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醒来空落落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半夜醒来空落落。没找到幸福的感觉。

1、

翻看微博,有新闻说在罗布泊找到一具尸体,1960年的尸体。风干。身边还有几封信。

很自然想到彭加木。很多人认为彭加木是被地质队的其他人杀死的。有一篇文章说,当时水快用完了,水和油都不足以让车队走回去。大家希望军队派直升机来救援,送点水和食物。但是彭加木说,不要浪费国家的钱,我再去找找附近有没有水。彭加木是个爱国的人,也敬业,很有自我牺牲精神,而且还身怀癌症。 别人并不愿意陪他赌命,彭加木坚持不发电报求援,上面就没法送水。万一断了通讯,又找不到水,大家就死定了。于是大家就一合计,杀了彭加木,然后告诉上级说彭加木出去找水失踪了,于是直升飞机送来250公斤的水,他们就得救了。

指控别人杀人是很严重的事儿,没有杀人证据,是不能给人定罪的。

就算杀了彭加木又怎样。在那样的情况下,大家随时可能因为缺水死在沙漠,找到水的概率本来就接近于零,万一这期间电台坏了,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整个考察队的人肯定全部死光光。所以,即使他们杀了彭加木这种倔强老头以自保,也不算过分。大家都知道这老头倔强、玩命、性情霸道,按照彭加木的命令去做事,真的可能大家一起死。

所以,即使杀了彭加木,也属于为了保住更多的人命而采取的正当避险。

如果彭加木还留在营地,大家可能会逼着他找军队求援。但是彭加木一离开,大家就只能继续等他,要是他一天都找不到水,就是拖延又一天的时间。每拖延一天,就是离死亡近一部。大家一合计,怒向胆边生,觉得不妨干掉彭加木。

当然,从彭加木留下的纸条看,还是有他自己迷路失踪渴死,又被沙子掩埋的可能性。

彭加木留下了纸条,说自己一个人去找水。按理说他身体虚弱,至少也该找个伴一起去。在沙漠上,一个身患癌症、身体虚弱的老人出去走不回来的可能性太大了。他既然是独自出去的,大概是别人已经不相信附近有水,只有彭加木一个人相信附近有水。而且是一大早出去的,可见前一天晚上,别人就已经不支持他。彭加木出去后,别人也没担心他的死活,就让他一个人去沙漠里去死。失踪了更好,这样就可以赶紧叫直升飞机来救援。

2、

翻看微信,看到董明珠给格力员工加工资了。

2015年,格力电器在职员工70561人,合计人工工资为25.58亿元。平均人均月薪3021元。如果去掉一些高薪的高管,普通员工工资应该是月薪二千多元。不知道格力算不算世界五百强企业。很多大学生不是很想进入世界五百强企业么,去格力试试吧,人均月薪3021元。

珠海市的人均月薪是5600元左右。这月薪虽然不算高,可是比格力的工资还是高太多。

据说董明珠不肯分红,激怒了股东。还被废除了董事长职位。

这些看起来伟大的事业背后,是一大堆工人在东南沿海过着月薪二千多元的生活。是一大堆身价上亿或几千万、口袋里却拿不出几块钱现金的股东在那里苦苦坚守。

格力是董明珠的事业,不是格力工人的事业。富士康的收入好歹比格力要高一大截。

看看知乎网,尽是些月薪好几万的人在那里抱怨房价贵买不起。再看看简书网,感觉简书用户的平均收入比知乎网要低一个数量级,也许三五倍,也许六七倍。

在一线城市,有些月薪一万的程序员怨气冲天,说给他们的工资太低了。

我建议大家买房去小县城,房价低得很。有简书网友说:我们那里房价虽然只有三千,可是月薪只有一千多。也有人说,在上海月薪二万,回到老家就只能找到三千的工作。

我觉得很困惑,同样一个人,怎么在老家就这么不值钱,到了上海就这么值钱了呢。

在小镇工业区的工厂里月薪挣到一万的人,若是生在大城市,一开始就进入高收入的行业,应该可以年薪五十万甚至百万吧。

想想我的小学同学,他们大多数小学三年级就退学回家种地了。要是他们生在北京海淀区,小学读的是中关村二小,中学读的是北京四中,大概一半以上都能考上北大清华之类的大学。

然后我看看那些常青藤名校毕业生,感觉他们真的不比我那些三年级退学的小学同学聪明。

3、

花木兰说,香香决定写小说,要当作家了。

她以前受过很多苦。这种苦,当然不是那些矫情文青可以想象的。

有些小青年也在说他们的苦,比如说自己在上海买不起房子了,房东又逼他搬家了,在单位受不了办公室文化了,傻逼老板又让他没有成就感了,大冬天了穿衣服只能买得起美特斯邦威这些三线城市青年才喜欢的品牌了。面对这么多的诱惑,却没有足够的钱去消费,这大概就是很多城市请年所说的苦。

他们说,你们上一代人只会指责年轻人不能吃苦,我们有多苦你知道么。

我想,这么俗不可耐的平庸青年,怎么可能需要吃苦。吃苦这东西,你也配么。

4、

我的卧榻,是地板上放一张蛋巢防潮垫,宽55cm。加一个睡袋,一个枕头。

有小青年看到了,说:你怎么生活这么清苦。

可是我完全没感觉到这算清苦。我的防潮垫是50元的高端蛋巢防潮垫,在户外用品里也算高端的,不是20元的发着浓烈塑料臭味的PVC发泡防潮垫。我的睡袋是一百多元的聚酯纤维棉睡袋,不是用废旧棉花做的。我的枕头是乳胶的,不是五块钱的菜籽壳枕头。

我口袋里有钱。我去蔡先生小吃店吃饭,从不为价格犹豫。即使是他们那里最贵的36元的羊肉砂锅,我也吃得起。

这样的物质生活,不能算清苦。我是衣食无忧的人。每一件抓绒衣服,都是穿三十年不会破的,我有一大堆。我还有特厚的极星牌羽绒服。

我喝可乐,喝康师傅矿泉水,喝农夫山泉瓶装水,喝怡宝纯净水。即使没有它们,我还可以喝自来水。中国所有城市的自来水,都比我小时候喝的水干净,尽可以放心喝。

我口袋里揣着公交卡,可以坐公交车,可以坐地铁。我不担心饿死,冻死,不担心没饭吃。出门住得起经济宾馆。全中国至少一半的人比我穷。

有室内的地板可以睡,还有垫子和睡袋,又不是荒山野岭逃难,也不是流浪街头睡人家屋檐下,这些怎么会让我觉得苦。

让我感到苦的是另外的东西,而那些东西你们会丝毫不觉得苦。因为你们不是那种苦的受体。所以当我说为那些事情感到苦,你会觉得我矫情、有精神病。

你们不会感染那种苦,正如有些人天生就有乙肝的抗体。



文/饱醉豚
上一篇:长乐未央 下一篇:电梯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电梯
    电梯
    最近诈骗电话好像有点多,南晴看着手机上的陌生来电,犹豫再三还是接起来:喂?哪位? 喂喂!救救我啊!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急迫的声音,甚至撕心裂
  • 半夜醒来空落落
    半夜醒来空落落
    半夜醒来空落落。没找到幸福的感觉。 1、 翻看微博,有新闻说在罗布泊找到一具尸体,1960年的尸体。风干。身边还有几封信。 很自然想到彭加木。很多
  • 长乐未央
    长乐未央
    从微信上看到在长乐闽江河口,有一个湿地公园,到秋天的时候,蒹葭苍苍,白鹭纷飞。如此美景让我心驰神往。 在据说是要开启一周阴雨模式之前的那
  • 买基之路,我买了个教训
    买基之路,我买了个教训
    2015年上半年股市持续飘红,但凡账户里有点闲置资金的都盘算着大捞一笔。于是,不断有人揣着家当兴高采烈的加入股市大军,为股市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 森金宝涉嫌自融 投资者资金直接打到公司账户
    森金宝涉嫌自融 投资者资金直接打到公司账户
    摘要:资金都没有经过第三监管,直接打到他公司账户,像这样的公司都不用去人直接找个会计事务所都能注册下来。大家需慎重投资。 来源:网贷之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