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君是什么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天下有八荒,八荒有五君,而幽冥的这位君上则是独特特的一位。

幽冥的鬼君不肯继这君位,日日坐在忘川旁,看旁边小山似的夜明珠将忘川水照的既波光荡漾又鬼气森森。

所幸,楚刈不肯继这君位也没那个鬼敢逼他,也所幸,有黑无常这样一群勤勤勉勉的鬼,没了主君的幽冥千百年来竟甚少出什么乱子。

大小鬼差都尊一声大人的白无常是只老鬼,也是只为老不尊的老鬼。幽冥的大小差事都有老实忠厚的黑无常大人过问,一向没个正经的白无常这下更是乐哉个没边儿,每日闲的发慌的时候就拎壶陈年的老酒去忘川旁和楚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楚刈话不多,大部分时候都是他喝着老酒听白无常东拉西扯。

当然,这点很对白无常的胃口。

大部分时候,这位不仅话唠而且八卦的白无常很好奇楚刈活着时候的人生,可惜三生石bu上不记录主君的三生三世,所以好奇的白无常便是有这个胆子也没这个能力去偷窥一下这个年纪轻轻就走了黄泉路的年轻人的悲惨人生。

好奇的白无常借着酒劲问出了幽冥多少大大小小鬼差的心声,你到底为着什么不肯继这鬼君的位?

楚刈转过头,放下手中已经空了的酒壶,定定地望着他,沾着血迹的黑衣将眉眼衬得清冷异常,半响,道了句,我想做人。

白无常笑的捂着胸口喘气,指着忘川里沉沉浮浮不肯投胎的鬼笑,你们听到没?他想做人,幽冥的鬼君说他想做人!

可是那日走过奈何桥赶去投胎的鬼魂都看到一个一身白衣的白无常大人坐在桥头喝酒喝到红了眼眶。

那日的白无常是由几个鬼差搀回府邸的,一旁的黑无常看他烂醉如泥的模样叹了口气。

谁能想到,幽冥这个老的记不清自己岁数又没个正经的白无常却是个俊美的公子模样,死时,不过二十六岁。

不过,他多多少少还是比楚刈赚了些命。

楚刈生在军营,一群在战场上溜了大半辈子也没能挣出个前程的老兵养大了他,东一口菜粥西一口霉了的米饼,这群在战场上糙了大半辈子的老兵在楚刈身上的心同样放的很糙,不过,这样的楚刈却长得很好。

他第一次上战场还是十四五岁的年纪,年纪虽小,杀人却一点都不手软,刀法狠辣,没有半分花哨,刀刀要的都是人命,那群养大他的老兵都说他像个喝人血的狼崽子。

楚刈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才有了个正经名字,楚刈,是一个长得颇文弱的军医替他包扎伤口时帮他取的,他没觉得好,也没觉得不好,就这样接受了。

军营里打完一场恶仗,发上几两饷钱,之后便是最清闲乐哉的日子。

冬日的寒刚刚退去几分,太阳正好的时候,这群老兵排个儿躺在发着霉味的大板车上,一边捉着身上日益猖狂的虱子一边兴致勃勃地讨论楚刈的娘究竟椒东边娼妓馆的歌姬还是西街沽酒的酒女,楚刈在一旁一边默不作声地听着,一边将手里剩了半壶的劣质的老酒倒在左臂伤口上,那伤有了些时日,包扎地粗糙,泛白的肉翻卷着,没有丝毫要愈合的样子。

他伸手去挡有些刺眼的阳光,觉得有些可笑,他们这群人养大了他,却压根不记得他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

等楚刈再大些,眉眼再长开些,这群老兵开始议论楚刈究竟是边关世家里哪家私生的儿子?

楚刈的眉眼好看得緊,是那种路边过路的姑娘都得偷瞄两眼的长相,他们觉得,这样的长相,不是娼妓馆里俗艳的歌姬或者那腰肢粗大的酒女能生出的模样。

再后来,很少会有人再议论楚刈的身世。

这支常年驻扎在边关的军队可能再也不会出现第二个像楚刈这样军职升的飞快的人,层层相欺的官场竟挡不住他的军功。

他做上将军的时候还未到他十九岁的生辰,穿一身黑衣,眉眼冷峻,手上半开的剑上还有未曾擦拭的血迹,他翻身上马,越过堆放粮草的土丘,骏马一声长嘶,高台上,他将皇帝册封将军的圣旨高高举过头顶,嘴角是极少见的笑意。

一瞬间的寂静之后,是满军营夹杂各种脏话的欢呼。

楚刈一直都记得,那天,天有微风,常年极寒的边关,太阳却是少见的刺眼。

楚刈死在了二十岁。

无病无疾,死于睡梦之中,再度醒来,已在奈何桥下,忘川水旁,黑白无常率幽冥大小鬼差恭敬叩拜,三呼鬼君。

军中一时人心惶惶,甚至盛传他是杀孽过重,冤魂索命。朝廷为稳定军心,重新指派了边境统领,试图让军士忘记关于他的一切。

他一无家眷,二无亲朋,连尸首也是草草掩埋, 奈何桥边,他在三生石里看到 自己的尸首草草掩埋在边境的风沙里,与大漠的孤烟为伴,曾经那个把他奉为神明的军营几乎已经没有人再记得他的存在。

偶尔会有个已经退了伍的老兵千里迢迢来到边关,在他坟前放下壶酿造劣质的老酒,絮絮叨叨说着些什么。

那是当年养大他的那群老兵里的一个。

他喉间莫名地酸涩,那一瞬间,是前所未有的不甘心。

他这一世太短,甚至还未到世人眼里可以语人生的年纪,从未得到过的东西太多,所以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做了什么幽冥的鬼君,日日与这样一群鬼气森森的老鬼为伴。

他想做人,幽冥的鬼君想要做人。

他要投胎,自是没有哪个鬼敢拦着他的。

他不记得自己多少次跨过奈何桥。

可他还是未能做得成人,数次投胎,他数次死在襁褓之中,几乎活不到蹒跚学步 ,便是勉力撑到了五六岁的少年,也是终究早晚无疾而夭。

他抗不过命。

他是天定的鬼君,身上带着幽冥强大肆虐的阴气,他是注定留不到人间。

而他现在并不会晓得,多年之后,他将无比庆幸和感谢这份命。



 
上一篇:走着瞧 下一篇:喜欢的人都像你了 你知道吗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汤唯
    汤唯
    2007年的金马奖,汤唯挟《色戒》大热入围最佳新人和最佳女主角两个奖项。毫无悬念地,她拿到了最佳新人奖。在最佳女主角的比拼中,她输给了老戏骨陈
  • 我不吃猫山王
    我不吃猫山王
    总觉得,把爱掰开来看,本就是具体而微的。 下午在外办公,需要紧急发送文件却苦于找不到wifi,瞬间想到了那个有他的下午。 1. 每次他们见面,她总是
  •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提供的PS修图照片 中国网9月30日讯 日前,浙江企业金隆发集团向本网提供消息称其入围了由人民日报社人民论坛杂志社组织发起,国家质检总局质量
  • 单身怎么安慰自己
    单身怎么安慰自己
    文 | 病态心疗师 单身并不意味着脆弱,它意味着你足够坚强,去等待那个你值得拥有的人。 1. 十一假期结束,蕃茄突然屁颠屁颠跑过来和我说,突然
  • 跑步
    跑步
    每天下班吃完晚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换装备:换一身运动的装备,运动衣,运动鞋,散步半个小时充分热身之后开始围着公园跑步。 实际上,我一直都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