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朴槿惠、希拉里事件一次正确的吐槽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我不喜欢女权主义,因为既然有这样的权利要求的提出,必定意味着是因为已经有不平等的发生。

朴槿惠的事情到现在,很多新闻都不是基于事实,而是基于人们的想象怀疑与揣测。比如世越号沉船,都是人们由闺蜜团事件发生后,细思恐极出来的事情。

不过是亲信干政,哪个领导人没有亲信呢,只不过是你可能不知道而已。每个领导身后都有他的团队,希拉里有,川普有,只不过朴槿惠的团队是她的闺蜜,并且她过于听信于她的闺蜜团,哪怕最多最多不过是傀儡罢了,也不至于被说成邪教。

那如果这不是朴槿惠,而是另一位男性总统,如果不是闺蜜,而是兄弟,会不会受腐文化影响反而被民众感觉有兄弟情呢?

相对于此,更让我有感触的是一个腐败的事件罢了,能衍生出这么扑朔迷离神奇的故事。真真假假我肯定无从判断,但是我真的佩服韩国人对于八卦的关注能力。

只不过因为一句稍显感性的”崔顺实是在我患难之际,伸出援手的关系“,就连被邪教控制的新闻都可以爆出,相比于朴槿惠,我觉得更值得害怕的是韩国这个民族的格局之小,恶意揣度之多,以及人性的自私。

因为有良媒体不会为了这样的噱头而爆出像世越号这样的没有事实基础的传闻,他会知道这会影响自己国家在国际上的的政治声望,影响政府的政治实施进程,影响国家的经济,远远不是满足了他自己的媒体的传播力,满足了国家民众的八卦口味而已。只有自私的无良媒体才会这样做,也只有愚蠢的愿意恶意揣度的人愿意相信。

也许这就是因为是在韩国,一如它疯狂的娱乐圈,丑闻黑料频频爆出,终于有一天,爆出的这样夸张的文章,脑残粉黑的不再是他讨厌的明星,而是集体黑起了总统。就像在赵薇事件中网友说她的权利大到什么程度,甚至折磨万惠至精神疾病,如出一辙。

韩国人最喜欢通过各种巧合巧妙地发现事实“真相”,我反而相信某些时候中国人的这种能力就是从韩国娱乐圈学的,于是形成了“大东亚共荣圈”的一贯文化。是因为东亚社会压力太大了吗,所以总喜欢八卦琢磨这些根本找不到证据不是基于事实的东西,而且越肮脏越是喜欢?

我认为应当质疑的是朴槿惠身为一个总统行事方式的鲁莽,而不是那些故事是否真实。难道这些不是媒体为了博关注而是单纯为了赶她下台的所作所为吗?

 

 

政治的黑暗往往是由竞争产生的隐秘,朴槿惠这样的大多由民众自编自导自我高潮的故事和美国总统大选相比差远了。所以精彩的情节我相信是由美国大选产生的。

希拉里和川普的三场辩论,两个人在情商上的好感度都不太好,演讲能力和奥巴马相比,差得实在太远。但是面对特朗普这样的对手,我也为希拉里感到心烦。这样一个没有素质没有底线甚至连一点逻辑都没有的人,和他辩论真的感觉很无厘头吧。

很多人支持川普,但是我觉得他们中大多数人对川普的支持都是出于对希拉里的讨厌。希拉里是一个坏人,是一个骗子,但是如果我是美国选民,我手中的选票仍然会毫不犹豫地投给希拉里。

因为我无法去相信一个偏激的狂妄的,思维没有逻辑的,自控力很差,言辞表达不统一的且不负责的人去做决策,我愿意相信一个严谨的人,有经验的人,有计划有谋略的人。

如果我拥有选票,无论哪一次大选,我选择的不是看清黑暗的政治看透谁的人品,而是选择一个为了能带给我们国家美好未来的值得信任的总统,因为这样的目的,我选择的一定是一个能够并且值得获得这个位置的人。

论能力,从经验上,希拉里身为克林顿的妻子,从参议员到国务卿的经历,比商界的川普有经验得多,当然这可能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在他们竞选以来的表现上,川普那种愚蠢的狂妄似乎展露无疑;至于政治主张,奥巴马当年竞选时候的很多主张后来他也没做到,对于美国的教育医疗经济复苏,也不是川普想当然几句义正言辞的话就可以解决的,这一点希拉里比他懂,所以我反而觉得看这些重要又不重要,不过是煽动人心的话而已。

希拉里邮件门让我们看到了很多黑暗的政治,但我却并不感到惊讶,政治本来就是如此,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哪怕有一些不择手段。从另一个角度反而说明这是一个有谋略的人。《纸牌屋》里面弗兰克让佐伊惨死,那样的政治够不够黑暗?可是弗兰克仍然是带着主角光环的主角。

这样的聪明的人懂政治的人值得拥有这样的位置,而不是一个纯白的没有黑历史的人就更值得,何况川普不是这样的人。

难道特朗普是光明磊落的吗?没有可能这些邮件的内容也是他的团队伪造的来对付希拉里的吗?他不做出同样黑暗的事怎么和希拉里对抗?我们无从知道真相,但是选民也没有必要因为FBI重新调查就重新做出判断,FBI怎样做出自己的选择也定是因为政治的运作。

对于一个领导来说,她可以冷血无情野心勃勃,只要她自身具备的品格和能力值得信任。像川普那样的人,可以用见识浅薄固执己见来形容,我觉得我完全无法信任。

 

 

《乌合之众》里说不要陷入群体意识中,而我认为这世界上有太多人凭借自己的偏激,出格的行为名声大噪、红极一时,但是难以经历时间的检验的东西终究不值得歌颂。

中国的一党制意味着不会面对这样的格局,或许你在庆幸,但是被那样的丑闻裹挟着的领导人也不会无所作为,因为有面临下台的危机。凡事都是有一面和另一面,处于什么样的环境就珍惜什么样的生活,这才是我们应当关心的。

或许,美国人过于傻,韩国人过于聪明,我们中国儒家传下来的中庸才是最好的选择。


上一篇:大学生的图书馆 下一篇:我瞒着所有人曾喜欢了你很多年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我瞒着所有人曾喜欢了你很多年
    我瞒着所有人曾喜欢了你很多年
    霜降后一连下了十几天寒雨,温度骤降,来回路上总能看见纷纷秋叶在蒙蒙雨雾中仓皇扑撞在来往车辆上,如一场触目惊心的壮烈赴死。 听说鱼溪周边
  • 对朴槿惠、希拉里事件一次正确的吐槽
    对朴槿惠、希拉里事件一次正确的吐槽
    我不喜欢女权主义,因为既然有这样的权利要求的提出,必定意味着是因为已经有不平等的发生。 朴槿惠的事情到现在,很多新闻都不是基于事实,而是基
  • 大学生的图书馆
    大学生的图书馆
    你知道现在外面的雨有多大吗?沙沙的雨声已经盖住了小朋友的谈笑;从窗口望出去雨帘已经让视野一片白茫茫,思源湖边的柳树晕开了绿色,变得朦朦胧
  • 人生那么长
    人生那么长
    我们总感叹时间过得太快,自己还没成功可年龄却在不断增长。二三十岁的年纪里,迷茫而又急躁,急着趁早成名,急着赚钱,急着买车买房,急着和心爱
  • 野猪生存法则
    野猪生存法则
    哈二不哈,精得赛过兔子,是个经验老到的猎手,专门在大山里捕猎野猪。 哈二家弟兄三个,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三兄弟吃着百家饭,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