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的搭车人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阿斌很期待下雨。

阿斌是个出租车司机,干这一行已经有大半年了但是生意一直不是很好,挣得钱只够养家糊口,完全没有多余供他出去潇洒。阿斌年轻时曾是个浪子,但是东拼西凑成家后也变得有责任心,出来跑出租就是明证。阿斌奇怪的是其他同样跑出租的,一天下来应接不暇生意红火,可是自己却零零散散的顾客,经营惨淡。这种状况一直维持了半年,直到他遇到那场雨。

那天天气昏沉,阿斌在城里一直接不到客,突发奇想不如到郊外去碰碰运气,郊外虽然行人少,但是竞争也少,而且还可以多挣点油费,阿斌说干就干,将车驶到了城外最大的一条公路上。

这条公路周围都是农村,远处是穷山恶水,但却是与另一个繁华的大城市连接的必经之路,时不时有一些散客。

阿斌刚把车开了几十公里,天色突然变得十分昏暗,不久就下起了磅礴大雨,阿斌只感觉整个车身都在震动,眼前白茫茫的只看得见大如黄豆的雨点。

大雨下了整整两个小时。把周围的田埂都给淹没了。

阿斌咒骂了几声,知道今天肯定没什么生意了,于是驱车准备往回走,可是他瞅到后视镜,突然看见后面有个人向他招手。

阿斌惊喜异常,赶紧把车开了过去,一个浑身上下湿漉漉的人坐了上来。阿斌踩下油门,呼的一声冲了出去,令阿斌意想不到的是,一路上居然接二连三的又遇到三四个要搭车的,全都是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有男人有女人,头发黏到眼睛上,衣服贴到皮肤上,露出干巴巴的躯体,瘦的人连胸前排骨都看得到。

阿斌心里暗暗感谢这场雨,今天可撞到好运了。

阿斌加满了油,来来回回往这条路上跑了十几趟,送走了一共二十三个乘客。一直到晚上十一点阿斌才回家,阿斌乐呵呵的向老婆交了差,私底下却笑开了花。终于可以狠狠地潇洒一回了。

阿斌去清理车子,发现车子里积满了两尺深的水,想是那些乘客流下的,阿斌里里外外冲洗了个干干净净,一边冲洗一边想着明天再去碰碰运气。

第二天阿斌准备出发,发现车子里弥漫着一股味道,说不出什么东西但就是有些发臭,而且车子里总感觉很潮湿,不一会儿就有水滴凝聚从车顶上滴下来。

滴答、滴答、滴答……

阿斌开始并没在意,因为他心情很好,他加足马力朝那条大路驶去,同时按开了广播。

"据最新消息,昨天下午发生的巨大雨灾造成山体滑坡,奈何路附近成重灾区,初步统计遇难人数至少已有23人,救援行动还在进行中,我们将跟踪报道……"

一股寒气从阿斌的身后涌了起来,阿斌很不自然的换了个频道。

"警方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23位遇难人员的遗体完整无缺的停靠在自家门前,神态很安详,但据遇害人家属描述,事发当日遇害人却远在千里,究竟是什么人将他们一个个送回家中的呢?……"

阿斌猛的踩下了刹车,在他面前是一个正在招手的男人,浑身上下湿漉漉的……


 
二

那个男人来过之后,楚楚的生活就变成了一场噩梦。  

楚楚还记得那一天下着雨,妈妈把男人引到她房间里,男人浑身上下淌着水,滴答滴答的滴个不停,他面色很苍白,但一双眼睛却在发红。    

任哪个男人看到楚楚都会忍不住冲动,何况她已经脱光衣服。楚楚并不喜欢这个男人,原因并不是因为他发狂的像是一条野兽,而是他身上水渍的味道,实在是臭不可闻。      

男人在楚楚身上疯狂发泄,楚楚只是捂住鼻子,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不管是什么野兽在她面前发狂,她都不害怕不在乎,害怕又能怎么样?在乎又能怎么样?她有选择的权利吗?      

但是楚楚还是害怕了。害怕的原因是男人走后,她一夜之间肚子变大了。    

干这一行,保险措施是绝对有的,而且绝对保险。但是这一次却失误了,虽然以前并不是没有过失误,但是这次却来的匪夷所思。      

诊断后确定是怀孕了。医生断定,是个男孩,像是怀了六个月的样子。      

楚楚叫苦不迭,昨天我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怀上了?而且还是六个月大了!      

干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怀孕,楚楚当然不能把他生下来,虽然有绝育的风险,楚楚还是决定堕胎。      

但是药也吃了,针也打了,楚楚的肚子居然不减反增,越来越大了,她甚至都能感受到胎儿在肚子里蠕动。      

医生说,胎儿很坚强,也很健康,你就生下来吧。      

鬼才要生呢!    

生下来,谁养?    

楚楚想到去找那个男人,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怎么都得从他那搞点钱来,不然楚楚可养不活这怪胎。      

一查却让楚楚大惊失色,那个男人叫阿斌,早在六个月前就死了。听说是淹死的,在他赖以为生的出租车内,警察赶到时,他的车子里充满了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附近没有河流,天也没有下雨。警察捣开车窗时都忍不住呕吐了,因为那水很臭,很臭。      

怪事!      

楚楚很害怕,她第一次感到这么害怕,她害怕的不是六个月前就死了的男人,而是她肚子里蠕动幅度越来越大的胎儿。      

这是个噩梦!    

如果把他生下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楚楚想到了自杀,但是她还不想死,她还年轻,还有梦想,还有很多疯狂的事情没有做过。她也曾经有过快乐的时光,在校园里,在富丽堂皇的别墅里,可是后来那个男人欺骗了她,他教会她奢侈的生活,却骗光了她所有的钱。    

楚楚不想死,那就只能是他死了。楚楚举起剪刀,咬牙盯着自己鼓得像个球的肚子,狠狠地扎了下去。    

警方剿灭了一个卖淫窝点,并意外的彻查到一桩谋杀案。被害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少女,肚子被人残忍的划开,但是体内却几乎见不到一点血液,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吸干了一样。      

据说这个少女曾经怀孕,有六个月大了。      

妓女会怀孕,还六个月,鬼才信呢!


上一篇:妖王忘了一只羊 下一篇:我的灵魂超过21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我的灵魂超过21克
    我的灵魂超过21克
    这一觉睡的有些沉,头昏昏的。一连几天加班赶工,项目终于顺利上线,想着要好好睡一觉。可眼前黑漆漆的,估计只有4点多,每天这个点儿起,习惯了。
  • 雨夜的搭车人
    雨夜的搭车人
    阿斌很期待下雨。 阿斌是个出租车司机,干这一行已经有大半年了但是生意一直不是很好,挣得钱只够养家糊口,完全没有多余供他出去潇洒。阿斌年轻
  • 妖王忘了一只羊
    妖王忘了一只羊
    怪石狰狞,妖气滚滚。 弥漫的黑雾中,隐隐现出一个身影。 他骑骷髅骨马,着黑铁战甲,持戮魂魔刀,缓缓行来。 百万阴兵披坚执锐、分列两旁,阵中竖
  • 一个罹患相思的男孩
    一个罹患相思的男孩
    1983年,夏。 那天上午,他打水回来就有点反常了。多年后,他的一位室友回忆说。 他掂着四个空暖瓶回到宿舍,他们也没有感到奇怪,水房里的开水经常
  • 口袋理财董事虞凌云曾内幕交易被证监会处罚
    口袋理财董事虞凌云曾内幕交易被证监会处罚
    知情人士告诉野马君,此虞凌云与口袋理财董事虞凌云为同一个人。 野马财经原创 转载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7月13日,网上爆料与口袋理财董事虞凌云同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