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青春赞歌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认识徐昊那一年,我才7岁,在一个7岁孩子的记忆中,那时的他已经是一个足够帅气的男孩。那个年代,他有着我们都没有发型和服饰,听说他的父母在南方做生意,很是有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跟着乡下的姥姥过日子。而那时的我,却一无所有。没有父母,没有朋友,倒是奶奶十分疼我宠我。而我的孤独,无人能懂,所有人都觉得我是快乐的,我觉得他们很可笑,自以为是。明明痛的的撕心裂肺,却要装作无比坚强。直到遇见他,那个叫做徐昊的男孩。

“你好,我叫徐昊。”徐昊主动向我说道,这也是我们俩见面的第一句话。

“你好,我叫孟肖。”出于礼貌我回答道。我不愿意向别人说起我的名字,因为每每提起,很多人都会问,“是不是你爸爸姓孟,你妈妈姓肖啊?”没错,就是那样,我不愿意提起,是因为我的父母都已不在,那是我的伤痛。而徐昊却没有那样说。

“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也是同学了,记得上学的时候叫着我啊。”说完还没有等我回应便跑开了。

而我,已经习惯了自己独来独往,自然不会同他一起上学,可那是个粘人的小孩,总在家门口等着我,躲都躲不掉。

“徐昊,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以后不用等我了。”说完我便自顾自的走开了。留下他在原地发愣。

可是第二天,他还会在家门口等我,我并不理他,而他,就默默地跟在我的身后,像极了一个跟班小弟。我很不解,终于,我停下脚步,“徐昊,你说你挺好的一个孩子,整天跟着我干嘛?”我不解地问道。

“孟肖,我知道你喜欢独来独往,习惯了孤独,可是妈妈说谁都有孤单和需要被安慰的时候,谁都需要有个人陪伴的,而我,愿意陪着你,就在你身后就可以了。”他指了指他站的位置,天真的说道。

我站在原地无言以对,是的,没有哪个人会没有感情的,只不过我相对别人来说,感情没那么丰富,这些年,我一直等着别人来理解我,如果可能的话,我也愿意先试着了解别人,只是没人肯靠近我,而我的心,没有为任何人打开。

“我真是败给你了。”说完我赶紧跑开,掩饰住自己内心的喜悦。

那年,我们7岁,天真烂漫。

                           ㈡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渐渐的,浩浩荡荡的上学队伍里,有了两个少年的身影,每天他还是会在家门口等着我,只是我不会丢下他自己走开,有了伙伴的陪伴,感觉日子晴朗多了。

日子因为有了徐昊的参与,过的也算充实。我似乎忘记了之前的伤痛,不再觉得全世界都抛弃我了。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写作业,一起打球,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溜走。

小学毕业那年,我在徐昊的毕业纪念录里写到:好兄弟,一辈子。为此他还特意找到我问我:“孟肖,这是你写的吗?我们是朋友了?”我点头,他兴奋的喊着:“冰山终于让我给融化了,我和孟肖是朋友了,我们是朋友了。”来往的同学不明所以的还以为他表白成功了,而我看着他高兴的样子,心里竟然也像开了花。

那年暑假,徐昊的爸爸妈妈离婚了,他哭的很伤心。

“以后我没有爸爸妈妈了,没有人疼我了,爸爸妈妈会有新的家庭,而我,就只剩下一个人了,我该怎么办?。”徐昊的哭泣声已经淹没夏日的蝉鸣。

"徐昊,你知道什么叫做只剩下一个人吗?那年冬天,我非吵着吃冰淇淋,我的父母不得不骑车跑到镇上最大的超市去买,回来的路上遭遇了车祸,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我恨不得死的是我,要不是我的任性,事情不会这样。后来奶奶告诉我,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在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也获得了一些宝贵的东西。直到遇见你,我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你心甘情愿愿意与他在一起的人,所以人人都要拥有一颗感恩的心。而你,比我幸运多了,至少你的父母还在,至少,你还可以见到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比你悲惨的人多了,可是人人都像你,日子还要怎么过?放心,不是还有我吗?以后我保护你。”刚说完,徐昊竟然像小女孩一样扑倒我怀里哭了起来。

“那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唯一的好朋友,不能离开我。”一边哭还一边絮絮叨叨的说。

那天我们聊了好多,他告诉我他的家是在南方的一个小镇,小镇很美,一条河道穿过小镇,这条河道一直在这里守护着美丽的古镇,河流的如同铜镜,倒映着河道两旁的房屋和小桥。还有依水而建民居,那里有很多房子都有很长时间的历史了,每每走过,会闻到一股似乎是经过岁月抚摸而遗留下来的独特气息。那么美丽的地方,我能想像徐昊的童年该多美。

徐昊说着,依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眼角还有回忆时未落的泪水,宛若当年的我一样。我摸摸他的头,示意他还有我在。

那一年,我们12岁,懵懵懂懂。

㈢有了她,我是不是要离你的世界远一点?

青春期的孩子总是敏感多疑,而我们之间的友情却被人误解。

“嗨,徐昊,你家孟肖来了。”良子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徐昊显得很不耐烦,最近总有人这样说我们。而我们,真的只是好兄弟而已。只是缘分太深,初中我们又被分到了一个班,本以为这样我们的感情会越来越好,却不曾想大家竟然慢慢地尴尬起来。

放学后我走到徐昊的桌前,“走吧,今天吃什么?”我问道。

“你先走吧,我再写会……”徐昊头也不抬的回答我,这是这周的第五次拒绝和我一起回家。

不知从何时起,家门口不曾见到他,人群中不再有我俩嬉笑打闹的身影,昔日亲密无间的我们突然变得陌生。当我的眼泪流下的时候,我睁大眼睛,不敢眨眼,于是看到世界由清晰变模糊的全过程,心也在泪水落下的那一刻变得清澈明晰。然而我不懂,我们之间,怎么了?

“徐昊,你最近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躲着我?”我必须要弄明白真相。

“孟肖,是不是我们走的太近了,同学们都误会了,我们该保持距离,过火的友谊,会化成灰烬。到时候我们连同学都做不成。”徐昊语气凝重得说道。

“过火?你当什么情歌王子吗?当初是谁死乞白赖的央求我做我朋友?是谁天天堵我家门口等着?是谁父母不要他了找我哭诉……”

“闭嘴,不要跟我提我父母。”没等我说完,徐昊怒吼道,然后一拳打在我的脸上。积攒了多天的不愉快,压抑的情绪瞬间爆发,我毫不留情的回击了他。然后我们开始撕打,直到精疲力尽。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背靠背坐在操场,为我们刚才的不理智而抱歉,我递给徐昊一张面巾纸让他拭去嘴角的血水,他抬头看我,可能我的囧像更离谱,他噗的一声笑出来。

“走吧,吃什么?”我像过去一样问他。

“吃麻辣烫,多放辣椒。”我俩一齐回答,笑声充满了整个操场。我们还是依旧默契。

兄弟之间是没有隔夜仇的,那天我们破天荒的第一次喝酒,醉醺醺的我们说出去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有些话,说开了,大家都明白了,就不会再有尴尬。也是那天,我知道了徐昊有了喜欢的女孩,是我们邻班的林依依。

自那以后,我和徐昊还是每天形影不离,时间久了,也就不再有人过多的关注我们。而我,也成功的帮徐昊追到了林依依。虽然有了恋人,可是徐昊和我在一起的时光似乎还是那么多,直到有一天林依依找到我。

“孟肖,你出来一下。”林依依现在门口叫我,我慌忙跑出去。

“怎么了弟媳?”我没正形的开玩笑。

“孟肖,我很感激你撮合了我和徐昊,可是能不能拜托你离他远一点?我们班的人都在说我是他的二房,你是他正房。我知道你们没什么,所以不在乎,可是我在乎,你能不能替徐昊想一下,替我们俩想一想?”林依依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我不知所措地说道:“好。”说完转身离开,我不知道林依依看到我失落的背影会不会很得意,可是那一整天我都心不在焉。确实,我们长大了,在这个最敏感的年龄阶段,我不该造成大家困扰,可是,我该怎么和徐昊说?

“走吧,一起回家?”徐昊每天都会过来问我,即使每天的答案都相同。可是今天,会不同。

“徐昊,我觉得,你该多陪陪依依,你总是这样和我一起,她吃错了怎么办?”我眼神恍惚,努力的掩饰着自己今天绝对没有被林依依警告。

“是不是林依依对你说了些什么?你等着,我这就找她。”说完,徐昊气愤的跑开了。

我能想到那天他们俩吵成什么样,可是我却不知道,因为我的一句话,徐昊竟然向林依依提出了分手。

隔天,我找到林依依,她的眼有些浮肿,明显是昨晚哭过了。“你赢了,孟肖。果然,什么人也敌不过你孟肖在他徐昊心里的位置。说你们俩没事?谁会相信?”林依依不甘示弱地说道。

后来我知道,那天徐昊找到林依依,并没有听她解释,他告诉林依依,要想和他在一起,就要接受我的存在,因为我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刹那间,我想起当年奶奶去世时徐昊对我说的话。

“孟肖别哭,还有我,全世界都不要你,我要你,全世界都背叛你,我就背叛全世界,我徐昊这辈子一定好好保护你,有我一口吃的,就保证饿不着你。”

没有想到,年幼时候的一句戏言,这些年徐昊都在坚持着,而我,是不是应该在他身边出现那一个她的时候,知趣的离开呢?

那一年,我们14岁,心事重重。

                     ㈣傻瓜,我永远相信你

从那天起,林依依再也没有找过我和徐昊,而我的罪恶感却逐渐漫延。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期末来临,接二连三的考试把我弄得焦头烂额。而徐昊却轻松应对,我很羡慕。那天放学后,我匆匆回家,徐昊来我家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我打的小抄,他冲上前把它撕碎,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失望。

“徐昊你干嘛?这是良子刚弄到的期末试题,我不提前做好准备,考试又会不及格。”我叫喊到。

“嚷嚷什么?考试了,你知道复习了,平时我写作业的时候你在打游戏你怎么不复习?专搞这些歪门邪道,你要是敢作弊,我就告诉老师。”徐昊威胁我。

我冷笑一下,谁都可能这样做,就他不会。然而,那次的期末考试果然出了大问题,据说有人告密,期末试卷被偷。良子被记了处分,而我也受到了牵连。

“孟肖,你能不能精明点?别和徐昊走的那么近了?一个优等生,一个差生,我们作弊他都告密,这种人……”良子咆哮地说,没等他说完,我打断了他的话。

“良子,谁都可能告密,就徐昊不可能。”我辩解道。

“不可能?我都找人查过了,这些天,就他徐昊进进出出老师的办公室,你能说他不知道你作弊的事,别骗自己了,你什么事能瞒过他的眼睛?”良子有些气急败坏了。

“胡庆良,有什么事你找我,找孟肖麻烦算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徐昊出现在我的身后,他把我拖到他的身后,丝毫不畏惧良子。

“好,你有种,别等我查出来。”良子放下狠话便离开了。

我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回到桌前坐下。“你也觉得是我告密的?”徐昊问道。

“不,我不相信是你,再多的人说我也不信。”我都被自己的话所感动。

“走吧,吃饭去。”徐昊拽着我快速跑了出去。

不知道谁在班级谣传,大家都开始渐渐地疏远徐昊,觉得他是老师派到班里的眼线,可在徐昊眼里,似乎这一切都无所谓。他还是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每天和我说说笑笑。

“徐昊,一定是良子在背后造谣,要不然我帮你去找他?”

“造谣?造什么谣?你相信吗?”

“我当然不信了,这些年,我了解你。”

“那不就得了,我不介意他们怎么想,你相信我就可以了,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陪我一起等着。”

正如徐昊所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老师的眼线露出了破绽,真的不是徐昊,我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徐昊也没有特别兴奋,他总是这样,喜怒哀乐藏的严严实实,但我知道,他也终于可以释怀了。

“孟肖,说实话,你怀疑过我吗?”放学后,徐昊突然回头问我。

“我我我,我没有,真的,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我发誓,我……”急于让徐昊相信,我都语无伦次了。

“慌什么,傻瓜。猜你就不敢怀疑我,老子行的正做的端,才不怕别人诋毁。”徐昊笑笑,把书包抡到后背,洋洋洒洒的往前走。夕阳下的徐昊,显得那么高大,从来没有什么害怕的。阳光在他黑色的发丝上跳跃,他嘴角那浅浅的微笑,像三月的春风,将人暖化。

我和徐昊之间的友情,不是长久时间的相识,而是真心实意的相知。我的生活融合了他,而他的生活蕴含了我,不论何时,我们都是一个整体。

那一年,我们16岁,无所畏惧。

                             ㈤什么都不及你重要

作为徐昊的铁哥们,我能做的,就是尽量不打扰他学习,学校组织的篮球比赛我是一场都没有拉下。很多次我不想让徐昊参与,他说没有谁比他和我配合的更默契。

所谓比赛,偶尔是学校间的,偶尔是我们自发组织的,平日的练习徐昊基本都不参与,但是每场比赛他都能让大家惊叹。

阳光明媚的清晨,烈日当头的午后或是夕阳西下的傍晚,篮球场最不缺的就是我们打篮球的身影。上篮、运球和进攻,每天不知道要重复多少遍,可是对篮球热爱的我们乐此不疲。

新学期开始都会有各学校间的篮球赛,这一届校长很看好我们,经过一个暑假的训练,我们的上篮、投篮以及扣篮等技术大大提高,信心满满的等待着比赛的到来,对于徐昊来说,那都是小菜。

夏日的午后,随着裁判哨音的想起,比赛拉开了序幕。球场如战场,球员们争先恐后的争夺球场上的主动权。球员间的呐喊,场外的喝彩,整个校园充满了青春的滋味。同学们都围成一圈观看,人山人海,跌倒,碰撞时有发生,但是都遇阻挠不了我们青春的火焰。

我们满腔的热血谱写属于我们的青春,然而热血青春的我们有时过于急于求成,渴望成功,渴望赢得比赛。对方球员眼看与我们比分要拉开,竟然开始使用不良策略,他们看透了我是球队的主力,处处提防阻挡我,过强的碰撞力度,故意的使坏,使我在运球时直接跌倒,明眼人都能看出其中的端倪。徐昊早已看出,他把我刚传给他的球狠狠的扔向对方球员。

“打人啊还是打球?”他恶狠狠的看着对方。对方也不示弱,两边球员纷纷迎面走上前来。

“只是一场小比赛而已,没必要因为我搞出事情。”我急忙上前想要拉住徐昊,可是已经晚了,只见他一拳捣在那人脸上,瞬间,队员们的叫骂声,围观同学的呼喊声,老师的训斥声,充满了整个篮球场。

那场比赛,我们两所学校被勒令取消参赛资格,一夏天的努力都白费了,带头的徐昊还受到了学校通报批评的处分,队员们的埋怨声我都听到了,徐昊很少辩解什么,他不会多言,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都是我害了你们,没了荣誉,没了奖学金。”第一次看到徐昊有些愧疚。

“是他们把比赛看的太重,难道我们的青春除了比赛就没有别的了吗?比赛和荣誉,远没有你重要。”说着我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那一年,我们18岁,冲动任性。

                      ㈥把我的幸运都给你

都说高考是人生的转折点,而对于我和徐昊的未来,未尝不是呢?

那一年的高考出奇的难,但是对于徐昊来说,都是小菜一碟。我知道,这一次,我们俩可能真的要分开了,我不可能和徐昊考到同一所大学。所以,等待成绩的那几天,我几乎没有说过话。心中的失落,郁闷,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

然而,一切如我们所料,徐昊的分数可以报考任何知名大学,而我,决定不再读书。

填报志愿那天,我没有回学校,而是独自来到我们经常打球的地方,自己一个人打球,或许,以后我就要习惯自己一个人做任何事情,徐昊不可能一直在我身边,他会有自己的新的生活,而我也是。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流到嘴边,咸咸的涩涩的,夕阳下,我的身影显得格外孤独。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能作呢?今天全班都到了,就你没来,毕业照都没你的份了。”不知何时徐昊从我背后走来。

阳光下,我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清徐昊,白皙的脸庞,清澈的眼神,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干净而又纯洁。嘴角上扬,明媚的好似阳光的微笑似乎可以将人暖化。

“我不打算上学了,去报什么志愿?”我有点不开心的说道。

“孟肖,你不上学你能干嘛?不是说一直一起的吗?”

“我打算参加省里篮球协会的招募,以我的球技,进省队没问题。”

“那我们是不是就要分开了?那你以后照顾好自己。”说完扭头就走。我没有追上去,因为我不想看到他伤心的样子,也不想让他看到我的泪水。

同学们的谢师宴一一进行着,直到徐昊通知我参加他的谢师宴,我见到了他的父母。或许是为了孩子不得不碰面,两人在外人面前显得很和睦。徐昊终于见到他父母一起出席一个场所,那天他喝了很多酒。

谢师宴结束后,在我看来那时的他已经酩酊大醉。只见林依依走了过来,背后还有几个壮汉。

“徐昊,我再问一遍,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愿不愿意?”

“不愿意,怎么了?”徐昊抬起头,眼神与林依依交汇,目光肯定的回答。

“好,你有种,我让你知道践踏我自尊的下场!”说着几个大汉冲上前来,清醒的我努力还击来保护徐昊,而徐昊,确实醉了,几乎是手无缚鸡之力了。他被踹到在地,我跑上前护住他,任由他们的拳脚踢打在我的身上。最后因为林依依看不下去匆匆收手。

我带着徐昊赶紧回家,为了不让徐昊看看担心,我把他带到我家,那一路好漫长似乎走过了整个青春。回到家,匆匆给他和我自己处理好伤口,便扶他去床上休息,而我就在不远处的沙发上躺着,那一夜我没怎么睡,想了好多我们之间的事情,或许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不能用友情或者亲情来说了,更像是那种相依为命。

半夜,我被徐昊叫醒,他似乎已经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一直聊到天亮。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一直这么努力,是因为他的父母承诺他,如果能够考上名牌大学,谢师宴上一定会同时出现,或许年少的他还对父母的合好保留着一丝希望,只是,当这种希望变成失望的时候,他的世界崩溃了,他不知道自己做了这么多努力到底为了什么,所以他喝了很多酒。至于林依依,徐昊还是喜欢她,只是她唯一的要求就是不允许我的存在。

有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女生之间就可以有亲密无间,而男生不可以?纯粹的友谊没有吗?如果可以,我愿意把我所有的幸运都给徐昊,来弥补这些年我带给他的不幸。

那一年,我们19岁,正值青春。

                        ㈦海是那片哭蓝的天

我告诉徐昊我填报了省篮球队,论球技我是没有问题,但是耐力方面却不尽如人意。于是我打算进省队筛选前给自己来个加强训练。徐昊帮我制订了详细的训练计划,我感觉比专业的球员还厉害。

后来徐昊告诉我游泳是最能强身健体的,可以提高人的心肺功能、锻炼肌肉、增强心血管机能、增强体质、提高协调性,这对于要参加省队筛选的我十分有帮助,而自小熟悉水性的徐昊开始教我如何游泳。

在游泳池,初次下水的我出尽了洋相,连我自己都要放弃。徐昊却在一旁一直鼓励我。那个时候,他游来游去,很是轻松,感觉累了,就翻身平躺在水上休息,脚微微地蹬着。我真的很怀疑徐昊是不是人类,就没有他不擅长的。徐昊告诉我,现在的他就像躺在一床棉被上,感到身下很柔软舒适,闭上眼,静静地感受水的清凉和柔美。渐渐的,我不再紧张害怕,按照徐昊的要求一步步的来做。

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我学会了游泳,后来,每每来到泳池,换上泳衣,在徐昊之前跳入水中。当我把身体浸泡在水中时,慢慢的感觉到全身都感觉很温暖,我伸展四肢漂浮在水面上,这种姿势让我感觉很轻松,很舒适。随后我就开始在泳池里扑腾来扑腾去,还会不是的招惹一下徐昊,我们在水里玩得不亦乐乎,尽情享受着游泳的欢乐。

最终,我还是学会了游泳。我们相约去海边进行一次实地练习,可不曾想到,就是这个建议,改变了我们的一生。

夏日的海边,可以说是人山人海,而真正下海游泳人少之又少,我有点畏惧,徐昊拖着我往海水那边走,看着海浪扑在沙滩上,我更加害怕,就在我们俩争执要不要下水的时候,听到远处一个妇女大喊救命,她的孩子被海浪卷进海中,她不知道怎么办,我带上泳圈跑过去,拉住妇女,刚要入水。

“逞什么能?你水性很好吗?在岸上乖乖等着我!”说完,把东西丢给我游向海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搜救员也赶来了,问过了情况准备下海打捞。我的心,由原来的信心满满,随着时间的延长变成了担心,恐惧,害怕。突然,有人在岸边喊:“快看,找到了。”往远处一看,徐昊拖着女孩,正把她递到搜救船上,我的心全是放下了。

海上起风了,突然浪大了起来,只见一个大浪将徐昊瞬间拍到水下,我慌了,要往水里跑,被人拉着,一刹那,我瘫坐在地上。我竟然亲眼看到徐昊消失在面前而无能为力。他没有对我说任何一句话,没有任何一个眼神,就这样消失了。我还抱着一丝希望,直到5个小时后,搜救员把他抬到岸上,他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是睡着了那样,我使劲的摇晃他,拍打他,多么希望这是他和我开的一个玩笑,可是他就是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的世界崩塌了,我歇斯底里地喊着他的名字,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够听得到。

我明白了,你永远不知道你生命中注定的每一秒会发生什么,下一秒是悲是喜你都一定得面对。有的面对是你还没有来得及想着是悲喜,就没有了意识。

那一年,徐昊永远停留在19岁,那个正值青春热血沸腾的年纪。

                     ㈧你,刻在我的心上

有一个秘密,我从来都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从来没有打算去省队,我只想留住属于我们俩的最后一个暑假,而我的欺骗,却成了徐昊的催命符。

收拾行装,离开那个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火车驶向远方,带我去徐昊长大的那个小镇。我想看看是怎样的一个小镇,让徐昊一直很想回来看看,带着徐昊的思念,我来到那个古镇。

我脚下的路,正是徐昊曾经走过的,那时的他或许还年幼,或许是边跑边跳的走过吧。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街旁的楼房古老无比,有的墙壁上还留有许多刻痕,看的出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小镇。

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落在屋檐上,落在地面上,落在花叶上,滴滴答答的,像极了一首歌谣。我撑起雨伞,随着风带来的花香往前走着,我会留在这里,留在这个养育了徐昊的地方,我要自己牢牢地记住,自己从不是孤单的一个人,有一个叫徐昊的兄弟,一直守候在我的身边。而我,要好好的活下去,连同徐昊那一份,在他爱的地方。


上一篇:如果可以重来 下一篇:我等的人呐,他死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我等的人呐,他死了
    我等的人呐,他死了
    我望了他好久,从发梢望到脚跟,从年初望到年底。是啊,他是那个让我心心念念的人。 那是我第一次来店里,我来帮朋友订蛋糕。 在我前面,
  • 消逝的青春赞歌
    消逝的青春赞歌
    认识徐昊那一年,我才7岁,在一个7岁孩子的记忆中,那时的他已经是一个足够帅气的男孩。那个年代,他有着我们都没有发型和服饰,听说他的父母在南
  • 如果可以重来
    如果可以重来
    文:夏狄 我已经好多年没见到她了,差点没认出来,二十多岁的年纪,头发白了近半,面容枯槁,眼袋低垂。 我回乡探亲,我们在街上偶遇。她看见我
  • 李嘉诚深圳世纪汇项目经营堪忧 部分商户到港请愿
    李嘉诚深圳世纪汇项目经营堪忧 部分商户到港请愿
    11月23日,香港一直下着大雨。在中环李嘉诚的长江中心楼下,十几名来自深圳的商家站着商量对策。有些人打出了横幅:和记黄埔欺诈商户,我们倾家荡产
  • 和平影视系平台聚盛财富涉嫌自融
    和平影视系平台聚盛财富涉嫌自融
    网贷天眼讯(文/木木)近日,网贷天眼社区专栏上有用户发帖举报,称聚盛财富自融,并提供了截图加以佐证。 网贷天眼随即进行了核查发现,聚盛财富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