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当,夏当的历程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夏当,夏当,快醒醒!”又是熟悉的女声。

             2017年7月20日   AM8:10

夏当猛地睁开双眼,身边空无一人,迅速起身,环顾四周环境,思索了一下,拿起平板搜索一个枯井的图片,点击、下载、放大、捏紧平板,他还有1分钟可以准备,他赤着脚缓慢地向客厅移动。

本来关掉电源的电视,屏幕突然闪起雪花,一只苍白干瘪的手从屏幕探出来,接着出来的是披散面前毛燥的头发,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这不是贞子是谁?

贞子察觉到活物的存在,原本僵硬缓慢的动作迅猛起来,几乎是瞬间来到他跟前。 夏当倒抽一口气,紧闭眼睛,抬手将平板朝着贞子的头使劲按压下去......感觉手上与之抗衡的力量消失了,他才睁开眼睛,翻转过平板,贞子已经往刚刚图片里的枯井爬去,长按图片delete掉。 再三确认删除无误后,呼~,夏当长吁一口气,扯了扯一下因汗水湿透紧贴的衣服。

这种生活从15岁那年开始,夏当只要晚上一发梦,白天醒来时,梦里也会有东西跟着醒来,好在只有梦里的主角才会被召唤;我呸,还好在?!老子这些年没英年早逝真是谢天谢地了,夏当心想。

梦里一切皆有可能,什么鬼怪、丧尸他都碰见过,醒来后只有三分钟时间给你准备应对;男青年的梦里总有一些春意,每当女主角出现时,夏当便不再“正当防卫”。

只要接触过对方后5分钟,被实体化的主角便会消失,要是遇上有攻击性的,劝你一句,抄家伙!所有的伤害也会实体化。

MR Raindrop falling away from me now~手机铃声响了,换完衣服,夏当边走边哼着,一把捞过手机。

“小帅哥,你还活着吧?” 对话是个甜美的女声,杜云比夏当 年长几岁,是从孤儿院起的青梅竹马,知道小伙伴有特异功能,每天早上都会给他一通电话,确认他没被KO掉。

“放心吧,夏哥哥我啊,身经百战,只有你想不出的鬼,没有我砍不死的怪。”

“就知道嘴贫,没事我就先去上班了,拜拜。嘟~嘟~”

哎,这么着急挂掉干嘛,还没来得及约今晚吃个饭。 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差不多也到时间去上课了。

 

 


夏当踏进教室,没有风也能把李磊这个长舌妇吹来。 李磊是夏当大学里为数不多的好友。

“哎呀我的亲亲夏当你来啦。”说着手还不能闲着,对着夏当上下其手,心想,看我的神仙摘蟠桃!

夏当一手便钳固正要袭胸的淫手,另一边手动作着往李磊的隐藏的小菊花伸去。

“嘿嘿,吃我一阳指!”

“嗷呜!变态,我的内痔都快被你戳烂了。”李磊一手捂着屁股,愤愤不平地道。

夏当悠哉悠哉的念叨,“采菊东南下...”,屁股往座位一坐。

“今天早上又是什么?”李磊又八婆起来。

“是电视里的女明星,就是年代有点久远,嗯~”  假装出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

“行啊,你小子!做兄弟,要资源共享啊。”

“贞子你都想上,真是饥不择食,喂喂喂,上课了。”

“急啥,第一节换成选修课。我说,你现在还能听到那个声音吗?”李磊压低声音往他跟前凑。

“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是梦境里的东西,更像是大脑发出的声音。”

“虽然很诡异,不过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晚上去唱K,说定了!”

老师在上面讲课,夏当心神早已飘走,“夏当,夏当,快醒醒!”带着急切的语气。在三年前开始,没有特定的时间,总会突然回响在脑中,没有消失的迹象。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晚上回到家,夏当擦干头发准备睡觉,心里暗暗祈祷梦点简单的,阿门。

镜子,家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一个镜子。对了,我这是在梦里。 一个红漆木框架,细看上面还有飞鸟走兽精致的漆雕,镜面崭新明亮 ,足有一人高,诡异地立在房门外。 夏当抚摸了一下边框,看了看镜面的自己,好像有哪里不对。

夏当立马就知道,因为镜中的自己不似自己表情般困惑,而是阴测测的笑着......

嘀嘀、嘀嘀,闹钟响了。“几个意思啊,我要准备什么。” 夏当坐在床边想了想,随手拿了张床单,往门口走去,还真的有个镜子。

跟梦里一模一样,走到镜子面前发现没什么异常,便用床单将镜子盖起来,心想,罩起来后再破坏掉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夏当刚回头,便看见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他面前。 “擦,吓死老子了,哪里来回哪里去。”夏当捂着心脏吼到。

“我是你,你是我,你可以代替我回去。”说完便狞笑起来,伸手扯掉床单,双手抓住夏当肩膀往镜子里推。

“一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来气,明明这么帅的脸笑成你这个猪羔样。”夏当抓住对方,调转身体,使出吃奶的想把他按回镜子。

只见对方松手往镜子里一抓,镜面缺掉一个角,手里多出一块锋利的镜片。“既然你不想代替我,那你只好消失。”

夏当来不及反击,喉咙一阵刺痛,鲜血带着体温便大量涌出来,身体使不上劲,呼吸不上空气,轰然倒地。

他伸手摸了摸夏当乌黑的头发,像是艺术家欣赏自己的杰作般。 “我就是我,我不是你,再也没有你。” 阴测测地笑起来。

镜子正对着自己,夏当看着捂着喉咙,已经窒息,“唔喔、唔喔”张大嘴吸着气,却只有鲜血喷涌而出,意识开始涣散......


 

“夏当,夏当,醒醒,快醒醒!” 是你又在叫我啊,我好困......

“快醒醒,来不及了!再不醒大家都会死的!”对方已经哭出声了。

我眼皮似有千斤重,缓缓打开,我怎么会在医院。

“云、云姐,杜云吗?”

“夏当!你醒了吗!李磊!夏当他醒了!”杜云转身对着李磊嚷着。

只见李磊像只猴子一样窜到我面前。“大兄弟,你可终于醒了,你知道你这些年梦的小王八,快把我们折腾死了!”

“这些年?什么意思?不是你们把我救过来吗?”夏当摸了脖子一圈,竟然没有任何伤口的痕迹。

“你小子三年前发梦,云姐电话你没接,从那以后你就没再醒过。 而且期间你所梦见的东西,全都没有消失,你兄弟火力全开;打开窗都有龙在飞,喝杯水都......”

“也就是现在是2020年对吧,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想想就知道情况多糟糕,夏当强大的心理防线,就快溃堤。

“要命的是,你梦境里的所有人都实体化,也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有个二重身,为得到身份,杀掉主体并替代掉主体,我试过先下手杀掉二重身,但却没有消失,时效即使到点了也不会消失。” 云姐几乎奔溃的说。

李磊拍了拍云姐的背以示安慰,“没关系,现在你醒了,没再造梦了,这样我们就可以干掉门外那些赝品,。”

“彭、彭、嘭!”门被撞开了,“云姐”还有“李磊”拿着武器冲进来了。

“云姐” : “你没事吧,夏当,我这就干掉他们这两个死骗子。”

“李磊”:“大兄弟,他们在骗你,创造者只有一个,他们前不久将你抢走,为的是迷惑你,为将来可以用我们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

我挣扎着要起身,但长期昏睡,肌肉萎缩了,我根本就爬不起来。

“你们才是骗子。”说罢李磊不知从哪,掏出斧头向另一个自己劈去。

“杜云”则拿出钢丝迅速饶到云姐身后,死死勒住她的脖子,云姐拼命挣扎。

四人扭打在一起,夏当看着这一幕,简直是要疯了,这根本就是凶杀现场!而且即使是复制品,但都是自己最亲的人啊!我能做些什么保护我的亲人!夏当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就差不能起来跳脚了。我是创造者,创造者消失了,那么复制品就不会出现了!

夏当拼命撑死身体,抓起床头柜的注射器,针尖对着自己的颈动脉,喉结上下滑动,咽下一口水。

“对不起了,云姐、李磊,人是我造的,我没办法分辨谁是谁非,我只能将一切都结束掉,我夏当这辈子认识你们足矣!”

“不!不要!”四人齐齐松开,呐喊着冲过来想要阻止夏当,但为时已晚。

夏当看着四人急切的想拯救自己,心满意足了,手持注射器狠狠地对着动脉扎进去......

啊嘞,我怎么每次死都是脖子遭殃啊...手欠啊,要是有下次,没有下次了,夏当闭上双眼......


嘀嘀~嘀嘀~

“呼啊、呼啊~”床上的青年像溺水的人一样,双手在空气胡乱地拍打,想抓住根救命稻草,满头大汗挣扎着。眼睛猛然睁开,喘着粗气。

嘀嘀~嘀嘀~

夏当在床上喘息着,眼睛咕噜咕噜溜达了一圈,撑起身体,瘫靠在床上,原来都是梦,梦中梦。

嘀嘀~嘀嘀~

啪的一声,伸手拍掉闹钟。



 
上一篇:美少年 下一篇:对不起,我不能把车借给你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汤唯
    汤唯
    2007年的金马奖,汤唯挟《色戒》大热入围最佳新人和最佳女主角两个奖项。毫无悬念地,她拿到了最佳新人奖。在最佳女主角的比拼中,她输给了老戏骨陈
  • 我不吃猫山王
    我不吃猫山王
    总觉得,把爱掰开来看,本就是具体而微的。 下午在外办公,需要紧急发送文件却苦于找不到wifi,瞬间想到了那个有他的下午。 1. 每次他们见面,她总是
  •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提供的PS修图照片 中国网9月30日讯 日前,浙江企业金隆发集团向本网提供消息称其入围了由人民日报社人民论坛杂志社组织发起,国家质检总局质量
  • 单身怎么安慰自己
    单身怎么安慰自己
    文 | 病态心疗师 单身并不意味着脆弱,它意味着你足够坚强,去等待那个你值得拥有的人。 1. 十一假期结束,蕃茄突然屁颠屁颠跑过来和我说,突然
  • 跑步
    跑步
    每天下班吃完晚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换装备:换一身运动的装备,运动衣,运动鞋,散步半个小时充分热身之后开始围着公园跑步。 实际上,我一直都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