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从晨烟至暮霭,从春煦至秋阴
分类:创业故事 热度:

1982年,夏至黎山,绿满芜城。

我住在黎山已经18个年头,从来没有离开过它一步。村子里很少有人出去,走出去的都不会再回来。我哥哥就是其中之一。

我很小的时候爸妈都不在了,阿婆看不见东西,可就算这样,她还是把我和哥哥拉扯到长大。哥哥读书好,功课可以拿到很多优。我看着家里空荡荡的土墙上逐渐被金闪闪的奖状占满,心里感到既甜蜜又难过。我从没上过一天学。那时候谈不上牺牲,也不觉得委屈,家里条件不好,我比谁都知道。

哥哥的老师一直没有放弃过他,他一直认为哥哥是个可塑之才,那些年里明里暗里帮了我们家很多,学费参赛费材料费什么的少他费心。庆幸的是,哥哥没让他失望。后来哥哥成为了方圆几百里唯一考上重点大学的大学生。哥哥走出大山的那一天,我和阿婆一直送他到山口。我忘记了临走时他说的话,只记得那天的山风很刺骨,刮的我的脸生疼。

从此我和阿婆相依为命。

可也不是完全的失去了和哥哥的联系,每个月都能收到他的一张汇款单,可是里面除了钱,空空如也。阿婆面上看上去是笑的,可我知道她也失落。老邮递员宽慰我们,“诶,人家工作忙嘛,哪跟我们山里人这般悠闲,你说是不?”“是啊,是啊。能收到他的信就好。”阿婆一面回应着,一面嘱咐我去烧热水,好让他有空歇歇脚。

山里人住山里,就像脚放在合码的鞋里,再也没有比这更让人舒心。出山的人就算一辈子不回来,我也知道,他们会一辈子想家。

 

 

村里的人都尽力的在帮助我,我看的出来,尽管只有五分地,但是繁重的农活他们也没让我一个人受累过。我心里愧疚,不肯麻烦别人这么多,主动承担起放牛的工作,那是村子里唯一的耕牛,我从来都不敢怠慢了它。

一天傍晚,我刚收工,吃饱的牛“哞哞”的叫着,尾巴打成一个旋儿,悠悠地转着。我牵了它往回走。忽然之间,天色骤变,乌云攒聚,山雨欲来。我有些着急,脚下步子加快一些,却还是没能躲过大雨倾盆。雨点重重地砸在我身上,天色越来越幽暗。下山的路上走的急,没想到脚下一滑,沿着泥泞的山路摔下去了五米之余,我咬着牙扶着峭壁上的虬干缓缓站直,悲哀的发现自己扭伤了脚,走一步路都成了钻心的痛。牛识趣的走到我身边,我摸着它的头,望进它平淡如水的眼眸里,它大概什么都不知道吧。我靠着老树,期盼这只是一场阵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眼前先避过去比什么都重要。

过了十分钟左右,有一个年轻人背着大大的包从山顶箭似的冲下来,他大步大步地在大雨中奔跑,没几分钟就站在了我的面前。他匆匆地取下了身后的牛皮包,小心的拂去了上面残留的雨水。昏暗的光线下,我隐约辨认出那大包上赫然写着的“人民公邮”这几个字,原来他就是新来的邮递员。他把包放在了树荫下唯一干燥的一块地方,才站定,突突地对我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用好听的声音对我讲:“这雨下的好大,姑娘也在这儿避雨么。”

我点点头,不好意思的解释:“我牵着牛回村,遇上了暴雨,不小心扭伤了脚踝,不得已才在这里躲会儿雨。”他听闻我的脚受了伤,坚持要帮我看看伤势如何。我回绝不成功,只能由他握住了脚,我没忍住,疼的吱出了声,他手上的力度陡然减轻几分。受伤的地方红肿的触目惊心,他捏着我的脚踝来回轻揉了几下。我低下头看见他抬起头,微微笑着说:“幸亏没伤过骨头,回村里上点消肿的草药就会好的。”我吸一口气,带着浓重的鼻音说:“嗯,家里有草药的。”也不知道是感冒的症状,还是脚痛的让我想哭。

雨势减小,天边出现了几缕亮光。他让我骑牛,我怎么都不愿意。于是他二话不说地背起了我,我也没有力气再去逞能。我一直怕麻烦别人,因为我无以为报。可是这样的境地里,我没有选择。我怕阿婆在家担心,我也怕我会困在这个山头一整夜。

邮包和我,都沉重地负载在他身上。后来我数过从那颗老树到我家的距离,大概需要八千步。在这八千步的距离里,我趴他肩头,闻着他身上传来的淡淡的灌木丛的清香,想象着他一个人翻过重重大山,趟过汩汩流水,穿过密密树林。这个人,走了这么多路,才走到我的眼前。他问了我一些关于村里的问题,我一一回答了他。他也同我讲山外面的世界,一路闲谈,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村子里。见到我平安归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我忙让他们把牛安顿好,介绍了他给大家认识。这是一向的老规矩,或许我们可以十天半个月不见县长,但是我们不能见不到邮递员。他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村子同外界唯一的联系。

他送我到家,阿婆摸着我的脸,声音颤抖着叫我的名字:“生花,生花,是生花回来了么。”确认是我回来了,阿婆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地。他这才礼貌地问候了一句:“阿婆好。”阿婆怔怔的定了一会儿,半晌问我是谁来了。我一五一十地把今晚的经历告诉了阿婆,她拉着他的手,除去感谢以外久久不能言语。我知道她听到他的声音,想起了哥哥。

夜渐深,我们家只有一老一少,他不适合住在这里。村长已然为他安排了住宿,送别的时候,阿婆同他讲:“以后常来坐坐,阿婆给你做甜甜的糯米糍粑吃。”他笑着说好。

以后可要常来坐坐,我会打来最甘美的水,泡开最醇厚的花茶,馥郁的香气弥漫上来,都是我甜甜的心事。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暗夜里,远远传来的一两声狗吠打破夜的哑然无声。我想不要着急,以后你们都会认识他,以后你们听到他的脚步声都会欢快的撒着步儿去迎接他。像我一样,等着他,从晨烟至暮霭,从春煦至秋阴。

 

他第二次来的时候,给我们送来了哥哥的信。可是头一次,里面除了钱之外,多了一页信纸。我不识字,只好烦请他念给我们听。他大声的朗读,是一些很简单的问候:“亲爱的奶奶,您的身体还好么?眼病没有犯吧,腰疼好些了没有?我这里一切都好,特区的发展形势特别好……”我盯着他好看的眉眼,听得他的声音越飘越远。

阿婆眉开眼笑,连连说好。出去的人想家,但不比山里的人更牵挂。就好像看着手里的风筝越飞越远,手上的线越缠越短。总有一天风筝挣断了线飞走了,可人还在原地,等着风筝回家。阿婆对哥哥,我对他,都是一般想念。

以后的每个月,他都会来一次看我们,带来哥哥的信,也兜走我的心。尽管我连这个人成家没有都不知道,但我无比坚定的明白,我不会离开大山,我也不会离开阿婆。人一旦有了守护的东西就不一样,再深的感情也只能让一步。我只能默默地把他放在心里。

哥哥的每一封信我都会珍藏,那是阿婆最珍视的宝贝。直到他离开的那一个月,我已经收藏了12封,整整一年过去了,从我们相遇到分别。那一次,他把信带给我们,临走的时候他说:“我可能要被调往外县送几个月的信,可能最近几个月不会再来看你们……”我看着他的面孔,心里有沉闷的难受,却只能若无其事地叮嘱他路上保重。他看着我,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别过头去,匆忙的离开。当时我没想到,有些时候,几个月可能就会变成几年,也可能,变成一辈子。

 

奇怪的是,他走后的几个月,虽然哥哥的信照常来,却没有了信纸,一切恢复到如初,哥哥又变的忙起来。期待让人越来越沉溺,也让人越来越疲惫。失神的望着窗外很久,等不到心上人的出现,却等来了提亲的消息。对方是邻村人,家里有六亩地,吃穿不愁。阿婆不勉强我,问我怎么想。我把豆大的泪珠隐于长长的睫毛之下,点头说:“长大总归是要嫁的,邻村也好,这样就能回来照看阿婆。”我出嫁那天,大红色的礼服让我想起了他,要是他在,穿着好看的深绿色制服来迎娶我,哪怕走上整整一天,我也不怕。

后来这12封信陪着我出嫁,我一直都带在身边。听说一年之后他回来过,但没过几个月又被调走了,之后再无音信。哥哥的信我也一直有收到,只是无一例外的,里面除了钱,什么都没有。

一天暮霭,邻家的女孩找我闲话,听说她小学已经毕业,成绩优秀,准备继续升初中。我心里很宽慰。黄昏时分的斜阳暖暖地照着我的身体,鬼使神差的,我拿出那些信让她念给我听。纸业的边缘,手指摸上去不再嚣张锐利,而是变得和融温润。她声情并茂地朗读,认真的样子像极了某个人。只是这12封信上所写的内容与那个人念的大相径庭。她的声音钻到我的耳朵里,变成了云端那边发出的声响,这么近那么远。

“生花,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觉得十分好听,没忍住在心里多叫了你几遍,生花生花,泰戈尔有句名言,叫‘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不知道你是否知道…….”

“生花,今日我走了许多路,不小心感染了风寒,头昏昏沉沉的,我现在趴在桌子上给你写信,想要把我所有的思念都说给你听,不知你此刻是否也和我一样心情…….”

……

……

“生花,前日接到通知,局长可能要调我去外县公干几个月,与你分别的日子里我想我会分外难受,不知该如何度过。生花,我想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你,尽管很难在言语上说明,这能通过信件向你表露情意。你能不能再等我几个月,等我回来,我们就再也不要分开……”

落款是他离开的那个月,一字也不差。

什么时候我已经泪流满面却尚不自知呢?可是终于哭出来了,真好。



 
上一篇:全民都想嫁胡歌,因为他是名副其实的榜样 下一篇: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坚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坚强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坚强
    真心喜欢有你陪伴的日子,在秋雨淅沥的傍晚,走过街区,看到一对情侣手挽手依偎伞中,任雨水洒落在我的头发上。我不嫉妒他们的甜蜜,不是我无视他
  • 等你,从晨烟至暮霭,从春煦至秋阴
    等你,从晨烟至暮霭,从春煦至秋阴
    1982年,夏至黎山,绿满芜城。 我住在黎山已经18个年头,从来没有离开过它一步。村子里很少有人出去,走出去的都不会再回来。我哥哥就是其中之一。 我
  • 全民都想嫁胡歌,因为他是名副其实的榜样
    全民都想嫁胡歌,因为他是名副其实的榜样
    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这句话用在胡歌身上简直是恰如其分,他是全民喜欢的胡歌,也是全民的榜样,他是每个女孩的梦中情人,亦
  • 时光就会把你变成喜欢的样子
    时光就会把你变成喜欢的样子
    你不用报复过去受到的伤害,因为你可以把自己养育成人 作者 王瑞 1 今天早上看到了一个特别让人震惊的新闻。 一个27岁的澳洲小伙,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 贫穷和富裕
    贫穷和富裕
    我看到一个高中生在微信上抱怨:看来以后只有有钱人才能来新加坡上学了。 因为,新加坡的高中生学费又涨价了,公民价格不变,PR涨价$40,海外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