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科长开会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那是西北边缘陲初春的一个清早,天尚未大亮。

小新借着楼道不甚明亮的灯光,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向有些冻僵的手上哈了口热气,换上工作服,简单地理了一下被寒风吹乱的头发,拿起盆子准备打水抹桌子。

“小新,科长办公室开会”,被科长誉为“科里最猛小伙”的谢工从门缝里挤进半张脸,压着嗓门,象说悄悄话似的。

“好,谢师傅,就来”,这是小新来这个科室第一次科务会,也是新科长上任第一次科务会,小新可不敢怠慢,搬上凳子“颠颠颠”就去了。

进门一看,张工、陈工、赵工、谢工四名男主都已到了,正团团围坐在女科长的两侧,聊的热火朝天,女科长笑的跟花儿一样。

看见小新进来,科长收住了笑,乜眼俯视了她一眼,笑容冷在脸上,“怎么才来,让这么多老同志等你合适吗?”

“我---”,小新张了张嘴,还是收回了到嘴边的话,默默地把凳子放在门后的角落里,坐了下来。

“开会之前,先说个题外话”,科长清了一下嗓子,扫了小新一眼,“小新,你好大的本事,昨天居然叫民工替你擦窗户,让其他科室的人看到影响多不好?”

小新一下子感到后心有点凉:昨天到下班的时候科长都还在厂长办公室开会,况且这四个男主平时看起来都和善可亲的。

“没有,我也不认识民工,我是看我们办公室四个窗户,三个都被民工擦了,就剩我办公室的了,就征求了张师傅意见,顺带把我的也擦了”,小新忙解释。

“下面说说奖金的事情”,女科长没接小新的话,沉着脸说,“我们科六个人,三个系数,我系数1.8,小新刚从技术岗过来,系数1.4,其他人1.2,我的系数是厂里定的,没啥说的”,她顿了一下,喝了口水,继续说“你们五个奖金分配我觉得不公评,大家都说说自己的看法”,她停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最老的搭档张工。

张工扶了一下眼镜,“那我先说,我们科我资历最老,老陈工作兢兢业业,小谢和小赵有时要跑现场,挺辛苦的,应该把他们奖金系数提一下”,说完,冲着女科长讨好的笑了笑。

“那我也说两句”,陈工也扶了一下眼镜,搓了两下手,“张师傅年纪最大,一个人还要带孩子,挺不容易的,奖金上应该倾斜一下;小赵和小谢也算老同志了,奖金也该提一下了”。

“张师傅,老陈、小赵都是科里的老同志,这些年也为科里做了好多事,奖金系数应该提一下,我就算了”,谢工腼腆地说。

“咋能这么说呢?你也是科里的老同志,不能算了”,赵工赶紧接过谢工的话。

四位男主发完言,眼光恳切地转向了女科长,办公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整个发言期间,没有人看一眼小新,小新的心逐渐由狂燥变的冷静了:这分明就是一场有预谋的排外会、批判会,主谋是姑妈,推手是老舅子、小舅子。

四位男主的孩子都管女科长叫姑妈。

小新脑子飞快地旋转着,该怎么应对这场势力悬殊的斗争。

“小新,说说你的看法”,女科长对四位男主的推波助澜很满意,脸上的得意之色压都压不住。

“好,谢谢领导能给我说话的机会”,小新看了一眼女科长严肃得有些拧巴的脸,继续说“我初来科里,各项工作刚开始熟悉,承蒙各位师傅的关心、帮助,各项工作得以顺利完成,尤其是各项帐目的处理上,没有出现往年的几个月帐不平的现象,这点大家有目共睹”。

女科长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工作是干的还不错,可你年轻,那是你应该做的;工作先不说,说奖金的事情”。

小新悲哀地想:那你们谁的工作又不是应该的?科果就你我两女人,相煎何太急。

“我的系数也是厂里定的,我也不要求我一定要拿到1.4,也不说其他人分摊我的系数,科里五个科员的系数拉平”,小新面无表情地说。

“拉平不可能”,女科长严厉地盯着小新说。

“那你说怎么才算公平?”,小新似笑非笑地盯着女科长。

女科长没想到平日文文弱弱的小新居然敢顶撞她,“好,就算你份内的工作做的不错,可上周我让你写的技能签定工作总结呢?”

“你也看到了,我那边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写,再说,那本来就不是我的工作,我也不熟习”,小新冷冷的说。

“科里工作向来是能者多劳,你上次不是写的挺好的的吗?再说,白天没时间,晚上就不能加班写吗?荣誉是大家的”女科长气恼地说。

上次是写的不错,得到了上级部门的奖励,可奖金却没小新的份。

“家里事多,我晚上没时间”,小新淡淡地说。

“看来我是不能说你了?我说一句,你有十句在等着!”,女科长脸都气白了。

“你是领导,不就是专门说人的么,有啥不能说的?”小新带着挑衅地口吻,看着女科长说。

小新为了不在基层风里来、雨里去,放弃了即将升职的机会,应聘到这个职位,短短的时间,尽管工作上得到了认同,可还是受尽了新任科长及新同事的排挤、非难,她已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会场上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小新。

“我家儿子昨天和那个丫头分手了,丫头哭的好伤心哦,我都有点后悔被迫他们分开了”,女科长满脸自豪地突然说起了她正在读高中的儿子。

这画风转的也太快了,四位男主愣了一下,立马加入到早恋问题的讨论中去了。

小新呆了。

两分钟后,女科长笑容满面地宣布散会。

上一篇:她说,自己没有家人,猫就是家人 下一篇:九姑娘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九姑娘
    九姑娘
    随着稳婆一声惊惧万分的尖叫,像是在深夜里给这个平静的村庄投下一颗流星,人们压抑不住人性劣根处看热闹的惊喜和古老传说中对未知生物的恐惧,不
  • 女科长开会
    女科长开会
    那是西北边缘陲初春的一个清早,天尚未大亮。 小新借着楼道不甚明亮的灯光,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向有些冻僵的手上哈了口热气,换上工作服,简单地理
  • 她说,自己没有家人,猫就是家人
    她说,自己没有家人,猫就是家人
    在我发小住的院子里,有一位老人,我们都叫她猫奶奶。 猫奶奶特别喜欢猫,家里养着十几只猫,而且每次在外面遇到流浪猫,总是会把它哄回家,给它洗
  • 罪过罪过
    罪过罪过
    我有一个朋友,她收拾家务的作风相当豪放:准备好一个大的纸箱,然后拖着从一个角落开始对杂物进行扫荡,判定标准就是当下用不到的,哪怕是买时很
  • 奇乐融涉关联交易 风控存瑕疵
    奇乐融涉关联交易 风控存瑕疵
    本报讯(记者王玉兵)最近,安徽正奇金融旗下P2P平台奇乐融被爆平台的多个标的来源于兄弟公司,或有自融嫌疑;标的金额远超《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