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曾有你,从此不相见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得知她们中文系在学校广场上办晚会,我把书扔在自习室,和好哥们范巍不告而别。

我在广场附近溜达着找她,天下起了雨。起初是小雨,我猜想晚会马上就要散场。后来雨越下越大,晚会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我冲回宿舍,拿了伞,又冲出宿舍。

我原本可以拿两把伞,但我不想让她觉得我是故意来给她送伞的,我还有一点莫名其妙的自尊心。

找到她以后,我反而犹豫不决。她远远地坐在人群中,我没办法潇洒地走到她身边,假装一场偶遇,然后把伞扔给她。

找到她是困难的。请求她同学把伞递给她,对我来说更加困难。

我鼓起勇气搭讪了一个女同学:“你好,同学,能帮把伞交给安琳吗?”,把伞送出去后,我涨红了脸,不敢看任何人的眼神,扭头就走。我猜她会抬头看一看送伞的人,但是她会猜到是我吗?

等我再回到自习室的时候,范巍已经把我们俩的书都收拾好了,正准备要走,看见我来,叉着腰骂我:“你丫的,上个厕所一个多小时,打你电话也不接,我差点要报警了!”

我曾约她一同上自习,但她只告诉我地址,绝不和我同路。她学习很用功,非等到宿舍快关门了才肯收拾东西,然后一路狂奔回去。所以我们路上独处的时间异常短暂和紧张。

有一次我送完她再回自己的宿舍楼,发现楼下大门紧闭。我吓白了脸,苦苦敲门哀求,保安大叔才披着大衣骂骂咧咧给我开了门。

一次和她下自习回来的路上,天气很冷,空气仿佛结了冰。人们的声音在冰块中敲击回响,朦朦胧胧。她冷得猫着腰,全身发抖。我脱下外套往她身上披,说:“你应该多穿点的,不知道这里早晚温差大吗?”

她扭着身子往边上躲,说:“跑一跑就不冷了。”我按住她,强行给她披上外套,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很男人。在我硕大的衣服下更显娇小的她,对我可爱地微笑。如此氛围,天赐良机啊,但是我却突然扭捏了起来。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等我觉悟的时候,我已经抱着她还给我的外套,站在女生宿舍门口打喷嚏了。

那时我常常后悔,后悔昨天路上又说错了什么话了,又错过了什么机会了,然后就在晚自习的时候狂打草稿。但是她一跑起来,我一紧张,又都说得语无伦次了。

这样魂不守舍了几天,我收到了她长长的短信。在打开的几秒前我无比兴奋,打开后,我发现对我的审判开始了。她说:“你是个很好很好的人,这两个多月多谢你的照顾了。”

我直觉坏事要来了,果然,我找到了但是。

“但是,我习惯一个人上自修,习惯一个人走路思考点问题,习惯一个人吃饭。不是讨厌你,真的,我跟所有男孩待久了,都会想逃开的,因为我觉得距离才能产生美。”

我说:“对不起,打扰你了。”

第二天,我仍然去了她原来常呆的南一楼7号教室,从晚上7点一直等到晚上11点,她都没有出现。

而我也不敢问她在哪个自修室自习。之后,我每天晚上都会从南楼到北楼,从一楼到十二楼,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地毯式地搜索。也有运气好的时候,让我找到了她。

当我看见她时,激动不已,但我不敢去叫她,只好坐到她前面的位置,假装没有看见她。每次我借着出去接水、上厕所的机会,故意从她身边经过,想引起她的注意,可她都没有抬头看我一下。等到晚上11点钟的时候,我听到她开始收拾东西,我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圈。

她一晚上都看不见我,现在教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她仍然假装看不见我。

等我跑出教室,她已经在200米外飞奔。那一路,我哭得很痛快,然后决定,我要和她划清界线。

大一下半学期的五一黄金周,当我得知她要去杭州玩时,我把这个决定扔到了九霄云外。

我和她约定一起去,可是当我再次联系她时,她已经在火车上了。

我独自一人来到杭州,不断给她发短信,约她见面,她都推托各种理由不肯见我。她说:“我表姐在陪我,她不想碰见陌生人。”说实话,我一点都不认识那时候的我。

失望之余,我开始考虑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我联系到萧山的一个朋友,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住在他那。白天我就在附近的网吧写博客,晚上回去和朋友倒苦水。

朋友见我可怜,抽空一天,陪我出来游游西湖散散心。我自虐般地选了自助划船,花了一个多小时把自己丢到西湖中心,累出一身臭汗后,躺在船上随波逐流。

我正晒着太阳,收到了她的信息:“我不知道你这几天都是一个人玩,对不起。我现在在断桥,我们见个面吧。”我开心地差一点跳湖,我和朋友说,她肯主动约我见面了。

我回复说:“我现在在西湖的中心,一时上不了岸。”她说:“那我先四处转转,一小时后断桥再见。”

当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时候,我却在西湖的中心,坐的还是一艘手划的破船。

我上岸了,手还微微有些发抖,我带着朋友赶到断桥找她。说实话,我在这方面确实很不成熟,约女孩见面,竟然还带个外人去。

我们胡聊了几句,然后在人山人海的断桥上,在落日的余辉中拍了一张合影,就匆匆告别了。我甚至都忘记请她吃顿饭。我们重演了白娘子偶遇许仙的桥段,但是没有一见钟情的故事发生。

当天晚上她发短信说:“在断桥等你很闷的时候回忆了和你相处的时光,我们几个月没见了,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我非常高兴。可能我有点喜欢你了。”

她是在向我表白吗?我成功了吗?我迫不及待地回复她,结果她不再回我消息。

黄金周结束,我想和她同路回校,但是她不肯和我一起。她说:“喜欢不是爱,请不要误会。”

我靠在火车车窗上,看着车里来来往往的人,觉得人生毫无意义。我开始编写一条条长短信回忆我们两个人的一些经历,自哀自伤一番后,无声地流下了眼泪。其实说真的,这样的眼泪很廉价。我明白这不过是一种发泄,我和她没有结束,因为根本就没有开始过。

02

我翻看着手机里的联系人,一个个地往下翻。一个名字跳进我的视线——包文文。

我想起我很久没有跟她联系了,手指在屏幕上滑来滑去,最终还是没有给她发个突然的短信。

第一次看见她是在高一军训的一个午后。她长得圆乎乎的,很可爱,但五官很立体,鼻子很高。她性格豪爽,开朗健谈,身边围了很多男孩。

我远远地注意她,不敢妄想有一天能靠近她。

我们是隔壁班,一个语文老师教的。一次语文课互改作文,我的文章正好是她批改的。当时的文章题目我已经忘却。只记得她的批语是:语言很有魅惑力,很棒!但孤独不是生命的意义。

后来她说她记得我,我就是那个给泅字标拼音的陈舟。

高二那年文理分科,我突然开始暗恋她,以致鬼迷心窍选读了文科。

我的新任语文老师找我谈话,希望我加入文学社,但我怕事多,拒绝了。后来我又反悔了,给老师买吃的,央求老师特批我入社,因为我得知包文文就是文学社的社长。

一天午休,我正和数学题奋战,有人轻拍了一下我的肩,我抬头看到是她。她的手中举着白花花的稿子,没等我说话,已经坐了下来,离我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

她冲我笑说:“帮我一起审稿吧。”

我题目做得脸部僵硬了,笑得有点难看地说:“好。”

每个礼拜都有那么一两天,她如同明媚的阳光一般照在我的角落里。虽然审稿有一点烦,还会占用我的复习时间,但是有她坐在我身边,一切都变得那么有意义。

她总是很热情,但有一段时间,她也黯淡过。

一天,我正在埋头写作业,她把手机交给我,说:“阿舟,有电话来不要接哦,把那些讨厌的短信都帮我删了吧。”她就这么自信我会替她做这些无聊的事吗?我正在写题目呢,拜托。

然后在她回来之前,我已经把一个白痴发的短信全删光了,包括电话号码。

那段时间,她找我的频率明显提高,不只是找我陪她审稿,还凑到我面前问我数学题。“该怎么求出那个几何形的高啊?辅助线该怎么划?”她的手指柔软而小巧,在我眼皮底下来回地晃。

作为报答,她就经常给我带炸鸡翅吃,惹得其他同学抗议起哄。当时天真的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相处,审稿、做题,一起考上一个心仪的大学,最后在一起。

然而高考结束的毕业聚餐,一个高大的男生打破了我的美梦。他们是恋人,他们在我面前甜蜜的样子,让我自惭形秽,让我完全不认识她。我躲到人后,沉默得像个哑巴。

高考填志愿,我打听到她去杭州,就报考了另一个地方的学校。

03

每一次被安琳伤害,我就在新浪博客写文。这时一个女孩闯进了我的领地,在我的博文下面留言:“喜欢你的风格。”

那时候,正是我最消沉的日子。我每天跟发癫一样定期难过一次,然后在博客上写各种伤痕情诗、写各种意淫小说。我一次次重复伤痛,心里好像就有什么东西得到了满足。

她叫查静,是我博客的忠实读者。她会在我的每篇文章下面认真点评留言。她自己也写博客,把我的网站链接放在她自己的博客上,署名“草牙士同志”。可以看出,她和我一样敏感,和我一样寂寞。她还是个安妮迷,喜欢发很疼很伤的心情日记。

后来她加了我电话打给我,当时我正在晚自修。我想了想,接了起来,走进狂风大作的夜里。

她很有礼貌,声音也很美。她说她太无聊了,太烦闷了,所以想跟我聊天,用声音。

她向我诉说她的旧恋。一个她高中时被她拒绝的男孩。她说她想念那个男孩了,这次回家,她要跟他表白。

她和我谈她的表白计划和表白的决心。她说要给自己一个忘记过去,迎接未来的机会。她说那个男孩让她忘不了,让她走不出他的阴影。她说就算是拒绝,她也要看着他的眼睛,亲耳听到。

我明白,她也是一个难忘过去的人,她也是一个敏感的人。

我说:“不希望你去表白,既不愿意你受伤,也不愿意他接受你。”

她说:“为什么?”

我后悔自己不该那么鲁莽,但很快释然。网络给了我不需要负责任的幻觉。

我说:“因为我看到成对的人就伤心。”

她说:“难道你失恋了,就希望所有人都一起失恋吗?”

我说:“没错。”

没过多久,她在网上找到我,说:“你高兴了,我表白了,他拒绝我了。”那天,我们聊了很久。

她知道我也失恋受伤,现在我也知道她失恋受伤了。我们两个受伤的单身狗,是不是可以互舔伤口互相安慰呢?我不确定她有没有这个意思,但我确定的是,她在我的心里悄悄地有了一个位置。

我们变得无话不谈,而且随时随地都可以聊天。她跟我讨论该不该买电子词典。她急吼吼地询问我硬盘怎么用不了。她把我当个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也总是个很有用的朋友。

我问她:“在干什么呢?”她说:“看电视。”

过了一天我问她:“在干什么呢?”她说:“看电视。”

“怎么老看电视?”

“无聊呗。”

她说:“一个爱我的人,一个我不爱的人,一个我爱的人伤得我好深,就把自己嫁给最爱我的人吧。”

我同意。

她每天晚上都会给我发一条短信。所以每天晚上,直到她的短信来了,我才能真的入睡。

有一天晚上,她发了一条短信说:“爱我。”

我的脸火烧般地红,但心里又害怕至极,好像做了什么错事。我把短信删掉,不作回应,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开始减少和她的联系。大二那年,我决心从灰暗的日子里走出来,决定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用在学习上。

我另外找了家便宜的运营商换了手机号,上课、上自习的时候就关机,很快就和那个旧世界完成了切割。

直到大学毕业,我才在她的校内上得知她去日本留学。博客停更,号码停用,我们从此再无联系,相忘于江湖。

04

她是一个笑起来很像韩智慧的女孩,皮肤很黑,眼睛小小的,但身材高大丰满。我们同系不同班。

一天我在食堂里看见这个女孩,她和我打招呼,笑起来眯着眼睛,很可爱。我们上大课的时候,她看见我,也眯起眼睛,摆着手,笑得很灿烂。不能不说,她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叫戴昕。

自从我把全部的精力放到学习上后,我加入了班里一个地下合作组织,一个四人小集团。我们平时一起学习、一起玩。四个人选一样的课,安排一样的课程表,轮流各种占座。学期开始派人提前到校锁桌椅腿替大伙占自习室的座,平时上课轮流派人占第一排的座,期末赶论文的时候轮流起早抢占图书馆的电脑座。周末我们还轮流组织户外活动,搞摄影采风、展览展会、单车骑行等等,活动不限。

我和她真正的交集要从一次占座上大课说起。那天轮到我提前去教室占座,出门的时候我看到她进来了,她对我眯眼微笑,我也回报一个微笑示意。然后等我下午来上课的时候,我发现她坐在了我的旁边。

课间休息的时候,她向我打听我家乡的情况,然后告诉我她这个暑假要来我的家乡采访一位校友,问我到时候能不能帮她带带路,拍个视频什么的。

我说好啊。我想她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以前也有同学说要来我家乡,最后也从来没有找过我。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一次放暑假,她竟然真的来了。

我自作自受,没办法。既然答应了,就要履行承诺。我陪她去了市里,找到老校友,拍了采访视频。完成任务后,为尽地主之谊,我还带她去逛了街。市区回来还早,我们又绕着几条马路走了好几圈,聊了好多事。主要是因为她对我写的文章和小说很感兴趣,让我很受用。我就讲了很多自己的事。

从那时候开始,我隐约觉察出她对我的喜欢,但我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她。受过伤的我变得非常自私,对感情毫无安全感,完全不愿意付出。

有一天,我们碰巧在图书馆里遇见,我们就在楼道里聊了一会天。

她说:“正巧,我有几张动漫展的免费门票,找不到朋友一起去,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想到正好这个周末轮到我来组织大家出去玩了。我说:“还有多吗?我想找我的几个好朋友一起去,人多热闹,好玩一点。”

她迟疑了一下说:“有的,我再去要一点。”

在动漫展上我们和各种卡通人物合影,玩得挺开心。然后在魔兽展台前,在其他三人排队等合影的时候,她突然牵起我的手说:“跟我来一下。”把我强行带走。

等我们和其他三人再次回合的时候,大家向我们投来异样的眼光。

动漫展回来后,她开始加强对我的追求攻势,约我一起吃饭,约不到,就在食堂里堵我,我越来越嫌她烦了。

她坐在我对面,咬着嘴唇,咬着咬着,嘴唇开始不停发抖。我说:“我还有事,我能先走吗?”我感觉她的小眼睛在审判我,仿佛我是一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她看得我很不舒服,我想赶快逃跑。

她说:“我喜欢你。”她的嘴唇抖得更厉害了,“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我说:“我现在不想谈这个,我马上要考试了,我不想被这些事情分心。”

最后,我们不欢而散。

快毕业了,大家聚少离多,都忙着各自的前程。我们的小集团活动还在继续。菲姐组织大家一起k歌。结果我一到ktv包房里,发现里面坐着她,我懵了。

大家起哄说让我们俩今晚多唱几首歌,说我唱得很好听,戴昕也唱得好听,然后自作主张点了一大堆经典情歌对唱。然后又像约好的一样纷纷借故离开。有说要去买点吃的,有说要去上厕所的。我想说,你们能不能再明显一点?

ktv包房里只留下了我和她。我们沉默地坐着,点的伴奏一首一首放下去,像背景音乐。

她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说:“我怎么对你了?”

她说:“我哪里不好?”

我说:“你没有不好,只是我们不合适。”

话聊死了,我尴尬地躲避她的视线,躲了半个小时后,他们才终于回来。

我说:“我刚好有事,先走了。”

菲姐追出来,把我拦住,骂我:“阿舟,你这样太过分了!”

我说:“你们才过分,干嘛要设局凑合我和她?”

菲姐说:“她每晚在宿舍里哭,说你不理她。请我们帮她。人家挺好的,你为什么不接受她呢?”

我说:“我知道她很好,但是我不喜欢她。”

我说:“算了,我就是个坏人,请她对我断了念想吧。”

7月不到,我正拖着行李准备离校。我在校门口又遇见了她。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后,我说:“我马上要走了。谢谢你对我的喜欢,我很感激。你会找到你的幸福的。”

她说:“我能抱抱你吗?”

我说:“可以。”

她抱住我,把头靠在我的肩头颤抖。那一刻我是真心感谢她的。还有她们。

她们让我对自己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她们让我的恋爱经历变得完整,她们让我懂得爱一个人的滋味、被一个人爱的滋味。爱一个人而她不爱我,被一个人爱而我不爱她。她们让我学会做自己,然后才能在不久之后遇见真正属于我的另一半。

感谢曾有你,从此不相见。

上一篇:说一说我为什么卸载了淘宝 下一篇:那些年的片儿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那些年的片儿
    那些年的片儿
    昨晚真是漫长的一夜。 做了一个噩梦,准确的说应该不是噩梦。梦里面的东西我不怕,梦到的是僵尸。 以至于我一整晚感觉都不能呼吸,至少在梦里我是
  • 感谢曾有你,从此不相见
    感谢曾有你,从此不相见
    得知她们中文系在学校广场上办晚会,我把书扔在自习室,和好哥们范巍不告而别。 我在广场附近溜达着找她,天下起了雨。起初是小雨,我猜想晚会马上
  • 说一说我为什么卸载了淘宝
    说一说我为什么卸载了淘宝
    曾经我是一个资深的网购者,如今,我已与网购之路渐行渐远。 上午,我的同事茄子拿着我的手机问我,嘿,你手机上怎么连个淘宝都没有啊? 我说:没
  • 皇帝是怎么个叫法
    皇帝是怎么个叫法
    学历史的时候,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秦汉到宋元的皇帝都叫这个宗那个帝的,而明清则多为俩个字(后来才知道,这俩字就是年号)。 直到现在,终于
  • 独死
    独死
    山沟里的凤凰村,零零星星几十户人家撒在山脚下,显得空荡荡的。老天并没有忘记这个地方,一连几天,雪花大把大把的洒下来,到处白茫茫一片。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