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灵魂超过21克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这一觉睡的有些沉,头昏昏的。一连几天加班赶工,项目终于顺利上线,想着要好好睡一觉。可眼前黑漆漆的,估计只有4点多,每天这个点儿起,习惯了。

挣扎起身,摸索着去洗手间,身子轻飘飘的,仿佛感冒的前兆。灯是坏了吗,怎么摁都不亮,算了,还是回去再睡会吧。

床上却有两个人。

我楞了,这有些过分吧,刚起床就有补位的?不对,那个肥肚老胖的人不就是我吗?一身冷汗。

低头伸手,才发现自己是透明。夏日柏油马路热浪滚滚时,看东西有些蠕动的感觉。

2

我死了?竟有一丝解脱的喜悦。

上线后繁纷复杂的测试无需操心张罗,张处长李处长几位办公室不用挨个去聆听教诲,今年产品线任务缺口谁还再每周开会对着pipeline编谎解释。

晚上回家太晚从此没了洗锅刷碗,想睡多久就多久再也不起大早送孩子上学,明年升初中找不到关系也和我无关,十几年都攒不下钱换房就此解脱万事大吉。

临到年关少了吵架讨论回谁家,给爸妈买啥礼物才合适的困扰不在,陪父母时间再短也听不到嫌弃埋怨。

朋友创业需要帮忙这下理由充分的拒绝,又要聚会鬼才信你们一个亿的小目标,孩子找对象的活从此找别人吧。

3

她7点才醒,每天如此。先是对我还没起床一个惊呼,迟到了,儿子还上学呢!等发现我早已冰冷无息时,她脸瞬间僵冻如霜,眼泪鼻涕奔涌而出。

拨120的手机掉了两次,一边捂着嘴一边磕磕绊绊把地址和情况说清。然后学着之前电视看到的急救方法,又是叠掌摁胸又是对口呼吸的,但120分钟的最佳时间已过,回天乏术。

我就在墙角抱着胳膊看着,有些幸灾乐祸,你睡觉太死了,老公都没了,你都不知道,早干嘛去了。

她又默默任眼泪横流了一会儿,仿佛想起什么,赶紧脸上抹了一把,伸手想扶我起来穿衣服。可我那么重,她根本搬不动,再加上身体已经开始僵硬,忙乎半天,筋疲力竭趴在我身上嚎啕大哭,嘟囔着你怎么就扔下我走了。

第一次发现她两鬓早已斑白,眼角皱纹都那么深了。

4

儿子揉着惺忪睡眼站在门口,妈妈,今天爸爸怎么没有叫我起床啊。

她一把抱住儿子,你,你爸他没了。

妈妈,什么是没了?是死了吗?她红着眼点了点头。儿子哇的一声哭了。

妈妈,是不是我学习不好把爸爸气的?我再也不贪玩了,妈妈,我不要爸爸走......

我想去抱抱他,可只能无助挥舞手臂,什么也触碰不到。

5

朋友比120到的早。脸上写着震惊和遗憾,都是四十多岁的汉子,一个个红着眼,一边劝着她节哀顺变,一边安排孩子吃饭上学。

家里乱成一团,有陪着去医院开证明的,有联系殡仪馆的,有准备相片衣服的,有告知亲朋好友吊唁的。

我突然感觉不好意思,在北京这么多年,一年连聚一次都做不到,偶尔群里打个招呼仅此而已,个个拖家带口,都忙,这大工作日的,连累大家了。

我的表情和拱手,谁也看不见,她一脸木然坐在床边,连取钱办事都记不得,朋友摇摇头自己掏钱先垫上了。

6

早上本来是要到客户处开会的,打我手机的项目经理都傻了。

客户是公司长期重要业务对象,项目成败直接影响今年的业绩达成。老板阴沉着脸,连说了三个太不是时候。

还是沉着老到,先让我的上级去替我开会,然后亲自给客户老总发了短信,说我因为意外无法再支持项目,他会尽快协调,请客户放心。

另外让HR法务的同事评估下,我这种情况算不算工伤,得到确认不算时,终于松了口气。代他递送花圈和挽联,工资截止下个月,但奖金激励还是要按规定办,没有服务全年就不能给了,得公平。

分别与项目经理和组里高工沟通,给他们都是一个月时间,谁能顶上谁就是新的项目总监,团队摩拳擦掌斗志昂扬。

7

同学群里开了锅。

真的吗?不敢相信?上周我还和他电话来着,怎么就?什么问题啊?看他挺结实的,这也太突然了吧?

肯定是胖的原因,早劝过他,唉。他妈也胖,遗传也有关系。微信里老看他加班,累的吧?他们做IT的,过劳死的不少,也太拼了。

大家都注意身体吧。都四张了啊,这可是前车之鉴。说啥都没用,还是自己把自己照顾好吧。我今天就去健身房把卡续上。

哎,大家说上礼给多少?不知道标准呢,你们之前呢?老家是3-500的,不知道北京多少?少了给不出手,多了也不合适吧?

今天雾霾好像轻点了。下午还要给孩子补课,好远。那个上次团购的链接你们谁给再发下吧。我有一个好的保险产品,你们帮宣传下,谢谢各位亲。

8

儿子,这两天没接到你电话,家里没啥事吧?出差了?

没事,你爸问呢,上次孙子咳嗽好点儿没?你也好咳嗽,记得多喝水,我们没事。

孩子,怎么回事,你电话怎么关机了,你爸和我有些担心,打家里电话也没有人接。

给你媳妇打电话了,知道你封闭开会,没事就好,我们就是瞎操心,有机会打电话吧,天冷了,记得多穿衣服。

你爸今天生气了,说你太不懂事了,这么多天再忙也不能不来个电话,回个短信也行啊,我劝他了,但你爸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得空了回个电话啊,别太累了。

9

我对他们选的照片不是很满意,不过没有哪个证件照是让笑的。为什么一定要用黑白照片呢?过去是洗不了彩色的,现在为什么不行?

我就是彩色照片也很少。尽管我照相技术还不错,但只是给她和孩子拍,还有家人亲戚拍,我却不喜欢给自己照相。因为胖?因为丑?可能吧。

挽联写的也不对仗,我写一定比这好,早知道这样,应该早些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过感觉又怪怪的,其实也没啥,老外写自己墓志铭的有的是,我们有什么不可以。

来送我的人并不多,也就通讯录里一成吧,不过要理解人家。联系人80%是同事、客户和合作伙伴,HR代表公司来过了。同学朋友占了10%,在北京的10几个,来了2个,其他出差或者有会来不了。战友有10%,京津唐周边几乎全来了,还有从老家特意赶来的。

没想到楼上邻居,原来部门助理小姑娘,已经跳槽的工程师,曾经拍过照片的儿子同学都来看我。

10

她后面这几天再也没有哭过,也一句话不说。

这和她风格不符啊,对我不满意总是喋喋不休的念叨。不能老玩游戏,不要总喝咖啡,不要太晚睡觉,不要晚上吃东西......

我要一反驳,说多了,她就哭哭啼啼的。不关心她,不体谅她,不呵护她,没有结婚前的心疼备至,没有怀孕时的唯命是从......

这下消停了吧,我不会再烦你,不会再让你操心,不会比不上别人,不会恨铁不成钢,不会望夫成虫.....

不过我也没法再给你挠后背,再给你拍照,再给你倒水洗头,再给你桌上留下记得吃药的字条,再给你伤心难过时一个深深的拥抱......

21克,都说是灵魂的重量,我倒觉着应该是爱和记忆,明显我减少的,比这要多一些。


上一篇:雨夜的搭车人 下一篇:你还在前方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你还在前方
    你还在前方
    十一月的上旬,已经忘了是什么缘故,无意间找了张悦然很早的时候发在萌芽上的小说,居然很沉静地把《陶之陨》和《黑猫不死》完整地看完了,像许多
  • 我的灵魂超过21克
    我的灵魂超过21克
    这一觉睡的有些沉,头昏昏的。一连几天加班赶工,项目终于顺利上线,想着要好好睡一觉。可眼前黑漆漆的,估计只有4点多,每天这个点儿起,习惯了。
  • 雨夜的搭车人
    雨夜的搭车人
    阿斌很期待下雨。 阿斌是个出租车司机,干这一行已经有大半年了但是生意一直不是很好,挣得钱只够养家糊口,完全没有多余供他出去潇洒。阿斌年轻
  • 妖王忘了一只羊
    妖王忘了一只羊
    怪石狰狞,妖气滚滚。 弥漫的黑雾中,隐隐现出一个身影。 他骑骷髅骨马,着黑铁战甲,持戮魂魔刀,缓缓行来。 百万阴兵披坚执锐、分列两旁,阵中竖
  • 一个罹患相思的男孩
    一个罹患相思的男孩
    1983年,夏。 那天上午,他打水回来就有点反常了。多年后,他的一位室友回忆说。 他掂着四个空暖瓶回到宿舍,他们也没有感到奇怪,水房里的开水经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