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好。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文|达文西陈

 

                                  一


如果我知道一年后,小妏会问我,你还在想回到过去吗。我会在此刻对她说,回不过来了。

秋天到来的时候,昆明就开始不停的下雨,气温一天低过一天,而后在十度左右徘徊。空气中都是寒冷的气息,我们挽手走在翠湖公园边的小道上,两旁的树开始凋零,没有飘落的在树上变成了金黄色,把秋天留在了身体里。

“冬天这边就会有来过冬的红嘴鸥,”小妏双手挽住我的胳膊,寒冷的雨让她愈发靠紧了我,“你也是一只来过冬的海鸥。”说完笑了笑,等待我的反应。

“这么冷,还来过冬,我脑子看来也不太好使。”我打趣道。

“是哦,怎么这么冷!”小妏笑了笑,空气把她的声音冻得瑟瑟发抖。

“我们找个地方躲躲吧。”然后牵着她来到路边的一家面包店。

“想不想吃点面包或者蛋糕?我有些饿了。”我问她,然后选定一个座位坐下,“在这里等我。”

她长舒了一口气,眼睛笑眯眯地说,“我还要一杯热的饮料!”

买完东西过来,看见小妏对着玻璃墙在发呆。像一只落魄的流浪猫。我把东西轻轻地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然后悄悄上前蒙住她的眼睛,怪声怪气地说:“猜猜我是谁?”

“你是一只狗。”然后握着我的手,朝掌背重重地拍了一下,说:“吃的东西呢?”

“还在柜台,一会儿去拿,我先施个魔法,看看能不能变到这边来。”还没开始,小妏就发现了身后的东西,斜看我一眼,眼睛里有清澈的河的模样。

外面的行人三三两两,下午三点,整个城市是最光亮透明的时候。雨落在水泥路上,滴滴答答的声响。我们喝着柠檬茶,都没有说话。

“你觉得我们有未来吗?”小妏没有回过头和我说这句话,只还嗔嗔地看着外面。

“过去的都会过去,现在正在消逝,我们只有未来。”我脱口而出的谎话。也不全是,只有三分之一的谎话。那一刻,我不确定是否有未来。

“如果,没有这么多的事情,没有这么多的变故,或者干脆我再晚些时候碰到你,我们一定会幸福,”小妏回过头来,看着我,眼睛已经开始变红,“或许会幸福。”眼神中开始变得有些哀伤。

我递了纸巾过去,“也许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呢,我们的遇见就只会在那个时刻,晚一点早一点好像都不对。你不要多想。”

小妏没有接话,不再说话。

一直到四点多,外面的雨渐渐停了下来。我说,雨停了,我们出去走走吧。小妏点点头,把那条花色的围巾重新围起来。

“围巾好美。”小妏说。

“是啊,要看看是谁送的。”

小妏笑了笑,眼睛弯成一条河,心满意足,像一只沙发上的猫。

天色将晚,四边的街道开始亮起点点的灯火。街上的人也开始变得多了起来,大约都是出来逛街的。城市开始变得喧嚣,而远处天上的云却还没有黯淡下去,反而朵朵变成另一种明亮。

“这儿还真是蛮奇特的,这么晚了,天还觉得是亮的。”我对身边的小妏说。

小妏抬头看了看天,看了看我,说:“你看那里的云!”

抬头,看见满天的云有些沉浸在红色里,有些镶着青色的光,有些只剩淡淡的拖尾,有些团团如盖。“你看整片天都像是在水里一样,云落在水里形成了这样的景象。”我对她说。

小妏挽紧我的手臂,说:“你一说还真像。”

我们就像两只在水里看天的鱼,云的变化就像水在流动。

我摸了摸她的头发。不多一会,小妏变陷入沉默,我也感觉小妏开始变得忧伤,这些云增强了这样的情绪,我没法说安慰的话。总有这样的时刻,人仿佛卡在那一刹那,什么也做不了。

小妏说:“我有些害怕,不知道这样的美丽还能不能再看到。”我永远不知道有效地安慰人,怕说不到她心上的那一块,也怕这时来一个擅长的冷笑话会有点弄巧成拙。我握紧了小妏的手,第一次觉得她的手这么小,仿佛一个小孩,一没拉住就会丢失她。

“傻瓜。”我只说了这句话。不知道是安慰她还是说自己。

转头看到小妏在默默抹眼泪。便把小妏揽入怀里,想让她感到哪怕一点点的温暖。“别怕,傻瓜,不管怎样,我会在你身边。是个小手术,听起来吓人,其实不怕,”小妏的头发飘来发香,椰子味的,“你要相信科学。”我又开始不自觉地故意说笑了这一句。后来她说我有时候很远,因为总会用一些烂笑话远离对方。

她抱紧我,在怀里用力的点头。如果我后来知道我的这些烂笑话给人的这种疏远感,一定先抽自己俩大嘴巴。那一刻,我只抱紧她,站在穿梭的人流间,耳边能听到时间静静流逝的声音。

“我们别逛了,回家吧,做晚饭。”我平静地对她说,不敢惊扰到身边的宁静。

昆明的夜熙熙攘攘,星星点点。叫了一辆出租车,躲进车里,温暖扑身而来。听电台里说未来几天气温都是十多度,注意保暖。

看了看车窗外,流动的路灯和黑夜渐渐变得模糊,趁她不注意,小心地抹去眼泪。来回的车辆发出隆隆的声响,寒冷的空气似乎把发动机冻出了不一样的声音。

秋天就是如此吧。

 

                                  二


这边好像就是这样,早上还有阳光,下午也许就会开始落雨。来看小妏的这段时间,我已经开始习惯这样的气候。

那天下了飞机,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却还能见到夕阳在天边没有落下。偌大的长水飞机场空旷,被漫天的夕阳光洒的斑驳。机场泊车上站着神态各异的乘客,我觉得他们都变得有故事而且有趣,他们的生活应该都是充满了色彩吧。

正是在长水机场,我第一次见到了小妏。

那时她是飞往海南的一名游客,有着大大的眼睛,一身夏天的打扮,挎着一个尼龙材质的小背包,上面一只大大的褪色的猫,和她一般有着发亮的眼睛。

我的云南之旅那时接近尾声。那天我们一行五人办完托运之后在一旁闲聊。我做了一个混沌而幸运的决定,挑了一个只能坐四个人的长凳。长凳最那头的那个女生孤单一个人,我想她看到我们这么多人,应该会走开腾出位置吧。

我站在她那边,是为了让她看到我们的情况,希望她可以体谅一下我们是五个人的团体。我和他们故意大声说笑,不时撇撇她,用目光打量同时施加压力。而她眼力确实是差一点,当做没有看到,只是用余光看了看我。我于是只能采取更加明显的行动,坐到她旁边去:“你好,请问可以往那边坐一些吗?”她微笑地挪了些位置出来,我们继续谈笑,说着这个旅行的各种有意思的趣事,看着卡片相机里的各种照片。

忽然,听到旁边的女生说:“你们刚从云南旅行回来吗?”

“是。”我转头。看到那双眼睛,清澈地可以照出我的脑袋。然后笨拙地再转过头去,继续听好友聊每一张照片的故事。

“那不错。”她好像觉出了我的一丝尴尬。

过了一会儿,我正了正身,直视前方,然后把身体往她那边靠近,直到感受到了她的气息,一种温暖的空气。用尴尬的声音说;“你也刚旅行结束吗?”

“我去海南,找我妈。”

“哦,那你是海南人。”

“不是,”她扑哧一笑,然后说:“老妈在那边度假,我过去找她有点事情。”

“原来是这样,那你是哪里人啊?”我只能笨拙地继续抓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成都人,”她清脆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撒娇属性。“在这边上学。”

那时她还是个即将毕业的学生。

渐渐我们聊了起来,她给我看照片说,“推荐你去坝美这个地方。世外桃源。”

我认真看着那张照片,风景美丽而孤独。

“去过的人都说不错。”她见我没说话,补充道。

“你还没去过吧。”

“还没去过。”

“我们刚刚结束旅行,只能成为遗憾了,以后有机会,就冲你这句没去过,我会去的。然后告诉你是不是不错。”

“可以。”

“我怎么告诉你?”我笑着看着她,盯着她的眼睛看,看到刚刚的景色就在她的眼眶里。

而后,我们的飞机开始登机,收拾好行李,便走向安检口。回头和她对了一眼,她在那里安静的坐着,朝我微笑示意。我做了个电话的手势,笑着和她说再见。

同行的伙伴打趣说:“桃花要开始了。”

“罂粟花或者昙花。”

 

                                   三


接驳车缓缓行驶在最后一丝光亮的阴影层错之中,天边的淡云也逐渐隐去了黄昏的色彩。

晚霞坠落了。

坐上机场一号线,按照小妏的指示,她会在终点站等我。一路上我们拿着手机聊些有的没的,同时在掩饰心中的激动和不安,怀揣着兴奋和陌生感。

我刚下了车,小妏便打电话问我在哪里,远远地就看到她穿着淡蓝色连衣裙站在夜色和灯光的辉映中间。一边说车马上就到,一边从背后慢慢接近她。然后站在十米远的地方,看着她。她看着那辆刚到的大巴士,盼头探望。我在远处偷笑,一边享受这样的感觉。想着想着便开始有些失落,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迟早有一天,她会离我而去,美好的事情让我总想到它最差的结果。那一瞬间的想法让我在心里祈祷,希望那永远别到来。

冷风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原先设想从背后抱住她,渐渐靠近,而又只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位师傅,问个路。”

“瓜娃子。”她的笑冲淡了我突如其来的失落。

昆明的夜晚渐渐感觉到凉意起来了,隔着空气似乎都能感觉到她身上的瑟瑟发抖。把外套脱下,披在小妏的身上,“你也不怕冷啊!”她低头,然后牵起我的手,一阵暖流从我的倒数第二根脊柱骨往上流淌。她的手在出汗,身体在发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天凉,或者身体虚弱。我们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住处。

车上我一直盯着行驶的前方,第一次感受昆明的夜,再次见面反而不知道说什么。我感觉到小妏在看我,而且是笑着在看我。我只能一个劲地握紧她的手。她突然亲吻我的脸庞,我得意并且更加无措。鼓起勇气转头,看到她那双大眼睛以及弯弯的嘴唇,然后轻轻地亲吻上去。

之后她靠着我的肩膀,看着流淌在车窗玻璃上的霓虹灯光,一路回到她家。

她早已经准备好了麻婆豆腐,时间久了,已经有些凉了。“四点就开始做的,”她说。“第一次做,所以豆腐都不成样子了,你别笑。”我小心地夹起一小块,正要入口。

“这个有点辣,你小心点。”

“辣点我喜欢,下饭。”确实下饭,不是因为辣,而是太咸了。

“你吃过了?”我问她。

“早就吃过了,你吃吧,都是你的,”她偷笑着,她应该知道她的饭菜确实不好吃吧。“我给你倒杯水。”这下我确定她确实知道这些菜是做的咸了。我一边吃饭,她则单脚踏在座位上开始专心玩起了游戏。

环顾四周,看到外面飘起了雨丝,寒气开始有些加重。

晚饭过后,躺在沙发上,渐渐聊起来从那次机场相遇分别之后各自的生活。她暂停她的游戏,轻轻地靠在我的身上,她说她那天看到我离开之后就知道会再相见。我又何尝不是这样觉得。问她最近是否还在玩茶道。她点了点头,说这两天可以亲自展示一下技艺。我说外面下雨了。她说明天就天晴了。慵懒的话语弥漫在夜里,我说我去洗碗。起身,收拾,她则起身进房间,只说了一句,我先休息了。

早晨特别冷,翻开被子,赶紧穿好衣服。下床,外面的天气冻得我双腿发抖。看到小妏还在熟睡,像一个婴儿,嘟着嘴,仿佛在做烦心的梦,睫毛在她的眼睑投出稀稀落落的光影,像夏天栖息在她的身边。洗漱完毕,我站在窗台看着清晨七点的昆明街道,雾气缭绕在面前的世界里,渐渐散去,渐渐喧嚣。

不知何时,她出现在我的身后,问我在想什么。我说我在想早上的薄雾好像是甜的。她说了句傻子,雾是吃不饱的,而后一边拉着我下楼,一边说带你去吃好吃的米线。而后来到小区附近的小店点了两碗米线,她告诉我说,这种店才能吃到这里最好吃的米线。我点了点头,说,我真的需要补补,早晨起来感觉双腿发软。她喷了一口汤,赶紧擦了擦嘴,用劲掐了掐我的手,我一口汤也接着喷了出来。时间静止,之后,我们在街边笑成一团。

美丽的时光像是乘着超音速的列车,喜欢的人从身旁不久就会分开。

那段时间,我们一起每天去各处溜达,去老街道上喝酸奶,在小吃街和玫瑰茶;在玉器玉石点听她讲述玉石的秘密,她手上就有一个祖传的玉镯,她外婆给她妈妈的,她妈妈给她的。去街上看鱼,去摊上看多肉。晚上和一群大妈跳着广场舞蹈,笑成一团。路过街边的花店,买两束花送给她,她笑成一朵百合花。晚上饿了就出来吃夜宵,让凉如水的夜晚笼罩,趁着路灯昏黄回家。

站在麻辣烫的摊子前,我说这样的夜晚好暖。小妏从旁边看了看我,说,你把手靠到这边来,这边热气腾腾。手抓着我靠近在摊子的炉子旁边。

雾气腾腾的摊子上,麻辣烫在锅子里嘟嘟地冒着声响。

明天我带你去翠湖走一走,小妏绕到车摊的背后说,同时忙着往麻辣烫里放着喜欢的作料。完毕,端着碗推到我的面前说,你吃吧。

“你要不要来一点。”我问她。

“我没胃口。”她笑了笑,“小心麻,小心辣,小心烫。”

“小心麻辣烫。”我接了一句。

她于是咯咯地笑了起来。

透过热气氤氲的夜晚,我感到从心底翻起来的快乐。夜晚落在她身上,笑声绕过两旁的街道。夜晚和她,都自在无束的样子,至今留在我的记忆里。

 

                                   四


秋天下的雨格外冷。

从出租车里出来,我们并肩搂着匆匆忙忙往家里走去。电台里的天气预报和发动机的声音仿佛还萦绕在耳边。

回到家,吃过晚饭,我们躺在沙发上,各自沉默。

“明天带你去个地方。”小妏说,咳嗽两声,刚刚的雨把她冻着了。

“今天你累了吧,明天你在家休息吧。”我说。

“不要紧。今天下午突然情绪不对,也没什么。”小妏说着,然后起身其翻她的柜子。

“找什么?”我问她。

“有个东西送给你。”她说,“我怕明天忘了。”

“什么东西?”我问。

“找到了你就知道了。”她说,“我今天有些也让你情绪低落了吧。”

“你说什么呢。手术的事情你别怕。不会有事的。相信我。手术那天我回来陪你。”我一句话一句话往外说。

“不怕了。”她认真找着,“找到了!”

她背着手,走过来,忽然调皮地说:“你猜是什么?”

“我猜是石头。”我出了个布的手势。

“不正经。”她瞥了瞥嘴,然后笑着把一本书递到我面前。《此生未完成》,没听过的书。

“这是我的支柱。她是一个癌症患者,病床间写了这本书。那段时间我就看这本书来告诉自己要好好的。”小妏说着说着就开始流泪了。

“你没事的。你和她情况不一样。”我抱着她,摸着她的头发。

“可是我害怕,是瘤。万一是肿瘤呢。”小妏带着哭腔说。

“医生说是良性的,不会有事。听医生的安排。”我安慰道。

“我又哭了。”小妏坐起来,“我还没说完,这本书现在送给你。”

“给我干嘛?我自己去买。这本书你拿着,这是陪你过来的重要的东西,对你意义非凡。”我受宠若惊。

“正因为这样,我才给你。你好好保管,我写不出来这么多感悟,但里面很多都是我所想的,你拿着,就当是我写的。”而后她夹着哭腔笑了起来。

我拿着,就像拿着一块宝贝,不敢轻易放手。

“明天你就要走了,我怕忘了。”小妏的话提醒了我。明天我就结束了我的假期,回到工作的城市。

“以后我还会来找你的。”我说。

“今天能做的就今天做了。不再耽误了。”小妏老成地说着。“以后能不能见到还不知道。”

“瞎说什么呢!要不我不走了。”我说。

“我和你开玩笑呢。”小妏调整了一下声调,“我们去休息吧,明天我们早点去。”

“什么早点?包子还是馒头。”我打岔道,想冲淡在我们周围的悲伤情绪,我知道明天就要分别。

“别闹了。和你说正经的。”小畅搂着我的脖子。

灯光暗淡,雨声缠绵,和着秋凉,进入梦乡。

第二天的清晨刚刚到来的时候,小妏带着我开始往她想带我去的地方。裹着外套,我背着昨晚悄悄收拾好的行李,走向她要领我去的未知地方。

一个敬老院。

一进去,里面的工作人员说了声小妏来了,我们便走进一间间房子拼出的建筑走廊。我想小妏真是一个有着善心的姑娘,果然,我们来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面前。老人见到小妏,就开始高兴地笑了起来,问了句,你是谁。

“我是妏妏。”小妏说。

“奶奶,我是。”还没等我说完,老人开始拿起拐棍打我,口里开始念叨着我听不懂的话。

我赶紧躲闪,小妏挡着我,说:“外婆,他是好人。”老人这才平息下来。

我问小妏老人的情况。小妏说这是她外婆,她得了痴呆症,记不得谁是谁了。她刚刚把你当着我老爸了。

“我胡子没刮,但有那么老吗?”我疑惑地说。

“别开玩笑。我老爸,算了,以后再和你说我老爸。”小妏眼神开始陷入忧伤,不一会又高兴起来,做着鬼脸逗着奶奶开心。

我猜测着她老爸发生了什么事情,坐在一旁,看小妏和奶奶说着我再也听不懂的话,还有小妏不时地对我翻译着他们的对话。每一刻,我都笑着,看到一个善良得闪着光的女孩。

我们走了。小妏趴在老人耳边,说着一些话。老人一听,便开始流泪,接着小妏也开始流泪。

小妏抱着她,继而相拥在一起。直到护理人员开始过来,熟练地操作着,小妏得以离开。

小妏拉着我,头也不回地出了门。一路上疾走,一边摸着眼泪。直到站在公交车站台,“我们以后见一次少一次,也许再也见不到了。”小妏说着话,然后趴在我怀里哭了起来。

“好人自有好人福。外婆会长寿,你会很好。下次我们再来。”我也不知道这样的话能不能给她带去安慰。

车来了。

小妏立即收拾好情绪,看着时间,我们坐上去机场的车,小妏还没有从刚刚的情绪中走出来,独自黯然在一旁,我自己仿佛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有着许多的疑问想要问她,但我知道这不是时候,干脆以后再说。于是紧握着小妏的手,把身边此时有无限遥远的她紧紧撰在身旁,一路再也无话。

谢谢。

临别的长水机场,我握着她的双肩,只说了这样的两个字。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说,也许是她让我知道生命的脆弱,分别的痛苦,相逢的珍贵,珍惜眼前,珍惜现在。

“瓜娃子。”小妏扑哧笑了起来。

我们相拥。紧紧地拥抱,我说别担心。她在我肩膀点头。我说别怕。她点头。

机场广播催促着我。

没有吻别。只有再次拥抱,挥手告别。

只有再见。

还有再也不见。

那是我们这辈子最后的见面。

 

                                    五


秋天过去了。

我在的城市冬天就来了。寒气逼人,一切不再有生机,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变慢了。整个城市像一只冬眠的野兽,呼吸变得慢吞吞起来。

我和小妏失去了所有的联系。

最后我飞到她那里,去她的住所找她,邻居说这家已经搬走了。我凭着记忆找到那家敬老院,工作人员告诉我,我们离开之后,老人不久就被接走了,问有没有联系方式,却只写着小妏住的地方和她的电话。

而那,已经是空号。

那一刻,我觉得我仿佛是经历着一场梦。梦醒了,所有的都留在做梦的时光里,便一去不返。但那却是我真真切切触摸过的梦,不会有比这更真实。

小妏走了,离开。

她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我之前所有的安慰都是虚无的,我根本不了解情况。所以最后还是她说的对,所有的事情,最后都是最后一次,许多的事情未完成。只有她,留在我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我翻着她送给我的书,回想起那些相遇和重逢,相聚和分离,开始泪流不止。

她就这样,消失在刚刚过去的秋天里,连带着与她有关的思念。

冬天走了,城市苏醒。春来暑往,秋天再来的时候,我忽然收到一条私信,它问我,你还在想回到过去吗。

她是小妏。

她没死。

她不是梦。

她从秋天里活了过来。

我欣喜若狂。

我想问她那当初为什么一声不吭地离开,我想问她为什么无影无踪,我想告诉她我去找过她,我想告诉她在她消失的时间里,我每天都做梦或者失眠,我想问她,有什么不能和我说的呢。我想告诉她,我想她了。我想说很多的话,关于这个城市过去一年的一切,关于我想过搬去她的城市,关于我想开始新的生活。

但最后,我只问了她,最近好吗。

她说,她手术没事了。

我问,外婆怎么样。

她告诉我说,外婆在她刚刚结婚后就走了。

她说,我只是一个过客。她说,我只是脆弱和烦躁时候的一缕光而已。她说,就此别过。她说,对不起。

我拿着手机,颤抖着坐在那里,不敢相信她说的一切,却开始回想从前的模糊的细节。

她带了订婚戒指?她洗漱台上有沾着灰的刮胡刀?她要去海南找老妈说什么事情?

还有,她挽着我的手走在路灯下,她靠在我的肩膀上听昆明明天的天气,她抱着我说她害怕的样子像一只流浪猫,她笑起来像夏天,她笑起来眼睛弯弯如月,她像流星的尾巴,她像城市的秋天,她认真说话的样子像河豚。还有她站在路边等待的模样,那天她认真盯着我吃饭的样子,还有那天她和秋天的夜晚一样自在安静。

可最后,我只回了一句:谢谢。

也谢谢你。

好。


上一篇:她只想抽支烟 下一篇:心海集团被指以众筹的名义搞传销 入门费5万元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心海集团被指以众筹的名义搞传销 入门费5万元
    心海集团被指以众筹的名义搞传销 入门费5万元
    近日,心海集团员工在其微信朋友圈大力宣传公司稳赚不赔的心海金融项目,受到广泛关注。 项目稳赚不赔,项目成功大家一起赚钱,项目失败企业将会将
  • 谢谢你。好。
    谢谢你。好。
    文|达文西陈 一 如果我知道一年后,小妏会问我,你还在想回到过去吗。我会在此刻对她说,回不过来了。 秋天到来的时候,昆明就开始不停的下雨
  • 她只想抽支烟
    她只想抽支烟
    不知是谁,催命般地敲门,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 不会是同事,他们知道该如何拉开乘务员休息室的门。 也不像是一般的乘客。一般乘客会礼貌
  • “上海上有”新规后仍我行我素 归集出借人资金
    “上海上有”新规后仍我行我素 归集出借人资金
    2016年8月24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新规出台后,打着普天下,惠民生旗号的上海上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临近岁末遭到多人举报
  • 我若早懂,该有多好
    我若早懂,该有多好
    文|李晓木 近几年接触了很多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很多学生跟我说我,不愿意进体制是因为: 我讨厌一眼望到头,按图索骥的生活; 我讨厌体制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