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水过前村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一河奔流,它来到陡崖边。

崖边一行苦楝树,还有黄楝树,就连那四围的土,也有很深的苦味了。

河水到此,深皱眉头。就在它徘徊的片刻,也被染成苦水了。

但,势在逼迫,它只能纵身跃下了。它落入的潭里,自然是很深很大的一片苦水。

苦水,渐有苦名。没有人来洗脸喝水、浣纱漂衣,就连渴极的鸟兽,也避了这苦潭,宁愿跋涉陡坡,喝上游的甘甜去。

我到这苦潭边,看一瀑直下,如散开的珠帘。浩荡倾泻的下边,也有几滴涓涓,不似泪水,却如清露。

这样的明澈,能苦到哪里去?难道它苦死过人吗?它苦,但不会有毒吧!既然无毒,我就喝它几口,难道会被苦毙水边?

我偏不信,我横下心,坚决一试。我自己的行为,决不受外物的干涉。我拿出随身带的水瓶,接了几滴。又用水壶,接了那飞下的一股。

仰脸喝下。

原本准备好的苦得胃翻的感觉,竟然没有。两样水兑在一起,却是更好的甜味。它们,比别处的水要好喝,又甜又净。

我索性敞怀,痛饮个够。咕咚咕咚,如伏天锄地归来的牛饮,要吸干长川了。

我亲自的实验,我切身的体会,不会错的。我反复喝,反复品咂,都是一样的感觉。这水甜到牙根,甜到入心。

传了几百年的苦水,竟然是甜的。莫非这周围的土质,早已悄悄更新?

我出山进村,我告诉人们潭水是甜的。

我当然受了怀疑和质问,接受着说不完的白眼和谩骂。我和他们争论的时候,有好多拳头在我面前挥动。

我仍然到处说。我觉得那是我的使命。

没人理我。我的话还不如山野的风,激不起崖上半棵小草。

草长鸟飞,前村少年已驼背。我执意,没想到要回头。

多少岁月等闲过。

有北乡的老农,因了老家大旱,背井离乡到这里。村里住不得,他们只能在苦潭对面废弃的地道口安了家。

我很羡慕他们。我搬来铺盖住自搭的草棚,与他们比邻。我们身在长野,共对青山。

好久,我试探给他们说,苦潭水是甜的。

失败久了,我已不敢再想成功。我等着他们的拒绝和驱逐。

那老农睁大了眼睛。她的女儿也双眼熠熠。

“我们要自立。这水,有用。”他们说。

他拿出葫芦瓢,走到水边,接满。他先是一口,顿了一下,接着一口气喝完。他又接了点,让他小小的女儿喝下。小姑娘雀跃:“水真甜,真甜!

老农把门前的草地开垦,插上青杨,春来杨绿,如江南柳。他又顺着山势,种了三亩西瓜。

种瓜的时候,我给他挑水浇地。滴水入土,他双眼灼灼。钩担压我肩,我步子更坚。山前风过,我们偃仰啸歌。

瓜熟,我俩架子车拉瓜进城,我们的瓜卖得最好。

老农光景好起来。他会唱戏,唱《过昭关》,唱《打渔杀家》。他女儿会拉二胡,小小的脸,平静的笑容。

上一篇:拖把君,我的未央就交给你了。 下一篇:老一辈的爱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老一辈的爱情
    老一辈的爱情
    前几天和室友出去散步,不知怎么的,聊到了爱情。话到这里,即使笑着,也难掩苦涩。谁没有一个小心翼翼藏在心里的人呢?那是少年的欢喜,青春的装
  • 苦水过前村
    苦水过前村
    一河奔流,它来到陡崖边。 崖边一行苦楝树,还有黄楝树,就连那四围的土,也有很深的苦味了。 河水到此,深皱眉头。就在它徘徊的片刻,也被染
  • 拖把君,我的未央就交给你了。
    拖把君,我的未央就交给你了。
    我看《夏家三千金》时,旁边妹妹说,在厦门海边见过这姑娘,当时这部剧没有热播,防范措施没有太强烈,还可以近距离看到她,她一拍戏完就活泼乱跳
  • 善林金融被曝关联平台多无资金存管
    善林金融被曝关联平台多无资金存管
    ■昨日,新快报记者走访了一家善林金融位于广州海珠区的线下网点,其门前仍挂着高薪招聘理财经理横幅。 因赞助中国女排而引起业内关注的善林(上海)金
  • 心音
    心音
    华教授马上就要从医院里退休了,他带的唯一的一个徒弟小武也要师从毕业了。华教授对他的徒弟小武很是满意,也很放心。 没几日,华教授就辞去了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