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一场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一睁开眼睛,头脑有些混沌,室内漆黑一片,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伸手摸摸床的另一边,空的。叫了了声“老公”,没人应声。叫孩子,还是没人应。

下床拉开窗帘,外面阳光正好。哦,原来是下午,我刚刚睡的是午觉。

走出门去,咦?我种的蔷薇花什么时候开得那么繁茂了?它的爬藤沿着围墙爬上了屋顶,然后在我们这一排院子里、房顶上开得肆意。藤蔓还在向远处延伸,我决定去瞧瞧它到底爬到了哪里。

顺着蔷薇花藤,来到了家后面。一片绿油油的草地,远处聚集着一堆人,好像正在举行一场什么活动。走的近了,发现是一场葬礼父母、老公、孩子和亲朋好友竟然都在。

我错过什么了吗?没听说有亲戚去世呀?

正在疑惑,突然听到老公悲痛的声音:“小光,你就像一束光,照亮我的心,照亮了我的生活。你怎么能走?你让我和孩子怎么办?没了你,我的生活一片黑暗,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小光?”好熟悉的名字,那不是我吗?我错愕地扭头看向那口油光发亮的黑漆棺材前的牌位“爱妻李晓光”。

开什么玩笑,我只不过睡了一个午觉,发生什么事?

“今天是愚人节吗?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这个玩笑太过分了吧!”我对着大家大喊出声。

没有人对我的话作出反应,好像根本没听见。

“唉唉,我在这儿呢,老公。”我跑到老公面前,挥挥手,想要拉住他好好说道说道。

一把落了空,我抓不住他的手!!

我又去抓女儿,想要抱抱她,告诉她妈妈在这里。却从她的身体穿过,一跟头扑倒在地上。

我狼狈的爬起来,扑到棺材上。我竟透过棺材看到里面一个“我”安静地躺着,表情平和,睡着了一般。

“你起来啊!起来啊!我在这里……”我疯狂拍打着棺材,拽着那人,想让她动起来。棺材里的人依然表情平和的睡着一般。

我眼睁睁看着那个“我”被下葬,眼睁睁看着我的女儿哭得昏过去,眼睁睁看着我的父母瞬间苍老,眼睁睁看着老公像是失了魂一样颓然。

我委顿在地上,捶打着地面,失声痛哭:“为什么会这样?我做错了什么?我不想死…我有爱我的老公,需要我的父母孩子…呜呜…”

午后的阳光依然强烈,我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身体一阵阵发软。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就这么认命,我得想想办法。对,去找那个怪老头!

那个怪老头是最近在上班路上碰到,他赤着脚,一幅犀利哥的打扮,每天在一个街角坐着,面前放着个破碗。时常眯着眼打盹。有时我会往碗里放上几个买菜找零的硬币。

一天他突兀地拦住匆匆赶路的我,冲我咧嘴一笑:“我是个神仙,女娃子,相信我,你最近将有一场劫难…”

哎呀!真是个神经病!”我被他吓了一跳,懒得理会他的疯言疯语,扭身越过他去上班。

我精神一震,仿佛看到了一线曙光。拼命跑向那个街角,快点,快点!

那老头还在,他正眯着眼睛在打盹。我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神仙,神仙,请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老头睁开微眯着的眼,看了我一眼幽幽的说:“人有三魂七魄,你失了一魂一魄,灵魂太轻,飘离身体之外。看起来就是死了。”

“请神仙帮帮我!一定帮帮我!”我对着怪老头恭恭敬敬的磕头如捣蒜。

“看在那几个硬币的份上,好吧,你先去找到你失去的一魂一魄,再来找我。”老头说。

“可我上哪儿去找?”

“这个我就无能为力了,你自己想办法。”说完,老头理也不理我,又眯着眼睛打起盹儿。

我游魂一般在街上游荡了一天,脚步虚软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找。

不管怎样,先去看看孩子吧!

我回到了熟悉的家中,女儿躺在床上,手里紧紧地抓着我的一幅照片流泪,叫着:“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公婆和老公围着她安慰。

凝望着可爱的女儿,我禁不住流泪,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小脸。看着她,心里温柔的冒泡。再看深爱的老公和慈善的公婆,下定了决心:不管有多困难,我一定要找到那一魂一魄。

忽然老公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微微神情变了变,说了声:“好,我马上就来。”

我很好奇,老公是有什么事儿。我跟着他坐上了车,车子左图右拐穿过一条条街道,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子,在一座青砖瓦房前停了下来。

老公伸手敲门,刚敲了一声,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女人,扑出来一把抱住老公:“你个杀千刀的,终于来了!人家想死你了。”

老公顺势抱起女人,边往里走边啐了声:“小骚货,这会儿都等不及了。我死鬼老婆的事才安排妥当,女儿还在哭她妈呢,你一个电话我不就来了?”

我大脑一片空白,浑身血液凝结,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那个憨厚木讷,一直对我温柔体贴,爱若珍宝,深情款款说我是他的生命之光的男人,怎么转身就跟别的女人这样?他们是什么时候扯在一起的?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鬼使神差的也跟着他们进到屋里。亲眼看着那个在我面前一直温和矜持的男人,化身成一头猛兽,跟那个女人疯狂地纠缠在一起。

屋子里女人的娇喘,男人的嘶吼交织在一起,一股奢靡的情欲味道。

我一阵恶心,不住的地干呕,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呕出来。拼命捂着嘴克制,却摸到了一手一脸的湿,怎么擦也擦不干。

“哎,你什么时候娶我呀?”事后女人问。

“等过段时间,现在头七还没过,你心急什么?”老公拍了拍女人白胖的屁股。

“讨厌!”女人手臂缠上他的脖子,“你说那个什么道士他这方法可真灵啊!你那个死鬼老婆还真就这么没了。你可真舍得!”

我止不住浑身颤抖,难道……不!不可能!

“不是你找来的道士?为了你,我可是赴汤蹈火也甘愿啊。”

“得了吧,你早就嫌她没有魅力了。我只是帮了你一把!”

这对狗男女!我抑制住冲上去的念头,将嘴唇咬得死紧,连掌心火辣辣的疼仿佛都感觉不到。

女人从床头摸出一个小匣子,匣子上贴着封条。“过两天把它拿去烧了吧,反正你老婆已经下葬了。”

“好,都听你的。现在不提她了,晦气!我们办正事要紧。”

老公一把接过小匣子丢在地上,又一把扑倒女人。

我顾不得自己心如刀绞,从地上捡起那个小匣子,头也不回跑出去,仿佛后面有1万头怪兽在追赶。

我拼着一口气跑到怪老头那里,把小匣子递给他,却一个趔趄瘫倒在地上。

怪老头打开匣子,叹了口气:“这是取人精血养育傀儡,让傀儡摄了你一魂一魄。想不到世上竟还有这歹毒之术。”

“神仙,请帮帮我!我女儿还小!我不甘不甘哪!”我哭得撕心裂肺,紧紧抓住眼前的救命稻草。

“好吧。谁让我跟你有缘呢!”他将那个傀儡化成了一朵梅花,射向我的眉心。我陷入了一片黑暗。

再次睁开眼睛,我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和从前一样,老公的手正横在我的身上,他睡得正香。

难道刚才只是我的一场梦?我轻手轻脚的挪开他的手,站到镜子前。还是那个我!我轻舒了口气,还好只是梦!

突然,我愣住了,眉心正中分明有一朵花瓣状的红若隐若现。不,不是梦!一切都是真的!是怪老头让我重生了!

我看向床上男人的脸,以前怎么看怎么喜欢,现在只觉得刻骨的恨。

他在我的注视下醒了过来:“老婆,早!”口气一如既往的温柔,深情。

我把自己的大腿掐的生疼,抑制住呕吐的冲动,勉强回他一个微笑: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要忍!!

我不动声色,依然如从前一般对老公,只是以身体不适拒绝他的求欢。他也一如既往的表现得温柔体贴,宛如一个完美丈夫。要不是亲眼看到,任谁也想不到他会是出轨杀妻的人。

暗地里,我依照律师的指点,将家里的财产全部转移,还让多出了几百万的外债。

做完了这一切,我甩出一沓照片,全是他跟那个女人的亲热照,说:“有人给我寄来了这个。夫妻一场,我也不忍为难你,只是我再不能跟你一起生活,还是离婚吧。我自愿放弃一切财产,净身出户,只要女儿归我。”

他本来还想着我会闹得难看,没想到我这么好说话,大喜过望,麻利地签了离婚协议书,跟我离婚了。

我再次到那个街角,想好好的跟怪老头道谢,却没了怪老头的身影,心中有些怅然。

带着女儿,我离开了这个伤心地,到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生活。断断续续听到前夫的消息,当然不是什么好消息。我舒了一口气,笑了!



 
上一篇:还似花间见 双双对对飞 下一篇:最好的你,最好的我,最好的我们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最好的你,最好的我,最好的我们
    最好的你,最好的我,最好的我们
    我认识师兄的时候,正处于一种中二的伪文艺青年的情绪里。每天除了吃饭看书,就是仰着头以45忧桑蛋疼的视角望着天空,却忘了自己近视的严重,不能
  • 大梦一场
    大梦一场
    一睁开眼睛,头脑有些混沌,室内漆黑一片,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伸手摸摸床的另一边,空的。叫了了声 老公 ,没人应声。叫孩子,还是没人应。
  • 还似花间见 双双对对飞
    还似花间见 双双对对飞
    芙蓉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是遇到勇长,这是芙蓉的孩子彩云告诉我的。 医院的护士在她清醒的时候跟她说,勇长天天都来医院守着她,ICU的探视时间只有一
  • 低自尊患者的自愈
    低自尊患者的自愈
    言惜是在上午十一点零五分下定决心去看心理医生的。 她之所以做这样的决定,是因为十一点零四分发生了这样一件事:经理把一沓材料摔在她的桌子上,
  • 午夜侠踪
    午夜侠踪
    好奇害死猫。 沾学校对外交流的光,几个领导不是孩子生病就是老婆出差,天上掉馅饼给了我参加企业赞助会议的机会。抱着毛毯闭着眼睛一路颠簸,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