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十二月二号,新海诚《你的名字》在全国首映。那天我买了凌晨的票看首场。

和朋友坐在剧场中央位置,从来没有看过动漫的我,却终于在主角讲出那句:“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时,挎着背包带着眼泪奋不顾身冲出了影院……

而这一切的始末都源于一个叫做“墨白”的名字。

 

墨白不是书,也不是动物。是我的老同学。

直至《你的名字》上映那天,我已经喜欢他整整两年四个月……

和所有狗血桥段的开始不一样的是,墨白这个人最初出现在我的可视范围内那年,我丝毫没有留意过他。

以至于后来墨白翻着初中同学合影照片在人群中找到我和他的位置时,我只是轻叹一口气感慨时光竟然如此无常。

十五岁那年,天真无邪什么都不懂。伴随着人来人往大家就去了高中,上了大学。

所以对于初中的同学我是没有任何印象的。

墨白第一次给我发消息说是老同学时,我并没有多想。还疑是哪个学校的直男又闲的没事干跑来搭讪。

于是在我的严词矫正下,后来的墨白再也不提这件事。


二零一四年,是我上大学的第二年。习惯性的喜欢晚自习后一个人带着耳机去对面学校的操场跑步。

那天墨白在男生宿舍楼上一边摆弄他的课设模型一边朝楼下的我打招呼:“老同学!哦不,刘同学。天天这么跑真够执着的”

老校区的操场,灯光并不好。那是继埋没在qq微信里整天对于是不是老同学这个问题舌战后我们第一次面对面聊天。

操场上观众台的阶梯早就因为长年累月的雨水冲刷和人为破坏变得锈迹斑斑。

那天我们就坐在田径场外的马路牙子上。

墨白拿着还没安装完的模型下来时。我以为他会给我科普理科生的种种高大上。

出其不意的,他只是扔下弄了一半的模型坐下说了一句:“我真的见过你”

“墨小白,你再讲这么无聊的话。我们的对话就真的可以到此为止了!”

墨白看着我一脸的不耐烦。停住想要继续脱口而出的下文不再言语。

那之后,他经常把一日常规都放在晚自习前完成。然后晚上月明星稀我们就一起跑步。


上大学之前,我并不是个开朗外向的人。当然上大学之后也是这样。

以至于,对于墨小白的出现在我的认知和意识里,从来就是个意料之中的意外。

甚至以偶尔一起瞎扯跑步的方式慢慢熟悉起来的时候,我依然觉得诧异。

大二将要结束的那个初夏。古城的夜晚出奇的燥热。

再加上我们学校的条件一直不怎么好,所以同学们都习惯晚上没事去楼下纳凉。

那时的我,想当然已经习惯了去对面学校跑步。唯独我不习惯的是,那个季节好几次我都没有见到墨小白。

那年秋天将过,寒假即将到来的时候。我接到了墨小白打来的第n个电话。

没错,我们经常通话。大多数情况两个人都比较忙或者懒得动的时候,我们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联络感情。

那些日子里,似乎我的世界里只有一个吊儿郎当看起来什么也不在乎的他。

那天他打完电话问我是不是在学校时,我只是淡淡回答还在宿舍。

然后探头到窗外,楼下就是他站在那排还没有长大的桐树边的身影。

“给你!新年礼物。那个,还是过完年再拆啊!哈哈。”

我一头雾水还想询问些什么的时候。墨白已经在自己的世界里换了对话的频道——

“我以前跟你讲的动漫你都看过没有啊!秒速五厘米?!四月是你的谎言?!”

我抬头不惊不扰的怯笑了一声:“你想听实话么?我真的没时间看。看不下去啊!看见二次元我就一脸懵逼呐!你还是找你的同道中人去给别人科普好了”

话说到这里,墨小白已经不再情绪高涨的和我抬杠。“那至少,新海诚你看看嘛……真的很好看”


那天他在树下站了好久,直到最后科普无果就叹了口气回了学校。

而事情的实情是,他说的每一个Tv版的动漫我都尝试着去看过。

他喜欢的每一个作者的畅销作,我也会去了解。

但很有可能是因为先天耐心不足,后天又对二次元真的没什么天分,总是看了五分钟就看不下去了。

所以后来薛之谦大火时,我总觉得我太理解为什么他的歌词里会有“和你有关,观后无感”这句话。

啼笑皆非后竟然觉得是不是写的就是我。

后来经常有读者跟我抱怨喜欢一个人要怎样怎样时,我都只能不置可否的回答他们:这些事,需要在时间的缝隙里慢慢用心去体会。有时候真的是看不出来的。

那一年的种种都因为彼此之间的太过熟悉变得轻易又不容易。


我认识的墨小白,一直能说会道善于表达,似乎又懂得太多我不知道的天外之事。

当然动漫这件事算是其中一件。

只是那一年开朗如他也只是坐在操场上或者站在楼下的梧桐叶下言辞义正的跟我讲他喜欢的而我并不理解的东西。

只是恰好那一年以后,我的世界里突然莫名其妙般的出现了好多关于新海诚关于动漫的人和事。

而倔强如我,依旧没有把太多时间花在继续了解我不懂的事情上。

墨白还是喜欢开玩笑的跟我讲他真的以前就见过我。我依旧总是不予理睬。

这样的时光还是在我们相逢一笑,一起散步跑步的推动下慢慢过去。

那年新年以后,我也不知不觉的习惯把年前墨小白在梧桐树下送的项链戴在脖子上。


二零一五年末,似乎是在薛之谦无条件霸占热搜榜的话题中度过的。

内向的我偏偏又是个喜欢没事刷微博的。

难得那一年在无数次刷薛之谦微博写的段子后,我就被他圈了粉。

和很多真爱粉一样的,我最喜欢和能用来敬仰的,还是因为他是一个歌手。

那首“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似乎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大火的。

薛之谦说,那是他很喜欢的一首歌。

我时常认为,是不是我刻意避开或者还是忍不住去听这首歌的最终原因也许是因为墨小白喜欢对我说他见过我。

但的确,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旋律和耐人寻味的歌词时,我就泪目了。

情绪泛滥却难过不止,是我自己也不理解的。

那天我点开qq音乐把这首歌配上歌名的字样分享到空间时,墨白来我空间打了好几个转。

但就像语言之间的障碍和人与人之间思维的差异一般。

墨白从来不知道,关于他经常来我空间溜达这件事,每一次,第几次,我都记的一清二楚。


二零一六年,薛之谦那首“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依然不能够替换掉“演员”停留在热歌榜首。但他依旧很红。

这一年,恰好我们面临毕业择业。

时间很紧,每个人似乎都太忙。甚至墨小白搬去了新校区这件事,我也是一个月后知道的。

那个周末,恰好闲散无聊没事。听闻《你的名字》周五晚间要首映。

就好奇心驱使还是拖着闺蜜一起去看了首场。

那天,似乎是我多年以来第一次安静坐在剧场里看动漫。也似乎是我第一次,完完整整看完一部二次元故事。

故事的情节我已经不能用回忆的方式来细讲。

可是最后一幕时间追击正好,东京的地铁到达目的地时,男女主角追出去停住问了彼此一句:“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看到那个叫三叶的女孩子回头时,脖子间也不偏不倚的戴了一条挂着星星吊坠的项链。

和我脖子上的形状,出奇的相似。

那一瞬间似乎是不带中枢神经思考的。

电影还未落幕,我就冲出了电影院。

夜晚的城市寂静的可怕。

我站在新校区的男生宿舍楼下给墨小白打电话时,他探出脑袋睡眼朦胧又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我只是笑笑……

“小白,我们是不是从前就见过。”



 
上一篇:雅居乐陷落贪腐漩涡 下一篇:我的宝贝手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我的宝贝手机
    我的宝贝手机
    要是我捂着嘴巴不说的话,打死你也猜不到我会有一部精致的国产手机,因为它就像是变心但未撕破脸的女友,常常不在我身边。 手机是两个多月前买的,
  •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十二月二号,新海诚《你的名字》在全国首映。那天我买了凌晨的票看首场。 和朋友坐在剧场中央位置,从来没有看过动漫的我,却终于在主角讲出那句:
  • 雅居乐陷落贪腐漩涡
    雅居乐陷落贪腐漩涡
    20年前,出身寒门的陈氏兄弟从中山市起步,逐渐将雅居乐打造成一家年销售额数百亿的香港上市公司。在押宝旅游地产、进入云南市场后,陈氏卷入贪腐
  • 别人眼中的浪漫,在你眼中就应该是银子。
    别人眼中的浪漫,在你眼中就应该是银子。
    因为最近一个项目,接触了一家设计很有特色、以乡土建筑见长的设计事务所,会面初始,他们放映了些过往所做案例,比如民宿、乡建这些。其中有家在
  • 雅居乐、新鸿基、佳兆业等因反腐而中枪的6家房企盘点
    雅居乐、新鸿基、佳兆业等因反腐而中枪的6家房企盘点
    据《中国经济周刊》不完全统计,自十八大以来,截至今年10月28日,共有53名省部级以上官员被查处,其中,据法院判决和媒体报道,有30名与开发商有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