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家想爸妈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十月中旬姐姐结婚,家里人都提前几天回家帮着准备,由于结课考试直到婚礼前一晚才到家。我妈说我没有自己安排好时间,说好了回家当伴娘就要积极一点。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啊。

 恰逢那天动车晚点,回家的那趟班车没能赶上,约好堂哥来接我回家。离上一次回家已经是半年多之前了,一路上既兴奋又不安。堂哥不停的说着家里的事儿,把这些天这几个月发生的事都快要讲完了,后来他问我“小妹你有多久没见爸爸了”?其实一直在安静听他讲话时我就已经要哭出来了,因为要见到家人因为想着一直陪伴我的姐姐就要为人妻了。爸爸估计是一年多了吧,反正每年也就见两次我已经习惯,从十岁就开始习惯着爸爸常年不在身边的日子。

  到家已经是十点多,十点对于平日里我的爸妈来讲已经很晚了。客厅里姑妈姑父姨妈表哥嫂子们都在等着我,桌上摆满了糖果水果饼干,空出来的沙发上搭着侄儿侄女们的衣服,电视放着可没有人关注到它。进门的那一刻,她们的声音像气流般涌来,没有想过躲藏只是想怎样去享受这暖意。在我一边见过亲人们时奶奶拿过来拖鞋让我换下鞋子,没有见到爸妈。

  奶奶说他们在房间里有事儿了,一一打完招呼我便来到他们的房里,门半掩着,他们低着头在装什么东西。进去后才知道在给我姐姐装红包,可惜钱多了红包放不下也忘了提前准备。我把我提前准备的红包给了他们,爸爸开始让我给他看他们买的衣服怎么样。

 说到衣服挺惭愧的,作为女儿却没能陪他们去逛街挑选衣服。他们明天一身的行头都是大表哥表嫂和堂姐姐夫一起花了一整天陪他们买的,买衣服的那一天我在学校,表哥发图片让我帮着看衣服,问我衣服鞋子怎么样。记得那天坐在图书馆看书,看了他发来爸妈的照片后就再也没心看书了。身为女儿却没能在身边,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太难受了,我得庆幸我爸妈还有表哥堂姐他们陪着。

 衣服挑选的都好看,可是怎么也掩饰不住岁月的痕迹。

   我出生时他们都满怀信心的以为我会是个儿子,可是事实并非如此,还带着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来到这个家庭。好在他们并不是受封建教育下的喜儿不喜女的人家,姐姐总说我出生时黑不溜秋的,我长到两岁之前她都以为我是只小猴子。这只小猴子让这个家庭多了更多劳累,时间和付出的精力让家人都日益憔悴。我总会怪自己的出现,让家人为之受累。

  姐姐24岁大学毕业,25岁工作稳定下来,26岁结婚。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的进行的,可是我才渐渐明白“当你觉得幸福幸运时,是有人在承担你的不幸。”于我而言家人永远都是替我们承担了一切。

    

 



姐姐婚礼当天,一切如期举行。在举行仪式前,主持人找到我问我爸妈是否在仪式中上台来讲几句话。我没有去问他们就给拒绝了,即便后来姐夫去问到爸妈时,爸妈依旧说不去。可能很多人都不理解,女儿这辈子最重要的时刻他们只要看着就好。一直站在爸妈坐的另一边的我忙着给姐姐姐夫递戒指送上交杯酒,就在快要结束时转身看到爸妈的那一刻,鼻子一酸眼泪就出来了。妈妈哭了她擦眼泪时一直看着爸爸,一旁堂姐握着 她的手,爸爸一向不会语言表达,沉默的低着头摆弄着布满岁月沟壑的两只手。

  晚饭过后我们一大家子人回家,姐姐姐夫跟在我们后面走了很远,我们都催她快回去。我知道她不舍得,我跑到他们身边给了她一个拥抱,还没有放开我俩便哭出了声,我想只有我们懂彼此为何而哭。爸爸喝醉了我和堂姐扶着,妈妈和姑妈们先回去了我们也得跟上队伍。爸爸一路说个不停,把我和姐姐小时候的事儿都翻出来说了个遍。堂姐一路陪爸爸聊着,我很安静,那一刻我尽然不知如何跟我爸爸聊下去。他的言语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拼凑起来就是我们这二十多年的生活他的大半个人生。

 快到家时,他突然说他想坐一会儿,于是大马路边花坛边便坐下了。他说他很幸福。其实幸福从别人任何人口中说不出来我都不会怀疑,只是爸爸讲出这话时我突然觉得不像是他说出来的。爸爸是文盲,除了自己的名字他什么都不会写不会认,这也是他这么多年一直如此辛苦让跟我姐多读书的原因。

 幸福一词在我看来如此具有深意他这样讲出来让我觉得凄凉。十多年来背井离乡赚钱抚养我们姐妹俩,不识字的他走南闯北已经快要把大半个中国走遍,不止一次想到他有没有迷路过,他每次坐火车怎么知道站台怎么知道方向,又是怎样的信念让从未远离家门的他从此在外乡漂泊。有太多的小故事发生我和我爸爸之间就是因为他不识字,不想也不敢多写每每回忆到眼泪就不止。我一年见我爸爸两次,过年一次年初一次。多年缺少的这种父亲一直陪伴的安全感,在我们自己的改变下都变得更加独立自强。

 

 



    曾经跟妈妈聊天我说这样的生活对于他们不公平,他们的大半辈子用在我们身上,倾注的爱、时间和精力让他们苍老而我们能做的事情却太少。我妈说一生都是这样,等我们大了结婚生孩子了重心便是孩子,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就是这样一直轮回着,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轮替。

 有人替我们承担着不幸,多年以后我们又替着另外的人承担着不幸。  其实我们都知道这并不是不幸,是更为现实的生活是更为辛苦的人生。爸爸说他是幸福的,我们一家都是幸福的。没有一点点幸福来的很容易,所以我们才要心心相惜。

 2016年又快要结束,每一年的新年愿望都是同样的。家人即将老去也好我们远离也罢没有钱也可以再挣,只要没有病痛折磨一直健健康康平安就足矣。

 

想爸妈想回家


上一篇:赴一场最后的约定 下一篇:和平影视系平台聚盛财富涉嫌自融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和平影视系平台聚盛财富涉嫌自融
    和平影视系平台聚盛财富涉嫌自融
    网贷天眼讯(文/木木)近日,网贷天眼社区专栏上有用户发帖举报,称聚盛财富自融,并提供了截图加以佐证。 网贷天眼随即进行了核查发现,聚盛财富的小
  • 想家想爸妈
    想家想爸妈
    十月中旬姐姐结婚,家里人都提前几天回家帮着准备,由于结课考试直到婚礼前一晚才到家。我妈说我没有自己安排好时间,说好了回家当伴娘就要积极一
  • 赴一场最后的约定
    赴一场最后的约定
    易扬是一名建筑民工,他的工作就是每天往来穿梭在建筑工地各个地方,搬砖,搅拌水泥,在高空上用铁丝捆扎钢筋结构。从早晨八点做到晚上八点,烈日
  • 江苏省建工集团上海物贸发展有限公司私募欲融资2亿
    江苏省建工集团上海物贸发展有限公司私募欲融资2亿
    私募基金管理人上海咏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踪迹难觅 近期,江苏省建工集团上海物贸发展有限公司通过上海咏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通过私募基金欲融资2亿
  • 流浪汉
    流浪汉
    老黑74岁,住在在小区门口左拐的那个路口边上,以修自行车为生,住一个用塑料搭起的简易帐篷。旁边放着他一生的手艺工具车,若是大雨天,老黑便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