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本工作半年后的一天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既然我要写的是一天,那就从早上开始吧。

早晨六点二十分闹钟青蛙呱呱呱,习惯性摁掉,精神听话地清醒,眼睛反抗地紧闭,几分钟后反抗宣布无效。

默默地起床,清洁,淡妆,出门,走路五分钟乘公司大巴。

公司早餐后,到座位对着空气说声早上好,空气中也飘过来若有若无的早上好。

然后开电脑,五分钟早操。

今天的这个上班的日子的故事恐怕从这里就要开始了,在我对着日日陪伴我的亲爱的电脑小伙伴工作了一个小时,嗯,故事说得比较细,就是这样开始。

这个时候,室长(男)用眼神和手势招呼我。

办公室的小会议桌上。

钟桑你工作不怎么出错吧?(嗯,我姓钟)

我自己认为......比较少吧。声音有些谨慎。

比较少?好!微笑。

有什么工作要交代吗?依然是有些小心地询问。(嗯,在职场我总是小心翼翼)。

呵呵,是啊,有啊。一脸,啊一下就被你看破的娇嗔,还附赠一个肥肥的粉拳。

是这样的,他表情回归,切入正题:我想要你把这些表格更新为另一种格式。

此处做个注解:这些表格是指每个月商品、技术的销售额,账款统计表格。日本人的做事风格是思虑入微,注重数据的细致和完整,每一笔销售,我们要登记它是啥,商品还是技术?具体是啥?治具还是SV?销售额、原价(属于贮藏品还是外部采买)、销售日期等等。

总之,这次需要更换格式的,属于两套表(销售额和账款回收)。每一套表由原始表,自动汇总到上期汇总、下期汇总,再汇入到年度汇总,两套表再自动汇总到一张总表。注解完。

让室长接着说。

我想,把上半年六个月的数据也采用新表,到下个年度就可以直接留用这个新表了。

我的脸是不是懵汗了,心里开始在默默计算这个工作量,工作难度,我能不能做,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一番调整、指导,他问,你觉得要多长时间?

这个急吗?我仍是小心的语气。

这个不是急不急的事情,我不想一直拖着,需要把时间定下来。一周怎么样?

嗯,这个我知道,但我希望有两周。由于刚刚心里也在对这个工作的工作量做了初步估算,结合我现在工作量,所以我回答,

两周我整理出整套新的表格格式。

两周?

也许此时他心里有个不太快乐的声音了。

那过去六个月的数据移植到新表需要多长时间?

我现在还不能给一个明确的时间,我想,是不是我先整理出这套新表后,先做一部分移植工作,再跟您商量汇报后面需要的时间?

此时他的不悦又加深一层。

一周总可以吧?

一周?

(这可是六个月的数据,不只是单纯的复制粘贴的问题,涉及到数据的拆分,而且,两套表都是一环套一环的,非常容易出错。)

我想,先定两周吧?

他似乎再估摸了一下工作量,很不情愿的,微微点头。

原始表你先按新的格式做出来吧。需要多长时间?今天可以吗?

今天......我脑海里在思索我今天的工作量。

你很忙吗?你每天在干些什么事?你说说你今天要做什么?

我......今天比较主要的是要更新昨天说的设备报价......

那不是一下子就做好了吗?

还有呢?

我还不是很能熟练地应对这样咄咄逼人的质问,脑袋已经有点空白。

我需要拿我的计划表来,我说。

拿来计划表,我继续讲,我需要跟进**事。

这个不是只要等回复就好了吗?

我说还需要做某事。

这个不是一下子就做好了吗?

我说还需要做某事。

这个不是一下子就做好了吗?

此时的我,已经在咬着唇克制我不争气的眼泪了。

我听见自己卑微的反驳,我觉得计划不是把一天8个小时的时间排满,我现在计划表上列出的就这一些事情。

我知道自己不能说,这些都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好的事情,何况,工作中总有许多计划外的事情需要处理,而实际上,这占到我每天一半的工作时间,比如前辈交给我做的发注发行,报价,出货承认表,该非承认表,还有原价登记,还包括帮她写快递单这样的琐事,还有我自己跟进的那两个客户的交易过程的处理,虽然没有出货,但是有许多的相关的事情也是需要处理的。

总之,情绪已不能抑制,谈话不能继续。

故事就到这里。

我不知道我在这里的意义。我是签了三年合同的,对我来说,是意味着怎样的三年?成长?剥削?

作为一个乡下出来的孩子,我也是那个吃过苦的孩子,所以现在把吃另一种全新的苦当作见世面吗?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评价和打击对我的冲击太大,很久都没有这样,一整天都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但是默默流过,转身呈现的又是一张若无其事的脸。

没有人发现我的异常,只有在午餐同三个同胞一起时,伤心无法抑制,揩了鼻涕,也以稍微有点感冒蒙混过关。

甚至,晚上回到,爱情也在忙,亲情也在忙,我久违地友情倾听了一些我的近况,也是一边吞眼泪一边笑的,我知道,我的难,永远只有自己清楚,永远只有自己解决。

我没有依靠爱情,友情,亲情,我只靠我自己,我听了音乐,卸了妆,洗了澡,我也睡了一个好觉,一夜未醒,只是在醒来的时候,还残存了些眼泪。

画外音:

1、我看到过故事主人公(入职19年)的考勤表,不能拿加班费但每个月加班在40小时左右,包括婚礼的第二天上班那天也加班超过三个小时。工作勤勉,无私奉献?

2、因为公司经费控制,我和另一个同胞被要求零加班,现在在我们自己认为需要加班的时候不被批准或加班尽量加59分钟这样的时间。全公司不会再有其他人被这样要求,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3、其他同组两个同事也被控制加班每个月15小时,所以被超过的必须调休。所以她们不加班的那天肯定就是在调休。工作真的很多?

我们同批过来的大约都是毕业四年,工资是这边应届生水平,是国内应届生工资的两倍水平,物价可能也是两倍以上水平。

我们也许是小白鼠,我们也拿这份经历成长。许多类似的难,让我学会不去反抗。就让自己沉浸在生活的荆棘里,不叹息,心才有余地感受自己,守卫自己,接受生活珍贵馈赠的另一面。

故事也许讲得有点繁杂,谢谢聆听。



 
上一篇:我和英雄联盟的那些年 下一篇:害怕改变怎么治疗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害怕改变怎么治疗
    害怕改变怎么治疗
    (1) 每到十月初,村上春树就会被拿出来消费一番,因为在诺贝尔文学奖的这条路上,他已经陪跑多年。今年亦不例外,估计有不少人认为今年该颁给他
  • 来日本工作半年后的一天
    来日本工作半年后的一天
    既然我要写的是一天,那就从早上开始吧。 早晨六点二十分闹钟青蛙呱呱呱,习惯性摁掉,精神听话地清醒,眼睛反抗地紧闭,几分钟后反抗宣布无效。
  • 我和英雄联盟的那些年
    我和英雄联盟的那些年
    高三时候开始接触英雄联盟。 那时候也还没满十八岁,不能光明正大的进网吧。偶尔去网吧开个临时,玩的游戏是《御龙在天》。 身边已经有人
  • 我们只能相遇这一世,多陪陪他们。
    我们只能相遇这一世,多陪陪他们。
    刚看完咪蒙的一篇文章《遇见他们,是我此生最好的事》抱着手机哭成狗。 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越来越懂离别的含义,这个离别包括生离,也包括死别。
  • 人世间的一缕孤魂
    人世间的一缕孤魂
    我,于镜,是人世间的一缕孤魂。 1. 我走过了一条又一条长长的黑洞,中途没有遇见一个人,有的只有昼夜,这片天似乎永远不会亮起来,我也不知我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