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妖妖,捉捉其手,拖妖回家,不娶强嫁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天灰蒙蒙的,一地的鲜血,还有着温度。在微微的烛光下,格外的耀眼。我躲在角落里,已经无泪可流,我的宫人都死完了!

这是最后一个宫女了,大哥每天都派人来杀我,满宫的人还不到一年,就被杀得一个也不剩。

两百零六条命,一天杀一个,杀了两百零六天。明天,是不是就该我了呢?

冷风吹起殿内黄色的帘子,空荡荡的房间,很冷。这房间里除了这个檀木桌和这一支蜡烛,什么摆件都没有了!

多么的可怜,满宫的东西用来换吃的,换用的,现在已经算是换完了!大哥,根本就不用来杀我了,我饿几天就会死的,多省事。

我拖着我的宫女,跌跌撞撞的走出大殿,我要把她埋了。唉,我宫殿的花园里,只剩那一棵桃树了。

那些奇花异草,也被拿去换吃的了!说来,我真不是一个好主子,对不起他们。他们跟着我,没有过一天好日子,现在,都被我害死了!

我把我的宫女埋在了花园的中间后,有些累。我闻着了桃子的香味,轻轻的靠在桃树上。去年,父皇还跟我一起吃桃子。

父皇,你那时说,你最爱吃我这里的桃子。你还说,我比大哥聪慧,一定能做个好皇帝。你已经立了圣旨,封我为皇太女。

可是,父皇,我没有大哥聪慧。你的女儿很快,就要来陪你了!父皇,你不知道,你病逝后的当天。大哥就说我染了恶疾,把我囚禁在东宫了!

我没法出去告知群臣,只有等死。大哥每天来杀我的宫人,只不过是想吓死我罢了。可是,我没有被吓死,让他失望了。

父皇,母后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她曾求我,让我把皇位给大哥。

我不愿,父皇,我是不是错了!我当初要是答应了母后的请求,现在,是不是就不用死了?

其实,我知道,不管我选择什么?大哥和母后,都不会放过我。

我解下黄色的腰带,扔在桃枝上,扯了两下。很多桃子,如暴雨般掉下来,差点把我砸死。我从地上起来,为什么不砸死我,还要差点呢?害我,必须挂树上死去。

明天大哥进来看到,是会高兴的死掉,还是被我恐怖的模样,吓死掉呢?

父皇说,人死了是会有灵魂的,明天,我的灵魂一定要留下来看一看。嗯,最好是大哥能看到我的灵魂,然后,我就吓死他。再把他带着来见你,父皇,我们一起狠狠揍他一顿,真是太可恨了!

父皇,你是骗我的吧!要是人有灵魂,我怎么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你呢?

我把脖子伸了进去,肚子好饿,嗯,不是有桃子吗?最喜欢吃桃子了,还是吃饱了再死吧!

我坐在地上,摸了一个桃子,在衣服上擦了擦。我开心的咬了下去,汁水很多,甜进了心里去。闻着桃子的香气,嘴里全是香甜的味道。

这样,死了,也没什么遗憾了!其实,还是有遗憾的,父皇,我没有当上你所希望的好皇帝。

我吃了十个桃子,从地上爬起来,好了,该上路了。就算把所有的桃子都吃完,我还是得死。

“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一个很好听的声音响起,像春风那般温柔的声音,听的我一下没回过神。

我呆了一会,四周看了看,没有人。天这么黑,就算有人我也看不到。

“哎,有趣的人儿,我在你的上面,你就不会抬头看看吗?”

我听到了他欢快的笑声,我抬起头说:“太黑了,不管你在哪里?我都是看不到的。”

“是吗?”

一双很温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眼前一亮。桃树上,发出月光般的光芒。那人随手一挥,那些掉在地上的桃子都回到了树上,美丽诱人。

那人更诱人,身着绣满桃花的粉色衣衫,一张美的如桃花般的脸,嘴角带着浅浅的笑,长发用粉色的发带绑着。

我吞了吞口水,很想吃掉他,那粉嫩的肉,味道应该跟桃子一样好的。敲了一下自己的头,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美色误人,不,妖孽误人。这大晚上的,他不是妖孽才见鬼了!

他戳了戳我的脸,笑着说:“有趣的人儿,你怎么不怕我?”

“干嘛要怕你。”

“因为,我是妖啊!”他得意的说。

“妖,你来这里干嘛?”

“我只是路过,你不是要死吗?怎么不死了!你还糟蹋我的孩子们,真是讨厌。”

他说完,很生气的指着那些桃子,看着我。

我拉着他的手,笑着说:“那些桃子,是你的孩子?你再生几个,给我看看?”

妖能生桃子,怎么生的?难道像生孩子那样生吗?

我两眼冒光的,定定的看着他。他又挥了挥手,树上结出很多的桃子来。去,一点也不新鲜。

我走到树下,摸着我的腰带说:“妖,你可以走了!我要死了,再见。”

他走到我身边,问道:“你为什么要死?活着不好吗?”

“今天不死,也会被饿死,或者被人杀死。你说,我还活着干什么?”

他一脸请求的看着我说:“不要死,我给你桃子吃,你不会饿死。有人杀你,我帮你杀了他。你活下来,陪我玩,好不好?”

我看到了他眼里真诚的光,真是一只好妖,嗯,还是一只绝美的妖。

“没人陪你玩吗?”

他摇了摇头,握住了我的双手。

“你为什么要我陪你玩呢?这人间有那么多的人,你的妖界也有很多妖。难道,没有一个可以陪你玩的?”

他眸子里的光黯淡了下去,低声的说:“没有,人怕我吃他们,妖嫌弃我不修仙。修仙太孤独,哪有做妖自在。”

“妖,你吃过人吗?”

“没有,你愿意让我吃吗?”

“你不要我陪你玩了吗?”

“那,哪天我玩腻了你,可不可以把你吃掉?”

我笑着说:“可以啊!不过,现在你要帮我杀人噢!”

“成交,你真是太有趣了!走吧,要去杀谁?”

他握着我双手的力度,又加了两分,眸子里全是笑意。

我靠在他的耳边说:“我要先去看看我的皇夫,他病很久了,也不知道好了没有。”

李浩好像是在父皇刚刚病倒的时候,就病的,一直没有机会去看他。

他不解的看着我,问道:“你的皇夫,怎么不和你住在一起?”

“因为我们还没成亲啊!妖,你叫什么名字?”

他笑着说:“我叫桃然,一只两百岁的桃妖。”

“我叫玉灿,今年十五,玉国有名无实的皇太女。”

他摸着我的头说:“小灿灿,你皇夫家在哪里?”

“长安第一条街的丞相府。”

“你皇夫是丞相。”

我点了点头,桃然带着我,只是一瞬间,我们就到了丞相府。为了安全,我们隐了身。

我熟门熟路的带着桃然,走进李浩住的松园。门大开着,红红的灯笼高高挂着。里面一派歌舞升平,李浩搂着两个衣衫半解的美人。

大哥也在,李浩的手不停在那两个美人身上摸来摸去。说实话,从来没见过他如此淫荡的样子,真是大开了眼界。

原来,那个满口仁义道德,说着没成亲,要带上面纱见面的人。就是这样的货色,不过是嫌弃我不好看罢了!

大哥敬了李浩一杯酒,说道:“丞相,明天玉灿的毒酒,可要劳你亲自送去了!”

李浩摆了摆手,笑着说:“皇上,您放心,明天我定让玉灿痛苦的死去。皇上,您再也不用想起她来。现在,满朝文武眼里就只有你这一个皇上,皇上您不用这么担心的。”

大哥灌了自己一壶酒,愤怒的说:“丞相,除了你是真心的。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人心里是把我当皇帝的。已经杀了十个了,难道非要把他们都杀了,才能心服吗?”

李浩走到大哥身边,让三个美人给大哥揉着心口。他给大哥行了一个半跪礼,说道:“皇上,只要他们怕您,就行了!何必要他们心里有您,您是皇上,他们的生死,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

大哥笑着扶起李浩,笑着说:“丞相,你真是我的好爱卿。明天,给你送一千美人来。”

“谢皇上隆恩。”

“我还有事,明日再来与丞相共饮。”

李浩笑得嘴都合不拢了,那副模样真让我恶心。父皇,李浩他骗了你,也骗了我。

大哥推开那些美人,带着他的小太监,大跨着步子出去了!

桃然一直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他拿出粉色的手巾,轻轻的擦干我手心的汗。

他凑到我耳边,小声的问道:“这些狗男女,杀不杀?”

我看了他一眼,他立刻改口说道:“这些犬人们,杀吗?”

我无言以对,桃然到底在想什么?他居然以为,我是嫌他说的不文雅。

拉着他走出了丞相府,走在街上。我看着黑暗的前方,说道:“桃然,那个人不值得你杀。明天,他自会死。”

没有人有我的大哥狠了,明天李浩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就算我现在还在东宫,明天被李浩给杀掉。李浩,他也活不了,不管怎样,他都是死。

桃然很开心的问道:“现在,去杀皇上吗?哎,小灿灿,我还从来没有杀过皇上呢?”

“不,去将军府,第二条街。”

“好。”

他的话音刚落,我们就已经到了将军府。这次,我们没有隐身。我和桃然站在书房门口,里面有明亮的烛光。

我轻轻的敲了敲房门,手还没放下来了,门就已经开了!

石珉很恭敬的要行跪礼,我急忙揽住他的手说:“将军,不必多礼。”

石珉很激动的说道:“殿下,老臣,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殿下了!”

书房中,桌上还放着翻开的兵书。桃然拿起了木架上的刀,看了看又放下,然后又去翻书。

石珉看我没说话,也只是看了一眼桃然,然后坐在我的对面。

我拿起桌上的兵书,问道:“将军,可有安排了?”

他的额头上流下了一滴汗珠,恭敬的说:“殿下,老臣打算明日,攻入皇宫。”

“噢!将军的人马,都调回京了?”

“是。”

我很平静的问道:“将军,本打算谁做皇帝呢?”

他额头上的汗珠,不停的流着。他跪在地上说:“贤王,老臣,不知殿下根本无病。老臣,……”

我打断他的话,笑着说:“将军,我知道你是玉朝的忠臣。不若,今夜就攻入皇宫,可好?”

“老臣领命。”

我扶起他道:“玉灿谢过将军了!”

他拿起刀,威风凛凛的离开了!看着他的背影,我觉得自己心很冷。

父皇,你看到了吗?没有人关心我的死活,这些臣子,各有各的心。他们要是想知道我的消息,哪能不知道呢?

不过,叔叔藏的还真是深呢?他也想要皇位,大哥,怎么会让他得逞呢?

桃然戳了戳我的脸说:“小灿灿,他真的会听你的话?”

我打开他戳的很起劲的手指说:“不会,他现在去找我叔叔了。我们走吧,不然会变成刺猬的。”

桃然不高兴的看着我说:“小灿灿,我怎么变,也变不成刺猬的。我只能变成桃树,桃花,桃子。”

“我说的是被箭扎成刺猬。”

“噢!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第五条街。”

小吃铺挤满了两旁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极是热闹。

桃然拉了一下我的衣角道:“小灿灿,这里没有大臣住的。”

我开心的说:“桃然,你请我吃这一条街的美味,可好?”

他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路人纷纷看向我们,准确的说是看桃然。疑惑的眼神打量我一小下,然后都满是爱意的去紧盯着桃然了!

妖孽,在哪都是妖孽!唉,谁叫我长得像我父皇呢?怎么着,也只能是英姿飒爽的模样,不能变成温柔的女人。

所以,我一直不习武,现在想想真是后悔没学。要是没有桃然,我早就跟父皇团聚了!

我甩了甩头,可劲的吃东西。嗯,桃然这张脸,还真是好用,以后买什么带上他。那是完全不用带银子的,简直是好的没话说。

吃完一条街,一文钱也没花。全都因为桃然的美,白送给我们吃!

阳光很刺眼,已经中午了!我和桃然坐在石桥下,摸着圆滚滚的肚子,一点也不想动。

桃然打了一个饱嗝道:“小灿灿,原来人间的东西那么好吃,比桃子好吃多了。”

“你以前只吃桃子?”

“是啊!”

“你不是桃妖吗?干嘛吃你自己。”

他疑惑的问道:“我是桃妖啊!为什么不可以吃桃子?”

“你吃桃子,不会影响你自己的修为?”

“不会,我吃桃子其实就跟你们人吃饭一样啊!”

“噢!看来书上是骗人的,说妖不可以吃同类。”

他笑了笑说:“也不算是骗你,妖是不可以吃同为妖的同类?”

“听不懂。”

我摇着头,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假如你也是一个桃妖的话,我就不能吃你,吃了你就会遭天遣。但是,吃那些没有修炼成妖的桃子就没事。”

我靠在他的肩上,问道:“那我怎样才能成为跟你一样的妖呢?”

他得意的说:“这可太简单了,只要你喝一滴我的心头之血,就可以了!”

他话刚说完,我就咬破了他的中指,他的手指修长。粉嫩粉嫩的,差点没舍得咬下去。他的血甜甜的,有桃子的香甜气息。我没忍住,多喝了两口。

他呆呆的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咬破了自己的中指,把血喂给他。

他喝了三口我的血后,让自己和我的伤口都完好如初。

十指连心,中指连着心的中心,以后,我也是妖了!还拥有妖力,真好。

桃然认真的问道:“小灿灿,你为什么要当妖?”

“因为想像你一样,做个快乐的妖啊!”

他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小灿灿,当妖会被雷劈的?”

“你被劈过吗?”

“没有。”

我摸着他的手,很高兴的说:“嗯,如果我真被雷劈死了,你就把我吃了吧!我知道,人变成的妖,你是可以吃的。”

他的手比我的白,也比我的手感好,真想一直摸下去。

他抱着我说:“小灿灿,我舍不得吃你了,我不会让你死的。”

“嗯,我们回皇宫吧!”

这次,他没有问为什么。

正和殿,大哥端坐在龙椅上。殿外全是大哥的御林军,石珉押着叔叔,站在殿中!

李浩早死透了,中午,我和桃然在石桥下就听说了,丞相府被洗劫一空。皇上满城追捕盗匪,要给丞相府的三百零一人报仇。

当时我就为大哥鼓了掌,他不去当一个戏子,着实可惜了!

我穿的长裙,跟桃然穿的是一样的,都是粉色且上面开满桃花。第一次,我以为是绣的,现在自己穿了,才知道那是真的桃花。

我牵着桃然的手,一路笑着从正殿门口走到大哥的面前。所有的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不能怪他们。谁叫大哥,早上就宣布我也被盗贼杀了呢!

唉!真想和大哥换换容貌,他长的极像母后,我是长的极像父皇。

我坐到大哥的身边,温和的笑道:“大哥,你赢了!这文武百官,没有哪一个不服你。我想,这玉玺你也不用要了!那个假的,你不用的挺顺手的吗?”

他站起身,有些紧张的说:“不,妹妹你赢了!”

“哈哈,大哥,我的确是赢了!赢的只是自己的这一条命,这天下我早输了!你看看,下面的这些人,现在有谁还听我的呢?”

我指着龙椅下面的那些人,除了苦笑还是苦笑。败得彻底,不过,败得更彻底的是叔叔,他一直被大哥耍着玩。真是可怜,不过,也是咎由自取。

大哥走到石珉身旁,左手握着石珉身上佩带的刀。他笑着喊道:“妹妹……”

我一下闪到他的面前,抽出了石珉的刀,甜甜的应道:“大哥,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么没死?嗯,此刻,你想快点杀了我。真是抱歉,大哥,要让你失望了,我是不会死的。”

大哥倒退了两步,脸色苍白的指着我说:“你,你不是人。”

“我现在的确不是人了!大哥,真谢谢你把桃然送到我身边。”

“你,你……”

大哥跌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我重新坐回龙椅上,桃然安静的坐在我身边。

我从怀里拿出玉玺道:“东宫的人,都进来吧!”

话落,两百零六人,一个不少的全走进了正殿。我知道,他们早就不是原来的人了,他们是桃妖。

这些,都是桃然的功劳,那些都是他的子民,因为他是桃妖王。他不是什么两百岁的桃妖,他是两万岁的桃妖王。

我把玉玺放在小雨的手中道:“你带着东宫的人好好监国,如果我大哥和这些臣子对不起百姓,做出卖国的事,你可以先斩后奏。”

他们全部跪在了地上,一齐答道:“遵命,王后放心。”

我对桃然嫣然一笑,搂着他的脖子说:“桃然,我们走吧!”

他惊讶道:“你不当皇帝?”

“不当。”

皇帝有什么好当的,父皇就是太忧国忧民,才会心力交瘁病逝。大哥那么想当皇帝,就让他当去吧!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不怪我,我是你大哥派去杀你的妖。”

“不怪。”

我的这个大哥真够下血本的,派人还怕杀不死我,还派一只妖。不过,桃然太好骗了,被大哥骗来去杀我,只因为他想尝尝人肉的味道。真是,无语,以后,一定要看好他,免得又被别人骗了。

大哥回过了神,不敢相信的盯着我说:“妹妹,你为什么不杀我?”

“因为你是我的大哥啊!大哥,再见,可能以后我们会见。”

大哥站起来,拉着我的衣角说:“妹妹,你留下来吧!我会好好照顾你,补偿你的,妹妹。”

这次,我看到他的眼中有真的关爱,有暖的情意。

我也真心的笑着说:“大哥,就这样吧!你不要让父皇失望,一定要做个好皇帝。”

我走下了正和殿门口的白玉台阶,母后拦住了我。她很憔悴,不再是一朵盛开的牡丹,是凋谢了的牡丹。她穿着白色的长裙,一副做好准备要去死的模样。

我温柔的对她说:“母后,再见,以后你终于不用见到我了!”

她一把抱住我,哭着说:“女儿,对不起。你有时间,回来看看母后好不好?”

“好。”

我抱了抱她,母后第一次抱我,没有嫌弃。我很开心,父皇,你也要替我高兴噢!

妖界,到处张灯结彩,很喜庆的样子。所有的桃妖都很高兴,除了桃然。

我揭下他头上的红盖头,看着灯光下他绝美的脸,心里乐开了花。

他被我绑到了喜床上,一脸愤愤的看着我,恨不得一口把我吃掉。他这是第九百次逃跑了,以前是逗他玩,他爱跑,我就多追几次。现在吗?这游戏我已经不爱玩了,浪费时间。

我双手捧着他的脸,温柔的说:“桃然,你早就是我的人了!从你那天喝了我的心头血开始,难道没有妖告诉你,妖自愿喝人的心头血,是要做人的夫君吗?所以,现在乖乖被我吃掉吧!还有,你的所有子民都是称我为王后的!”

他认真的说:“小灿灿,因为我爱你,所以我的子民才称你为王后。但是为什么我是你的夫君了,你还要吃我。你吃了我,就没有夫君了!”

我放下大红的喜帐,吻过他的唇说:“傻妖,吃,有很多种的。”

这才是我想要的,跟桃然在一起,一直在一起,有他的地方,都是美丽的风景。



 
上一篇:食物与爱 下一篇:有的人居无定所地过着安宁的日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汤唯
    汤唯
    2007年的金马奖,汤唯挟《色戒》大热入围最佳新人和最佳女主角两个奖项。毫无悬念地,她拿到了最佳新人奖。在最佳女主角的比拼中,她输给了老戏骨陈
  • 我不吃猫山王
    我不吃猫山王
    总觉得,把爱掰开来看,本就是具体而微的。 下午在外办公,需要紧急发送文件却苦于找不到wifi,瞬间想到了那个有他的下午。 1. 每次他们见面,她总是
  •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提供的PS修图照片 中国网9月30日讯 日前,浙江企业金隆发集团向本网提供消息称其入围了由人民日报社人民论坛杂志社组织发起,国家质检总局质量
  • 单身怎么安慰自己
    单身怎么安慰自己
    文 | 病态心疗师 单身并不意味着脆弱,它意味着你足够坚强,去等待那个你值得拥有的人。 1. 十一假期结束,蕃茄突然屁颠屁颠跑过来和我说,突然
  • 跑步
    跑步
    每天下班吃完晚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换装备:换一身运动的装备,运动衣,运动鞋,散步半个小时充分热身之后开始围着公园跑步。 实际上,我一直都是很