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远方来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文/西城一别

近来,黎音诸多不自在,工作生活都一塌糊涂。因此,她决定向公司告假,主管见她最近确不在状态便准了假期,只是嘱托她早点回来。

黎音总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一度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她甚至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说是劳累所致,产生幻觉,让她注意劳逸结合。

可是她记得,那人和她说话了,那么真实,真实地在眼前一幕幕回闪。他每天都会出现在她身边,就默默地待着,有时还会和她聊上几句。

十日前的深夜他们有过一次对话,此后便不曾见过。

夜色笼罩,模糊的月光洒在冷冷的地面,离安倚在窗前,问道,“黎音,你喜欢什么样的生活?”

生活?黎音想了想,“平淡。”

离安“哦”了一声,继续发问,“那你对目前的生活感觉如何?”

“一般。”

“如果有更好的生活,你愿意迈出一步吗?”离安循循诱导。

如果有更好的生活,如果有更好的生活……黎音的脑子里重复着这一句话,不间断,她愿意么?

黎音望向离安的眼睛,眼里是一片迷茫,离安见状,“如果那样的生活有我呢?”

她愿意的,是愿意的。

可是他们怎么会有更好的生活?他只是个虚体,而她是真实的存在,怎么能长久在一起呢?她犹豫了。

离安捕捉到了这丝犹豫,他眼神微微一敛,遮住了眸子里的情绪。

黎音坐在窗台上,一只腿伸出了窗外,目光沉寂,离安离安,你到底是我的梦还是真实存在?若是真实存在又怎不见踪影?该是梦罢了,不然她怎会如此多愁善感、患得患失。

离那日已经过去十四日之久,而她也已经休息了几天,与其自寻烦恼,倒不如好好玩一遭,忘却那些烦心事。

于是,她决定去周边城市游玩一番,一个人的旅行虽有些孤清,却也是静心的好法子。

当下,黎音便收拾东西去了临城,到了已是下午时分。黎音想着,第二天先去爬邛山好了。

天气晴朗,清风徐徐,黎音穿着一身户外运动装,背着双肩包,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向邛山高处望去,别有一番壮丽之景。她突生挑战的快感,急忙顺着山路往山上爬去。

不一会,天色渐渐黯淡,黎音抬头望了眼,并未在意,出来放松自然不能因此影响了心情,却不料,行至山腰处,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了下来,打在青石板上,石板上的青苔像被滋润一般,闪闪发光。眼见浑身就要湿透,黎音不经意间瞥见上方转角处的亭子,抬起腿奔跑了起来,一时未察,脚踩在青石板边缘,身体无法控制地向山坡下方滑去。

黎音心底一阵害怕,她这摔下去是不是要命丧黄泉了?就算不死也是半身不遂吧,也不知死前还能不能见那人一面?她闭上眼睛,等待着既定的命运。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她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她屏住呼吸,慢慢地睁开了眼,一脸愕然,“怎么是你?”

“不是我?你希望是谁?”那人反问一句,语气中带着不快。

黎音感觉自己的姿势极为怪异,忙把脚放定,将身子远离了他。

离安怀中顿时一空,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黎音就已经退开。

他就这么让她厌恶吗?口里带着苦涩,落在空中的手,也趁黎音不注意收起。

“我送你回酒店。”

黎音没有拒绝,她发现了他那一刻的忧伤,也感觉到他的疲惫。

到了酒店,离安就要离去,黎音连忙叫道,“等一下!”

她斟酌着言语,小心翼翼地问着,“你怎么了?”

离安转过身来,皱着眉头一脸疑问。

“你…很虚弱,这么…久…没出现,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黎音慢吞吞道,她怕说错话,惹得离安不高兴。

离安摇了摇头,表示不必再问,“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从小生活在孤儿院,直到十四岁那年被人领养,领养我的是一个女人,二十三四的年纪,事业有成,管理着家族企业,却一直孤身一人。

我和她生活在一栋别墅里,别墅每天都有专人打扫,有时我几天也见不上她一回。她对我很好,什么都会满足我,不会过多干涉我的生活,却又教了我许多,不论是学习还是生存。

她很冷漠,对周围的事都冷眼旁观,甚至不曾有任何情绪波动。她很热情,只是做着她认为理所应当的事情,例如捐款,例如领养了我。

她姓离,名歌,给我取名离安。我时常想离安两字有什么含义?直到后来,这世上再没有她,我才领会。

我们一起生活了六年,那年她二十九。本来是婚姻幸福的年龄,却只能死熬着岁月,那个时候,我似乎理解了她这么多年孤身一人的原因。

我原以为时常不见她踪影是她忙碌或是性格使然,后来才知晓不过是为了不让我察觉她的病情。我想她的一生定是在希望与失望中度过的,从睁眼看到这个世界开始,她就注定与常人不同。离家祖辈遗传的疾病,在她身上也不曾例外,她的母亲二十五岁那年产下她后便去世,父亲将她抚养到十七岁也随之而去,她从十七岁开始在繁杂的世界打滚,承受着众人对家族企业觊觎的目光,然后走到了她的巅峰人生。此后种种,皆如泡沫。

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她与死神争夺的时候,她的眼睛深深凹进,蜡黄的脸上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皮肉,不,连肉也没有。

该是天之骄女的她,该受着众人敬仰翱翔九天的她,早已经折了翅膀,濒临死亡。

我还记得我忍着心里的剧痛,哽咽道,“为什么?”

她扯了扯嘴角,那张脸即使微笑也再看不出来,她一点点抬起她的右手,时间从她指间悄悄划过,那双骨瘦如柴的手终是落在我的手上,“好好活着。”

好好活着……

我紧紧握住她那只剩几根骨头的手,只要抓住她抓紧她,她是不是就不会离开?

泪水一颗颗划过脸颊,顺着下颚落下,在她期待的目光中,我终是点点头,抬眸间,她已经闭上了眼睛。

“不!”我尖叫一声,可惜她听不见了。

好好活着?没有了家的我,怎么好好活?

那个将我从黑暗中拉出来,给我家庭,给我温暖,给我最好一切的人,终是被淹没在深海里。

“余生将成陌路 一去千里 

在暮霭里向你深深俯首

请为我珍重

尽管 他们说

世间种种最后终必 终必成空 ”

离歌对离安的期许,终究和着离歌的骨灰沉入海底。


过了许久,黎音似终于从故事里走了出来,用悲悯的目光看向离安,“这,是你的前世?”

离安忙急道,“不。”他欲言又止地看着黎音,再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一字一字坚定而有力,“这,是你的…来生。”

黎音睁大眼睛望向离安,一阵惊讶后忽大笑起来,“哈?你以为我会相信?”

“你心里很清楚,”离安早已睁开双眼,他眸里一片漆黑,平静说道,“你能看见我,不是吗?”

黎音没有再说话,不是吗?是啊,她看得见他,她心里再怎么震惊,却也不得不相信。她颓然地坐了下来,床垫因她的突然落下弹了许高,同她的心起伏不下,许久许久,才平静。

房间里一片静谧,只有微微的喘息声。

黎音低着头,像泄了气的气球,“你终是为她而来。”

“是,也不是。”离安眼底复杂,情意、歉意都在酝酿着,等待最好的时机破土而出。

他终是叹了口气,“黎音,我是为这一世的黎音而来。”

“你放弃了什么?”你放弃了什么来到这里?

生命?还是什么?

离安一笑,脸上尽是释然,“来生余下的生命,还有…轮回。”

黎音再是抑制不住,蒙脸痛哭,哭声狠狠地打在离安的心上,没有面对过这样情况的他,一时无措,只能用言语安慰道,“黎音,别…别哭了。”

黎音再抬头,眼泪湿了脸,脸上的妆已经花的不像样,一块黑一块白,离安一见,笑出了声,终是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

窗外的阳光懒懒地倾洒下来,地上两道身影分明。

只听黎音激动的声音传来,“离安,你…”

“嗯,我没事了。”离安说完,倾身堵住了她的唇。


上一篇:武松打虎被罚款 下一篇:茶忆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叫茶,还叫白茶。所谓白茶,大概就是用水泡了好几次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茶忆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叫茶,还叫白茶。所谓白茶,大概就是用水泡了好几次
    茶忆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叫茶,还叫白茶。所谓白茶,大概就是
    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叫茶,还叫白茶。所谓白茶,大概就是用水泡了好几次,再泡不出味道的茶吧。真没意思,还不如纯净的白开水来的纯粹。还不怕有叶
  • 你从远方来
    你从远方来
    文/西城一别 近来,黎音诸多不自在,工作生活都一塌糊涂。因此,她决定向公司告假,主管见她最近确不在状态便准了假期,只是嘱托她早点回来。 黎音
  • 武松打虎被罚款
    武松打虎被罚款
    武松在景阳冈打死一只老虎,成为阳谷县头条新闻,风靡一时,报纸、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各大新闻媒体争先恐后报道。阳谷县政府,为了表彰打虎英雄武
  • 最好的你,最好的我,最好的我们
    最好的你,最好的我,最好的我们
    我认识师兄的时候,正处于一种中二的伪文艺青年的情绪里。每天除了吃饭看书,就是仰着头以45忧桑蛋疼的视角望着天空,却忘了自己近视的严重,不能
  • 大梦一场
    大梦一场
    一睁开眼睛,头脑有些混沌,室内漆黑一片,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伸手摸摸床的另一边,空的。叫了了声 老公 ,没人应声。叫孩子,还是没人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