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的葬礼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文/恋粉破晓

01

她是一个黑白颠倒的女子,白天睡觉晚上工作。

不靠男人养只能自已赚钱养活自己,生存是基本。

张爱玲说:有美的身体,以身体悦人;有美的思想,以思想悦人,其实也没有多大分别。

但对于她,似乎介于这两者之间。

化上妆,看着镜中曾令自己厌恶的形象,不禁对自己苦笑了一下。她在心里说:我竟也如此轻易的从天使变成了魔鬼。

林在她身后拍她的肩。

“慢慢就会习惯的,记住随时随地保持笑容!如有麻烦,我会随时出现。”

“你对每位小姐都这么关照吗?”

问出口才发现自己的愚蠢。于是只能尴尬的笑。

林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是个特别的女子。你身上有种特别的引力将我牵引。”

“是吗,谢谢厚爱。”继续对话显然毫无意义,转身走出了休息室。

大厅里灯光昏暗,空气浑浊。深吸一口气,开始工作。

四处扫视了一下,最后目标锁定在一个胖的浑身冒油的男人身上。调整好面部表情,上前。

“先生,要酒吗?”她的态度不卑不亢。

男人眯起眼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停顿了三秒,继续他自己的事。

“先生,要几瓶呢?”她的音量提高了一倍。

“我为什么要买你的酒呢?”男人懒懒的说。

不知哪来的勇气,她脱口而出:“因为我要生存”。

男人再次看向她。

她猜不到结局,索性大胆迎上他的目光。

半响,男人竟哈哈大笑起来。

“好,我喜欢你的直白。两瓶,叫你们林经理记我帐上。”

随即对身边的另一个瘦男人使了个眼色。

瘦男人掏出一叠钱往桌上一扔:“拿去吧,这是我们老板给你的小费。”

“谢谢”转身离去时,听那个瘦男人对胖男人说:老板,你摸都没摸一下就给这么多,太不划算了。

不禁笑出了声,原来男人也如此现实。男人用金钱换快感,女人则用身体换金钱,倒也公平。

回到休息室,她才如梦初醒般惊讶于自己的镇定。

“运气不错啊”,林像影子般随时出现在她身后。内心深处却并不讨厌这个影子。但傻瓜才会向男人敞开心扉,透露自己真实的想法。不戴上面具,不穿上保护衣,她定会被伤的遍体鳞伤。外表越坚强,内心越脆弱。女人的表里往往是不一的。

“今晚我可以送你回家吗?”林在她身后说。

“不用”冷漠的声音隔绝了被爱同时也剥夺了她去爱一个人的权利。

但不去爱总比再一次爱伤要好。

林似乎并未太失望,她的回答显然在他的预料之中。

之后几晚,似乎运气也不错。虽然那些客人给的小费没有那天那个胖男人那么多,但也够她好好改善一下她的生活品质了。

林每晚都提出送她回家,但她的拒绝依然坚定。

林让她感觉恐惧,因为他身上的某些气质竟有夏的影子。那个让她刻骨铭心的男人。

02

认识夏在朋友的聚会上。夏是朋友的朋友,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第一次觉得男人也是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的。

那次,她和夏之间的对话不超过十句。

他说:“嗨”,阳光灿烂的笑。

她说:“嗨”,表情冷漠。

之后,她俩之间只剩空气。

她不会拒绝朋友间的聚会,但又往往无法全心投入,只做旁观者。

躲在角落免费观看一幕幕闹剧,是件很过瘾的事情。

夏过来和她说第二句话的时候,她正吞吐着烟雾,眼神迷离,思想云游在回忆中。

他说:“我过来陪陪你。”,表情自然语言流畅,就好像和她是多年的老友。

她左嘴角微微上扬。这并非轻蔑的表示,而是因为她已丧失笑的能力。

“快乐是需要自己去寻找的,总是生活在黑暗的角落又怎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呢?”说这话时,夏表情严肃,眼神中竟透露着一丝丝怜惜。

她被击中了要害,惊讶的看着他。

一个几乎陌生的男人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将她解剖、看透。她感觉恐惧。

“我知道你过去一定受过很深的伤害,但一切都已过去,沉浸于过去对你毫无意义。”

“闭嘴。”她的情绪失控,她对他吼叫。

他重重敲击着她的伤口,让她感觉疼痛。

“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分析我?!”

在眼泪决堤前,她消失于他眼前。

大口呼吸着初秋微凉的空气,她的心情渐渐归于平静。但她有预感:她和夏的故事才刚刚上演。

03

她的生活照常,只是脑中偶尔会莫明闪现夏的影子。

这让她感觉即无奈又可笑。

之后一个月,一切风平浪静。

又一次朋友聚会,她的心中竟隐约有所期盼。像往常一样,找个昏暗的角落,点燃一根烟。

好戏已然上演。

夏身边围着一群女孩,他们嘻笑打闹,借着洒精的作用,抑或根本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偶尔的释放也是一种解压方式。

戏似乎接近高潮,一女孩如蛇般将夏缠绕。

这次她无法做个冷眼的观众,她被带入了情境,胸中竟有了隐隐的怒火。

带着莫明的不快,决定马上离开。

夜晚微凉的风吹在身上,吹冷了她的心。

扬手招车,坐上车的刹那,有个身影闪入车内。

“送你回家”,夏一脸轻松。

她看向他,想找句合适的台词,但却突然词穷。

“麻烦你,玫瑰路80号。”

司机在收到夏的指示后,开始开车。

她错愕,半天没反应过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住址?”她诧异。

夏只笑不答。

她回他一个白眼,他却笑的更欢。

她的怒火又一次被点燃,转过脸

“你这人怎么…”后半句被他的唇堵在了唇齿间。

他的举动太突兀,她毫无准备,五秒后她的大脑重又开始工作她的肢体开始有了反应。但推他的结果是被他抱的更紧。

冰终究是被火融化了!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一个让自己有感觉的人,也许便是宿命的安排吧。但不是所有的命中注定都会有一个完满的结局。

04

和夏真正确定恋爱关系是在树叶飘零的深秋。

有人说,秋天预示着离别。但她和夏的爱情却在萧条的深秋刚刚开始。

认识夏三个月零八天,第一次相拥而眠。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独特的气味,许是用来寻找前世与自己气味相同但未完的缘份。

夏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让她感觉安定与舒服。

她说:抱紧我,就那样紧紧的抱着我。

她需要时间适应,适应他的气息,就如同感受自己的呼吸那样的熟悉。

夏没有多问,他紧紧拥着她。她的脸埋在他的胸膛,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

她要记住这个男人的每一次心跳,每一次呼吸,直至他的气息与她的气息相融。

第六次相拥而眠,她决定把积压心中的事告诉夏。

“夏,你为何不问我为什么不能像正常女子那样享受快乐。”顿了顿,她继续说:“我想告诉你…”她的唇舌冻结在空气中。

她咽了下口水,试图努力说出那几个字,但泪已止不住。

当一个女人毫无顾忌在一个男人面前哭泣的时候,那个男人已是她生命的一部分。

“我曾被人…”她的声音在空气中颤抖。

夏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慢慢地慢慢地、轻柔的、疼惜的。

她的情绪慢慢归于平静。

当一个女人把身心都交给一个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便成了她生命的全部。

05

认识夏六个月零玖天。第一次争吵。

恋爱初期,无论男人或女人,所表现的都是自己最好的一面。但被时间一拉长,许多本性的东西便也随之显露。

射手与射手的恋爱,虽然配比很高,但想要长期维持良好关系,却也并非件易事。

喜欢自由且花心的射手,一旦被其它新鲜事物所吸引,便不再留恋旧的事物。

夏后背的抓痕,刺痛了她的眼,也刺痛了她的心。这是另一个女人胜利的标志,却是对她莫大的污辱。

说出分手两个字,躲进卫生间哭泣。夏在门外用力敲门,请求她的原谅。

听到他坚定的誓言,她决定原谅。

 

06

认识夏八个月零柒天,第二次争吵。

夏迷上了赌博。两个月内,他卡内的数字急速减少。

看着已然变了模样的夏,她无力改变,只能勉强接受。

但接受就意味着纵容,而纵容的结果是夏离她越来越远,遥远成陌生。

在彻底绝望前,她仍抱有一线希望。希望夏能变回从前。

但她不明了,其实夏的本质就是现在。恋爱初期,我们都会不自觉的伪装。

认识夏九个月零十五天,一个女子找到门来,带着她肚里未成形的生命来认他的父亲。

她愣在原地,没有了思想,也几乎忘了呼吸,许久许久没有回过神来。

她的心收紧,收紧,然后下沉,下沉…

认识夏十个月零贰天,夏再一次向她拿钱。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孩子即将降生。那个孩子因为托的时间太长,不得不被迫来到这个世界。

因为爱,所以在乎。因为在乎,所以纵容。但结果,太伤人。

她再也无法承受!

她向夏吼叫:你到底和多少女人有过关系?到底制造了多少小孩?

吼到无力,关上门躲在角落痛哭,感觉整颗心都在抽动。

第二天,她决定离开。

从城市的这一头,来到了城市的另一头。

爱到无力,于是想停歇。

她像一个无助的孩子,曾满怀希望去感受爱。结果她失望了,爱情的真相远没有她憧憬的那么美好。

加缪说:因为拥抱了爱,才有悲伤。

07

“怎么了,是谁欺负你,我找他去。”

林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突然惊觉自己脸颊挂着泪。

林掏出手帕替她擦拭,她没有拒绝。

林用的手帕竟和以前夏用的一模一样。

她呆若木鸡。

“今晚我送你回家。”

第一次,林用了命令的口吻。

第一次,她没有拒绝。

出租车上,林坐在她的右侧。然后他对司机说:麻烦你,玫瑰路80号。

她呆呆的看着林,仿佛时间倒转,曾经那个她深爱的男人说的是同一句话。

林接过她手中的钥匙,开门、进屋、开灯。一整套动作熟练潇洒,仿佛他本就是这间屋子的主人,而她才是客人。

她的胃莫明的翻涌,想吐却吐不出来。

林定定的看向她:“你这样有多久了?”

“一个多星期。”在林面前,她不想欺骗,也无力隐瞒。

“那为何不去医院。”林似乎有些微激动,他的双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我要把他生下来。”她坚定的说。

“你疯了吗?明天跟我去医院。”

“不。”她固执。

“你知道单独抚养一个孩子的艰辛吗?”

林的语气软了下来,更多的是疼惜。

她沉默以对,因为自知自己的行为确实很愚蠢。

但女人在爱情里,永远是个傻瓜。以为留住了夏的骨肉,就留住了她和夏的爱情。她愿意做个众人取笑的傻瓜,她不在乎。

08

最终决定把小孩拿掉,这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做出的决定。就如同一根绳子本来打着死结,但一夜之间这个结自己松开了。

看着林在手术同意书的家属栏签名,她的心中涌上一种复杂的情绪。

这本该另一个男人签名的地方却签上了与此毫无关系的林的名字,而从此,她和林之间是否也意味着有了关联呢?

躺在冰冷的手术台,她的泪从眼角溢出。

年轻的麻醉师告诉她:等打了麻药,你就像睡觉一样,不会感觉到疼痛。

他显然把她的眼泪理解为怕痛。

但他不知,真正在痛的是她的心。

这一觉,无梦。从未有过的安稳。

但醒来后,她和夏最后的关联没有了。那个无缘来到这世上的小生命,未成形便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

09

林对她的照顾细微体贴。

她从抗拒到完全接受并习惯他每天在她的屋子收拾、打扫、洗衣、做饭。

林像朋友又像亲人也可以是恋人,但她有预感:他不会是丈夫。

他应该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刚刚30而立便管理着这家规模不小的夜总会。背后应该有个强有力的后台。

她很想问林关于他的事,但她什么也没说。

一个男人想要告诉你的部分,不用问他也会说;反之,说了也未必是事实。

他不想欺骗她,所以决口不提自己的事。

两个月后,她和林的关系在不温不火中拉开序幕。

有时半夜,林会接听电话。声音放的很低,语气恭敬但时间很短暂。

她好奇,但始终没有问出口。

她想,即使两个人在一起也是需要适当的个人空间的。

但一个月后,林突然消失。

她一下没了思想没了方向。

关在房间,傻傻等待。希望有一天林会突然又出现,正如他突然消失一样没有任何预兆。

然而两天后却等来一个陌生的男人。她感觉莫明,看向他。

男人表明身份后,拿出一份合同。

“这是珍姐以林先生的名义,赠送给你的财产。但珍姐希望从此后,你就当从未认识过林先生……”

律师平缓的语气不带任何感情,直白、赤裸。

她的思路渐渐清晰:林是别人的男人,而那个女人就是这家夜总会真正的老板。

她冷笑两声,随即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结束了她和林短暂的关系。

真好,大笔一挥就能结束一切。

她保持微笑,在律师离开的瞬间,她的微笑僵硬成苦笑。

她恍惚,犹如在看一场自己主演的悲剧。但桌上那份自己签了名的合同却又是如此清晰,真实的可怕。

她拿起桌上的合同书,她把它们撕成片片,细碎的、卑微的,犹如她的心。

然后她用力一挥,试图挥别这段过往,但碎片散成一地,把她包围,让她无处躲藏。

她看到镜中自己对自己的嘲笑。她索性大笑起来,放肆的、凄凉的。

把音响打开,伴随着激昂的音乐,她终于放声痛哭。

哭到疲惫,打开电脑。

随意进入一个聊天室。

“绝世好男人”向她问好。

她心中暗喜,自己送上门的,算你倒霉。

她开始骂。对方被骂的莫明其妙,逃出了聊天室。

林发来一封邮件。

在决定删除的瞬间,却还是点击进去看了。

云,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怕对你说出离开的瞬间,我的脚步会难以迈动,我的心脏会无法承受。但纵有千般不舍,我还是不得不回到珍姐的身边。因为我欠她的太多太多,包括生命。

云,原谅我的自私。明知我和你的时间不会太长,我却仍情不自禁的开始。因为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爱上了你。

云,忘了我,忘了我们短暂的时光,也忘了过去吧。

真的希望你能快乐!

快乐都是虚无的,转瞬即逝。我永远都抓不住了,林。

她对着冰冷的屏幕说。

                                                       ——完——

 

晓语:虽然和林的那段结局写的有点突兀,但在爱情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今天海誓山盟,明天就有可能情断意绝。

爱情很美,像朵玫瑰,却是带刺的!

安德烈•莫洛亚说:爱情是花园里的坟墓!



 
上一篇:最好的归宿 下一篇:会催眠的失眠症患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汤唯
    汤唯
    2007年的金马奖,汤唯挟《色戒》大热入围最佳新人和最佳女主角两个奖项。毫无悬念地,她拿到了最佳新人奖。在最佳女主角的比拼中,她输给了老戏骨陈
  • 我不吃猫山王
    我不吃猫山王
    总觉得,把爱掰开来看,本就是具体而微的。 下午在外办公,需要紧急发送文件却苦于找不到wifi,瞬间想到了那个有他的下午。 1. 每次他们见面,她总是
  •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提供的PS修图照片 中国网9月30日讯 日前,浙江企业金隆发集团向本网提供消息称其入围了由人民日报社人民论坛杂志社组织发起,国家质检总局质量
  • 单身怎么安慰自己
    单身怎么安慰自己
    文 | 病态心疗师 单身并不意味着脆弱,它意味着你足够坚强,去等待那个你值得拥有的人。 1. 十一假期结束,蕃茄突然屁颠屁颠跑过来和我说,突然
  • 跑步
    跑步
    每天下班吃完晚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换装备:换一身运动的装备,运动衣,运动鞋,散步半个小时充分热身之后开始围着公园跑步。 实际上,我一直都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