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方大寒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1  瘦马如我

   恍如隔世,北方远来的马车,只有一匹瘦马,与空无一人的马车。那匹马,瘦削的使骨骼出奇地清晰,马老了,车也旧了。只是,一如既往的向前奔去,马蹄踏踏,车声飒飒。

         听起来,心酸。

      这座偌大的城市,似蚁群的人山人海将我紧紧淹没,喧嚣纷争的世界与沉默寡言的我显得格格不入。陌生的人与我擦肩而过,哪怕是低头族与我肩部相撞,但也不抬起头,人烟似海,我微驼着背,下巴与锁骨中分连成一线,而呼吸不畅,有些快,只是不敢抬头,到底惧怕什么也不知道。一座一座耸立的高楼也不过是“废墟”而已,我快步走着,冷风扯掉我的宽帽子,我一时手快而抓着帽子。朔方穷冬大雪纷飞,大寒来临,柳湖公园里的湖水也结厚冰了吧,只是仍然不影响人们出来逛逛。

      我的生活枯燥无味,学习,画画,玩手机三点一线,每天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自己也会压抑,哪怕自己双手双脚被套上了千斤重的铁镣铐,可我依旧艰难前行,因为,我的前方,是他,我要努力与他肩并前行。

        说起来是个笑话,不过是平行相对永远无法相交的两个人突然一见钟情,我才知道,一条线可以原封不动,但另一条线,她可以延长至曲线而与一条线纠缠。瘦马如我,永远奋不顾身,他离我太遥远,哪怕永远三米开外的距离,他就像地球的北端北极星,而我是地球的南端南极星。

        “喂。”长过我膝盖的军绿色风衣的大口袋里,手机震动衣服随之微抖,我发凉的冷手紧紧握着比我手还大的手机。我继续向前走,往十字路车站走。

        “方舟,你在哪呢?”清冽的男声我尤为熟悉,那是他的声音,说来也奇怪,不知道他哪找来的我的手机号码。

        “是你啊,北筇寒。”本该急迫的步伐不知什么时候慢下来了。

        “嗯,是我,你在哪?”他再次问我,只是语气微怒。

         “十字路口。”车水马龙从我身旁刮起一股旋风,拂乱了我的发丝,打散了堆积一起的败叶。我站在十字路口的交点,许久不曾动过一次,我冷的瑟瑟发抖。早晨气温骤降,到了下午,冷的深刻。我将围巾捂在脸上,说话时牙齿也是一颤一颤的。

        “好,站着别动。”还是清冽的男声,只是低沉。

       “我……”不等我说话,耳旁传来忙音。我只好作罢,手里仍然握着手机,他的声音还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逝去。我抬起脚步穿过一片车流,人山人海,离开交点。

        我在十字路车站等公交车,我跺着脚晃来晃去,一分一秒过去了,我看着陌生人上下公交车,车内流出的热气带给我些许的心安。偶尔想起几个朋友在南方的艳阳高照。

       “方舟……”磁性的声音传我耳,我寻找声音的来源。

       “方舟,我在你后面。”我转过身,看见北筇寒站在离我不远的对面。他依然是一副生人勿靠近的模样,他天生是衣架子,一件普通的黑色长大衣穿在他身上愈发的有气质。他永远是众人中最显眼的那一个,就像一只清冷的仙鹤站在湖水中央,而我们如同水鸭围在他身边游动。我有些愣神。

         “方舟,过来。”

         “嗯?”我像是吃了定心丸鬼神使般的走向他面前,他很高,我平视的时候,只能看到他的脖颈下方,我低着头。

         “方舟,我在十字路口附近找你好久了,你在车站,是要坐车回家吗?”他的声音冷了下来,我的心不听我的使唤在狂跳。

        “嗯,回家去画画。”冬风又戏耍了,我的碎发又乱了,我刚举起手将我的碎发拂在耳后方,北筇寒的冰手滑过我的耳朵,很轻。他把我的扎头发的皮筋扯下,本来有些散乱的长发,现在是被冷风吹乱得在打着我的脸。

         “这么好的长发,别扎了。”

         “方舟,抬头,从始至终你没有抬头看着我。”他低吼着。

        我只好用我酸痛的颈椎举着我的头,我的眼睛撞向他的一双眼睛里,他的眼睛像湖水,深陷的眼窝,深邃的眼睛。他微皱着眉头,紧抿着薄唇,他的头发凌乱了。

       我的风衣本来是敞开着,但太冷,我本能的紧紧拉着衣服。

       “你怎么穿得这么少?你体质这么凉,怎么随便穿衣服呢。”他边训我边把手中握着的一件格子大衣披在我身上,出奇的合身,也温暖多了。

         “你怎么还有大衣?”我随口问了一句。

     “这是给你买的新衣,披上回家,我送你回去。”

       我从来没有奢望过什么,可是,这是北筇寒啊。


上一篇:长生茶的传说 下一篇:李安这次玩砸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李安这次玩砸了?
    李安这次玩砸了?
    (电影)是我的青冥剑,是我心里的玉娇龙,是我心底深处那个自作多情的小魔鬼。它是我企图自圆其说所留下的一笔口供。它是我想要了解这个世界的一
  • 朔方大寒
    朔方大寒
    1 瘦马如我 恍如隔世,北方远来的马车,只有一匹瘦马,与空无一人的马车。那匹马,瘦削的使骨骼出奇地清晰,马老了,车也旧了。只是,一如既往的向
  • 长生茶的传说
    长生茶的传说
    这个世界流传着很多的传说,长生茶就是其中一个。 据说人死以后,会走过一条漫长的黄泉路,黄泉路上开满彼岸花,路的尽头是忘川,忘川上有座桥,桥
  • 会跳舞的熊
    会跳舞的熊
    我接到雪催我回家的电话。 喂喂,几点了,还不回家。 我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盘,凌晨一点半。我正在驾驶。 哦哦,马上到了。 雪挂断了电话。 立交桥上
  • P2P跑路预警:上海合星财富虚假宣传涉嫌自融 张保国丁毅涉e租宝案
    P2P跑路预警:上海合星财富虚假宣传涉嫌自融 张保国丁毅涉e租
    8月16日,随着北京市检察院发布e租宝犯罪嫌疑人的名单,丁宁等25人涉嫌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由北京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当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