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梦想撞上现实,往左还是往右?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讲一讲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01

去年5月份,我从入职的人生中第一家游戏公司离职,离职的首要原因是因为我觉得那家公司虽然名声在外,却老气横秋,不适合年轻人成长。公司里面养老混日子的人居多,感觉长此以往肯定不会有很好的发展。这与我所期望的环境相差甚远,所以萌生了要走的念头。

还没离职的时候我一直在看机会,期间接触到了一款职场社交APP,通过这个APP认识了一些业内的朋友,平时没事就一起聊一聊自己眼中行业的现状和未来的发展。有一天在游戏群里发现一个title是制作人的冒了个泡,发了一条自己刚创办的公司的招聘消息。我顺手加了好友,想交流了解一下关于创业的事。后来聊着聊着感觉对方还行,我就提了一句“要不见面聊一下吧!”

其实平时聊天的时候很多人都会给自己配上各种高大上的title,以提高自己在陌生群体中的话语权。实际上title与实力相符的并不多。

主动邀约是因为我有过几次网约线下聚会的经历。我感觉对方比较有实力,能线下见面交流的话应该会有不少收获,于是想抓住机会,顺便交个朋友。谁知在对方眼里我就是去面试的,我也将错就错,去试试看也不吃亏。

周末的时候我来到他们刚刚租赁的小办公楼,在一个座椅都不是很齐全的简陋会议室简单交代了自己对于游戏设计的理解,对于现状的反思,以及对于未来的期望。聊天的过程中感觉我们比较像是同一类人吧,至少对于项目制作以及共事者的期望是相同的。并且对面这个人经验资历都比我丰富很多。末了制作人直接问我来不来这边工作。

我一来觉得机会不错,二来觉得制作人很靠谱,自己在这边工作应该能得到比较好的晋升机会。最为关键的是感觉能学到东西。我没有问这边具体能提供的薪资待遇,只是说了一下自己现阶段的薪资待遇情况,随后便借故离开,给自己留一个缓和的余地。

周一回到当时还没离职的公司,我想着如果那边确实有机会的话也不失为一种选择。我仔细分析了一下两边的利弊:

  • 现在所在的公司
  1. 员工福利比较好,平时工作压力不大。属于比较清闲,自己还能利用空余时间做点其他事的类型。

  2. 但是平时上班却做着一些重复性机械性的工作。高层人员基本饱和,就算出现高层职位空缺,我前面一大帮“资历丰富”的“老人”随时都能顶上去,而且保不齐会有“牛人”空降,轮到我上位不知要到猴年马月。

  3. 比较让我不满意的是,公司员工大多充斥着养老混日子的心态。平时闲聊讨论最多的就是希望公司其他项目组效益能好一点,这样年底都能多拿点钱回家过年(公司实行的是工作室共享奖金制度)。

  4. 大部分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来期望得到更多的回报,而不是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来争取更好的生活。这是我最无法接受的一点

  • 新的机会
  1. 新机会有很多未知的因素,团队整体情况不甚了解,只是对制作人比较认可而已。
  2. 手游爆发的后创业时代,创业风险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大的。如果项目失败,团队就将面临解散的风险,到时候一年多就等于白忙活了。
  3. 一般创业公司在项目成功之前团队也几乎只是解决温饱的问题,多余的钱也肯定是拿不到的。
  4. 值得赌一把的就是机会,在创业公司跟着经验丰富的leader会有很多学习成长的机会(创业公司自己带团队一般都会倾囊相授,相对于帮人打工藏一手会好很多),也有晋升的机会,当然项目也有成功的机会。

认真分析之后我与几个好友打电话聊了一下,讲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支持我去试一试。我想的也是这样,与其坐吃等别人来成就自己,不如放手拼搏一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总归是好的。即便失败了也是一笔不错的财富,生活品质下降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可以接受。

第二天我便给新认识的制作人答复,这边离职办好就立即过去报道。制作人给我的回答是:“如果你确定要来,我们那边策划招人的进程就停止了,提前欢迎你的加入。”现在公司这边我也在同一天提出了离职申请。顺便把剩余的假期也一次性休完,一来出去放松一下,二来抽几天时间提前接触一下新的团队。

就这么着我顺理成章地来到了新的环境,在梦想与现实发生碰撞的时候完成了第一次抉择,我的选择是义无反顾地走。

02

我刚到新公司的时候团队成员一共才8人,我成为了这里的第9号员工。简单熟悉这边的流程后便全身心地投入了工作,每天的工作都非常饱和。并且大家的制作理念都非常相近,做的也是团队想做的游戏,我也由衷地觉得每天都非常充实。

眨眼一年过去了,项目迎来了正式上线的日期。这种感觉就像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即将步入社会验证自己的能力一样。整个团队都非常激动和紧张。

上线第一天的结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为此我们还开了一个庆功会。

一个月后我们达成了投资方设定的营收指标,并收回了前期开发成本。

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们似乎又回到了起点。

整体来说项目算是不成功的,但也算不上特别失败。有市场的大环境造成的影响,也有团队整体运营经验不足造成的不良影响。但最主要还是投资方设定的短期内快速回本,狂洗核心用户,提前压榨游戏寿命的运营策略所导致的。

项目上线两个月后的收入,只能说是勉强维持公司的正常运作,整个团队依然跟刚搬进来的时候一样,穷。

这一年多的时间不长不短。期间团队规模也一直在逐渐扩大,办公室也从一间复式楼变为了一层楼。有老朋友为了追求更好的发展而离开,也有更多新的朋友陆续加入我们的团队。

在游戏从demo到正式上线的过程中,我始终坐在制作人旁边的位置,平时相处非常和睦,工作内外都是有说有笑的,一起待的时间甚至比陪老婆小孩的时间还要长。但有时候看似无话不说,实际上有着老板与员工这层无形的窗户纸挡在中间,很多话还是留在心里没有明说的,尤其是在项目高不成低不就大家心情都比较压抑的情况下。

相比较之下我与其他同事沟通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随心所欲,有什么不爽的都会说出来。有一部分人看到项目失败拿不到钱,便萌生了要走的念头,也有人怂恿我跟他们一起出去创业。在这段时间我了解到两个大家比较在意甚至会引发公司人员动荡的问题。

1.薪资待遇

原本公司承诺的每年两次加薪在遇到项目失败后的下半年碰到了执行障碍。大多数人没有得到加薪,并且也没有线上项目流水带来的奖金加成。越来越多的人或迫于生活压力,或为自己的努力感到不值,或者纯粹为了追求更好的薪资待遇而想要离开。

2.发展机会

项目没有成功,公司之前设想的各种扩张计划也不得已暂停下来。大家都是按部就班地停在原职位继续做本职工作,期待接下来的“换皮”项目和海外版本能够得到回报。这等于延长了大家的预期进度,本来项目成功便可以进行人员扩张,一部分人或许可以走上管理岗位,另外一部分人至少也可以尝试制作一款不一样的游戏从而提升制作能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还是做着一样的事情。

我自己也想过期间的种种,也萌生过要走的念头,但在做决定之前我必须要有一个更加全面的认识,关于现在的公司,也关于未来自己的发展方向。项目失败在创始团队注册公司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可能会发生,如果没有更好的Plan B,那我就只能拍屁股走人了。

03

回想我来这边工作的一年多时间里,从来没有跟制作人谈过钱。虽然我的生活也不宽裕,甚至在加入新公司后收入缩水带来了生活品质的下降。但我更加明白一个道理:我不能寄希望于每个月拿到的薪水累积起来能让我发家致富,而应该想办法通过自己的工作带来改变公司,甚至是改变世界的效果,在这最后收获的财富才能让我改变现状。

然而在过了一年多拮据的生活之后,我也有了金钱上的困惑,不希望再过了了无期地拮据生活。至少希望每天能不用在工作之余还分心去操心柴米油盐的事。

我主动邀约制作人聊了一次,以前碰到什么问题都是上级发现苗头或者发现我释放的信号来约我聊天。我表明了自己关于加薪以及后续发展需求的想法,也把对当前公司其他同事的工作态度的揣摩跟他交了底。制作人也没有觉得意外,只是感叹项目没有成功确实对不起大家这一年多的辛苦付出。

聊天的过程有一部分是发泄,更多的是了解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否与自己所想相符,以及自己的期望在短期和长期都能否达成。两个多小时的畅聊后,我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回头继续为了公司后面的项目而努力着。

一直以来一切随心就是我的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如果能本着原则做事,我自然没有什么遗憾之说。

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想法会跟我一样。也许工作的出发点是为了赚钱,提升自己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将来能赚更多的钱,但是不能只盯着终点而忽略的路上的风景。就像在简书上看到的一句话所说的“你需要很努力,但千万别着急。”也许一路观赏到的风景最终会让你比到达终点更加有成就感。

这一次梦想与现实发生冲突,我选择了留下。朝着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向一往无前,即便最终事与愿违也不会有一丝后悔。



 
上一篇:她真的不是潘金莲,而是最好的李雪莲 下一篇:流浪汉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流浪汉
    流浪汉
    老黑74岁,住在在小区门口左拐的那个路口边上,以修自行车为生,住一个用塑料搭起的简易帐篷。旁边放着他一生的手艺工具车,若是大雨天,老黑便戴
  • 当梦想撞上现实,往左还是往右?
    当梦想撞上现实,往左还是往右?
    讲一讲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01 去年5月份,我从入职的人生中第一家游戏公司离职,离职的首要原因是因为我觉得那家公司虽然名声在外,却老气横秋,
  • 她真的不是潘金莲,而是最好的李雪莲
    她真的不是潘金莲,而是最好的李雪莲
    人都说:当你电影看得多了,即使不看片名和导演,也不难在看完电影后准确判断是这是不是冯小刚导演的作品。 因为他的每一部影片里,都有自己最特
  • 血色初恋
    血色初恋
    我年轻时曾经为一个女孩写过很多诗,我认为那是我这一辈子写的最真挚最富有感情的诗了,但是最后我把它们全部撕碎扔到海里去了。 新一代诗人作
  • 笑对青山缺
    笑对青山缺
    童年在记忆中闪亮,乡愁在夜半时醒来,古典在追问里引人,这么多年来,我们成了怀旧不停的老朽。 我尤甚。我现在腿上还沾着泥土,我行进着同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