未来了……想到这,卢小照猛地一抬头,“啊啊!过站啦!”她像被烫了一样从公交车的座位上弹起来,急急地冲下车,没错,万年路痴卢小照来了,来到了西北,来找陈暮歌,她当然没有去西北的大学,可是她就是想告诉陈暮歌,她会等着他,等着他回来……卢小照一直这么没出息,她这辈子都不想做个有出息的人!

几番波折之后,她终于找到了陈暮歌的大学,陈暮歌说过,他的大学里有一片特别美的银杏树林,每年秋天,大片大片的金黄色像是要点亮整个校园,卢小照一直很想看看,就这样想着,她立刻寻找起来,却在一个转角,看见了熟悉的身影,“陈暮歌!”卢小照一脸兴奋地叫道,那个身影似乎顿了一下,慢慢转过身,卢小照这时才看见,他的手臂被一只纤细的手挽着,手的主人一头长发,穿着裙子,很自然地站在他的身边,看着卢小照的眼神有好奇,也有审视。卢小照愣在原地,死死地盯着那只手,像是要看出花来,“你怎么会在这?”陈暮歌率先打破沉默,“她是谁?”卢小照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还是看着他被挽着的手臂。“我女朋友。”卢小照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猛然抬头望向陈暮歌,“那我呢……”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在颤抖,“女朋友,过去时。”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卢小照呆呆地站着,她很想说点什么,嗓子却像堵住了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陈暮歌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幸福……”“希望我幸福?”卢小照突然笑了起来,半晌,她止住笑,随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花,看着眼前这个她用青春爱过的男生,“我幸不幸福,和你无关,以前无关,以后也无关。”说完,她狠狠转过身,挺直了腰,一步一步向远处走去。

卢小照不知道该去哪,也不知道能去哪,只是机械地向前走着,路过一片玻璃墙时,她停住了脚步,墙面光洁,清楚地映出卢小照的身影,长发凌乱,刘海一缕一缕贴在额头上,一路的颠簸使她的脸色很不好,帆布鞋上落着灰尘……看着镜中的自己,卢小照哭了,泪水决堤一般涌了出来,她越哭越伤心,声音越来越大,丝毫不顾及路人疑惑的眼光,“哎,别哭了,擦擦。”一个算不上温柔的声音响起。卢小照转身,看见一个男生站在一边,手里拿着纸巾,正一脸好奇地看着她。被人用看稀有动物的眼神盯着,卢小照这才有些窘迫,伸手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又擤一把鼻涕,含糊说了一声谢谢,那男生又开口道:“下次再哭别扶着墙,看见那边的树没,快枯死了,抱着它哭说不定还能救它一命。”他只不过是来闲逛的,老远就看见一个女生趴在墙上哭得昏天黑地,有多少年没见过有人这么放肆地哭了,好奇心驱使他走过来看看,卢小照听了这句实在算不上好笑的笑话,尽力止住了抽噎,抬头对许喻言说:“这里有一片银杏树林,你知道在哪么?”她肿着眼睛,声音有些哑,却是出奇的认真,许喻言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在前面,我带你去。”

看着眼前的美景,卢小照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真的很美,就好像是天堂一样,满世界都是金黄色的影子,那么灿烂,那么明媚,只是她从未想过,自己来到这里时,一切已经变成这幅模样,“你喜欢银杏树?”许喻言见她看得入神,在一旁问道,“不喜欢,我只是想来看看……”她只是想来看看陈暮歌,看看陈暮歌的生活,她那么努力的挤进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是个局外人。“你看,”许喻言捡起一片叶子,“它像不像一颗心,这上面的斑点、破损就像心上的伤口,虽然很疼,很难看,可生命依旧鲜活,这片树叶还是美得让人惊叹。”卢小照抬起头,第一次认真打量眼前的男生,他很高,不瘦,穿着格子衬衫,阳光透过树叶柔和的洒在他的身上,在他的眼睛里,卢小照看见了日光。很多年后卢小照想,自己对眼前这个男生的感情,也许就是从那天开始的。

此时的卢小照还没那么多心思,她拉起许喻言的胳膊对他说:“我饿了,走,我请你吃饭。”不等许喻言说什么,她已经把他拉到了一家小吃店门口,“老板,来一打啤酒。”说着自顾自的坐下,对许喻言说:“菜你点。”许喻言看着眼前这个满脸写着“我要耍酒疯”的姑娘,无奈地点了几个菜,果然,酒上来时卢小照像只饿狼一样扑上去,对着瓶子开始灌,两瓶下去,她的脸已经像只煮熟的虾,“我知道,我不好看,又没个性,又闷又无趣,还爱钻牛角尖,又固执,我还爱对他说谎……可是……可是我喜欢他……我真的真的没骗他……”“他说过的,他说过会永远和我在一起,他怎么可以变的这么快呢,他……”果然是失恋了吧,许喻言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不停说话的女生,“我愿意等他,可是……他连骗我也懒得骗……我不该来的……不该来。”“老板,买单。”许喻言看着已经睡过去的卢小照,一脸无语,好奇心果然害死猫啊!自己好端端出来旅个游,竟然捡到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秋夜有些凉了,许喻言背着卢小照慢慢在街上走着,路灯的光温温柔柔的,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许喻言还在为自己的举动抓狂着,我怎么就这么手欠给他递纸呢?怎么就跟她走了呢?怎么不把她扔在饭馆非要带着她……少年的心中狂奔过一千只草泥马,这时背上的人似乎感觉到冷了,缩了一下身子,更加紧地环着他的脖子,“暮歌,我们回家好不好,我带你回家……”暮歌?许喻言皱了一下眉,那个负心汉?都成这样了还在想着人家?许喻言更不淡定了,强忍着把背上的人扔出去的冲动,他狠狠地说了一句:“别乱动,在乱动把你扔垃圾堆去。”想了想觉得没什么杀伤力,又补充道:“我说真的。”感觉到背上的人又没了动静,他才默默叹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走,妈蛋的这地方都没有出租车的么?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住的小旅店,许喻言狠狠地把已经成一滩泥的卢小照扔在床上,自己坐在床边喘气,“真重啊……”腰酸背疼的许喻言皱着一张脸看着床上的女孩。“虽然话多了点,但是……酒品也还行,至少没……哎你要干嘛!”床上的卢小照突然睁眼,一个翻身就要起来,许喻言以为她要吐,瞬间不淡定了,“喂你要敢吐在这我就把你扔出去!”卢小照飞快跑进卫生间,然后……洗了把脸,回头看着紧跟进来“花容失色”的某人,笑的有些嘚瑟,“逗你玩呢,我哪有那么容易就喝吐了。”说着摇了摇头,嗯,还是有点疼,“那个,头疼我先睡一觉啊。”说完不顾一脸黑线的许喻言,朝着床走过去。

“这是我的房间……”许喻言咬牙,“哦,所以呢?”卢小照眨着眼睛扮小白兔。“所以你给我出去……”心里这样想着,许喻言黑着脸把卢小照从床上拉起来,顺手将一床被子扔在地上。卢小照瞬间收敛了笑容,换上一脸悲伤的表情,可怜巴巴地说道:“帅哥,你看我们同在异乡为异客,我还刚刚失恋,你不能这么残忍。”反正自己是没地方去了,今天一定要厚着脸皮赖在这,死都不走!卢小照握着拳头在心里暗暗想。许喻言斜着眼看着眼前的女生,明明一脸的悲壮,哪有下午失魂落魄的表情,“失恋?是怎么回事?”他倒是很好奇。“哎,说来话长,简单地说就是我被分手了,初恋背着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卢小照说得很平静,就像刚才还哭的昏天黑地的人根本不是她一样。许喻言看了她一眼,确定在她眼里看不见悲伤之后,缓缓地说:“你怎么恢复的这么快?”卢小照低头笑了一下,“像我这样福薄的人,不管失去了什么,都要在最快的时间内调整过来,毕竟还是要活下去的……”似是觉得话题有点沉重,她抬起头明媚一笑,“失恋了,不没失身么?他不要我了,不也没要你么?哈哈生活还是很美好的。”许喻言看着没心没肺的某人,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一下,卢小照立刻屁颠屁颠地挤过去,嘴里不停:“嘿嘿,谢谢帅哥啊,人帅心更美,对了你叫啥?”“许喻言。”“哈哈,好名字,我叫卢小照,阳光普照的照……”“睡觉!”许喻言觉得头疼了,“哈哈,睡觉睡觉,那个,帅哥啊……”“又干嘛!”“被子能给我点么?有点冷……”扑,被子糊住某人头的声音。

半夜,许喻言被一阵抽泣声吵醒,他有些朦胧地睁开眼,看见身边的一团被子在颤抖,声音很压抑,但在寂静的夜里还是很清晰,“还是难过的吧……”许喻言叹了一口气,没有打扰卢小照,“人的大部分眼泪,都是哭给别人看的,像这样自己在夜里肆无忌惮的哭,才是真的伤心,伤心就哭吧……”许喻言这样想着,又睡了过去。

“起床了。”许喻言朦胧之间绝的有人在推他,有些不耐烦地睁开眼,就看见卢小照笑眯眯的脸。她的眼睛还是肿的,但精神已经好多了,看见许喻言已经醒了,卢小照的笑容更大了一些,指着桌上的包子和粥说:“我买了早餐,起来吃吧。”大清早被这笑容晃得有点晕,许喻言机械地走到桌边拿起包子,“我要走了。”卢小照坐在床边说。“走?去哪?”像是才回过神,许喻言有些惊讶地问。“回家啊,还能去哪。”卢小照垂着眼,既然已经没有待下去的理由,也该走了。“你家在哪?”“c市,有时间可以去玩,我招待你。”卢小照笑着抬头,很认真地说。“早就玩够了,我在那读大学,一起回去吧。”他早就听出了卢小照的口音,并不觉得惊讶。卢小照就没那么淡定了,“你再那读大学?我也是啊,你在哪所大学?”许喻言说出一个卢小照隔壁大学的名字,“啊!他乡遇故知啊,咱俩离这么近!”她像是要飞起来,许喻言也被这巧合吓到了,“缘分,还真是奇妙呢……”他一边喝粥一边想。

和许喻言一起从返程的火车下来已经是两天后的下午了,还是拥挤的火车站,卢小照却觉得异常安心。挤不进的世界就不要挤了,难为了别人,作践了自己,何必呢?她灿烂一笑,举着双手对着天空喊:“我回来啦!”一旁的许喻言看着自嗨的卢小照有些无奈,“人这么多,小点声。”“真的很开心,你怎么会理解我的心情,我可是差点客死他乡的。”卢小照的兴奋丝毫不减。“哪就有那么严重了……”一旁的某人一脸黑线。“好了,我先回一趟家,你先回学校吧,再联系。”卢小照晃了晃手机,“喻言,我在这!”一个女声传过来,卢小照转身,就看见一个红色风衣的姑娘跑了过来,瞬间脸上堆满了坏笑,“艳福不浅啊许喻言,我先撤了,拜拜。”说完一溜烟消失在人群中。

走了很远,卢小照回头看向许喻言的方向,那个女生拉着他的手臂好像在说什么,她看不清许喻言的表情,心好像有些钝钝的,“我可能是太累了。”卢小照摇摇头,将脑中一点乱七八糟的东西甩掉,走向公共汽车站。

从那以后日子过了很久,卢小照几乎已经快忘了这段五味杂陈的经历,她不敢再想,也不能想,他是一个不能脆弱的人,脆弱了,也没人帮她扛。直到有一天,手机上出现一个陌生的号码,按下接听键,许喻言的声音传过来:“卢小照,我失恋了出来陪我喝酒。”

卢小照赶到的时候,许喻言已经喝了三瓶,她大大咧咧往对面一坐,笑道:“许喻言你不是吧,模仿我失恋,还模仿我喝酒。”许喻言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孩,她没化妆,蓝色毛衣牛仔裤,这样的女孩看起来就很简单,不像她……许喻言想起了那个人,有些讽刺地勾一下嘴角,卢小照有些摸不着头脑,“叫我过来看着我,还笑!”她看着许喻言不说话。“喝吧,我想看你耍酒疯了。”许喻言推给他一瓶啤酒,卢小照无语,轻轻问了一句:“怎么就失恋了啊,那天看你女朋友对你挺热情的。”“还不都是些自私的人,和你前夫一样,她想我和她一起出国。”许喻言的脸上摆满了不屑。“不出国就要分手?”“你们俩异地还出事了呢,更何况是异国。”许喻言瞥了一眼卢小照,淡淡道。“我靠!我好心来劝你不要接我伤疤好不!”卢小照丢过一团纸巾接着说:“失恋有什么大不了的,天涯何处无芳草,还是……你已经失身了……”“去你的,滚蛋,我才没有!”许喻言把纸巾丢回去,笑着骂,心情一瞬间晴朗了一点。

接下来的几天,许喻言都和卢小照混在一起,是打发寂寞也好,忘记忧伤也罢,他一点也不想看清自己的目的,只是想感受卢小照身上安静的力量,那种他能感受到的,对人生的隐忍的力量。

卢小照带许喻言回到自己的家,郊外的一座小小的房子。远离了城市的车水马龙,许喻言好像瞬间感受到了生命的活力,看着周围的一片绿色,他脸上的笑容也变得鲜活起来。卢小照推开了门喊了声:“爸我回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向外探了探头,“小照回来了啊。”声音有些沙哑,卢小照接着说:“爸,这是我朋友,来咱家散散心。”说着把许喻言往前推了推,“叔叔好。”许喻言恭敬道。“哦,快进来吧,我做饭去,先吃点水果。”说着将一盘水果放在桌子上,转身进了厨房。

“你家,只有你和你爸?”许喻言啃着苹果偏头问。“嗯,我妈在我高三那年离家出走没再回来。”卢小照出神地看着窗外的菜园,“你爸,挺不容易的。”憋了半天,许喻言吐出几个字。卢小照转过头认真看着许喻言,“他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我母亲也不是,我是他们收养的孩子。”似是感觉到许喻言的惊讶,她接着说:“我爸他身体不好,所以我没敢去太远的地方,我怕他……”“所以你之前没和你前男友走,也是因为这个?”“我妈不要我爸了,我不能不要……人,不能只为自己而活。”卢小照的眼神有些黯然,却是出奇的亮,“他对我很好,我也一定要对他好,这是责任。”

那天晚上,躺在卢小照让出来的小床上,许喻言望着星空,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卢小照那句“家庭不完整的孩子心理多少都会存在一些问题,而我的问题,叫疏远幸福症,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那些敢爱敢恨的人……”卢小照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被埋在夕阳火红的光晕里,这样灿烂的背景里,许喻言却看到了卢小照的寂寥,这个初见时涕泪滂沱的的女孩,流泪的时候心里到底装了多少伤悲……宁静的秋夜,许喻言失眠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冬天到了,寒风凛冽,卢小照把手插在羽绒服的兜里,快步向宿舍楼跑去。“等一下!”一道女声响起,卢小照下意识地回头,一个黑色衣服的女生朝她走过来,“你是卢小照吧。”走到她面前,站定,女孩继续说。“我是程菲白,许喻言的……女朋友。”卢小照挑了挑眉,扶了一下眼镜,等着她继续。“我在火车站见过你,听说是你陪喻言去的西北对么?”卢小照大脑飞速运转,许喻言不是失恋了么?我这是被小三了么?还是被许喻言小三的?那她要干什么?打我?卢小照朝后退了一步,一脸笑容地解释道:“不是,我只是在火车上碰巧认识他而已,我们什么都没有。”程菲白一脸“你要是敢承认我就用睫毛夹死你”的表情让卢小照有些冒冷汗,“喻言会和我出国的,你不适合他。”程菲白淡淡地说出这句话,转身想走,卢小照却低低地接道:“你就适合么?那你为什么一定要带他走,而不是和他留下。”“你懂什么,那是我们的未来!”“那是你自己的未来!许喻言不想要这样的未来,是你强加给他的!”卢小照直直地看向程菲白的眼睛,接着说:“承认吧,你就是个自私的人。”和陈暮歌一样的自私,卢小照垂下眼睛思绪翻滚。

“喂!你又走神了。”许喻言拍了一下卢小照,“你怎么了今天失魂落魄的,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他笑着打哈哈,卢小照却是出奇的安静,一直盯着手机,过了一会才说:“我前男友说他考研会考回来……”许喻言皱眉,“为了你?”卢小照没说话,”卢小照你贱不贱啊!当初和你分手和你异地再和你分手,你现在不恨他就算了你还对他有期待!你傻了吧!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就这么廉价么?”许喻言怒不可遏,卢小照也不甘示弱,“是啊我是贱,我是没出息,有几个像程菲白那样有出息的!你倒是和她走啊!”这是第一次见卢小照发火,许喻言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女生,她小小的脸有一半被镜框挡住,眼神里有委屈,有倔强,还有一点……悲伤,卢小照说过,她喜欢戴眼镜,因为镜片可以挡住眼里的情绪,可她的神色还是清晰地暴露在许喻言眼中,卢小照还在喋喋不休:“许喻言我累了,我不想再恋爱了,陈暮歌至少我了解……我真的累了……”“我喜欢你。”许喻言突然抬起头坚定的看着卢小照,“我……你说什么?”卢小照瞪大了眼睛,“我说我喜欢你。”许喻言重复,“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可是卢小照我了解你,我知道你的绝望你的无奈你的委屈,你的疲惫你的敏感你的坚强,你不会再经历离别,我会永远守着你。”“可是……程菲白她……”“我就知道她来找过你了,他已经走了,今天晚上的飞机,你现在只需要回答,喜欢还是,喜欢我。”许喻言拉过卢小照的手,歪着头看着她“我……”卢小照低下头,“喜欢。”声音很轻,却充满坚定。我喜欢你,或许就是从那一眼开始……许喻言笑了,把卢小照压进怀里,卢小照能听见他的心跳,很快,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等等,陈暮歌是怎么回事。”某人的声音里透着浓重的酸味。“许你前女友来找我,就不许我把前男友搬出来啊……哎你别掐脸!骗你的我早就把他删了!”冬天午后的阳光很灿烂,在白雪上打着金色的光圈,卢小照看着许喻言的笑,好像比阳光还要暖。

我们错过了一见钟情,也谈不上日久生情;我们在爱情的路上迷茫的走着,直到遇见另一颗相契合的心。喜欢你很简单,也许就因为那天,我看见你眼里阳光普照。


上一篇:问天与听 下一篇:祝你幸福!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祝你幸福!
    祝你幸福!
    引子 要搬家了,要收拾的东西可真多!忙了一下午,总算有点头绪,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起不来了。突然,她发现角落里有个东西,走进一看,是个毛绒玩
  • 那一年,我看见你眼里阳光普照
    那一年,我看见你眼里阳光普照
    遇见你是我生命的藩篱,在此之前,我从未爱过自己。 题记 那年的秋天还不像现在这般凉爽,闷闷的空气中夹杂着汗味、汽油味、以及烟草的味道
  • 问天与听
    问天与听
    (一) 很多人都知道柯问天是一个疯子。 他骑着毛驴,一身布衣,一双草鞋,右手执剑,左手握书,书生不是书生,侠士不是侠士,不伦不类,一路直前
  • 宝象金融涉嫌拆分项目期限、有自融嫌疑!
    宝象金融涉嫌拆分项目期限、有自融嫌疑!
    网贷天眼讯(文/尹凡)近日,农业供应链金融平台宝象金融宣布,已获得信达金控亿元战略投资。据悉,此轮融资过后,宝象金融将在业务模式、风险管理、
  • 华侨宝国资华兴集团破产 产品涉嫌打监管擦边球
    华侨宝国资华兴集团破产 产品涉嫌打监管擦边球
    (文/木木)近日,国资入股平台华侨宝的国资背景引来了不少争议,有媒体报道称,其入股国有企业中国华兴(集团)公司已被申请破产。 华侨宝隶属于浙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