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罹患相思的男孩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1983年,夏。

“那天上午,他打水回来就有点反常了。”多年后,他的一位室友回忆说。

他掂着四个空暖瓶回到宿舍,他们也没有感到奇怪,水房里的开水经常供应不足。他们只是有点失望,大家都在等水喝。他们继续埋首看书,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多么的失魂落魄。他满脸通红,像发了高烧一样。

那个室友说得不错,他是在打水的时候不幸地遇见那个女孩的。她的宿舍在去水房的路上。她刚洗完头发,一边跟寝室里的另一个女孩说笑,一边站在窗户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阳光打在敞开着的窗户玻璃上,有点耀眼。他就是那个时候抬头看见了她,他看见她在对自己微笑。她的笑像闪电一样击中了他。他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他连忙转身离开了,忘记了要去水房打水。

接下来的两天,他一直用被子蒙着头,蜷缩在床上,有气无力,像死了一样。他不去上课,不去吃饭,甚至连考试都错过了。到了第三天,一个室友开始有点担心他了。他摸了摸他的头,滚烫。他认为他发烧了,就建议他尽快去校医院看看。他没有说话,只是紧闭着眼睛,面带微笑。那个室友临走前拿出自己备用的退烧药,放在他的床头,他还好心地为他倒了杯水。

他们都出去后,他曾从床上跳下过两次。他赤着脚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走来走去。他一会大声地唱歌,一会又用低沉的嗓音朗诵诗歌。他的头有点疼,可他并不觉得痛苦。他感觉自己从未如此幸福!夜幕降临,天上挂着圆圆的月亮,他瞪大了眼望着月亮,仿佛第一次见到它!有风轻轻地吹在他的脸上,他紧闭眼睛享受着。

到了第四天,他才意识到自己生病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清楚看医生是没有用的,他必须做点别的什么事。他隐约地感到自己在急切地渴望着什么东西。就是这些东西搅动了他的梦魂,让他即快活又痛苦!

第五天,他一定要再见到那个女孩了,不然他真的会死的。他决定在她的宿舍楼下等着。那是一个闷热的夏天傍晚,可他却感到冷。

他在她宿舍下面的一棵老杨树下站了好几个钟头,他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站在那里。他的脑海里全是她的微笑,他就是因为那个微笑而来的。

她终于出现了。他忽然从杨树下冲出来,跑到她前面,大声说:“站住!”

她吓了跳,反应过来后,问他:“你有什么事吗?”她的微笑又习惯性地出现在她的脸上。她在笑!她竟然在这个时候又在笑!

他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他有点惊慌失措了,脸一阵红一阵白,不敢再看她了,头深深地垂了下来。

女孩趁他不说话,赶忙加快步伐,想要离开。

她走了一米、两米、三米,他忽然冲上去,把她扑倒在地。

女孩尖叫着喊救命,她害怕极了。他用力地把她的头按在草地上。这时,下课铃响了。他如梦初醒,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他慌乱地把放开她。她的眼眶充满泪水,她终于不再笑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直到他看见有几个学生向他们走过来,他才飞快地逃跑了。

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满脑子呈现的依然是那个女孩的笑脸。这笑脸让他幸福得热泪盈眶。他想吻她。他正准备吻她,她的笑脸一下子消失了,一个挂满眼泪的面容出现了!他又回忆起他是如何把她扑倒,她又是如何地带着恐惧盯着他。她哭什么呢?他只是想跟她说他爱上她了啊!他把事情搞砸了!他觉得自己没用,他要完蛋了。

凌晨四点钟,他住的那栋宿舍楼,一位轻微失眠的同学听到咚的一声,重物从高处坠落的声音。他一开始没有在意,试图继续入睡。过了一会儿,他猛地打了个机灵,连忙跑到窗户边,看见一个人正趴在楼下的青砖地面上。皎洁的月光下,鲜血四处流淌。


上一篇:口袋理财董事虞凌云曾内幕交易被证监会处罚 下一篇:妖王忘了一只羊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妖王忘了一只羊
    妖王忘了一只羊
    怪石狰狞,妖气滚滚。 弥漫的黑雾中,隐隐现出一个身影。 他骑骷髅骨马,着黑铁战甲,持戮魂魔刀,缓缓行来。 百万阴兵披坚执锐、分列两旁,阵中竖
  • 一个罹患相思的男孩
    一个罹患相思的男孩
    1983年,夏。 那天上午,他打水回来就有点反常了。多年后,他的一位室友回忆说。 他掂着四个空暖瓶回到宿舍,他们也没有感到奇怪,水房里的开水经常
  • 口袋理财董事虞凌云曾内幕交易被证监会处罚
    口袋理财董事虞凌云曾内幕交易被证监会处罚
    知情人士告诉野马君,此虞凌云与口袋理财董事虞凌云为同一个人。 野马财经原创 转载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7月13日,网上爆料与口袋理财董事虞凌云同名人
  • 恨只恨余生太长,你好难忘
    恨只恨余生太长,你好难忘
    眼下已经是九月份了,然而广州还是热得让人想骂娘。 齐安歌尽量缩小身影躲在格子间里,她弯腰伸手从柜子里拿出半个小西瓜。这块西瓜是她历经千
  • 你可能不知道,我曾经喜欢过你。
    你可能不知道,我曾经喜欢过你。
    2014年的夏天,17岁的苏夏遇到了十八岁的冬阳。 苏夏第一次遇见冬阳是在艺考结束回学校,进班的那天站在教室门口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剃着寸头,有些痞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