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英雄联盟的那些年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高三时候开始接触英雄联盟。

那时候也还没满十八岁,不能光明正大的进网吧。偶尔去网吧开个临时,玩的游戏是《御龙在天》。

身边已经有人开始讨论联盟了,自己自然得紧跟潮流。果断入坑。

家里电脑比较落伍,各种配置跟不上,玩匹配时小兵和英雄就是一群小蓝块和十个大蓝块。于是,狂虐人机。

一到过星期回家,赶紧打开电脑,先来一把简单人机,拿一下首胜,再来几把简单人机找找感觉。之后慎重打开一般人机,练练技术。那时候真心觉得一般人机也不好赢。

先开始是在恕瑞玛,当时系统推荐的区,就点进去随便玩了。玩到了二十多级,已经比较喜欢联盟了。但是同学们都是在无畏先锋,想要开黑都没办法。于是只好放弃恕瑞玛,(人机胜率超高的啊......)转战无畏先锋。

高三下半学期,已经开始保持每周一次奔赴网吧了。那个时候联盟已经很火了。已经统治了网吧的半壁江山。一到学校过星期,打车的同学拿上一堆身份证去网吧开机,后面坐公交的随后就到。稍微一晚就没机子了。

那时候我除了和同学网吧玩一玩,在家打打人机,就很少接触联盟了。对于联盟的新闻,战队知之甚少,连天赋符文都不太懂,技术也是很菜。也从来不看视频。只是偶尔听同学讨论。有些同学为了玩一个周免英雄,组队逃课,然后回来被老师教育完之后,立刻详细给我们讲解。

我是个没耐心的人,每次金币一够了450,就去商场转一圈,忍不住就会买个英雄。等我到了三十级的时候,连一个4800的英雄都没有。立志开始攒金币。然而...好不容易到了三十级,是打排位的时候了啊。都还是听别人说的可以禁英雄,选英雄。为了凑齐英雄,更是金币一够立马买。无畏先锋号里的450和1350的英雄都已经凑齐了。第一个6300的英雄锐雯还是抽到的一折买的。

那时候同学里黄金就是大神了,大部分都是白银青铜。青铜也没有现在这么丢人。更多的时候都是玩匹配,网吧一座就是半个班的男生,连吵带骂。

上了大学之后,时间更加充裕了,宿舍六个人五个玩联盟的,还有一个刚刚玩。那时候我无畏先锋的号还是青铜二,大学同学都是黄金白金的段位。也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经常玩的。开始接触一些主播视频,联盟比赛,战队啊,选手啊,关于联盟的各种八卦。说起来谁都以为我挺会玩的。

宿舍的几个人都在德玛西亚,所以为了和他们开黑,打算练一个德玛西亚的号。然而一起玩了几次之后,谁都嫌谁技术菜。而且那时间大部分都是打排位,匹配就是拿个首胜,练练英雄。所以也很少一起玩。德玛西亚的号到了十多级也就没玩了。

一个高中的同学,现在也是一个大学,好学生。终于开始玩联盟了。作为过来人,我自然要带一带他。他选择的区是巨龙之巢,我也就到了这个区。带他一起玩到三十级,一起打排位,给他讲各种联盟的段子,推荐各种视频。之后,看着他一个人上了白银,上了黄金,留我在青铜。

其实那时间就已经很少玩了,一个星期也玩不了几把。有时候,被喷,喷人,被挂机,送人头,或者秒退,经常玩几把也就没兴趣了。有了裁决之镰之后,更是从五分钟被禁到十分钟,二十分钟。

想要玩的时候,上去一看,还得等,就这样到了比尔吉沃特,毕竟是一区,想着大神应该挺多的。玩到了七八级也就没再玩了。

联盟更新很快,几个月不玩再上去连装备都不会买了。好再现在都有一键符文,推荐装备这些。无畏先锋的号已经几个赛季没打了,前段时间好歹把定级赛打了,青铜五,等到再上去的时间,负三胜点......

感觉自己已经过了玩游戏的年龄了,再难有当年的兴趣了。联盟带给自己很多欢乐,当年的同学朋友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继续驰骋在召唤师峡谷中。



 
上一篇:我们只能相遇这一世,多陪陪他们。 下一篇:来日本工作半年后的一天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来日本工作半年后的一天
    来日本工作半年后的一天
    既然我要写的是一天,那就从早上开始吧。 早晨六点二十分闹钟青蛙呱呱呱,习惯性摁掉,精神听话地清醒,眼睛反抗地紧闭,几分钟后反抗宣布无效。
  • 我和英雄联盟的那些年
    我和英雄联盟的那些年
    高三时候开始接触英雄联盟。 那时候也还没满十八岁,不能光明正大的进网吧。偶尔去网吧开个临时,玩的游戏是《御龙在天》。 身边已经有人
  • 我们只能相遇这一世,多陪陪他们。
    我们只能相遇这一世,多陪陪他们。
    刚看完咪蒙的一篇文章《遇见他们,是我此生最好的事》抱着手机哭成狗。 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越来越懂离别的含义,这个离别包括生离,也包括死别。
  • 人世间的一缕孤魂
    人世间的一缕孤魂
    我,于镜,是人世间的一缕孤魂。 1. 我走过了一条又一条长长的黑洞,中途没有遇见一个人,有的只有昼夜,这片天似乎永远不会亮起来,我也不知我还要
  • 我从来没做过别人的女朋友
    我从来没做过别人的女朋友
    办公桌上的台历已经很久没动过,散落在它周围的文件埋没了页面上快一半的日期。 米朵伸手扯过来,胡乱拍打着上面散落的灰尘。 日期还停在八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