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似花间见 双双对对飞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芙蓉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是遇到勇长,这是芙蓉的孩子彩云告诉我的。

医院的护士在她清醒的时候跟她说,勇长天天都来医院守着她,ICU的探视时间只有一小时,他每次都准时来,也准时走。

只是勇长每次来的时候她都沉沉的睡着。

 

让我来告诉你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你翻翻你的中国地图,看看祖国西南方向黔地,那里有一个名为桐梓的县。俊秀崇山的村子里,就长着勇长和芙蓉。

勇长个子高,眼眸深邃,眉骨突出,他家里姊妹多,他早早的担起了帮扶家里的责任,每日下地干活。日头正高,晒得他脑门尽是汗,一睁眼汗水就落进眼里,咸得他再难睁开。

芙蓉个子小,五官有些扁平,生的不是旺子旺夫的脸相,上门提娃娃亲的却还有几户体面人家,算命先生说了,你们家芙蓉虽不旺人,却能保人。

那时的农村不兴求升官发财,没那个梦,更没那个门路。一家里的顶梁柱能一直撑起这片老老小小的天就是上天的护佑,算命先生说了,你们家芙蓉的脸相能保全家一生平淡安宁。

芙蓉家里只有一个哥哥,虽说不上对她百般纵宠,但是没那么多张吃饭的嘴,她家里还算宽裕,不须要她向勇长一样下地干活,家里也不给她些差事做。但那些上门提亲的,芙蓉不喜欢,她家里是一个也没有答应的。

革命结束没几年,芙蓉大了,刚巧县上招工,她便要去,恰巧勇长也去了,既是同一个村子里出来上县里做工,相互照应也是寻常,一来二去,勇长教会了芙蓉写她的名字,芙蓉学会了在街道办那办事要写上自己的名字。

你回头望望五十年前的农村,百转千回的事情少,顺理成章的反倒多。电视剧里百转千回的剧情终究难以在两个平凡得不能掐出一点光亮的人身上得到实现,他们俩的故事,注定是平凡的故事。

 

你既然来听我说了,且听我细说完再去做你的事吧。

对,他们结婚了,没一年多,彩云就诞生了。

对,就是你书柜最顶上那本《西游记》话本扉页上的那个名字,彩云。

她告诉我,她没见过男人对女人那么好的,她是说她父亲对她母亲。

芙蓉小时候在家,不须干活,也不须做事,在县城里做工,勇长便时时都替她着想,结了婚,更是任何事情都不理。据彩云跟我说,她母亲到去世,都还未学会打理家务。

由此你能否想到一个男人,五十年来为一个女人所做的一切庇佑,从结尾回头来看,是多令人惊诧的事。

勇长与她结婚后,仍居住在桐梓,不同的是,芙蓉从此以后再也不知道她到手的工资到底是多少,不知道菜市场里白菜黄瓜的价钱,不知道猪肉贵还是牛肉贵,也不知道原来在菜市场买鸡是可以让卖鸡的老板帮忙杀的。

后来唯一又不同的是,彩云出生之后,芙蓉辞了工在家里。按理说,这时候白菜黄瓜的价钱怎样也应由她来留意了,可她也还是不知道,家里的一切都是勇长来打理,不论是炎热夏日里家里从未断过的西瓜,还是冬日里为取暖而手作的蜂窝煤,再小到一日三餐,都是勇长亲力亲为。

他未曾让芙蓉的手里起过同龄妇女早已堆结的老茧,直到芙蓉会做这辈子唯一会做的事。

芙蓉为他做鞋,改衣,缝补袜子的漏洞,这是芙蓉这辈子最擅长的事。

他像从前的农村期待的那样,一直撑着整个家的天,撑着芙蓉的天。

而她也像从前算命先生说的那样,不旺人,只是一直保着整个家的平淡安宁。

 

芙蓉五十五岁,检测出糖尿病,那时我年纪尚小,还没你现在大。

糖尿病要自己注意控制血糖,芙蓉享了三十多年十指不沾油烟的福气,又未曾读过书,哪里懂得什么叫血糖?都是勇长给她测,勇长帮她控制,自己的血糖高还是低,高是好还是低是好她自己心里一点谱都没有的。

家里的菜还是勇长去买,蜂窝煤也还是勇长做,一日三餐也仍然是勇长在厨房里忙碌,只不过谨遵医嘱避开芙蓉不能吃的东西。

若是芙蓉能再坚持得久些,像最平常最平常的老人家,养到八十来岁,估计也就能看见现在的你了。

 

芙蓉七十岁,身体越来越差,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糖尿病引起的并发症非常多,那时候她已经需要去透析了,她得了尿毒症。

我还记得我那日陪在她床边,她神志不清,嘟嘟囔囔,一会儿昏睡一会儿醒。后来直接陷入了昏迷,再找医生来做了检查才知道脑部出血导致昏迷了。

赶紧做了手术,转移到了ICU。

她在ICU的时候,勇长天天来看她,ICU的探视时间只有一小时,他每次都准时来,也准时走。不错过她,不打扰别的病人。

只是勇长每次来的时候,她都沉沉的睡着。

我想她是想醒着的,你说谁不想醒着呢?

只是她疾病太多,经受不起医生一次次奋力的拖拽,终于还是撒了手,终于还是没能醒。

她像从前算命先生说的那样,护佑着一家老老小小的平淡安宁,可她自己疾迹斑斑——那大概是她护佑的方式罢了。

 

我教你做素南瓜粥。

一把白米混一把包谷米,半个小南瓜。

米加水熬煮,小南瓜切薄片,得等到米熬得稀烂了,再放进去。

接下来这十五分钟你得在火边等着,你不能离开,你得一直用勺子搅拌,一直慢慢的少少的加水,你得等到小南瓜和米都熬在了一起,没了一点不亲昵的样子,才能关火。

还有记住,别放糖。

那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那么认真的为芙蓉煮粥,也是最后一次。

我依旧记得,我上中学时,她为我煮瘦肉鸡蛋面,瘦肉切得大块到难以吞咽,鸡蛋煎得整个焦了,面烂了糊了。

我但愿她在那边能记住素南瓜粥的味道,没加糖也有一点点甜味的——她都多少年没吃到甜味了啊。

 

最伤心的大概除了我们这些儿女,就是勇长了。

我后来去看望勇长,他的头发掉了好多,白了好多。

他看起来孤独了好多。

勇长不止一次梦回尚还年轻的时候,他下班回来,提着白菜黄瓜猪肉,匆匆忙进了厨房,不一会儿一桌子的色香味俱全馋来了在里屋忙碌着做鞋缝袜的芙蓉,芙蓉笑着夹肉给彩云,勇长呵斥彩云要吃自己夹。

勇长最远的一次梦是结婚前,与同事们相约一起去爬山,那漫山遍野的花开得极其绚烂,爬山坡时,勇长怕她摔倒,回头想拉她上来,映入眼帘的,正是芙蓉那张让他牵挂了他全部未来的脸。


上一篇:低自尊患者的自愈 下一篇:大梦一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大梦一场
    大梦一场
    一睁开眼睛,头脑有些混沌,室内漆黑一片,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伸手摸摸床的另一边,空的。叫了了声 老公 ,没人应声。叫孩子,还是没人应。
  • 还似花间见 双双对对飞
    还似花间见 双双对对飞
    芙蓉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是遇到勇长,这是芙蓉的孩子彩云告诉我的。 医院的护士在她清醒的时候跟她说,勇长天天都来医院守着她,ICU的探视时间只有一
  • 低自尊患者的自愈
    低自尊患者的自愈
    言惜是在上午十一点零五分下定决心去看心理医生的。 她之所以做这样的决定,是因为十一点零四分发生了这样一件事:经理把一沓材料摔在她的桌子上,
  • 午夜侠踪
    午夜侠踪
    好奇害死猫。 沾学校对外交流的光,几个领导不是孩子生病就是老婆出差,天上掉馅饼给了我参加企业赞助会议的机会。抱着毛毯闭着眼睛一路颠簸,祈祷
  • 火气那么大,不怕肝疼么
    火气那么大,不怕肝疼么
    身边总有些人火气很大,精力旺盛的没地方用了一样,看到一点不顺心,就开始发脾气。 可是,有没有想过,因为你的脾气,对周围人,甚至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