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离死别 . 相爱容易相守难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1.

我叫梦影,是蜂精灵,住在蜂国。我父亲是蜂王,母亲是蜂后,而我则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小公主。

在蜂国,雌蜂是很罕见的,所以我的出生大受蜂国里蜜蜂们的欢迎。当大家兴高采烈地庆祝我的诞生时,我父王和母后却暗暗为我的未来担忧。因为雌蜂长大后,唯一的任务就是为蜂国繁衍后代,爱情——在种族延续面前,并不那么重要。

蜂国中有个规矩,蜂王每八年更替一次,八年后,若没有生出雄蜂继承王位,就从臣民中推选一人,作为新的蜂王,旧蜂王则会成为大臣。而蜂后却必须留下,继续为蜂国繁衍生殖,直到下一任雌蜂成年接替她。

我八岁那年,蜂王更替,父亲成为了大臣,而母亲却必须留下,继续自己的职责。我忘不了那一夜父王和母后紧紧相拥的情景。当新蜂王宣布我跟随母亲时,我看到父亲眼里闪烁的泪花。

残酷的现实分割了我们一家人,好在新蜂王对我和母后都非常好,渐渐地,我从心里接纳了他。而母后从一开始就必须让自己接纳他。就这样我们平静的过着日子。

2.

一年后的一天,蜂王外出归来,带回了一个比我大两岁的雄蜂。他是叶枫,英俊潇洒,一表人才,又聪明能干,说话办事干净利索,是蜂王难得的好帮手,蜂王十分喜欢他,认他作了干儿子,和我们一起住进了蜂国宫殿中。

因为我是唯一的雌蜂,和那些哥哥弟弟们都不同,所以我总是一个人独处。叶枫来到蜂国很长时间,我也不曾与他说过话。有一天,我独自在花园玩耍时,撞见了他。

“我叫叶枫。你呢?我们是一家人,总不能一直不说话吧。”我没想到他会先开口。

“我叫梦影。”我答道。

“以后我们可以经常一起聊天玩耍,我看你老是一个人,挺孤单的。”还没等我说完,他又接了一句。

之后的日子里,我经常和这个叫叶枫的蜜蜂在一起玩儿。他带给我许多快乐,让我不再孤单。我把他当成了亲哥哥一般,有什么烦恼都统统倒给他。

3.

六年后,我和叶枫都长大了。还有一年的时间,蜂国又要推举新的蜂王,而叶枫成为众望所归的继承者,我则是新的蜂后。尽管我只把叶枫当成哥哥,但蜂国规矩历代如此,我也并没有觉得不妥。

蜂国每位蜂王登基前,都必须到人间接受一年的历练。叶枫也不例外。我一直都好奇人间的生活,就请求蜂王让我和叶枫一起去,在我苦苦哀求下,蜂王终于答应了。

第二天,我和叶枫便启程上路了。去往人间的路途很遥远,途中的狂风骤雨使我害怕,但叶枫一次又一次带着我挺了过来。我们飞了五天五夜,终于抵达人间。

我们选择把家搭建在一个葵花园中。每天叶枫都出去采蜜,我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等待他的归来。就这样,日复一日,时间过去了半年。在这半年中,叶枫每天回家都会给我讲一些有趣的人和事,而我就在这平淡的日子中度过每一天。我以为,今后的生活都会像这半年一样,简单,平淡,又温馨。

4.

这一天,晴空万里。我送走叶枫后,停留在一大朵葵花上,暖暖的阳光晒得我舒服极了。我眯着眼,抬头看向蓝天。意外地看到空中有一朵雪白的云,上面坐着一个小人儿,看起来年龄和我相仿,长的清秀极了。我被他所吸引,一直抬着头凝望他,希望他也可以看到我,但他却忽地飘走了,我很失望。回到家后,他的身影还总出现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第二天,我找到一朵最显眼的葵花,站在上面等待,希望能再次见到他。不一会儿,他果然又来了。我向他招手,希望他能看到自己,但遗憾的是,他只在云上待了一小会儿,就又飞走了。

为了可以引起他的注意,我每天都这样等着他,却又不敢主动向他飞去。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他发现了我,并向我招手。我鼓起勇气,努力向他的方向飞,希望可以飞到他身边。他也踩着云竭力地向我靠近。我们越来越近,终于,他一把将我拉到了棉花似的云朵上。

他说他叫天可,是云精灵,专管云的去向。他还说自从我来到人间,他就发现了我,并一直远远的跟着我,希望可以和我做朋友,但天庭有天庭的规矩,不能和人间有接触,所以之前他一直装作没有看到我。

5.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我回去的很晚。回到家的时候叶枫已经回来,并做好了饭。他看到我进门,就焦急地问:“影,你去哪里了,急死我了。”

“我在外面多玩了一会,没事的,你别担心。”我并没有告诉他天可的存在。

夜里,我脑子想的全是天可,我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他。可我注定是叶枫的蜂后,我是不能和他在一起的。

我却无法抗拒爱的力量。以后的日子,只要叶枫出去,我就会和天可在一起。我们相爱了,爱的那么甜蜜,爱的那么热烈。

我喜欢和他一起工作,将各式的云朵拖到它们该去的位置。我喜欢依偎在天可怀里,和他一起看人间耕耘,把爱播种在云的边缘。我们在天空中飘着,嬉戏着。那种感觉幸福极了,和叶枫在一起时,我却从没感受过。

我们都明白,天可属于天庭,我也要回归蜂国,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但我们不想去考虑以后的事,只想好好的把握现在,抛开一切烦恼。

6.

时光如梭,转眼间一年之期已到,我和叶枫要返回蜂国了。这也意味着我将和天可分开。那天,我们说着最后的情话,依依不舍的道别。

第二天一大早,叶枫把东西收拾好,准备回程。我时刻留意着天空,找尽了所有可以留下的理由,但都行不通。我想要正午走,为的是能再见天可一面,然而叶枫却说天气太热,坚持早上走。我无奈,被叶枫拖走了,连天可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在回蜂国的路上,我一直闷闷不乐,也不和叶枫说话,心里不住地责怪他。无论他怎么逗我,我就是无法开心起来。叶枫问我怎么了,我却只能敷衍着说有些不舒服。

7.

我们一路风平浪静的回到蜂国。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都在思念中度过。叶枫虽忙于公事,但每天还是会抽时间来看我,而我却再也感觉不到幸福。

有一天叶枫很激动地来找我,告诉我蜂王正在为我们准备婚礼。我顿时心如刀割,一把推开了叶枫。

之后,我每天都心神不宁,食欲不振。婚礼前几天更是坐立不安。

“影,从人间回来你就一直不对劲,是不是生病了?”叶枫终于问了出来。

“叶枫,我在人间时认识了一个云精灵,他叫天可,我们彼此很相爱……”还没等我说完,叶枫脸上大变,愤怒的跑了出去。

三天后,叶枫又来找到我。

“影,这么多年我对你不好吗?难到你对我没有一点感觉?不能试着爱我吗?”

“对不起,枫,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很好,但爱是不可以勉强的。”

叶枫沉默了半晌,仿佛在做艰难的决定。

“好吧。我送你离开蜂国,从此以后,你就别再回来了。”

“这怎么行,成为蜂后是我的职责,是我不能违背的命运。”

“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你不要你的爱情了吗?”

“我走了,你怎么办?”我心动了。

“放心,我是下任蜂王,一切有我,只要你能找到真的幸福。”叶枫深深的看着我,“婚礼很快就要举行了,今晚你等我,我送你出去。”

“叶枫,谢谢你。”

“别说这些了,赶紧去收拾一下吧。”

“嗯。”

8.

晚上,叶枫拉着我往外走。蜂国上上下下都在为婚礼忙碌,就在我们快要出城门的时候,被蜂王撞见了。

“你们去哪里?”蜂王问。

“父王,梦影喜欢城外的月色,我陪她去看看。”叶枫说。

“那去吧,但要早点回来,别误了时辰。”

“是,父王。”叶枫答道。我已经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我们终于出了蜂国,叶枫把我送到10里外的地方。

“这个花泪珍珠你拿着,用它坚持修炼,可以使你功力大增。”叶枫说着递给了我一颗珍珠。

“这怎么可以,这是你修炼多年的宝物。”我推辞着。

“我还可以再炼,你比我更需要它!”叶枫不容分说,直接将珍珠塞给我,转身飞走了。

我看着叶枫远去的背影,我知道以后要独自面对很多,自己必须坚强。

我飞回曾经住过的葵花园。那里是我唯一可能见到天可的地方。我将屋子打扫干净,之后就站在葵花上,像以前一样等天可。

日子一天天过去,天可却一直没有出现。我一边等待,一边修炼,功力慢慢增强,我已能自己飞到高空了。

9.

某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坐在葵花上修炼。突然听见有人在喊我。我抬头,看到天可乘着云向我飘来。我站起身,拼命地飞向他,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彼此紧紧拥抱着。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我一直在等你。”我泪流满面地说。

“我不会再允许你离开我了。”天可更加用力地抱着我。

我们回到了地上的葵花园,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就这样过了三年。

一天早晨,空中突然雷鸣滚滚,闪电不断。我们的茅草屋被刮走,天可在大风中紧紧抱着我。忽而天空又放晴,我们的头顶出现了好多人,正中间簇拥着一个老妇人,身着华丽的服饰,面沉似水地俯视我们。我本以为是梦幻,可一切却出乎我的意料。

“王母娘娘,请成全我们吧。”天可拉着我跪下。

“神是不可以有私情的”王母严厉的说:“你若知悔改,我可以从轻发落。”

“王母,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天可哀求。

“给我把他带回天庭。”王母生气的说。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哭求着。

“哼。”王母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去。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天空中只回荡着天可的声音:影,等我回来。

10.

我忘不了天可的话,一直在等他。好多年过去了,天可仍然没有回来。我不相信天可会忘记我。我要去找他,虽然我知道路途遥远,我可能一命呜呼。但我还是要去找他。

我仗着修炼多年的功力向天庭飞去。无论遇到疾风还是暴雨,我都咬牙坚持着。飞啊飞啊。我感到疲惫,再也撑不下去,终于晕了过去。身体在空中沉浮,等待死神的到来。

再次睁开眼,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床上。旁边还有桌椅。自己没死吗?我坐起身,看到一位极美的姑娘。

“这是哪里?”我好奇的问。

“这是天庭啊,你没事飞这么高干嘛?要不是我正好经过,你就没命了。”漂亮的姑娘接着说:“我是专管彩虹的虹精灵,你就叫我彩虹姐姐吧。”

“你认识天可吗?我是来找他的,假如你知道他在哪里,请你告诉我好不好?”听到天庭两个字,我激动的问。

“你是谁?为何找他?”彩虹露出警惕的神色,“他现在在天牢里,因为动了凡情,被关在那里好久了。我每天都会去给他送饭,他怪可怜的。”

“我叫梦影,是他……”

“你就是梦影?”彩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怪不得他如此坚持,你又冒着生命危险来找他,你们的感情可真好啊。”

“彩虹姐姐,请你带我去见他吧。”

“可是……”

“我求求你了,彩虹姐姐,好不容易飞到天庭,我一定要见到他。”

“好吧。既然你们如此相爱,我就帮你一次。”彩虹笑眯眯地答应了。

11.

次日,我随彩虹姐姐来到了天牢。当我见到天可的那一刻,我甚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终于又见到他了。

不料,王母却突然出现,我们被逮个正着。而彩虹姐姐却满脸怨恨盯着我,随后站到王母身旁。

我和天可被带到大殿中,听候发落。

“大胆妖女,竟敢私闯天庭,你可知罪?”王母脸色十分难看,接着又对天可说:“天可,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了断凡念。”

“王母,我是不可能忘记梦影的。”天可坚定的回答。

“天可,何必为了一个下界女子断送自己的仙缘。回来吧,回到天庭,有我一直陪着你不好吗?”彩虹也在一旁规劝。

“彩虹,你对我好,我知道,可我心里只有梦影,再容不下她人了。”天可又转向王母,“王母,我天可爱梦影之心,是不可改变的!”

“好,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接受惩罚吧。从此你将不再是云精灵,我会将你贬到人间,受尽苦难,再记不起前世之事。”王母说完后,天可猛然被一道白光笼罩,接着消失不见。他被贬到了人间。

在他消失的那一刻,天庭中响彻他的声音:梦影,来生我还会爱你。

“天可!”彩虹掩面而泣。

“天可!”我拼命地想向他扑去,众多天兵拉着我,让我动弹不得。

随着天可的消失,我扑倒在地。我请求王母将我和天可一同贬到人间,王母断然拒绝。

随后,我被禁锢四肢,扔出了天庭,生死由命。我一动也不能动,只能静静地飘着,等待死神的到来……



 
上一篇:我瞒着所有人曾喜欢了你很多年 下一篇:红上财富涉违规自融放贷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红上财富涉违规自融放贷
    红上财富涉违规自融放贷
    市场周刊(记者 朱永平)近期有市民向记者报料:红上财富(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上财富)通过微信、QQ、电话、开推荐会等方式拉客户投资,
  • 生离死别 . 相爱容易相守难
    生离死别 . 相爱容易相守难
    1. 我叫梦影,是蜂精灵,住在蜂国。我父亲是蜂王,母亲是蜂后,而我则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小公主。 在蜂国,雌蜂是很罕见的,所
  • 我瞒着所有人曾喜欢了你很多年
    我瞒着所有人曾喜欢了你很多年
    霜降后一连下了十几天寒雨,温度骤降,来回路上总能看见纷纷秋叶在蒙蒙雨雾中仓皇扑撞在来往车辆上,如一场触目惊心的壮烈赴死。 听说鱼溪周边
  • 对朴槿惠、希拉里事件一次正确的吐槽
    对朴槿惠、希拉里事件一次正确的吐槽
    我不喜欢女权主义,因为既然有这样的权利要求的提出,必定意味着是因为已经有不平等的发生。 朴槿惠的事情到现在,很多新闻都不是基于事实,而是基
  • 大学生的图书馆
    大学生的图书馆
    你知道现在外面的雨有多大吗?沙沙的雨声已经盖住了小朋友的谈笑;从窗口望出去雨帘已经让视野一片白茫茫,思源湖边的柳树晕开了绿色,变得朦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