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酒的公主,深情的少年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1

“走啊走啊,跟我唱歌去!”坤哥酒足饭饱之后,回到自己所在的寝室,对自己的合租小同事博闻说道。

博闻将目光从自己的电脑屏幕上挪开,同时把《这个杀手不太冷》按下了暂停:“啊,去哪啊坤哥?”

坤哥因刚喝过酒而通红的脸上挂着笑意,故作神秘道:“跟哥走就是了,哪那么多问题!快点儿的,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啊……”说完作势要出门。

博闻想来跟坤哥也算是朝夕相处,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扫了他的兴,便应承了下来:“好,我马上换衣服,等我会。”说着便走向自己的简易衣柜去取外套。

“这才对嘛……我先去开车,楼门口等你哈!”坤哥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夹起自己的老板包出了门。

11月的北京冷得出奇,每到晚上常常狂风大作,似乎总可以在人们严密的包裹下找到间隙,裹得越紧,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寒意反而越盛。

博闻把棉服的帽子扯了起来胡乱地罩住头,双手插在兜里,一路小跑着上了坤哥的车。

“嘶……越来越冷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供暖。”博闻双手快速搓动着自己的大腿,冻得直得瑟。

“是啊,今年估计要提前呢。不过你放心,一会儿去的地方绝对让你暖和。”坤哥故作神秘地笑了笑,随后一脚油门飙到80迈驶向西城区。

“坤哥你慢点儿!虽然晚上车不多,但也别玩命啊……哎哎,车车车!”博闻一上车就系好了安全带,但是坤哥的急速起步着实还是让他受到了惊吓,双手死死地抓着扶手,鬼哭狼嚎地叫道。

“哎呀,你放心,你哥我都是多年的老司机了,而且咱们不进五环,不用担心查酒驾的,我一共也没喝多少,也就一杯。”坤哥嘲笑着博闻,随后慢慢减了速,不得不说即使是喝了酒,老司机的技术依旧是可圈可点,不慌不忙地闪避着前方的车辆。

博闻眼皮开始跳了起来。这几乎都成了他的习惯:每次一到紧张的时候,他的眼皮就会不自主颤栗,紧张程度与颤栗频率成正比。

又是一个多事之冬夜啊……博闻忍不住暗自神伤。

2

“好了到了。你先下车,我去找车位停车。”大约开了十几分钟,坤哥将车开到了一家有着耀眼外景的建筑面前,让博闻先下了车。

夜色KTV。不断变幻的灯光忽明忽暗,照亮了冬夜里半边的天空,里面传来嘈杂的音乐声,透着一丝暧昧和诱惑。博闻有种不祥的预感,虽然这与他过去遇到的KTV在外观上别无二致,但还是让他感到不安。

坤哥夹着包一路小跑着过来,套在最外面的皮大衣被他拉开,露出因常年混迹于饭局而隆起的肚子,一颤一颤的,跑到博闻面前时喘出一团团白气。

“外面真是冷!走走走,赶紧进去!”坤哥一边夹着包,一边搂着博闻的肩膀,进了这家夜色KTV。

等他们到包间里时已经坐了三个人,都是坤哥与博闻的同事,当看到博闻时都率先表现出了讶异——因为他极少参加这样的集体活动——随后则是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们先坐,我去趟厕所。”坤哥把皮衣脱掉,随意地丢在包间的长沙发上,大步走出了门。博闻与其他几位老员工点头示意,随后便听他们扯着闲天。

正在这时,一个浓妆艳抹的姑娘推门而入,冲着众人鞠了一躬:“各位老板,打扰啦!”不知是谁这时候把整个包间的音量关掉了,一片寂静。

就在博闻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这个姑娘让开了身,在她身后的十几个姑娘鱼贯而入,整整齐齐地排成一排站在博闻及同事面前,只听带头的姑娘一声令下:“姑娘们,给老板问好!”

“老板好!”姑娘们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微微躬了躬腰,声音阴柔且洪亮。

博闻这时才明白,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包间公主。他顿时对坤哥的这次盛情邀请有了异样的看法,因为他向来对这样的猎艳行为十分抵触。

就像在上一家单位,当他看到刚新婚不久就两地分居的师兄,刚给媳妇儿打完电话,转脸就约了几个人去非正规按摩时,博闻便对其敬而远之了。

天下乌鸦一般黑。博闻有些自嘲地苦笑了一下,不自觉地抬起头,满目新奇地打量着这十几位姑娘。

也许是这间KTV里的空调开得够热,她们每个人都穿得很是清凉,各式各样的裙子没有一个长度超过大腿的,几乎每个人都踩着一双带着细长跟的恨天高,眼睑上画着深深的眼线和各色的眼影,在昏黄的灯光下能够明显看出来脸上涂着一层厚厚的粉。

当博闻看到她们每个人的表情,不禁叹了口气——几乎每个人都是同样的表情:眼神空洞,一片茫然,说是活着,却像死了一般。

3

“帅哥,你先挑呗。”带头姑娘一屁股坐在博闻身边,伸出胳膊挂在博闻脖子上,在他耳边轻轻地吐着气,黑色的抹胸背心很好地突出了她的事业线。

博闻被突如其来的桃花运搞得身体僵硬,甚是狼狈。除了自己之前的女朋友,这样与自己勾肩搭背的姑娘他还是头一次遇见。他现在终于理解坤哥那故作神秘的一笑是何意味了。

“我选你。”博闻遇到包间公主还是头一遭,并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他侧了侧身从带头姑娘的玉臂下钻出来,转过头戏谑地对她说。博文这才得以近距离观察这个姑娘:姑娘大概二十七、八岁,一头拉直的黑发披到肩头,妆化的相对自然一些,眼神里透着一股精明劲儿。

“哈哈哈……帅哥第一次来吧?这样吧,一会儿我给你找一个,包你满意,先让他们挑,咋样?”带头姑娘也是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博闻在这方面还是个“雏儿”。

博闻不尴不尬地笑了笑,点点头不再作声。带头姑娘微笑着胡乱了博闻的头发,眼神里的精明褪去,换上的是一丝温情——也许是想起了自己远在他乡的弟弟——但这一股不经意的真情稍纵即逝,她又换上了职业的微笑,对博闻的同事们说:“几位老板也别闲着啊,赶紧挑啊!”

也许是博闻在的原因,同事们显得有些拘束,都讪讪地笑了笑,并没有急于进行下一步行动,一时间有些冷场。

博闻看着这个场面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这一帮已婚男士在自己面前还尽力保持着良民的形象,这副道貌岸然的拘谨让人觉得颇为有趣。

好在这个时候坤哥推门进来,边走边在整理自己的腰带。带头姑娘看到坤哥像是看到了自己的财神爷一样,从沙发上跳将起来走到坤哥身边,整个上半身将坤哥的胳膊包围,娇嗔道:“谭哥,您都好久没来了!是不是有了新欢,忘了小蝶了?”这个叫小蝶的姑娘摇晃着她口中的“谭哥”的胳膊,让博闻想起了饰品店里常见的招财猫。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博闻在内心暗自叹道。再这样特定的环境里,大家都暂时从平日里的身份中抽离出来,扮演着各自应该扮演的角色。

连称呼也是如此富有戏剧性,谭哥?小蝶?一个贪恋美色,一个如蜂似蝶,还真是符合各自的身份呢。

“这不是来了么,哈哈……这些都是我兄弟,你可得好好招待他们。”坤哥不露声色地给我使了个颜色,我明白他是让我不要暴露他的真实姓名。我向他眨了眨眼,表明自己领会了他的意思。

4

坤哥一到场,其他的同事也就相对放开了很多,用令人生厌的目光在这一排公主的身上扫来扫去,满脸因堆笑而皱起的鱼尾纹随后陆续挑选了自己钟意的姑娘,拉着她们回到各自的座位,一个个用自己的咸猪手看似无意地搭在各位公主白花花的大腿上,短粗的无名指上的婚戒看上去格外扎眼。

博闻叹了口气,冷眼旁观着这些衣冠禽兽在这里跟公主们打情骂俏,但同时也自嘲着:“博闻啊博闻,你和这些人又有什么区别呢?不也同样坐在这里么?”

“博闻老弟,你也选啊!怎么啦,没有满意的?那我让他们再换一批。”坤哥看他迟迟没有选人,拍了拍博闻的肩膀,认真地说。

博闻感觉到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他,等着他做决定。

博闻陡然想起了曾在书上看到的那个故事:黑社会杀人的时候,都会让新入会的小弟在最后补上一枪。如果开枪,从此之后大家就是一个阵营的人;不开枪,那下一颗子弹就会打穿这个小弟的头颅,即使当时不发作,也会在日后合适的机会时做掉你。

小蝶及时地接过话来:“哎呀谭哥,这位帅哥已经让我安排好了,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既然来了我这,我就不会亏待您和您的兄弟的!”说完就对博闻眨了眨眼,博闻感激地望着小蝶。

“那敢情好,有你在,我放心!”坤哥一把将小蝶搂在怀里,手顺势摸向她纤细的小蛮腰。

小蝶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再次进入自己的角色,脸上换上一开始进来时的媚态,一个粉拳捶在坤哥的胸膛,咯咯地笑了起来。

“欢欢,来来来,今天晚上你来陪这个帅哥!”小蝶伸出手招呼着自己的小姐妹。

博闻顺着她手所指的方向看到一个低着头的姑娘, 身穿深蓝色的纱质连衣裙,一头酒红色的头发在脑后扎成马尾,刘海凌乱的遮盖住了脑门,听到小蝶的呼唤后缓缓地抬起了头。

博闻并没有仔细观察她到底长什么样子,只是想着怎么才能找个恰当的理由搪塞坤哥,早一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就在博闻思考对策的时候,这位名叫欢欢的这个姑娘走到他身边,抱了抱自己的裙子坐了下来,双手交叉着搭在腿上。

原本靠在沙发上的博闻从舒服的靠背上脱离,向前探着身子,刻意与欢欢保持着距离,因为在他看来从事这一服务行业的姑娘即便是身世可怜,也不值得同情或怜悯,更何况无数热衷于这项工作的健全少女呢。

选定了各自的公主之后大家就开始进入了拼酒的环节,无论是同事们还是公主们无不在摇着色子做着游戏,除了博闻和坐在他身边的欢欢仿佛一直都处在融洽气氛之外,两个人如老僧入定一般,各自寻思着各自的事。

5

“你叫什么名字?”可能是由于太过无聊,欢欢主动先开了腔。

“呃……博闻。”博闻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会主动搭讪,本想要编个谎话却发现自己根本不善于说谎,被动地如实回答着。

他用余光瞟了瞟身边的这位公主,借着荧幕不断跳跃的光影可以看出来,在欢欢的妆容下掩盖的是一个称不上精致的脸庞,口红也闪着亮,这一瞬唇上的微光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前任,随后又无奈地摆了摆头。

“看你的样子,应该也就二十六、七吧?”欢欢摆弄着自己的手指问道。

“嗯。你呢?”博闻随口问着,无所适从。

“我二十四,还差一个月就过生日了,哈哈……”欢欢一想到要过生日了,开心地笑了起来,但看到身边的博闻并不感兴趣,便耸了耸肩,收回了笑容。

“那……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博闻差一点想要问欢欢为什么会出来做这个工作,后来想想自己也不是拯救失足少女的英雄好汉,也就作罢,取而代之的是一句简单的祝福。

“谢谢,很久没有人祝我生日快乐了……要喝酒吗?”欢欢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悸动,但随后归于平静,她伸手指了指硕大的茶几上码着的啤酒。

“随意,如果你想喝,我可以陪你。”博闻无所谓地看了看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语气里隐藏着的歧义。

欢欢冲博闻笑了笑,站起身够到两瓶酒启开了瓶盖,把其中一瓶递给博闻,与他碰了碰瓶:“为了初次见面,干杯!”说完便掫起瓶子仰头灌了下去。

博闻一阵恍惚,看着这一幕让他感觉此番景象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眼看着欢欢手中的酒已慢慢见底,博闻也不甘示弱地仰头喝了起来。

酒确实是一种神奇的液体,它可以让原本狂躁不安的灵魂得到片刻的宁静,也可以让长期压抑着情绪的人们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对于连喝了三瓶的博闻和欢欢而言,亦是如此。

“小哥,你老家哪里的?”酒精的强烈刺激下,欢欢比之前话也多了一些。

“我浙江的。”博闻也放松了警惕,如实回答道。

“浙江哪里的?我宁波的。”欢欢有些期待地看着他,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温州。我们也算是老乡呢……”博闻把酒倒进玻璃杯摇晃着,望着啤酒里不断向上翻滚的气泡出神。

“是啊是啊!不过还是温州比较有名些,尤其是浙江温州皮革厂,哈哈哈哈……”欢欢兴奋地叫着,恐怕包间内吵闹的音乐声会遮盖住自己的声音。随后欢欢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分,惴惴不安地看着博闻。

“哈哈,是啊,炒房团的热劲刚过,皮革厂又让温州火了。”博闻跟欢欢一起调侃着自己的家乡,回想起之前也曾遇到过这样的一段对话,在不同环境下,和不同的人。

欢欢看到博闻没有发脾气,提起来的心也就踏实地放下,恢复了笑脸。

“你每天晚上都会来这里上班吗?”博闻随口问道,又觉得自己问的好像是一句废话。

“之前不是在这里,上一个东家被查了,今天是第一天在这里上班,所以我也挺忐忑的。”欢欢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双手握着酒杯来回转动,嘴角微扬着,却不是发自内心的笑。

“哦哦……我这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这样的待遇。”博闻本想说“服务”,可又觉得有些不妥,怕伤到这个姑娘的自尊。

“凡事都有第一次么,习惯就自然而然了,像我现在都已经习惯了,哈哈……”欢欢端起杯子与博闻碰了碰,一饮而尽,不知道这句话的背后蕴含着怎样的无奈与坎坷。

博闻也慢慢地喝下了这一杯酒,咀嚼着欢欢刚才所说的话。

是啊,凡事一旦习惯,就变得自然而然了,任何人都愿意在舒适的环境中生存,当这样的环境因种种因素改变时,总会引起各种各样的不适感。

就像现在这样,这次名义上的“唱歌”带给博闻的只是不安与忐忑,毫无刺激可言。

6

“对了,你有微信吗?可以加一下我吗?”欢欢抹了抹嘴,身体前倾着,注视着博闻。

博闻犹豫着掏出手机,欢欢的注视让他感到有些灼热,为了避免被这样的目光烧伤,他鬼使神差地把手机递给了欢欢。

欢欢划开手机屏幕,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化的有些妖娆的姑娘:干净利落的短发垂到耳边,一双妩媚的眼睛上画着淡紫色的眼影和笔直的眉型,高高的鼻梁下是朱红色的嘴唇,露出一排洁白的小牙。

欢欢在这张照片上停留了片刻,并没有多问,只是简单地在博闻耳边吐出两个字:“密码。”

博闻从她手中接过手机,用指纹解了锁递还给她,并不在意欢欢看到那张锁屏图片是怎样的反应。

欢欢点开微信,边添加自己的微信边在博闻耳边解释:“我弟弟有个投票评选的活动,要麻烦你帮帮忙,投完你再删掉就好了,可以吗?”

博闻点了点头,似乎她也没有给自己拒绝的机会。他有点在意这样的关系,多少有些超出了今晚他们应该扮演的关系。

所幸欢欢投完了票就径直把手机还给了博闻,并没有像他所预想的那样好奇心泛滥,顺手翻一翻他的隐私。

“如果不是今天这样的相遇方式,也许我们会成为朋友的吧。”博闻心里暗想着,瞥了瞥在身边浏览着朋友圈的欢欢,有种莫名的惆怅油然而生。

如同歌中所唱的那样:“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犹如在梦中。”

7

博闻在点歌机前点了十来首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怀旧金曲,主要为了迎合他那帮已步入中年的同事的口味——这大概是他们唯一有着默契的地方。

博闻点完了歌又坐回到欢欢身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认真地对欢欢说:“你们这里,有没有少爷啊?”

少爷与公主相对应,据说是此类娱乐场所的标准配置,博闻记得之前听前辈说过,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不如问问这个业内人士。

“有啊,这里也有的,我还点过。”欢欢眼神有些异样的望着博闻,随后又及时地掩饰好。

“呃,你别这样看我,我取向正常……”博闻满脸黑线地回应着欢欢,发现自己提的这个问题确实有歧义。

“哈哈哈……哦,这样啊……”欢欢跟博闻这一会儿也熟络了起来,也就放开了许多,带着嘲讽的意味调笑着他。

“那他们一般挣得多吗?”博闻没有纠结于上一个问题,继续追问着。

“少爷一般小费都很多的,有些富婆来了都直接一摞一摞地给小费,当然也有阔少或者大叔有特殊癖好的,给的更多。”欢欢恢复到认真的态度,有板有眼地解释道。

博闻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这样的服务行业也存在着性别歧视,大概是与从业人员的男女比例差异过大有关。

“那当少爷都要什么条件啊?”博闻似乎对“少爷”这一职业很感兴趣,一副想要转行的模样。

“长得帅是一方面,毕竟都喜欢看着顺眼的;其次是身材,你要是低于175还是不要指望了,或者穿内增高之类的还勉强可以考虑,不能有肚子,最好看着壮实一点;然后是能喝酒,白的啤的红的样样精通,因为除了小费,酒钱也是有提成的;再厉害一点的,要是会吟个诗、作个对,懂点儿小情趣,那就属于精英级别的了。”

欢欢像倒豆子一样一下子列出好几条“少爷岗位职责”,俨然是混迹于这种纸醉金迷生活多年的老家雀。

博闻惊愕地望着欢欢,他没想到少爷的筛选标准竟然有这么多门道,除了不要求物质上的满足,这标准简直就跟姑娘们找男友的标准相差无几。

一个晚上只卖艺不卖身,就可以顶自己一个月的工资,趁年轻的时候干个四五年,足可以在自己老家的小县城买栋别墅了。

这一刻,博闻似乎能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冒着巨大的风险,前赴后继地选择这样一条道路了。

“怎么,你有兴趣?”欢欢从茶几上拿过那两支话筒,将其中一个递给博闻,接下来的一首歌是红极一时的beyond乐队的经典曲目——《海阔天空》。

博闻深深地看了一眼欢欢,接过话筒摇了摇头,直接跟着旋律唱了起来:

今天我    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风雨里追赶    雾里分不清影踪

天空海阔你与我    可会变(谁没在变)

多少次    迎着冷眼与嘲笑

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

一刹那恍惚    若有所失的感觉

不知不觉已变淡    心里爱(谁明白我)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oh no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每当唱起这首歌时,博闻都会回忆起那段浑浑噩噩的岁月,每天都活在纠结之中——纠结的工作,纠结的感情,纠结的生活。当那时快刀斩断乱麻的时候,他才感到在自己胸腔中跳动的是心脏,他庆幸自己还“活着”。

欢欢与博闻合唱时不断地偷瞄着他,她看到博闻那副专注的神情让她产生了错觉,似乎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像当初吸引她时一样,深沉而有力。

歌曲终了,博闻依然举着话筒望着大屏,而欢欢则望着他,眼神有些复杂。博闻注意到了欢欢投来的目光,冲她笑了笑,把话筒放回到了茶几上。

“再唱一首吗?”欢欢有些期待地问道。

“不了,唱的太难听了,就不献丑了。”博闻挠了挠头,向后一仰靠在软绵绵的沙发上,自嘲道。

“没有啊,唱的……很深情。”欢欢黯然地放下了话筒,谨慎地组织着语言。

“哈哈,也许吧……不说了,喝酒。”博闻懒得再去思考,索性用酒精麻醉一下这一段时间时刻紧绷的神经。

今朝有酒,那就今朝醉吧。

8

欢欢的酒量与博闻不分伯仲,两个人不知道喝了多少,只是单纯地开瓶,斟满,喝干,再斟满……没有了对话,两个人的交流就全都通过酒来实现。

“玩得差不多了,该撤啦老弟!”坤哥搂着小蝶的腰摇摇晃晃地走到博闻身边喊道,说话已经有些大舌头了。

“哦哦,好的。”博闻站起身开始穿外套。

“这个姑娘你要带出去吗?我给你买单。”坤哥对着博闻的耳朵小声说道。

博闻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坤哥,看到他猥琐的笑容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原来这些公主不光是卖艺啊……

博闻轻叹了一声,微笑着摇了摇头,对坤哥说:“不用了,这都已经超出我的承受能力范围了。”

坤哥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别跟我装了,我才不信呢!真不带啊?那我不管你了。”

博闻扭过脸看着欢欢,欢欢大概猜到了坤哥说了什么,与博闻对视了一下就看向了另一边。博闻也觉得自己这样的眼神很具有攻击性——毕竟只是逢场作戏而已,你又指望在这里的姑娘能怎样呢?

博闻一言不发地穿好了外套,把杯子里最后一点酒饮尽。当博闻走出房间的时候,他似乎能感受到身后的欢欢在注视着他,他忍住了回头的冲动,或者说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样的目光。

这样的地方,来一次已是足够;这里的角色,扮演过也已足够。

博闻形单影只地走在最后面,冷眼看着与同事们搂搂抱抱的公主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寒冬虽冷,但也冷不过人情;长夜虽暗,却也黑不过人心。

博闻在高速行驶的车上翻出手机,找到欢欢的微信号,点击了删除联系人。“将联系人欢欢删除,将同时删除与该联系人的聊天记录。”

博闻凝视着右下方的“取消”和“删除”,片刻之后便毫不犹豫地做了选择,随后如释重负地将手机装回口袋,闭上眼睡着了。


上一篇:原来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人过的不如意 下一篇:我才想起来为什么爱你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我才想起来为什么爱你
    我才想起来为什么爱你
    一段时光的流逝会伴着一些故事的结束,一些人的离去。 只要发生过就会留下斑驳的印记 。曾经的一切 ,透过岁月的过筛成为记忆 。记忆中的好坏,都是
  • 陪酒的公主,深情的少年
    陪酒的公主,深情的少年
    1 走啊走啊,跟我唱歌去!坤哥酒足饭饱之后,回到自己所在的寝室,对自己的合租小同事博闻说道。 博闻将目光从自己的电脑屏幕上挪开,同时把《这个
  • 原来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人过的不如意
    原来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人过的不如意
    男人十分慌忙地从电梯里走出,接着径直走向道路的对面,浑然不顾已经变成了红色的指示灯。在一片刹车声中,男人倒在了血泊里。 Emo-robot刚来到地球上
  • 银谷旗下云钱袋数据异常及银谷财富忽悠术
    银谷旗下云钱袋数据异常及银谷财富忽悠术
    云钱袋是东方银谷(北京)投资打点有限公司旗下互联网平台。老生常谈下银谷 第一招:虚拟公司汗青,谎称创立9年 (2015年8周年宣传) 银谷财产一向宣传20
  • 我等的人呐,他死了
    我等的人呐,他死了
    我望了他好久,从发梢望到脚跟,从年初望到年底。是啊,他是那个让我心心念念的人。 那是我第一次来店里,我来帮朋友订蛋糕。 在我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