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生存法则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哈二不哈,精得赛过兔子,是个经验老到的猎手,专门在大山里捕猎野猪。

哈二家弟兄三个,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三兄弟吃着百家饭,泡着苦水长大。

哈大人高马大,也不知是不是小时候霸了两个弟弟太多的饭食,身体像山里的红枫,噌噌地往上窜,脑袋也一个劲地胀,成了大头,但里面的智慧却一直在萎缩,成了地地道道的马大哈。

哈三长得矮小干枯,像缺营养的苍树,皱皮褶骨,独木萧萧,仿佛一阵山风就可将他吹跑。他不哈不笨,能吃苦,该干什么干什么,挺本分的。

哈二精瘦,像只泥鳅,很滑溜,山上山下,眨眼之间。他是天生的猎手,支愣着耳朵,能听出两里开外的动静,眼睛眯着,能将土坷垃上的蚂蚁分出个公母来。

兄弟三个,长相不同,却是货真价实的一奶同胞。哈二虽排行老二,却一直行使着老大的权利,哈大和哈三像他的左膀右臂,三人紧紧抱在一起,组成一个强大的猎人机动队。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很多人挣了钱,或者为了孩子上学,或者为了融入更时髦的生活,山里的人大都搬到市区或集镇上,山上很多村庄都成了空心村。

哈家三兄弟都是寡汉条,没伴没儿女,没门道没有在城市生存的技能,空有一身力气,他们就只能呆在山里。

靠山吃山,他们靠山吃得很饱,并不比山外的人差。山上野鸡,野羊,野猪多,他们从小就练就一身捕猎的好本领,日子过得挺滋润的。

人们都搬出了,很多地方退耕还林,山上的野味越来越多,只要你勤快,人机灵,吃得了苦,靠捕猎养活自己,而且还可以将自己养得很好。

人们已经吃腻了饲养的大鱼大肉,都调高了口味,净想吃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尤其是深山的野味更是人们餐桌上的奢侈品,导致这些东西供不应求,价格一再上扬。

哈家兄弟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也没别的能力,不知使了什么手法,反正就弄到了一张捕猎许可证,并买了一支猎枪,可以光明正大地在山上龙腾虎跃,逐禽捕兽了。

其实,哈二早就有一杆铳,哥仨一直在山上或明或暗地打猎,人们早就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他有野味,不问来路,买去就是。

他们一直是打野猪,野猪全是瘦肉,没有脂肪,肉虽糙却很有筋道,人们非常喜欢吃,销路很好。再者,野猪块头大,一般都有百几十斤,打一只像一只,来钱快。

他们仿佛具有打野猪的天赋,俗话说,蛇有蛇道,鼠有鼠路,野猪也有野猪行踪的轨迹。他们从小在山里长大,沟沟坎坎,洼洼洞洞都一清二楚,对野猪的行踪了如指掌,就连哈里哈气的哈大,随便在哪个山坳一转悠,都能将野猪的觅食路径讲个头头是道,不差分毫。

这几年,哈大和哈三赶山,哈二提猎枪守住野猪的必经之路,三人配合默契,收获颇丰。

他们捕杀的都是一百来斤的野猪,有的甚至只有一二十斤,还是幼崽,但这样更好,肉更鲜嫩,价钱更高。

有人说他们尽杀些幼崽,会遭到老野猪的报复,哥仨经常喝得醉熏熏地,红着眼,大着舌头,将胸脯拍得嘭嘭响。咱是什么人,还怕什么老野猪,哪怕它成了精,又能把我们怎么样,拱了我们,踏了我们,吃了我们。

哈哈哈……

笑声震得树叶沙沙响,鸟儿扑愣愣,惊飞得很远。

近几天,哈二总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好像有一双森森的眼睛在盯着他,耳旁经常传来呼啸之声,像有台风掠过。凭他的经验,应该是有一只大猎物在附近出现。

这两天也很奇怪,哈大哈三也很尽力,也没弄错什么,就是赶不出野猪,连野猪毛都没见到,哥仨有好几天都空手而归,只得在家里喝闷酒,暗自懊恼。

喝着喝着,哈二像有了预感,丢掉酒杯,提起猎枪,招呼两兄弟出门了。

哈大哈三依旧赶山,哈二窝在一处山洼,眯着眼竖着耳,聚精会神全力以赴,那是野猪的必经之路。

等了许久,四周静悄悄地,哈二感觉有些不自在了,有什么东西又在盯着它了,脊背上像有刺一般难受。他的肚子忽然就咕噜开了,像沸腾的水,肚子坏了,来得很急。

就在他慌忙解开裤带,要蹲下时,前方突然出现一团棕红的影子,将两边的树木粗暴地分开,向他奔来。

他来不及提裤子,赶紧站起,提起猎枪,朝那影子嘭地一枪,影子应声而倒,重重地跌在地上,将树木压得咔嚓一声,却传来一声哎哟的叫声。

他提起裤子,急忙朝那影子跑去,待到近前,哈大像一只狗熊在地上挣扎翻滚,痛得嗷嗷直叫。

哈二揉了揉眼睛,的确是哈大,穿着一件棕色粗布大褂(那大褂还是乡亲们给他的),嘴里呼出浓浓的酒气。

还好,哈二也喝了酒,放枪时,手应该抖了抖,没伤着要害,只是将大腿打开了花。

哈二草草地替他包扎了一下,准备去开电动三轮车,将哈大送到镇医院。还没走两步,山洼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就传来哈三那鬼哭狼嚎的叫声。

哈二连蹦带跳,几步窜了过去。

哈三跌坐在地上,痛得呼天抢地。他的右手一片鲜红,身边还有一个一尺见方的坑。

他被炸野猪的炸药炸了。

在他断断续续的哭诉声中,哈二知道了经过。

哈三走到离这包炸药二三十米远时,看到这儿伏着一头野猪,看那模样,有两三百斤,不停地抽搐着。哈三记得这儿埋过炸药,就以为那野猪被炸伤了,动弹不得。他蹑手蹑脚,慢慢靠近,那野猪长着一副獠牙,却是一脸痛苦的表情,应该受了重伤。

他走近时,那野猪嗷叫了一声,并不起身,只瞪着眼瞄着他,前腿不停地抖动,却没发现受伤的地方。他以为那伤口被腿覆盖住了,伸出右手去拽猪腿。

就在此时,那野猪猛地一蹬,纵身而起,挟着一股凌厉之风,一溜烟跑了。

那炸弹响了,来不及躲避,一下炸伤了他的左手,他跌坐在地,痛得要晕死过去。

一眨眼功夫,兄弟俩都受伤了,哈二想起人们说的老野猪报应的话,冷汗涔涔而下,湿了衣襟。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哈二将兄弟俩弄到路边,开来三轮车,将他们扶上三轮车,往镇上开去。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哈二心跳得厉害,两边的山上传来阵阵涛声,仿佛随时要将他们吞没。

就在他的车转一个弯,即将拐上石拱桥时,路边一团棕红的影子暴怒地向他袭来,带着一股肃杀之气。

他哥仨连人带车一起侧翻,又是一片鬼哭狼嚎声。

哈二挣扎着爬起,朝山包上一望,一头二三百斤的野猪正凛凛地望着他,仿佛也知晓他们的路径,一直等着他们。

哈二暗暗吸了一口冷气,这野猪算是不赶尽杀绝,没有用尽全力。否则,这么大的野猪,力大无穷,再使出几分力气,将车带人拱下山崖,只怕他们尸骨无存。

那野猪呆了一会,朝山上飞奔而去,山间一片树木像被犁开来,倒向两边,呼啦啦绵延几里。

哈家三兄弟痊愈,已是三个月后。哈大走路一瘸一瘸,再也不能利索地赶山了。哈三一只巴掌缺了两个指头,夹菜很不方便,想要吃野猪肉,只好将头伸进豌里,用舌头卷起,像猪吃潲一样。

哈二呢,那次车翻时,将最好用的左眼和左耳一下蹭破了皮。左耳现在就是外面打雷也不能支愣起,而左眼一直像蒙了一层纱,完全成了色盲,无法分辨红棕紫黑了。

他的猎枪被他丢进了水塘里,哥仨在山上包了油茶和板栗,这几年行情很好,听说他们也赚了不少。

油茶和板栗林里,经常看到一头两三百斤的老野猪带着一群小野猪游荡,彼此相安无事。



 
上一篇:狗狗记忆 下一篇:人生那么长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人生那么长
    人生那么长
    我们总感叹时间过得太快,自己还没成功可年龄却在不断增长。二三十岁的年纪里,迷茫而又急躁,急着趁早成名,急着赚钱,急着买车买房,急着和心爱
  • 野猪生存法则
    野猪生存法则
    哈二不哈,精得赛过兔子,是个经验老到的猎手,专门在大山里捕猎野猪。 哈二家弟兄三个,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三兄弟吃着百家饭,泡
  • 狗狗记忆
    狗狗记忆
    2015年4月某个晴朗的午后,在丽江束河古镇的老街上,赫然发现,我成了狗狗在人群中一眼最喜欢的人。 那日,我们六人同行。一对湖北花样小夫妻,一双
  • 监管机构为理财范定性:涉嫌非法自担自融
    监管机构为理财范定性:涉嫌非法自担自融
    早在2016年初,北京市打击非法集资和非法证券经营活动协调小组办公室对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进行全面排查。 在对北京网融天下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
  • 双生花
    双生花
    我和篮子从普吉岛回来后,我带着她四处求医,开了不少安神药也无济于事。听从建议,我又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说,筐子之死对她产生的影响,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